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路德时评2021.1.21早间(路安墨唐谈):新政府国务院发声明表态中共香港问题;蓬佩澳离任前对中共的三大认定声明依然在没有被删

文字整理:(喜马拉雅东京樱花团&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G-Talent技术社区)茅屎坑、艾拉、叶落知秋(文秋)、爱丽丝Alice、Amber 仰望星空、蓉兒(文蓉)、freecat
编辑: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

 

摘要

  1. 蓬佩奥对中共的三大认定声明在域名state.gov网页里存档。
  2. 新任的国务院直接发关于香港的联合声明:中共的香港国家安全法违反《中英联合声明》,破坏一国两制框架。
  3. 拜登在小布什时期支持进军伊拉克,拜登把外交交给布林肯,即使中共有拜登的把柄,也无计可施。
  4. 管理公司和治理国家不可以有家人的参与。
  5. 《新华国际时评》:废纸一张的蓬佩奥“声明”。蓬佩奥是以美国国务卿的名义发的声明,美国不会任由离任的国务卿被中共侮辱。
  6. 蓬佩奥说和布林肯达成一个共识,就是说在中共对香港的迫害和对新疆的种族灭绝,他们达成了一致。

 

视频

音频

 

文字

路德(00:00:22)

诸位观众大家好,欢迎收看路德时评之路安墨唐谈。今天是2021年,1月21日,美国东部时间,现在是早上8:45。我们今天来首先啊,看这个习近平啊,怎么还是不敢出来?是不是,这个拜登都当总统了,依然没有出来亮相。之前亮了几次,都被网友揭出来,这是有重大问题的。好,这个很多人很奇怪啊,这是一个。第二个就是蓬佩奥离任前啊,对中共的三大认定声明,依然在网上没有被删,只是在这个网络的文档里头,我们待会给大家翻一下,找一下。因为很多人说啊,这个怎么网上就被删了,昨天晚上就开始就有人来反映,实际上是没有被删的啊,我们再回顾一下,这是很重要的事情,这是第二点。第三点,中共媒体也开始对川普啊,这个攻击模式,这个意味着什么?大家知道在这之前,基本上对川普总统的攻击没有啊,都是对蓬佩奥为主啊,对川普,甚至对川普的女儿和女婿,还是在墙内大赞啊,但是现在开始对川普总统进行攻击。这里头有很多很多意味啊,在里面。最后那个纽交所啊,这个中共三家电信公司要求纽交所复议,这个未来会不会让他们重返?我们来跟大家深入分析。好,首先安红跟大家分享其他相关资讯。

安红(00:01:54)

大家好!第1条消息呢,第1条第2条都是来自香港前沿,包括第3条,不好意思有点像单口相声。第1条就是这个谭耀宗在今年2020年1月,刚刚受到这个美国制裁,他这个北上,传了个他所谓的喜讯,就是说他已经打了这个国药疫苗。那最近澳洲这个国人报,也爆出来谭的两个儿子,也在澳洲早已经就是公民,也就是说如果美方的制裁,只是制裁这个谭耀宗,澳洲没有跟上的话,那么应该不会延及他的家人,但如果澳洲也步上美国的后尘,直接是对这次制裁他的话,那么整个他和他的两个儿子,都会因此而受到影响,这是第1条消息。

第2条消息就是说一个很搞笑的事情,这个叫欧诺萱袭警罪成立,在上诉的时候,被上诉方驳回,这个高等法院的法官潘敏琦就是说呢,这个他质疑你的学历低,并不能说他对你有敌意。原因呢,只是因为这个欧诺轩呢,他是用这个放声器向这个警察呼喊一些话语,结果因为这个原因,竟然被说成是袭警。我们就可以想象港共在中共,在那个香港治下,他们有多么的无耻。

第3条依旧是来自香港,就说黄国标,就是这个律师,他就说在狱中,他也一度想到过说,唉呀,要不就跟已经往生了的父母前去了,黄国桐,不好意思,黄国桐,他曾经被抓,后来被释放,就说在这个被监禁的时候,他也曾经想到过,但是如果说人生可以重新再来一回的话,那么他依旧无怨无悔,为了香港为了自由,那目前呢,他表示香港已经失去了免于恐惧的自由,尽管被拘留的时间,曾经一度这个心情百转,曾经情绪低落,但是最终黄国桐律师还是表示,他依旧会为香港的未来,香港的自由,这个奋争到底。那我也想把这个话呢,说给全体战友们听,就是说为了灭共,一时半会的这种沮丧灰心,都应该可以理解,但是我们可以马上把它抛掉,变成动力继续灭共。好,谢谢路德。

路德(00:04:13)

好,墨博士分享一下。

墨博士(00:04:16)

路德先生,唐博士,安红女士,晚上好!这里先分享一个就是说国内疫情,就是前一阵子我们刚说过,中共这个就地过年的倡议,实际上还是马上就有了新招,就是打配合第2招开始了。新华社报道这个中共国的这个卫生健康委员会规定,人员在返乡后,必须是进行14天的居家健康监测,期间不聚集,不流动,而且每7天要进行一次核酸检测。而且表示随着春节临近,人员流动增多,各地基层政府要对返乡人员进行网格化管理,做好隔离场所和检测能力的准备。其实就是当时我们所倡导的,他的倡议并不是说真正的倡议,实际是为后面的这种强制性的管理做铺垫,现在可以看到,所有的中国流动人口,都会被进行监控。这个数目有多少?非常的恐怖。

好的,回到欧洲,疫情同样让欧洲面临了最大的困难,除了法国进入全国宵禁以外,今天荷兰也是在二战以来,首次进入了全国宵禁,一切国家的旅客禁止入境,防止病毒入侵。这个时间可以看到,二战以来欧洲从来没有经历,面临如此严重的这个国家危机和民族危机,可见这个病毒绝对是超限战和生物战。好,最后一点就是说,虽然这个拜登上台,但是好像这个中共的这个获利和中共的意见,并没有被美国政府所重视。比如说今年也是,从1979年开始,台湾第1次获得了这个就职典礼的正式邀请,台湾驻美国代表,出席了这个总统的就职仪式,中共又要开始抗议,但是好像这次没有达到他们的意愿,可见中共的力度,还不足够。我希望中共应该出点大招。好的路德。

路德(00:06:27)

好,这个唐博士,分享一下。

唐博士(00:06:31)

好的,大家好!今天分享一下那个最近的金融的市场的消息。昨天1月20号美国三大股指,都全部走高,以科技股为主的纳斯达克呢,增长了接近2%。第二就是美元指数,美元指数指的是美元对世界6种主要世界货币的这么的一个综合指数,他就是从一年来,达到了一年来的新低。还有呢,就是世界原油价格呢,自从去年4月20号的那个达到最低点之后呢,一路慢慢回升,昨天达到了53块2毛4美元一桶的这个价格,基本回到了一年前的这个是原油的价格。最后第2个呢,就是刚刚看到一个消息啊,就是说在印度有一个世界最大的,这个就是CCP,生产CCP病毒这个疫苗这么一个厂家,今早突然发生大火,就是现在这个具体的这个火情原因,还都不知道。但是呢,这个是一个刚刚发生的一个重磅信息。好,谢谢路德。

路德(00:07:54)

好,我们首先啊,这个习近平啊,依然没有出来,这几天,那天在考察冬奥会现场,很多人已经揭露了,这里头都有问题的。好,这个为什么要出来,我们贯穿整个节目啊,跟大家来分析。首先我们来看啊,这个蓬佩奥对中共的三大认定声明,没有被删。这很多人说,在网上怎么找不到了,那个原先的链接,大家看啊,现在这个链接是什么?这是一个就是这个链接,这个链接是存档网页,存档链接,他明确说了,这个链接指向了一个存档。这个就是历任政府,里面这个存档链接有奥巴马时期的这个网页存档啊,然后有这个一直往前的,这个网站开始,就是美国这个域名state.gov。这个域名是每一届政府啊,每一届国务院的,这个每一届国务院,像白宫的网站上是谁做,谁就专门有一个网,有网页啊,之前的全部存档。所以说很多人说昨天说,怎么就删了,没有了,在,大家看,依然存在,你看这是新疆的种族灭绝啊,以及反人类罪的声明啊,依然在,1月19号,这个是什么?就是关于冠状病毒,这个透明的调查的三大声明,三大,继续解决问题,与军事秘密的军事合作等等。这里头,这是武汉研究所武毒所,我们简称武毒所,武毒所的里面的情况的声明啊,他们的找到了相应的这种依据啊,所以根本就没有删。

