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主义:如何给美国洗脑的四步骤

字幕:葡萄树, 校对上传:Rosemary, 旧金山金喜准农场


以下影片是1985对一位曾经的克格勃特工的采访,谈到苏联使用的意识形态颠覆手段,来颠覆一个国家。这个手段分为四个步骤: 去道德化、破坏稳定、危机、正常化。采访当中,克格勃特工认为当时的25年前,苏联对美国的意识形态颠覆的第一阶段,就已经完成了。联想到笔者的博士导师,一位移居美国的前秘鲁犹太人,在80年代,非常崇拜毛泽东,认为他很伟大,带领中国人民反抗世界上强大的美帝国主义,为无产阶级而战。再看看2021年,美国的左翼分子,安提法运动席卷全国。共产主义自从诞生以来,从没有停止过影响、欺骗世界各个角落。它所使用的手段, 就是意识形态颠覆。而共产主义的目的,不过是通过虚幻的许诺,最终掌权,然后开始杀戮反对者。感谢爆料革命,让我看清共产主义的本质。而不用等到共产主义的铁拳打在我身上才清醒过来。从对意识形态颠覆的解释,我们可以看到,要打破他们设计好的颠覆计划,就要做到不被他们”去道德化“,也就是要有信仰,保持对神的敬畏,坚持自身的道德标准,不因金钱、性、年轻器官的引诱而放弃。

以下是采访文字:

与我们对话的是尤里-亚历山德罗维奇-巴斯米亚夫先生。
巴斯米亚夫先生于1939年出生在莫斯科郊区。他是一位苏联高级军官的儿子。他曾在苏联的精英学校接受教育。并成为印度文化和印度语言的专家。他在诺维斯特有过出色的职业生涯,诺维斯特曾经是苏联的新闻部门或新闻机构,应该说现在也是。结果被证明这也是克格勃的一个幌子。他逐步变得非常厌恶苏维埃体系,之后在1970年逃到西方。他是冒着生命危险逃出来的。他在苏联宣传和虚假信息以及积极措施等学科方面,无疑是世界上最杰出的的专家之一。
 当苏联人使用意识形态颠覆这个词的时候。他们是什么意思呢?
 意识形态颠覆就是合法的、公开的过程,你可以亲眼看到。所有你必须要做的。所有美国的媒体要做的就是把他们的香蕉从耳朵上拔下来,睁开眼睛,他们就可以看到了。没有什么神秘的东西,这和间谍活动没有什么关系。我知道间谍情报搜集看起来更浪漫。通过广告,它更能卖给观众。也许这就是为什么你们好莱坞的制片人 对詹姆斯・邦德式的惊险片如此疯狂的原因吧 。但在现实中,克格勃的主要重点并不在情报领域。根据我和许多同级别的叛逃者的意见,只有大约15%的时间、金钱和人力是花在间谍活动上的。另外的85%是一个缓慢的过程,我们称之为意识形态的颠覆或者是积极的措施,或者称为心理战。它基本上是指改变每个美国人对现实的认识,以至于尽管有大量的信息,但没有人能在保护自己、家人、社区和国家的利益方面,得出切合实际的结论。这是一个重大的洗脑过程,非常缓慢地进行,分为四个基本阶段。
第一个,是去道德化。去道德化需要15到20年的时间。 为什么要这么多年? 因为这是在你的敌国教育一代学生所需要的最低年限,使他们暴露在敌人的意识形态下。换句话说,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意识形态被灌输到至少三代美国学生的软脑袋里,而没有受到美国主义-美国爱国者-的基本价值观的挑战或制衡。在过去25年,美国的去道德化的过程基本上已经完成了。其实,已经超额完成了。因为现在的去道德化已经达到了以前连安德罗波夫同志和他的所有专家都不敢想象的领域,取得了如此巨大的成功。大部分是美国人对美国人做的,这要感谢他们缺乏道德标准。正如我之前提到的,接触真实的信息已经不重要了。一个没有道德的人是无法评估真实信息的。事实对他来说毫无意义。即使我给他大量的有真实证据、文件、图片的信息。即使我把他强行带到苏联,给他看集中营。在他的屁股上挨一脚之前,他都会拒绝相信的。当军靴撞击他的时候,他就会明白,但在此之前,他不会明白。这就是去道德化的悲惨局面。
下一个阶段就是破坏稳定。 这个时候,颠覆不在乎你的想法和消费模式。你是否吃垃圾食品,变得肥胖和松弛已经不重要了。这一次,它只需要2到5年的时间就能让这个国家变得不稳定。重要的是基本,经济、外交关系、国防系统。你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在某些领域,比如国防和经济等敏感领域,马列主义思想在美国的影响绝对是奇妙的。14年前,当我来到这个地方的时候,我绝不会相信,这个过程会走得那么快。
下一个阶段,当然是危机。它可能只需要6周的时间就能把一个国家带到危机的边缘。你现在可以在中美洲看到它。
 而在危机之后,随着权力结构和经济的剧烈变化,就来到所谓的正常化时期。它可能会无限期地持续下去。正常化是一个讥诮的说法,来自苏联的宣传。当1968年苏联坦克开进捷克斯洛伐克时,勃列日涅夫同志说,现在捷克斯洛伐克兄弟的局势已经正常化了。如果你允许所有的笨蛋把国家带入危机,这就是美国将要发生的情况。向人们许诺各种好东西和在地球上的天堂。破坏你的经济稳定,消除自由市场竞争的原则。并在华盛顿特区建立一个老大哥政府,和像沃尔特-蒙代尔这样的仁慈的独裁者,他们会承诺很多事情,而不在乎是否会实现。你们美国的左翼分子,所有这些教授和这些美丽的民权捍卫者们,他们在颠覆的过程中起了很大的作用,只是为了破坏国家的稳定。当工作完成后,他们就不再被需要了。 他们知道的太多了。他们知道的太多了。 他们中的一些人当他们幻想破灭的时候,当他们看到马列主义掌权时,他们显然会感到被冒犯了。他们以为他们会掌权。当然,这永远不会发生。他们会靠着墙排成一行,然后被枪毙。
但当他们掌权时,他们可能会变成列主义最苦毒的敌人,这就是发生在尼加拉瓜的情况。你记得这些前马列主义者中的大多数人要么被关进监狱,要么其中一个人分裂了,现在他在和桑地诺解放阵线作对。
这发生在格林纳达,当时莫里斯-毕晓普,他已经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他被一个新的马克思主义者处死了,而这个新的马克思主义者比这个马克思主义者更加马克思主义。同样的事情发生在阿富汗,首先是达拉基,他是被纳密杀死,在KGB的帮助下纳密被巴巴克-卡玛杀死。同样的事情发生在孟加拉国, 当时穆吉布尔-拉赫曼,非常亲苏的左翼分子, 被他自己在军方的马列主义同志暗杀。这在各地都是同样的模式。让我们把它分为四个基本阶段。去道德化、破坏稳定、危机、正常化。

【视频来源】

全长视频:Former KGB Agent Yuri Bezmenov Explains How to Brainwash a Nation (Full Length) 前克格勃代理 Yuri Bezmenov 解说给美国洗脑的四个步骤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5It1zarINv0

+15
3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Summer
1 月 之前

视频制作的太棒了,辛苦了葡萄树战友!

+2
伊萨贝拉
1 月 之前

爆料革命的唯真不破更是验证了政治的黑暗和共匪的假大空的磨性

+1
Gigi2020
1 月 之前

用意识形态颠覆美国,真的体会到了!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