中共国资助埃塞俄比亚复兴大坝 或引发区域战争

加拿大多伦多枫叶农场 文来

校对 小溪

发稿 文锦

埃塞俄比亚复兴大坝 图片来源:Studio pietrangeli

零对冲 (Zerohedge)媒体记者泰勒·杜登( Tyler Durden)1月21日报道,拜中共国资助的埃塞俄比亚复兴大坝(英文:Grand Ethiopian Renaissance Dam,简称GERD)所赐,非洲的东北部可能正引发一场潜在的、危险的区域战争。这似乎显示,无论身处何地,只要抢夺来于中共国的钱,那么绝望也就随之而来。

尼罗河流域及埃塞俄比亚复兴大坝位置 图片来源:Springer Link

尼罗河是非洲最长的河流,可能也是世界上最长的河流(亚马逊可与之媲美)。由于埃及在历史上的突出地位,大多数人本能地将尼罗河与该国联系在一起,但这条大河实际上贯穿了11个国家。白尼罗河始于卢旺达或布隆迪,向北流经坦桑尼亚、乌干达和南苏丹。青尼罗河始于埃塞俄比亚,向北流入苏丹,并在喀土穆与白尼罗河并流,然后干流入埃及,终于地中海(它触及到的其他国家是:刚果、肯尼亚和坦桑尼亚)。

几乎完成的埃塞俄比亚复兴大坝项目横跨埃塞俄比亚的青尼罗河,最终将容纳740亿立方米的水。大坝的填充工作始于去年夏天,可能需要长达15年的时间才能完成,大坝的目的是发电。这项耗资50亿美元的项目(包括来自中共国的12亿美元融资)最终将把数百万埃塞俄比亚人带入21世纪。

这听起来值得称赞,但令埃及人和苏丹人非常担心的是:中共国资助的埃塞俄比亚复兴大坝,尽管最近一次在非洲最大开发项目上的谈判破裂,但可能会加剧一系列下游的紧张局势和竞争。从埃及与埃塞俄比亚之间日益激烈的竞争到埃塞俄比亚与邻国苏丹之间不断恶化的边界战争,同样危及的是世界上最长的水路——尼罗河中近90%的水源。埃及有数百万人靠河流维持生计,认为控制尼罗河是一个“既有”问题。同时,苏丹担心埃塞俄比亚复兴大坝可能严重危及到自己的水坝,这些水坝依赖来自上游邻国埃塞俄比亚的水流。

非洲联盟正试图调解这些争端,但目前已陷入“僵局”。埃塞俄比亚人为什么建坝,明显因为该国的大片土地是非现代化的农村地区。这就是为什么大坝的大部分资金来自各个地区和种族的埃塞俄比亚人。

苏丹和埃及则缺乏热情:联合国国际水合作组织主席阿肖克·斯温(Ashok Swain)说,“埃及和苏丹使用尼罗河已有数百年历史,依据季节不同,其中有86%至90%来自青尼罗河。” 在埃塞俄比亚控制下,水流未来会越来越少,这给下游的两个国家敲响了警钟。

去年夏天,埃塞俄比亚开始单方面填充大水库后,埃及外交大臣萨梅什·舒克里(Sameh Shoukri)告诉联合国安理会,该水坝“可能会危及整个国家赖以生存的古老源泉,而且可能会把整个国家安全和生存的必须条件置于巨大危险之中。舒克里估计,对于大约1亿埃及人来说,尼罗河水域是他们“唯一的生计来源”。苏丹最初认为大坝可以控制洪水,因此在某种程度上倾向于该项目,但现在担心埃塞俄比亚突然拥有权力,如果发生干旱(埃塞俄比亚以干旱闻名),埃塞俄比亚可能会阻止水流向苏丹的水力发电大坝。

处于这种已有恐惧中心的则是中共国。该国已向埃塞俄比亚投资了160亿美元。想必其这样做既是为了从投资中获取现金回报,又因为这将成为非洲的一个立足点,而且这支脚将踏在青尼罗河的起点,尼罗河总水流量的80%来源于此。中共国正在向全世界的穷国投资,这些投资似乎是无私的,但结果永远不可能是那样,其为世界各地较为贫穷的国家提供基建项目资金的“一带一路”倡议,把这些国家置于中共国的债务陷阱中。那些担心这笔债务的人,会看到本质上中共国是在做与镀金时代强盗大佬类似的诈骗,这些公司拥有可以给雇员信誉的商店,然而,公司永远不会付给雇员足够的薪水让他们摆脱债务。那笔债务意味着雇员们永远被困在该公司工作,在不足以维持生计的工作状态和恶劣的工作条件下。

目前,埃塞俄比亚处于一个强有力的位置,正在获得电力和区域掌控力。但这不仅可能引发一场危险的地区战争,埃塞俄比亚也可能发现,它像昔日公司雇员,永远无法从中共国掠夺性信用“礼物”中摆脱出来。

评:

最近三十多年来,中共为掠夺和控制世界资源及财富,同时对外输出剩余产能,并借此谋取暴利。不但在中共国内,还在东南亚及非洲地区,建立了上千个大大小小的水坝和水电站,给当地的地质和生态环境造成了巨大破环,导致灾害性地质活动频发,大量物种因此灭绝,还引发了严重的地区冲突。

中共篡政70年,从中华民族的人文科技、道德传统,甚至连同百姓赖以生存的自然环境等等,全都糟蹋地一塌糊涂。之后又把魔爪伸向全世界继续作恶,把他国人民也陷于灾难和绝望中。可见中共不灭,地球将永无安宁之日。

原文链接

+4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