今天更重要的是,昨天1月20号,1月20号你看这个网站域名就是state,这个声明是什么呢?就是新任的国务院直接发布的声明,关于香港的联合声明,明确啊,说中共的香港国家安全法,明显违反了《中英联合声明》,破坏一国两制框架,它削弱了香港人民的权利和自由。显然啊,这个国家安全法,正在被用来消除异己和反对的政治观点,我们呼吁香港和中国中央政府,尊重香港人民在法律上保障的权利和自由,而不必担心遭到逮捕和拘留,至关重要的是9月推迟的立法会选举,必须以公平的方式进行,其中包括代表各种政绩之间接的候选人,这个联合声明在香港的问题上,首先啊,国务院就发布了,因为国务院负责外交吗,是不是?这国务卿。所以在香港的事情上,首先站队依然延续啊,这个川普政府,之前蓬佩奥国务卿的在香港事情上的一系列的啊,这个态度,中共又一次失望。是不是,你怎么看安红?

安红(00:10:56)

这个方针政策是国体,那么能够平稳交接,不管是谁上台,起码没有出现比较大的骚乱,更何况上一届政府所有的这些方针政策,法规法条,其实也是经过民意,然后再投射到这个法规法条上。那一旦他这个被这个通过之后,它就有它存在的时间空间。那即便是像拜登这样总统上台,他也未必能够真的把他彻底改动。同时如果要改动的话,也只能够按照法律程序,所以我们在这里面看到的是,美国这个体系里,就算他被蓝金黄很深,就算他曾经被中共这个算计和这个谋略策划,试图颠覆,但是他的基础还在,他的法条还在,他所有的这种过程还在。那么我们能从中学到的是什么?就说我们从小被洗脑,可能我们生长的整个环境,就是一个人质,拍着脑袋勒令这个人大或者国务院出台之后,直接这个发行,没有这种长远的或者说深思熟虑的考量,同时上一次的法条,可能下次就更改;昨天制定的可能三个月不到就又开始改了。那试想一下我们中共国的宪法,也曾经改过若干次。对吧,那真正美国他改过多少,他也有修正案,但是主体是不变的。所以真正从这个地方我们看,当然不排除以后,中共有可能这个苦心孤诣,耍尽了花招,都有可能。但是作为美国这一边,一旦要修改的话,他有一定的程序,这个程序一样又说回来以前的话,就是说他可能蓝金黄,他某个人,某些人,但是他不可能蓝金黄所有的。而且真正这个热锅上的蚂蚁,或者烧热的这个番薯,刚刚移交过来,那么拜登这个集团或者拜登这个政府,他也需要正视它,面对它,我们可以拭目以待。好,谢谢路德。

路德(00:12:55)

好,墨博士分享一下。

墨博士(00:12:57)

我觉得这跟中共本身自己态度也有关系,就是说特别是这两天,不但这个习总书记没有出现,连正式的这个跟美国的官方的交往的这个贺信,还有这种官方文件,也没有出来。同时这个美国国务院仍然维持原有的这个政策的东西,说明中共在这一段时间内,实际上并没有什么大的动作和这个表现。我觉得这个是非常奇怪的。我觉得中共应该是继续主动出击,才会有所收获。现在的成绩有可能会丧失很多,关键时刻的先机权。因为美国的这个声势和现在大家可以看到,新的这个政府下的几个关键的职员,仍然没有提名,但是很多热门人选,仍然表现出了强烈的反共和敌对中共的意识。这一点上我觉得中共将来会非常非常的被动。好的路德。

路德(00:14:03)

这个唐博士分享一下啊。

唐博士00:14:06

好的,因为这个对香港的这个法案,这个是去年国会参众两院是一致通过的。包括民主党,包括所有的共和党,甭管他是什么建制派也好,或者什么派也好,他们都是一致通过的。当时就是说有一种最快捷的方式通过,所以显然没有任何的异议。但这时候你即便是换了这个新的政府,新的这个国务卿好不好,这个通过的法案,它就是法,他不可能,你要想改变整个的这种策略,你还得要走一套这个整个国会的这种司法程序,要从这个和对外这个叫什么,外交政策委员会啊,再到整个这个两院整个的去投票,所以这些他不是说改就改的,另外一点是这个这个现在这个新的政府刚刚上来,这个全美国的人,全世界的人都在说,白话就是说盯着眼,睁着的眼睛在盯着这个新政府。你的一举一动,所有的各个国家,所有的各派都在盯着你的尤其是外交,这个一举一动他们都要很小心,所以他不可能,嗯,就是说朝令夕改的,这根本就不是美国这种做作做事的方法,嗯,不是它的游戏规则。所以呢,这个现在的中共想着,就是说马上要改掉呀,等等就改变的话,这纯粹是痴心妄想。好,谢谢路德。

路德(00:15:43)

好,这里头啊,这个很多事情啊,大家看啊,这个就国务院啊新政府啊,国务院第一时间就发布了这个针对香港的联合声明,其实这就是一个重要的一个风向标的一个表态。就是我们可以看到这个拜登啊,将来以后17个的行政命令都是针对国内的,对吧?但是加入什么巴黎协议啊,那是他们的既定的一贯的啊,就是一个大的政策的,但是这里面,就是对中共的这一系列的,并没有删除,也没有说马上停掉,是不是?昨天我们刚从网站网页给大家看到没有停掉,那就意味着一直按这条路线去走。就像美国一样啊,当时《三个联合公报》,那是政府签的,并没有在国会通过,但是一直延续到现在都承认《三个联合公报》。很多人说那当时就是为什么啊,这个反对党一上来就中间换了多少反对党了,这七九年是卡特,卡特也只做了一届,后来马上就谁-里根,是不是?那《三个联合公报》并没有…,因为里根他是当时他在竞选的时候,你们去看他是反对和中共进行那个,他依然是要保护台湾,里根的政策都是这样的。为什么呢?因为他说。这个共产主义政权啊,怎么怎么的啊,反正知道吧,所以在他上台以后在《三个联合公报》是加了一个,后来加了一个秘密的标注,后来川普总统,我们之前做节目时已经,哦,彭培奥已经暴露出来,这个秘密的标注并没有公布。等于说我承认你《三个联合公报》,就是你上任政府,但是我得要加对这个中共一个长期的一个这种严密的监视,大概是这个意思。蓬佩奥后来做专门在采访的时候说过这个,他说大家可以看啊,在那个时候是不是里根政府就这《三个联合公报》加了,所以这个《三个联合公报》就没有被废。大家去看啊,在那个时候,里根对这个,第1次访华的时候,其实对中共都是根本是很忌惮的,但是这就没有废,所以说啊,这是一样的概念。

这个概念在哪里,大家知道啊这个,我就说一个故事。你像那个胡雪岩啊,当时富可敌国,红顶商人,他当时就是囤积物资,其实就做期货,但那时叫现货。囤积,囤积布匹呀,囤积这个米呀,然后白米啊,等等。当时跟谁赌,就是跟英国的当时的那些就是做期货的来赌,就是对赌嘛相当于对赌。英国这边是什么呢,这个也是政府来回换,知道吧,然后他们里面的人也是来回换,就是这些对赌的人有人跟胡雪岩说,啊我们那个,比如说啊安红代表的跟胡雪岩搞到一起的,另外一个代表着…..,一个唱红脸,一个唱黑脸,一个唱白脸,是吧?来回跟那个,最后胡雪岩中计了,这是什么计?依然在压,压压压,高阳的小说是这样写的,就缺乏现金,然后从自己的钱庄调了5000万来周转,他想着就几天么,没想到这是一个,就是那两边,后来他才发现他真正地发现,他说英国人就是老外啊,就是洋人,他们实际上官和商是永远是一体的。中国人官和商就是…..,他后来就是谁,就是李鸿章,实际上通过设计把他给整死的,放出消息,他的银装,这个钱庄挪用了,最后转不动了。是谁把他整死的,当然不是英国人,不是洋人是李鸿章。就说这个故事是啥意思,最终啊,这个中共国,中共国现在习近平啊,你为什么不敢出来?

