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任命与中共关系紧密的比尔·伯恩斯担任中情局局长

加拿大多伦多枫叶农场 Revelation119熙攘
校对 晨熹
发稿 云起时

图片来源:1421 consulting

据《国家脉搏》(THE NATIONAL PULSE)记者娜塔莉·温特斯(NATALIE WINTERS)1月20日报道,被拜登选为中央情报局局长的比尔·伯恩斯(Bill Burns)是和中美交流基金会(CUSEF)及其他与中共有联系的团体有着长达十年关系的智库——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 )的主席。伯恩斯自2014年以来一直担任该智库主席,监督其参与至少可以追溯到2009年的中美交流基金会。

中美交流基金会作为中国共产党统一战线的一部分,旨在吸收潜在的中共政策和权威的反对人士成为自己人,或者消除这些人士对中共的反对态度;并影响海外华人群体、外国政府和其他人士支持亲北京的政策。它还曾经资助中共官员抵达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发表演说。2009年,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接待了一位担任中共政协副主席的前上海市市长,并主持了该官员的“主题演讲”。而中美交流基金会是为这位中共官员行程的埋单机构。根据中美交流基金会宣传册的公开信息,在上述事件发生两年后,中美交流基金会创始人,兼领导中共大外宣的中共高级机构主席董建华在卡耐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举办的活动上也做了类似的演说。

此外,《南华早报》说,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作为来自中美交流基金会的资金接受者,经常与中美交流基金会一起开展旨在促进中美合作的项目。2012年,中美交流基金会与该智库合作开展了“中美安全感知项目”。该项目分析了“公众和在五个不同行业类别(政府,企业,学术界,军事和媒体)的精英们在一系列国家安全问题上的观点。”这一系列问题包括:从全球和亚洲的角度上看美国和中国国力基础,以及彼此眼中的民族形象等等。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还与领导人为一直呼吁建立“强大的”中国军队的前中国海军罗远的中国战略文化促进协会(CSCPA),合作发表了一份长达62页的报告。这份报告提出了许多“对中美决策者的建议”,包括“强调合作优于竞争”,并“在台湾问题上采取更广泛的合作”。

卡耐基基金会的许多领导人,包括副主席道格拉斯·帕尔(Douglas Paal),也为中美交流基金会的季刊《中美聚焦》投稿。自2014年以来,在伯恩领导下,高级研究员黄育康、常驻学者马特·费尔兴(Matt Ferchen)和常驻学者王涛等人与中共官员和中共军方领导人一道为该杂志发表了至少六篇文章。

卡内基基金会与中共还存在另外一个关联:它在北京的卡内基-清华中心研究所。该研究所设在清华大学,这所受中共国政府资助大学里的:史志琴,孙学峰,赵克金,唐晓阳,陈琦,张丽华和张传杰七名工作者,是该研究所的指导学者。此外,还有两位高级研究员与中共有着更加明确的关系,他们分别是:“曾在北京市人民政府外事办公室工作过的童昭”和“中共国商务部咨询委员会委员严学通”。

按照国防情报局前高级情报官和国务院官员尼古拉斯·埃夫蒂米德(Nicholas Eftimiades)的说法,作为中共领导人习近平的母校——清华大学,其在与中共国国家技术和工业管理局共同商讨怎么做能让国家更安全中,有着“明确的联系”。清华大学甚至针对美国政府发起了网络攻击,并与CNN和《纽约时报》等西方媒体合作开展“马克思主义新闻学”项目。

卡内基-清华中心旨在促进美中合作,已经主办过中共官员和保罗·赖安(Paul Ryan),赵小兰(Elaine Chao)和约翰·克里(John Kerry)等美国议员参加的会议。

评:
由与中共大外宣关联紧密的人士担任中央情报局局长显然不是什么好消息。这也与我们对中共在美国 “蓝金黄”程度的认识相一致。但经过爆料革命三年来的努力,中共大外宣机构在美国的所作所为,基本已被曝光并引起了美国社会的广泛警觉。

更关键的是:由于上届美国政府定义中共的“种族大屠杀和反人类罪”已经成立,这就等于定义了中共政府是非法政府。即使之前与中共及其相关机构关系再紧密,作为政府要员的中央情报局局长,也应该绝对不敢在各种政策上做出与中共有任何勾兑的事情。换句话说,现在华盛顿朝野上下,应该都唯恐避中共不及。相信“种族大屠杀和反人类罪”所引发的灭共效果,在随后一段时间内都将陆续显现。

我们坚信:新中国联邦爆料革命必将最终赢得胜利!

原文链接
参考阅读:《中美交流基金会对美国媒体的渗透战略》
参考阅读:《揭秘:美国高级官员参加中共资助的旅行、晚宴并提供 “有利报道 ” (附名单)》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