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听者

  • 观《窃听风暴》感2

撰稿:思乡油饼

审稿:Yumi  编辑:MG1

图片来自网络截图

《窃听风暴》片名直译成中文应为“他人的生活”。 既然是“他人‘,那么影片中的”我“又是何许人也?影片的主角是一名经验丰富的窃听人员威斯勒,专制独裁政权的工具。他被安排去监听作家演员夫妇。

影片开始就交待了威斯勒在职业中表现出来的冷酷的职业本能,通过他给秘密警察学校授课内容,间接描述当时东德警察们为了逼迫人认罪,不让人睡觉,不停重复讲述所谓“犯罪事实”等非人道的手段。中国人是否听上去也很熟悉呢?

被监听的对象是一个原本对政治并不敏感的作家,面对同行被压迫的的境遇,作家偷偷开始写文章在境外媒体发表,揭露东德民主的真相 。这样的人遭到秘密警察的监听,对我们来说,也是似曾相识的场景啊。

威斯勒这个毫无同情心,像机器一样的窃听者,在监听过程中渐渐被艺术家们正义的灵魂,对真理追求的执着,以及彼此间不可动摇的情感所打动。同时也从同行和上司的言行中意识到,他所处的社会环境,没有人是安全的,任何人都有随时被毁灭的危险。这不正是中共大绞肉机的真实写照吗?

威斯勒的人性和良知在监听过程中渐渐苏醒,他没有上交报告,冒着风险藏起作为作家“犯罪证据”的打字机,悄悄地开始掩护他们。柏林墙被推翻后,作家偶然得知自己从前的生活竟然被严密监控着,也发现了威斯勒,那个监听者同时是保护他的人。作家在若干年后出版了《一个好人的奏鸣曲》,献给这位暗中默默保护他的秘密警察。他不仅保护了作家对外揭露真相的工作没有被切断,也在残酷岁月中保护了一抹温暖人性。

我们不止一次从文贵先生的直播中听到“枪口抬高一寸”的呼吁,不仅是对政治独裁霸权下被当成统治工具人们的建言,更加是人性战胜暴力,人性战胜戕害,人性战胜黑暗的呼喊。

(本文纯属个人观点)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Himalaya Australia

One Team One Family 共同的梦想把我们团结 在一起,澳喜一家人。 1月 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