刚才说了这是第1点,第2点,中共现在得意,你看啊,又开始骂这个,又开始那个,我告诉大家,真的不用得意太早,说不定过了几年他们知道这盘局是怎么样的?是不是?胡雪岩后来死的时候才明白这一点,这个中国和洋人的最大区别,洋人再怎么那个,他们是一致对外,中国人再怎么好,他是窝里斗,明白吧,这里头本质上的区别,我告诉大家啊,未来大家可以验证这一些。安红。

安红(00:21:03)

这个同意路德先生刚才的分析啊。这个一直传的就是这个官怕洋人,洋人怕百姓,百姓怕官。这种恶性循环的圈套几千年都没有走出来过。那现在呢?说白了就是说,当这个共和党也好,这个民主党也好,一旦意识到整个国家都可能要有危险的时候,他们真正是谈判、协议、契约、妥协,一致对外,说白了,就这么回事。那么无论是哪个党上,或者说谁当总统,一个大体的国策方针是不会改变的。中共起码是被贴上了这个灭绝种族和反人类罪这么两个标签,那现在他恐怕暂时也是有所忌惮和顾忌,这第1条。

第2条呢就是拜登这边呢无论如何之前给大家的印象呢就是还是相对来说是亲共的,并且跟中共有着这个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一下子呢,未必是由他在台面上的这些内阁人去跟中共DEAL,打交道,但是其他也不排除有其他人通过小规模的其他渠道去做,但是毕竟两个大牌子在那放着,有谁敢违背这个国家的这个法律规则和章法,所以真正他也要投鼠忌器。而且更何况呢,一旦有把柄落到这个这个对方手里的话,那一定是对他也可以参本上奏,有很多别的方式,所以真正习为什么不敢出来,就有点像什么呢?打个比方啊,可能这个国内战友们看宫斗剧比较多,那这个新皇帝登基的时候,有先和合上皇留下的尚方宝剑和遗诏,你根本就不可以再造次,你只能按照之前的方针政策继续办下去。那哪怕你自己想略施小计的话,你只能可能走些旁门邪道,但是真正这个大政方针是不可以改的。所以一旦西方人明白你中共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货色,他们还可以放下一切成见,再经过严谨的谈判后有妥协,有协议之后一致对外。

那希望战友们能从这里面呢,尤其是从今天开始,以后发展一定有很多令人称奇的这种情况出现,所以希望大家呢,继续拭目以待。好,谢谢路德。

路德(00:23:22)

墨博士分享一下。

墨博士(00:23:25)

嗯,这里我想到就是大家不要忘了,现在疫情和病毒的这个危机并不但没有过去,而且仍然在高涨,包括欧洲和美国。也就是说任何国家西方政府在面对这个中共问题之前还要面对一个病毒攻击的情况,也就是说一年过去以后,全世界的各个政府和各个经济实体现在已经变得非常的虚弱,而且仍然没有看到尽头。也就是说所有的利益集团都受到了很大的损失,基本上而且未来一段时间有可能仍然会出现利益缩水的局面。这个时候大家都受到了损失,然后中共现在还要获利或者挽回损失,那大家就会出现一个问题,现在但都受到损失的同时,谁还想获利,谁还想把自己的损失转嫁给对方的时候,这个就处在了一个新的东西,就是有难同当的情况,我估计在这种勾兑社会里是不会出现的。有福同享是可能,但是现在是大家都有难了,都想把自己的那个危险和危机转嫁出去的时候,这就有了冲突。而中共自身也有危机,他必须靠别人的国家,甚至国外的东西来转嫁和消除自己的危机。这个实际上有了一个根本的冲突,现在大家都想获利,都想避免危机,那到底谁最后获胜呢?其实又是一个新的话题。怎么去平衡利益,那么现在两者都要开始考虑这个问题了。好的,路德。

路德(00:25:13)

这个嗯,唐博士,分享一下。

唐博士(00:25:18)

好的。自从这个19年6月份香港事件开始之后,后来在去年一年前开始的蔓延世界的CCP病毒,对整个世界,在这种严重的这种冲击,还有就是对整个让整个世界的这种国家还有这个国民啊,都认识到,中共这个国家,它的背后的这种威胁或者说这种对整个人类文明世界的这种威胁。所以呢,现在这个通共你说和不说,实际上大家心里面都有一个共。这实际上通共就是一个红线,谁都不敢碰这个事情,你不可能一下子就跟他去混到一块儿去的,因为大家心里面,刚才说的都有那么一杆称,他不说出来他也知道,他眼睛都在盯着这件事情。

还有呢,因为新的政府出来之后,中共显然各派势力又蠢蠢欲动,它内部的内斗,肯定会更加的激烈和加剧,因为他肯定有各种动作要出来要,他们历来是要把内部的斗争,在内部这种只是在内部解决,而是要也要放到国际上,利用美国这边的这种手段来做。但是呢,这是他这么想,但是呢,美国正因为现在这个有这么一个框架在这儿,世界有这么个框架,有这么个红线圈在这儿,所以呢,中共的内斗,马上的加剧会更快引起他内部的这种崩溃和灭亡。谢谢。

路德(00:27:03)

然后我们看这个新任的国务卿提名布林肯啊,是支持对华强硬态度,这是华尔街日报说,称会与共和党合作。然后在这里啊,我们看看布林肯他的这个过往。他这个现在是后任国务卿。他在美国,奥巴马时期是国家安全副顾问,副国务卿。我们重点啊,看一个重要的是什么呢?就是他这个他的这个从政的一个重要的生涯。他在2003年的时候。他是支持美国进军伊拉克,2002年他当时在协助时任外交关系委员会参议员乔.拜登制定方针奠定了拜登对美国进军伊拉克的支持。并且拜登投票支持进军伊拉克,定性为对实现艰难监控民主的一票。就是从这里面大家看明白一点没有,就说这个拜登当时是支持,他是民主党,他支持共和党,乔治布什去进军伊拉克,而这个进军伊拉克这件事情,实际上后来说什么证据不足啊,反正,但是实际上是军工企业大赚,不管花了多少万亿啊,是不是?然后这个布林肯是明确是支持进军伊拉克。所以在这个里面大家就看明白没有,这里头是有利益的。就当时绝对是有利益的啊,02 、03年,因为到后来乔拜登也是支持布什。所以你就看我们关系很好,现在,就说为什么这个拜登能够成功的当选总统现在,他叫平行各方的这种力量,而这种力量你可以在他的过往的这个政治啊,他从政的生涯里头可以看到,他实际上你看,在布什时代他是支持布什去进军伊拉克。他支持布什进军伊拉克实际上意味着他背后他是有很多军方的力量,或者是这个支持他的。所以你可以看到这里面他很多妥协,而不是绝对的,大家想象的,是不是?

