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析美国大选的“选举人团”制度

2012年美国大选,现任总统奥巴马虽然在全国选票上只以50.5%:47.9%的微弱优势(310万票左右的差距)领先共和党挑战者罗姆尼,却在“选举人票”上以332:206大比分获胜,并成功连任。

2000年美国大选,赢得了全国普选的戈尔,只因在佛罗里达州比小布什少获得537张普选票,最终以266:271输掉大选。

两个实例体现出,普选得票率与选举人得票率之间的巨大差异,当然,也会不止一次的引起人们对“选举人团”这一美国大选特有制度的讨论。

选举人的概念

在聊选举人团之前,先引进一个概念,那就是选举人,再解释这个之前,还有一个问题,美国这个国家是一人一票,人民直接选出来总统吗?答案是:从来都不是。

1787年制宪会议时,关于如何选举总统,一共有四种方案,一人一票的直选和由各州长选举总统这两个方案当场就被代表们否决了。理由是:“开什么玩笑?!我们召开制宪会议就是为了防止【多数暴政】,岂能让民众一人一票选出总统?”在当时的代表看来,这两种提案就是【多数暴政】的根源。

那么,既然不是一人一票选总统,为什么每张选票上都是候选人的名字,而民众又要人人都去投票?以下举例说明(举例2020大选,不做深入剖析背后深层原因):

今天的加利福尼亚州,它在众议院由53名议员,在参议院由2名参议员,也就是加利福尼亚州在联邦会议(国会)有55名议员,那按照宪法规定,相对应的,加州就有55个选举人,或者换一种说话,那就是55张选举人票。

每到投票日,加利福尼亚州民众人人都要去投票,这个叫普选票。如果大多数加州人把票都投给了拜登,也就是拜登的普选票比川普多,那么,加州的这55张选举人票理论上也就全都归了拜登。换句话说,拜登只要赢了加州民众的普选票,也就赢得了加州所有的选举人票,这叫做赢者通吃(Winner-take-all),是美国大选的一个很重要的概念。

在普选结束之后,民主党在加州就会找出55个选举人,在12月中旬,和其他州的选举人一起去华盛顿再一次投票。当然,这55个民主党之前就已经承诺,要把票投给拜登,也就是要和加州广大民众保持一致。这个所有州的选举人投票选出来的,才是真正的美利坚总统。

选举制度发展至今,每次大选,全美50个州,一共会产生535名选举人,再加上一个非常特殊的哥伦比亚地区,额外给了他们三个人的名额,总共538名选举人,美利坚的总统就是由这些人最后选举出来的,这也是为什么你看美国大选直播,总是说谁先拿到270张票,谁就赢了,538除以2,在加上1,就是270.

以上,就是选人团制度的解释。

选举人票和摇摆州

根据宪法第十二修正案,如果无人获得过半选举人票,则由联邦众议院从前三名的总统候选人中选出总统(每个州众议员合算一票),参议院从的票前两名的副总统候选人中选出副总统(每名参议员一票)。在美国历史上,宪法第十二修正案通过后,众议院曾在1825年决定总统归属,参议院则于1837年选出过副总统。

另外,近数十年来,蓝州的人口一直多于红州,共和党在基本盘处于下风,夺取摇摆州的需求也更为迫切,尤其是选举人票佛罗里达(29票)和俄亥俄州(18票)。历史上从没有哪个共和党候选人,在失掉俄亥俄州的情况下还能当总统。可见摇摆州的重要性。

选举人团制度的诞生和争议

选举人团制度是历史的产物。美国立国之时,部分制宪者对民主抱有忧惧的心态,认为民众易被煽动蛊惑,应该把挑选总统的权利交给更靠得住的经营。不过对于大众民主的防范只是选举人团制度入宪的次要动力,其根本的成因在于大州和小州,北方自由州和南方蓄奴州之间的妥协。人口稀少的州担心一旦实行直选,自己将在总统人选上完全失去话语权。而南方蓄奴州既不愿赋予黑奴投票权,又不想“浪费”掉庞大的黑奴人口,于是极力鼓吹按人口分配选举人票的办法,作为加入联邦的前提之一。在北方州则以每名黑奴只能换算成3/5人口,作为接受选举人团制度的条件。

这一制度自诞生起便饱受争议。在其支持者看来,它时美国宪法最伟大的成就之一,既维护了美国的联邦制体系,保障了小州的利益,又充分利用了选举人的个体能动性,比如能够及时甄别不合格的候选人,或者在当选者意外身亡时迅速作出反应,决定适合的替代者。还有人觉得,各州普选票分开统计,有助于把设计票数差距的争议“隔离”在各州内部,避免引起全国性的纠纷。最后,一些支持者认为选举人团制度造就了美国两党轮替的格局,为政治连续与政治稳定提供了基础,低于了大众民主中潜在的多数暴政与民粹主义风险。