因为川普总统这个,你说他灭共,绝对他是第1个弹起这一枪的,绝对的100%啊,由他第1个喊出来要跟中共干的这绝对第一人啊,就是美国了咱们说美国,别的人不敢,他牵起了这个头,但是你说我们就说了吗?文贵先生昨天直播也说了,最后老是准备板砖,但是扔板砖的时候他没别人有决心。他不如布什有决心,他布什说干就干,我管你有没有证据直接上打伊拉克,然后找几个这个拜登这几个啊政治的同盟,做好各种方案就行了。他要外交委员会制定支持的方案,那不是写东西吗?写材料不就那样啊,我支持你为什么支持1234?然后从人权的角度讲,但是川普总统在这个事情上他是严格反对对伊拉克动武的,后来他那离任还说了一句:“我是美国总统唯一一个在任上没有任何战争的。” 这句话就有问题大家知道吧。别人希望你开干知道吗?要不然美国这些都吃啥呀?想过没有?所以说支持进军伊拉克,布林肯是绝对支持的,你就借,背后说白了,说实话就咱们就是啊,这个川普总统那绝对啊是第1个喊出来的,但是他就下不了那决心,明白不啊?就是文贵先生直播不也说过吗?有一次他说还是商人,商人啊还是不如政治家没有这个政治家的高度,就是心太软,对!有人说心太软明白吧,见不得这些东西,这是这个问题说实话绝对的。就是这个已经给了很多次机会很多很多次,他就连闫博士他都不敢见,见了他就觉得万一怎么怎么这不就要开干了?所以这些记住啊这些都是。接下来为什么布林肯,所以中共觉得布林肯啊,拜登他能在美国政坛做40多年,你想想如果他是一个不懂得合作、不懂得妥协协、不懂的啊这个就是权力,就是我们之前一直谈权力杠杆,记不记得啊,其实都是有暗指的,这你不会运用权力杠杆,什么东西都你一个人说了算。文贵也不止也说吗?说川普总统没人,安红你记不记得啊?

安红(00:32:55):对,没错。

路德(00:32:58):

他只听最后班农先生、朱利安尼商量一下,商量完以后就是库什纳来一起商量做决定。就没人,不把权力下放,这真的是。这拜登他之所以能成为几十年,那说白了就是咱们讲做生意角度来讲就是你懂得大家一起,权力下放,一起共同来做这个事,所以,你看在奥巴马时期他的国务卿的权力是很大的,你看到这一点,就是奥巴马时期啊,这个克林顿、希拉里做国务卿的权力是很大的,因为这基本上就是我可以不听你总统的。现在也是一样布林肯上去,他其实我告诉大家,拜登他基本上就是等于是把外交的东西就交给你布林肯了。什么意思?你中共哪怕拿了我的东西,对不起,我这也没办法都是布林肯说了算,但是在川普时期说实话,蓬佩奥估计最后那两三天啊他赶紧把他扔出来。说实话如果蓬佩奥不扔真没机会扔,真的,这是蓬佩奥如果放在平时那可能直接败了。很多事情咱不能说,因为文贵先生说不能说,里面很多啊这个这里面,当然了这个主要就是他女婿的原因跟他没关系,知道吧啊。中国都讲究这个嘛叫做清君侧,跟他没关系都是他女婿的原因。知道吧啊,这一点,但是现在就是很多人,你怎么就不觉得这是定海神针的力量?要那个啊,你怎么就不觉得这是沼泽地的力量的决定?很多人,想过没有,从这一点想就告诉大家这里头灭共的大势绝对的,这次中共是绝对啊,一样的你看吧?为什么?越后面回头一个个去验证.第2点还有一点就是说这个中共这里面真正士他自己作,你看他这两天就开始又是对蓬佩奥什么又是制裁啊什么的?接下来,如果说我们最担心的是什么呢?这个习近平马上啊是不是变成江泽民了就会演戏了跑到美国赶紧又是跪地求饶啊,又是大人不识小人过你就把我当个屁放了吧。是不是?那样的话我跟你说的中共真活了就绝对活了。但是习不出来还在这里那个,那真的是自己的作死,对吧,这种作死谁都帮不了他,并且各个其实现在所有的利益点都放在中共的财产的所有掌握这巨额的天价的财富,这是他们看到的、看中的啊。

安红(00:36:20):

这个难怪文贵先生连线直播里他说过,说他将来如果是做这个,肯定不会让家人、妻子呀、女儿呀、儿子呀,孩子呀什么的,其实这话里面其实是有所指的,那么作为一个商人,毕竟中共一开始也嘲笑他,说川普是个商人。那么现在就是我们多多少少要知道的一点点是跟幕后的背景,就是说还是跟政客相比起来了,缺少一种决断力,也没有那种宏观的一些长远的一些看法,当然不排除他这个卧心尝胆啊,也可能这个卷土重来也未可知,但就是说一旦要改变的话才能真正重新站稳,才能真正一个政治家的这种角色来汇入这个美国的历史。否则话呢即便是将来能够卷土重来恐怕也还会有他的这种犹豫寡断,那么真正能够决断的恰恰是像蓬佩奥这样的政治家,这是第一条。

第二条想说的是,就是说我们再这个心不愿意,起码是拜登从法理上一直按照美国的法律他也是新一任第46届总统,那么他现在我个人认为就是被放到这个很尴尬的一个境地。就是说他也希望有他自己之前的主张,他也自己有过他亲共的背景,但是作为一个政客这个时候摆在他面前的说白了,就是山来了随山倒,东风来了顺东风,西风来了顺西风,看谁强看谁弱他自己是有所掌握的。更何况他的团队呢应该说也不弱。对吧?那还有第三条照着路德先生分析就是说,如果习这个时候非常的高兴,可以说欣喜若狂认为自己的这些招数还是说自己这种运作,想指引这个整个全地球、全世界指明人类方向的这种运作他认为很成功,但是他如果是希望拜登来跪舔他来反过来感谢他,我想恐怕也是大错特错。那么这个时候按理说常规哈,从两个国家之间交往应该也是他应该相对主动一些,我们也可以想象,难怪他被大家封为总加速师,所以希望他继续这么作下去,能够让灭共的进程更快些,谢谢路德。

路德(00:38:46):好,墨博士。

墨博士(00:38:51):

我同意安红女士分析也就是说实际上现在川普总统可能还没有、远没有拜登对中共的了解程度,虽然这一年他遭受了中共的各种的威胁和迫害。但是就像什么最了解中共的人,也就是跟中共长期勾兑的人所有的招数其实大致都是明白的,那么同样的东西他对中共的防范度也应该是最好的,到了一定的时候他中共的黑招清晰度和预防度他就要好很多,还有一点就是说路德刚才让我们大开眼界,就是说川普总统是有力量,他有民意,美国有,问题是他没有挥出拳头的这个力量,就是让他帮他把这个拳挥出去。他虽然拳很重,但是他们拳出不来就打不到中共,打不到中共拳再重也无妨,但是现在这个拳头和力量又放在了拜登手里,对拜登这个很了解中国人来说,他是不是有能力把这个重拳打出去,而且是叫做什么,打得更漂亮呢,这就是一个问题呢?因为拜登如果出手的话一定会比这个川普总统更狠。但是这里面就是牵扯到一个沼泽势力,这个习先出手还是拜登先出手的问题。好的,路德。

路德(00:40:21):唐博士,唐博士,

唐博士(00:40:25):

好的,嗯,听路德刚才讲一下,我这个脑子里想到古人有一句话叫疏不间亲。就说你做干什么事情啊,你治理一个公司或者什么的不能让自己的家人啊,特别亲近的人参加到里面来。就像中国的这个很多乡镇企业啊,把这个自己的这个亲戚什么都放在里面呢,它最后它就很难发展了。因为外人他很难,就是跟你直接就是特别有一种直接的方法跟你讨论,如果你的家人参在里面的话很多话就不能不好说。那治理国家那就更加的就是这样的。因为你要是想把一个自己的特别的亲近的家人放在你的周围,那很多真正的有识之士呢,他就很难把真正的话传给你,这样会得罪你旁边的人。我又想到当时这个就是三国里面曹操平袁绍啊他曾经说过这么一段,他说袁绍他是英雄,但实际上有一些问题,为什么?他就说到袁绍这人呢,他好谋而无断,有贤士而不能为用,所以他绝对是英雄当时带了十八国诸侯反董卓。但是呢他到最后比如说真正决断的时候,比如真正要把董卓灭掉,他反倒打了退堂鼓,反倒没有真正的起到他的这个作用去往下把他剿灭了后来就反倒就把他赶走了,他们就散了,各自十八路诸侯就各怀心腹事就走了。所以他有谋略,他也有勇气,但他没有断没有定。就像古人当时一直总戴着玉,为什么要戴着玉,玉代表的是决断之事,就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有一种决断的意思。所以呢很多的事情就是说到时候你有了板砖你真得要去干,这最后的一下扣动扳机永远是最难的。而且我看有些人说,那你说的那个民主党啊什么他们原来跟中共有勾结、有勾兑,我是想说不是民主党有勾兑,共和党这些他们也都有勾兑,它不是一个党的问题。文贵先生也早就说到了,而且大家不要以为这个事情是一成不变的,以前有勾兑、有政治的这种利益,那不代表现在和将来就一直勾搭下去,事情总是在变化的,一切都是以形式为变化的。就像我们看历史的也是,今天我跟你联盟,明天我跟你联盟,这些历史与其说是故事不如说就是现实的给我们的一种提示。好谢谢路德。

路德(00:43:29):

这样实际上这个说的很对啊,就是说你看我们这个9月份去华盛顿很多次,纳瓦罗我们也见了,纳瓦罗明确就说这是生物武器,就说明确说大选之前赶紧来不及了,要把这个递交上去但是川普总统他就不敢断。朱利安尼也是说这就是生物武器,知道吧,他们当时成立了一个秘密调查委员会,其中就有这几个重要的人全部在里面,但是最后板砖准备了不敢用。当然这些东西说不定都是好事对吧?为什么呢?好事在哪里?就这里头就是有的时候过了可能会产生负面的。啥意思呢?就是中美之间当时的那种关系一触即发,那种就跟当年美苏之间的核战争要一触即发的时候确实很紧张、非常紧张,可能往后退退,对中共啊还是说白了,记得,因为中共还是太流氓了、无底线,所以这些也可能也就咱们考虑的,因为毕竟那个不是全球的信息啊,所有东西从我们角度考虑,就觉得爽,赶紧定了定了,这可能是有片面性。但是我想说的一点就是说,这个大的推动的方向是绝对不会变的,不管中共怎么折腾,不管怎么折腾怎么运作。

何况接下来已经认定你是新疆种族灭绝,你看这个新华国际时评废纸一张的声明,说什么这是反华,那么发布的说白了就是不承认,现在都不承认新疆的事,这东西都是事实,都是有证据的,这些东西还不承认,他不承认那就是好事,那接下来谁帮他说话?那接下来国务院的所有的这些证据,这些东西说白了,你蓬佩奥走的时候谁可以推翻的了?不可能推翻的了,我告诉大家明白吧,所有的事实依据,所有的情报在这里的种族灭绝和反人类罪的所有的证据,你能抹得去吗?看到这些东西,任何一个如果说否认这不是事实或者想帮中共那个,我告诉你100%,别以为别人没留后手,因为美国不至于到这个地步,如果到这个地步,就说都已经可以那个,我告诉你啊,接下来这些人会死的更惨,所以说这里面这些事实依据就是中共不承认,就跟香港不承认一样。香港现在一样的,你是不违法人民的权利就是人权嘛!新疆这里他也不承认,说这和新疆的经济发展什么社会和谐稳定,从19号开始两天了,他们现在开始回击了。想把这个东西载在蓬佩奥头上,没用!跟蓬佩奥没关系,蓬佩奥代表的是美国政府,这就是我刚才说的胡雪岩的案子一样,胡雪岩最后发现,原来他表面上以为是跟英国的洋人的这些商人,后来他说原来他是跟英国政府。在内是李鸿章对着他,因为他跟左李之争,他站在左宗棠这边,左宗棠后来去世了,然后李鸿章就把他灭了嘛。后来才发现,原来英国这个所有的企业都是联合在一起的,表面上今天跟他做生意,明天跟他一起打别人,实际上他是一伙的,临死的时候他就发现这是他失败的一个最重要的原因。这个也是一样中共以为你碰了蓬佩奥,现在布林肯接下来就会跟你站在一起,那不可能!我刚才告诉大家,蓬佩奥代表的是美国政府,他是参议院认定的国务卿,就像现在布林肯样也要参院两党共同认定他才过得了会,参议院认定就相当于你是参议院民主党、共和党共同给你背书,背书的结果蓬佩奥所做的国务院,所做的他如果中共除非在这个声明上找到蓬佩奥违法的证据,比如说这个所有的什么事实依据是造假的、爆出来的,他通过法律可以用这种文革的方法,一点用都没有用!最终会让美国更加要对中共开刀。他骂蓬佩奥,你想想在胡温时代,哪怕是邓时代,说白了江泽民你如果骂我两句,他一定是说,唉呀,这个我狗眼不识大人,没有哪个敢骂历任的美国的国务卿的,你想想敢这样强硬的,这不是作死吗?这是美国的一个尊严,如果在美国的两党最后对离任的国务卿都开始放任不管,让它任意攻击,那美国早就不是今天的美国了!美国当年南北战争打到最后,解决了签协议的时候,布鲁斯里将军照样有雕像,照样也是享受国家级的美国的尊严和待遇。这就是美国,这就是美国的伟大,这也是川普的伟大,我告诉大家,绝对是川普总统的伟大。如果在中共国,这种思维美国不可能走到现在。

安红(00:51:05)

昨天文贵先生直播的时候也说过,因为我也很震惊啊,文贵先生直接爆出了这个令计划和胡锦涛是叛变的。那当时他也曾经有期待在2008年,所以就说里面这个纷纷扰扰,但是中共的格局,比如说象胡最后是裸官全身而退,他也想以这种方式,然后能够达到一定的程度。为自己带来还是儿子也好,最终能保一个所谓的这个总理位置,但最终他才发现,中共哪怕是在这种场合也是不讲任何章法和规则的,所有的承诺都是放屁。但是我们看看美国,美国还真是,其实说实话,我今天一天都在担心文贵先生和川普总统的个人安危,但是我这么想呢,如果说能以在这种情势下,能够和平交接,那他一定中间有谈判有协议,一定有对双方的承诺和保障,所以马上就想通了,就不用特别担心了,那么我们就看这种情况下,川普总统如果说也算是类似胡的这种裸退,什么都没有,砖头一大堆,金砖银砖一大堆,一个都没扔出去对不对。那真正他用这种方式,我想用八字来说就是,福兮祸兮福祸未至,真的我们不知道这个形势是怎么发生或者继续发展,但有一点的话,在一个讲求法律、讲求协议合同,他有章可循的时候,真正无论是人如何,或者他之前做的事情如何,他应该能够在这种合同规章制度中继续完善发展,所以从这点来说呢也是一件幸事。因为毕竟不像之前想象的安提法的烧杀抢掠闹事一样,但无论什么方式起码是和平过渡。

第2个就是说呢,我们看到了两种制度的不一样,就说在美国这一边,最终国体力量受到清洗的时候,人民遭了灾害的时候,他会同仇敌忾一致对外的,而中共国说白了这么多年来让我们能够看到的,也就是对国民再一次下手,重的割韭菜,甚至连根拔起,它不会从根本上为国民去考虑。所以就算之前有过一些皇帝说什么休养生息,但是只不过就是一时,也是中共到了现在这个地步,比任何历朝历代或者说比世界上我们知道的任何一届这邪恶的这种政权或者暴君,他都要来的厉害。

第3句话想说的,真的是没看到习目前有什么运作,恐怕也是被胜利冲昏了头脑,还是说他觉得这个胜利对他而言根本就不算胜利,他依旧还要继续这个狂狷仪试一下,但是起码目前没有任何举动,又不会像江这一类的,直接去跪舔,或者说直接去示弱,因为邓当年有过话,也就是说想跟世界在一起,要跟美国这些国家搞好关系,那一旦不是这样的情况下,我们也能大致能料到,习最终的结局如何,估计会很惨!