然而,在反对者眼中,这些理由远不能令人信服。首先,选举人团制度非但没有保障小州的利益,反而让摇摆州——尤其是摇摆州中的大州——的利益挟持了国家政策。为了获得连任,现任总统往往会在选举前一二年就开始给予摇摆州大量的政策倾斜与优惠,而红州和蓝州的许多需求却遭到了忽视。其次,被地方党组织推荐为选举人的,往往是缺乏实际政治事务经验的基层志愿者。这些人对候选人能力与品格的判断显然不如大范围的民众直选结果靠谱,遑论历史上选举人曾经闹出的各种笑话。

此外,2000年美国大选中,佛罗里达某些郡在投票机与选票设计上的失误所引发的一连串纠纷也表明,以州为单位的计票模式非但无法“隔离”争议,反而会大大加剧管理混乱,机票误差,选举舞弊等地方性问题可能对全国大选结果造成的影响。至于两党轮替格局与政策的连贯性,许多研究已经指出这是单选区议会选举等投票机制与社会政治潮流共同作用的结果,与选举人团制度关系不大。

除了实践中的种种弊端外,选举人团这种设计最根本的问题仍然处在缺乏民主合法性上:无论是各州在大选中权重的显著差异,还是赢者通吃的模式下,红州民主党支持者和蓝州共和党手中总统选票意义的大为丧失;无论是选举人屡见不鲜的“背叛誓言”,还是历史上曾经4次(1824年、1876年、1888年、2000年)出现过的,总统候选人赢得全国普选却输掉了选举人票的情况,都与现在民主政治中一人一票、人人平等的基本价值观背道而驰。

选举制度改革前景

据华盛顿邮报与哈佛大学2007年的联合调查,72%的美国选民认为选举人团制度已经过时,希望将总统大选改为直接选举。但政界对制度改革的热情远没有那么高昂,甚至可以说是低迷的。在主张维持现状的人中,一部分是因为前述的种种理由,不过更多的还是出于利益上的考虑:摇摆州议员巴不得本州获得尽可能多的政治资源,但一部分非摇摆州的议员同样不希望本党在州内的绝对优势因为制度变更而遭到削弱;一些民主党议员担心,由于美国选民整体上偏向保守,总统直选将对保守派的共和党更为有利。而有一些共和党议员则担心,少数族裔人口的循序增长,会让更受少数族裔青睐的民主党在直选制度中势不可挡。

由于“选举人”这一设计是明确写在宪法里的,而修宪的门槛又实在太高,需要在参众两院分别获得三分之二的多数通过,因此历史上多次修宪废除选举人团制度的动议,都仅仅因为少数议员的抵制便胎死腹中,最后不了了之。不过,这其中最接近成功的一次是1969年——1970年,修宪动议在众议员以339:70的绝对多数得到通过,并获得当时的美国总统尼克松的背书,但是,在参议院却遭到了36名参议员的集体阻挠,最终依旧未能交付表决。这些参议员主要来自支持种族隔离的南方各州,本来就已经对当时民权运动席卷全国之势甚为不满,自然担心若实施直选,南方州在大选中的权重会被大大蚕食。

既然修宪之路难如登天,那是否有另辟蹊径的做法,答案是有的。

2001年,美国西北大学法学选教授罗伯特·贝内特提出了一种新的思路:既然宪法允许各州自行决定如何产生选举人,那么改革派完全不必触及宪法,而可以通过一个“全国普选票州际协议”来改变各州选举人票分配方式,让现有制度名存实亡。一旦加入这一协议的各州选举人票达到270张,该协议就会启动生效,把所有这些选举人票全部给予全国普选票最高的总统候选人。这样一来,候选人只要在普选中获胜,就能自动获得全国半数以上选举人票,从而当选总统。

这个协议看似简单,弊端却很大,在法律效力上存在两个可能性障碍。首先,1965年《选举权法案》规定,对于某些存在长期种族歧视历史的州、郡,其选举方法上的任何改变都要事先得到司法部的核准、确定不会侵害少数族裔的投票权之后,方能生效。不过司法部2012年刚刚核准了加利福尼亚加入该协议的请求,暂时清除了这一障碍。

其次,根据宪法相关规定已经最高法选的司法解释,若一项州际协议扩大了州权,削弱了联邦政府的权利,则必须由国会投票批准后方能实行。

“全国普选票洲际协议”是否属于这一类,依旧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多数人认为,既然这个协议肯定会深刻改变联邦政府现有的政治生态,就理应在生效前得到国会的批准。不过呢,话说回来,就算后一种意见最终占据了上风,由于批准协议只需要简单多数票即可,比三分之二的修宪门槛低得多,因此,该协议获得国会批准基本上是不成问题的。

自“全国普选票洲际协议”的思路提出以来,截至2015年八月,该协议中一共由165张选举人票。据此乐观估计的话,或许再过一二十年,“摇摆州”等美国大选特有的概念,将会成为历史名词。

by 小东方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新加坡狮城农场 Himalaya Singapore

欢迎加入喜马拉雅新加坡狮城农场 ! 农场链接:https://discord.gg/he7cnPytW 1月 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