路德(00:53:57)

这里有个战友说:三年前,这个战友说,我对中国人的爆料革命总是诸多担心,生怕我们自己做不好,自从昨天川普总统下台,这一对比,我才明白爆料革命各位战友做的太棒了。堂堂美国总统都是勾兑和懦弱,我们新联邦人却无所畏惧,这是有多大的智慧和勇气,才能在这样的环境下走到今天,做出这样的大的成就,我为新联邦自豪,今生无悔!谢谢这个freedom战友。

墨博士(00:54:35)

对,我们现在的很多战友,才真正体现出了站在爆料革命的勇气和决心。相比较了中共的口舌和外交部,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像路德先生说的,我觉得他们其实又二又愣,居然在这个时候,就是在川普总统这些,蓬佩奥国务卿下台和离职的时候居然说这种话。这种话实际上对政府来说,你不是说是示威的时候,你现在对前任的任何攻击实际是对现任政府的一种挑衅行为,应该是这样的。因为你对前任的批评就必须给现任政府一个基调。如果现任政府继续前任的,那你怎么办?你实际给自己下了一个坑,如果新上任的国务卿和总统对以前的总统和国务卿的政策进行肯定或推进,那你要不要制裁?你不制裁就是打自己的脸,你要是制裁你是找死,所以说中共这种二的方法实际是给自己做了一个坑,特别是现在美国的政府已经表现出了对原有中共态度的这个东西,这个时候你真的是要拉下脸皮求饶有可能才能活命,居然现在出这种招,我觉得这个时候习如果再不动的话,真的会被这些人给害了,真的是掉进大坑里都爬不出来。

路德(00:55:58)

好,我们在深入的给大家带来很多东西啊。

唐博士(00:56:06)

是的,这个爆料革命啊,它肯定是有起有福,肯定不会一帆风顺,因为我们实际上也是我们中国人发起的这种平民运动,从另一种意义上我们中国人联合起来,要推翻中共统治的这么一个平民运动,所以呢这里面他肯定会有各种的挫折。但是我也想不到啊,就是真正的想做到,像文贵先生所说的无我啊无畏啊,确实很难。因为大家说得容易,但真正做起来真正让你手上有了板砖你想下的去手,这是很难,确实是很难的事,这是为什么?美国这么多总统,有200多年,大家一直总想起林肯总统,大家想起他呢,实际上就是他在那一关键的那一刻,能够做到绝大多数的人,或者几乎所有周围的人都不能做到的这一点,但是我们是不是能做到呢?这不好说,你不到那个位置,有的时候确实是不好评判。但另外一点CCP现在发出的《环球时报》的这种评论啊,这个纯粹是太低级了,首先一点就是说他这种,就差这两天蓬佩奥国务卿刚下来他就弄出来,这个让大家就是笑掉大牙,你这套流氓的举动到底你是干什么呢?这更暴露了他自己的这种下三滥和这种秋后算账的这种行为,而且他又能算得了什么帐呢?就像路德刚才说到的,美国它是个政府,它是个连续的,它不是上来之后,这个国务卿布林肯就马上把蓬佩奥推翻掉,要把他的一个什么政策全部推翻,像赫鲁晓夫把斯大林的墓都要掘掉一样,这不是这样子的。他们有交接的时候他们也会有一个正常的这么一种谈话,蓬佩奥也说了他们有一个和睦的友好的这么一个谈话,他们的很多政见有相同的也有不同的,但是我们能达到一个共识,共识是什么?实际上就已经告诉大伙了,就是香港的问题,反人类的种族灭绝的问题,这个有录像有东西,这个是实锤的,各种东西都在那儿的,任何一个是人的、有良心的、有人知的,都拿出来看到的话,他不能否认对香港的这种迫害,就是这种反人类,对新疆的就是一种族灭绝,这是毫无疑问的,这个红线没有人跨过,所以他现在说蓬佩奥这个说法是废纸, 它现在看见了下面会怎么做,他就知道这个到底是不是一个废纸,还是一个真正的决议,一个共识!

路德(00:59:29)

大家要知道,总统和国务卿的一个最大的区别,总统第一他叫做行政,除了行政之外,行政就是执行,执行部门,还加上一个权力就是立法权,就是总统令,他实际上就是法律,他是有两项这个权利的。但是国务院的国务卿他只有一个,他只有执行,他没有立法,没有就颁布什么国务卿的令,他就是法律。所以说他这个国务卿和财政部等都是根据法律去执行的,就跟你们家你是,你是一个这个叫做一个刑警大队,或者是个一个侦探,然后你这里,哦,今天我要忙,我可能要退休了,我把我侦探的案子全部转交给安红啊,这是谁?那是谁,是不是?我已经盯了他两年三年了,所有的东西都都在这里啊,你就继续跟进就行了,所有的东西你就必须得按这个所有的现有的法律框架,去执行,最终你说这个人杀了人还是没杀人。所以说,蓬佩奧出来包括这一系列的,是在法律下的一个结论,谁都无法推翻!就跟侦探一样,这个就是他杀了人,是不是,所以这是重大的区别,所以说啊,这是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个我们再深入的跟大家说啊,这个里面,如今这个世界这个地球啊,这个地球唯一的焦点是什么?你说是什么?唯一的焦点都离不开两个字:中国!绝对的,就是焦点,不管中国底下的这个中共这个非法政权啊,中共伪政权,还是说这个病毒也来自于中国,是不是来自中共,中共制造,不管是咱们现在啊,有几种理论啊?各自那个,还是说各个地区的这种冲突啊,所有的都离不开中共国。这事不像20年前的焦点,就是萨达姆,‘911’的焦点就是基地组织恐怖组织,所有的焦点都在,不管你是亲共的,还是说我要去找挣钱,还是说不亲共的,我要赶紧撤离。他就是一个这样的循环,就有人今天要进入城内,中共就是一个城墙,就像那个谁写的小说,这个城墙有人要进入,钱钟书说,有的人要出来,不管是有人要进去的还是有人要出来的,绝对是一个循环一个平衡,我告诉大家啊,绝对的啊。

今天有一百个人想进去到中共国继续捞钱,说白了就像战场上很多人把战场,赚钱好啊,战场上这里这么多死人的东西都可以搞啊,是不是有?这么多,跑到战场的中央的废墟里头,不要命的人多的很,但是有多少人从战场往外跑的,是不是逃命的多的去了,知道吧?这就是一个生态,而所有的东西都跟中共有关,就是你哪怕这个人要进入战场,他一定要首先要平衡,就是你哪怕说白你有这个金刚钻,你也先的就是你武艺高强,啥东西啊?是特种兵你也先得考虑考虑,自己要考虑一下,我自己进去到底活下来的机会,因为你进去的目的,目的是为了活下把东西带出来,所有进入中国的目的,不是说我在中国死,而是要活着要把东西带出来,把钱带出来,他都要考察,第一中国还有没有机会;第二这个中共国有多大风险,这两方面的言论,一个不就是,另一个中国有多大风险,只有爆料革命,安红你说是不是啊?所以有人要因为这个全世界的人都要跟中共国,就成唯一的焦点!都要看他,要全面的,说白了就是美国很多啊这个,这个很多人说白了也不关心,反正这个事跟他没关系,是不是就打仗打的多欢,也跟他没关系。只要在这里头要产生利益产生关系的,必然,要是从两个方面去听消息,一个最重要的方面绝对是来自于爆料的新中国联邦,这是百分之百的。

任何人你要知道啊,只要有点金刚钻的,他的脑子都不是蠢,不是蠢得跟猪,都是聪明人都知道,多方面接收信息,他得出一个最完美的判断,这个同样应用于谁,应用于拜登政府,应用于布林肯国务卿,明白吗?这就大家就想,这就是,那咱们就上,那你说当时是班农先生找到文贵先生还是我们找,肯定是班农先去主动找到文贵先生,找到爆料革命,知道吧?因为他们也要这玩意。川普政府上台他知道,已经没东西可玩了,就是他从政绩角度讲,没有东西,因为你要做政治,一定你得要设立一个目标,你得要支持一个方向,你不可能说我上台就搞阶级斗争,阶级斗争也是方向,美国绝对不玩这个,所以,你看小布什上台就瞄准伊拉克,所有的围绕伊拉克,奥巴马上台围绕俄罗斯,叙利亚,这些东西,这川普看着,你这都已经玩完了,都是你们的政治资产,我不可能啊,他必须得对准中国。

说白了,在这个时候,我们就说姜太公钓鱼,就是姜太公钓鱼,是不是?大家再想想啊,姜太公在那个年代,在一个河的边上啊,是不是?离地三尺,还是直勾啊,首先第一,你要文王,要得知道俺这有一个神经病在这里,是不是啊?得有人把消息。要把浙江太给我表面上在钓鱼,实际上的背后的一股,各种的力量在运作,第一要煽动民意说啊,这里有个神人啊,知道,连钓了几个月一直在钓,这就是肯定要传,这就传啊一传十十传百,个个都在那里传啊,大家去看看,也不说一句话。第二得有人传到文王身边,告诉我妈啊。这里有一个牛人,这绝对牛人,你看他在那这几个月天天就这,都已经了不起了,据说他身上有重要的东西,真正的啊,这个这个天书,而类似于治国之策,是不是?你具备这两个条件,周文王才会说跑到那里,坐着马车过去亲自把他请过来。你不俱备这两个条件,我告诉你不可能。所以说这什么咱们有灭共的良计,知道吧啊,绝对的,无论是情报还是各个方面,因为全世界了解中共的只有爆料革命。

你说那些欺民贼知道个屁啊,30年之后了,好多回都没回去过,中南坑,离1千米2千米,都不敢靠近的。文贵先生进去中南海,谁最了解的,不就是,我们除了之外,还有多少咱们的战友,这就是良计,这就是姜太公的当时的你要拿天下你就得靠我姜太公,我姜太公手上有东西有料明白吗?我不愁谁来找我,谁找姜太公,谁就得天下。你不找是你眼瞎,大家看了没有。所以说,任何的一个人,任何一个人,你要对着中国,因为现在中国就是全世界的主要的话题,不管你灭共不灭共要找咱们,都要找爆料革命,就这点,这就是我告诉大家的,川普总统是找了啊,文貴先生和爆料革命,包括专门安排班农,到昨天班农被赦免大家就知道了班是什么一个角色,朱利安尼跟咱们的合影,那是什么一个角色,就是,但是说实话文贵先生很失望,就这个意思,明白不?就等你到最后一刻,几个重磅你都不放出来,那说白了那你,基本上我们等不起了,应该是文贵先生等不起了。就是你这个姜太公钓鱼,如果你不那个,那对不起,是不是?那说白了你,你跟这个女婿勾的还拿着那个,这个时候,那自然有,自然有,高人继续来接上,因为你手上有实力,告诉大家这是最关键的,不管从各方面。是不是啊安红。

安红:(01:09:38)

第一个想说的是,川普总统完全有可能是因为在他任上跟中国成功的签订了,他这个中美贸易协定也可能就是他政绩最好的一个,但是真没想到他直接被中共开涮,对吧。而且在开涮的那一天,其实可能这个病毒已经被散播到了这个美国。所以才会有这么庞大的这个感染和死亡的数据。那么他也可能一开始以为这个是他的政绩,但是没想到在这个过程中,他也起码是被曝有革命影响变化,然后醒悟觉得还是要灭共。

这个第二条,灭共不彻底,跟川普总统本人他是个商人有关系,同时也跟它的运作方式落在家里也点出来文貴先生也是这个点了一下,就是说他这个女婿姑爷,你说呢,这个一个姑爷是半个儿子,但是川普总统,我也没想到这么相信这个姑爷,这个姑爷我们曾经在节目里谈到过,故事呢是有犹太背景,那么它背后这个水有多深,大家可以自己去挖一挖。

第三个想说一下呢,就是说这个有金刚钻能揽瓷器活,这个世界间也大不了的,只要是瓷器活,你不是别的活,有金刚钻就可以揽。那换言之为了灭共,这是我们最终的目的,我们战友聚集在一起的目的是什么?并不是这个捧着川普总统鼓励川普总统,希望川普总统继续连任,这不是我们最终的目的,因为,前提是如果川普总统是灭共灭共到底,而且板儿砖金砖银砖全都扔出去,那我们支持他一定没有问题,但是如果说我们最终的目的是灭掉共产党,是这个意思,我们的终结目的谁能帮我们灭共,我们找谁,说白了就这样,结束了,谢谢路徳。

路徳:(01:11:23)

在这里啊,你看环球时报社评,特朗普成历史笑柄,中美还需面向未来,说他的团队彻底扭转了美国对华政策,把大国冲突重新带回到世界。他的政府面对新冠疫情毫无作为,一些等等啊,这个怎么到他下面美国整整42万死于新冠,但是它冲击了美国民主的权力交接模式。对不对,这个对川普的攻击啊,开始了,这个就是中共,明白吧。川普之前还觉得有人给他担保说啊,放心吧,不会攻击你的,对不对?开始了,你看之前一直无论说班农纳瓦罗是吧,绝对不会攻击川普,并且还,虽然没有说美化,至少对川普的这个伊万卡不断的美化,说伊万卡怎么怎么是不是,还推她的这个产品,这就是看清楚了很多事情啊,这是这是第一啊!

第二我们再说啊,任何到中共国捞钱的目的不是要死在中共国,就任何到战场上,玩的到水里头啊,这个就是潜水的不是要死在里头,而是要把东西带回来,这一个轮回已经过了,现在是要带回来,带回来,中共,说白了就是不让带明白不。就这个意思你说这些会不让吗?那些所有的啊,所有的这些到接下来,他们就会真正意识到很多意识到很多什么,这里面就是啊,对首先啊就是灭共的这个急迫性,他们会很快就会意识到,就是民主党的都会意识到,就会意识到川普的这个政策不是从他个人角度出发的,不是他为了总统的位置,不是政治因素,这一点很关键,我告诉大家,我说如果川普强推生化武器,我们之前也说过可能能成功,但是反弹一定很大,绝对的百分之百,如果大选前川普还宣布生化武器,别人说你独裁,你那个可能,暗杀都有可能被别人暗杀知道吧,你就玩这个,你用生化武器来玩独裁,为了你的大选问题,你的总统竞选是不是。川普一直,就是我们一直说跟两党没关系,一直要证明给大家,就跟那个《权力的游戏》一样啊,这不是那个什么几个龙族啊,几个家族互相之间,我为了吓唬你,然后我说北边有那个夜王,而这个异鬼已经出来了,你我跟你说的时候,看这人忽悠我一定是想从我这搞啥东西,真正的把异鬼带到你面前,或者就杀到你家门口的时候,你才明白,这是真的。因川普总统是吧?至少我们已经做到了共和党七八千万人已经撬动了,接下来,我记得那时候4月29号闫博士出来的时候,我们就说目的就是要撬动民主党,但是我们发现很难,因为你看,你那出来不得不,首先必须得跟班农爆料革命,还有川普的团队站在一起,因为他们当时是执政。是不是啊,你不可能一开始啊我不跟共和党啊我跟民主党站一起,你不是有病吗脑子,是不是啊?但是由于这个情况,是不是,基本上到后来就川普总统支持的别人就反对,你发现到这个地步没有啊。

就是佩洛西百分百反对,你不管说啥我绝对反对,是不是,到不了当时布什那个时候他打伊拉克,你看乔拜登还帮他写报告支持他,这是关键。现在灭共需要的是,你跟你说,我那天做节目很多人说什么两党,需要的是两党的 …… 共和党已经那个了,需要的包括共和党建制派,还需要民主党的,要把这个灭共的这个政治资产是两党共享,不能说只是一个党享或者是一个人享,这是他们要的。就是灭共的政治资产,我告诉你安红,什么政治资产?

第一,谁牵头的,那肯定会对未来的你这个党的在美国肯定影响力是不一样的,是不是啊。说白了上总统山的,是不是?那第一个川普总统牵头,这个历史地位谁都无法抹去。中共也给他说 “ 他的团队彻底扭转” ,这就是中共给川普团队发的荣誉勋章啊,是不是啊?彻底扭转了 !哎,这是第一,就跟那个老罗斯福他只当了三年总统,也一样上总统山,为什么?就是因为他在三年内扭转了整个美国的所有的政策,让美国不至于沦陷沦落到最后和南美的国家贫穷国家一样,就是罗斯福做的最大的贡献,我告诉大家。之前的不管林肯啊什么,都是从这个主义的角度讲啊,从这个什么大的角度上讲,什么自由啊什么人权啊,是不是,废奴啊那个角度讲;但是老罗斯福是真正的把这个美国走到了就是说一个正常的一个轨道上,这个轨道一直延续到现在,它都享受老罗斯福的当时的政策,可以说是啊。

大的方面啊,所以他进总统山,他做只做了三年,是不是,这个 …… 所以川普扭转美国对华政策,这就跟老罗斯福当时一个概念,我告诉大家,这是绝对啊 …… 但是你说,你的整个灭共的这么大的政治资产就让你一党那个了,别人也不愿意啊,说白了,明白吧,很多事情,那别人也要…..

因为这里头牵扯到什么呢?就是中共国未来的秩序的制定,这个很关键啊,如果是一家独大,中共国,就是你想如果是一家独大。那川普说白了,那就威望太大太大了,对美国人是很大的危胁。美国人他的思维昨天我们做节目说的,摩根最后都那个了,爱国,最后把你拆分了;第二点,中共国如果最后在秩序的重建的时候也是某一家独大的话,那对中共国又是一个巨大的威胁,知道吧。现实的情况它就必须得有另外一股力量出来,说实话告诉大家,这对咱们的绝对是整个的中华民族来说,绝对是有利的啊。

这些所有的很多,你站到这个…… 文贵先生绝对是姜太公这个高度,站在这个高度你去看问题,很多事情你就一目了然,大势所趋你就很清楚。这就是当时周文王灭什么,灭殷商,因为殷商是什么,是自己,是不是,什么什么叫做那个暴政是不是啊,没有民意这是有关系的。文王首先举的是一个义旗,是不是,这个人道之旗,所以姜太公看到了,大势,这才是最关键的。安红。( 安红:该墨博士了 )。哦墨博士。

墨博士 ( 01:19:45 )

嗯好,这里面路德先生帮我说的,我这里突然想到就是说,川普总统其实非常的不容易,至少他其实我觉得他还留下了两个很大的一个政治遗产,一个就是说,他不论与习和中共的那个关系好的时候和包括最后反共的时候,都像所有的全世界的政治家和政客证明了一件事情:跟中共任何的合作和相关的东西,你都会被中共陷害和攻击,他用自己亲身的经历包括自己离任后像中共这个媒体对他的攻击,也向全世界证明了跟中共好和不好都会被中共陷害。因为中共就是个魔鬼,所以说所有人跟中共打交道,不管是跟中共赚钱还是敌对都会面临一个像川普总统一样的问题,你都要留一手,千万不能完全相信中共,川普总统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向全世界交代了。还有一点大家知道,川普总统其实跟中共勾兑一直被陷害,但是他其中有好几次可以反败为胜和占据上风的机会,都是与新中国联邦的情报和信息有关。这也是路德先生说的,为什么这些人会开始对新中国联邦重视,就是因为这几个关键节点。

川普总统当时限制这个美国的禁飞令,然后川普总统对中国经济的几个政策,一直到最后的这些政策都证明了一件事情:如果对中国的信息和情报的正确就会对中共占据一个上风,这个时候其实也是川普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向全世界证明的一件事情,也就是说他帮我们这个新中国联邦爆料革命,其实站台站了很多次,大家知道吧,也是有实力的人和内部有情报的都会知道,谁让川普总统在这几个事件上基本上占到了上风,甚至有什么一击必灭共的机会,但是只是没有放弃,那么后面的人不论做什么都对新中国联邦的情报和对中共的分析一定会更加的重视,我觉得这两个点会在未来一直会有很强大的影响,而且对整个世界格局的走势也会有很大的影响。好的路德。

路德 ( 01:22:15 )

好,这个唐博士啊,唐博士分享一下。

唐博士 ( 01:22:18 )

好的好的。我们要知道这个美国这个新上来的这个政府啊,就是就只是从对这个外交啊或者说整个国家安全这些人,他们都是以前有经验的,他们这些人显然是很聪明很有能力的人,绝对不是,绝对不是说他们真不知道以前发生的事情,或者川普总统4年任内发生的事情的。他们当然知道爆料革命和文贵先生的这个重要性和情报的这个这个重要性。而且这个实际是过去这4年爆料革命已经证明给世界看,爆料革命是打开中共这整个黑箱作业的这个真正的钥匙。你要想了解中共,你要想把它彻底干掉,你要想把你在中国赚到的钱从那儿撤出来,你要有这个钥匙。你没有这个钥匙,你打不开这个最后这个背后的黑箱。而且美国人呢,刚才也谈到啊,就是说有7000多万的选民已经认识到中共的这种威胁,但是呢大家要知道,支持民主党的这些选民他可并不等于支持中共,就是这个CCP 。我个人呢实际工作上接触到很多他们其实是支持民主党的,他各种原因,他不喜欢川普总统,但这里面很复杂,但这些人呢,有的人是包括从委内瑞拉从中东或世界各地来的呢,他们却都深知这个中共或者共产主义这个是多么的邪恶。所以这个里面的这个人的各种政治的选票啊倾向是很复杂的一件事情,但他们很多人,我现在发现是他没有机会渠道真正的了解到这个病毒CCP病毒的一个真相,因为他们有很多没有这个渠道出来,或者他们自己有各种原因不相信。而美国本地的人呢,他是,他们经常是这样的土生土长的,他是逆着不吃顺着吃,他经常是你强硬的给他说我要这么做呢,他反倒要跟你硬顶,有点像中国说句不好听的话是不撞南墙不回头,他就有点这种感觉,所以呢那就是说现在的机会可能还是没有到,还要争取相当一部分的民众的意愿,给他们来解释,要让他们知道真相。同时还有一个关键一点,大家不要忘了这个沼泽地这世界控制世界经济形势的这些还在,不是说这个美国这个大选完事了,这个病毒出来了没有解决,这些沼泽地的人就不存在。他们只要在后面,那文贵先生跟他们来解释,只要说服了他们这些沼泽地的这些人,要支持灭共,认识到要灭共的这种这种迫切性,他们要如果能够答应,得到他们的首肯的话,那我相信谁上来,背后肯定是要答应要灭共的,谁上来想不灭共都不行!所以这是一个大的一个,更高一点的这个一个怎么说呢,一个决策方向吧,谢谢路德。

路德 ( 01:25:35 )

好的,纠正一下:刚才老罗斯福实际上是做了7年啊,他一年副总统然后后来连任了一次啊副总统,因为做了没多久这个总统被遇刺,他就做总统了,所以后来做了一次啊,不是三年是七年啊。好的,这个由于时间原因啊,安红最后有没有需要补充的啊?

安红 ( 01:25:50 )

我没有什么补充的了 ,我就希望大家不要气馁,一城一池的得失并不能证明战争最终的胜负。而决定战争本身的因素在于我们自己首先信心满满,同时灭共到底不可放弃。谢谢路德。

路德 ( 01:26:11 )

对,这个最终是灭共,灭共是大势所趋啊,记住啊,灭共的这个各方面的所有的领军,那绝对是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文贵先生。好,谢谢安红,谢谢墨博士,谢谢唐博士,谢谢诸位观众观看,别忘了点赞分享啊,点赞点赞。再见。

 

 

更多路德文字版请看:GwinsGnews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是喜马拉雅联盟总部正式认可的农场。如申请加入这个团队,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联系 (Join Himalaya Washionton DC): 1. Discord 私信: 阿丙#8752 2. Discord: https://discord.gg/yGRdNdYU 3. E-mail: [email protected] 1月 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