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要闻高级督察区院作供后禁止【第四权】拍摄 警员有【肖像权】 ?

港府高级督察陈晓驰完成作供后,由数名疑似警员护送,经湾仔政府大楼内不属法院范围的UB 停车场范围离开,期间有数名疑似警员阻碍记者拍摄,扬言「谁拍照拉谁」 ,并声称自己有肖像权等。现时香港的法例无设肖像权,根据《警察通例》规定,警方人员在不影响行动效率的情况下,应以互谅互让的态度,尽量配合传媒工作;以及不应妨碍传媒的摄录工作。

2019年 8 月 10 日多区快闪堵路,年介 15 至 25 岁的 4 名男女在红磡清场时被捕,分别被搜出镭射笔、弹射器、烟雾饼及镭射笔等物品。他们否认参与非法集结、管有爆炸品等罪,案件1月18 日于区域法院续审,高级督察陈晓驰被质疑记事册纪录有出入,声称「要查看纪录才能确定」。

高级督察陈晓驰在辩方盘问下承认,他当时根据人群流向去估计示威者往黄埔站逃去,但辩方质疑他却在口供纪录中指自己目击示威者的逃跑方向。陈今澄清他只是估计,并非目击。辩方发现陈督察的口供记录笔记本签发日期是前年8月12日,但纪录的事项为8月10日和11日。辩方要求警方作解释,控方同意须跟进,并申请押后案件。 (资料来源:巴士的报)

当天高级督察陈晓驰完成作供后,由数名疑似警员护送,经湾仔政府大楼内不属法院范围的UB 停车场范围离开,期间有数名疑似警员阻碍记者拍摄,声言「谁拍照就拉谁」 。

记者表明,已经向司法机构求证,停车场不属法院范围,与一般公众地方无异可拍照,对方仍不罢休,多次称「你问谁呀?我不清楚。」在场记者质疑,既然对方不清楚,何以阻止记者拍摄。该名男子声称,「我为什么不能遮住你的镜头?」他又谓自己有肖像权等。

【立场新闻】记者出示记者证后,对方又表示,「立场呀 … 你是不是正规的传媒机构?

战友观点:

事实上,是次并非首次护送作供警员离开的疑似警员于上址阻碍传媒拍摄采访。去年5 月,「赴汤杜火」汤氏夫妇及16 岁女学生被控暴动案,于区域法院审讯时,多名疑似警员护送作供督察乘搭电梯离开,有疑似警员大声指「这里不能拍照,谁拍照就拉谁,出示身分证!」。司法机构其后回覆《立场新闻》指,区域法院位于政府联用办公大楼,内除区域法院外,还设有多个政府部门,大楼地下和UB 楼层的公众大堂以及停车场范围不属于法院的管理范围。换言之,电梯内和停车场范围是允许记者拍照的。但警员官威甚大,嚣张的嘴脸可见一斑。

到底不让传媒拍照有什么问题? 【林卓廷 Table TV】认为,大原则是不行的,因为传媒的作为「第四权」天职就是监督政府。而用手遮盖镜头更是死罪,遮住镜头就等同遮住真相。

也许大家还记得2001年总理李克强访港,当时有记者拍照,而G4(保护要员组)有执勤警员伸手挡住记者的镜头,不让记者拍照。这事轰动一时,惊动监警会要写调查报告。当时的警务处处长曾伟雄解释谓该警员转身时看到黑影,反应是出于自卫,该警员的手不小心「卡」在摄像机里而挡住了镜头,不是故意的。这种说法,信不信大家自有判断。

令人震惊的是,事件后来被揭发当时警方有白纸黑字出了「行动指引」(Operation Order)给执勤的警务人员,称要避免令国家元首尴尬。当时挡记者镜头这件事轰动新闻界,令当时的警务处处长曾伟雄饱受评击,认为他护短、用低劣的谎言去掩饰警方侵犯新闻自由的事实

十年过去,警方的「行动指引」(Operation Order)已经改变,不再是要「避免国家元首尴尬」,而是要「避免高级督察尴尬」,连记者拍照也不允许。十年过去,点点滴滴见证了香港新闻报导自由的改变,而我们更相信今天警员在UB 停车场范围禁止记者拍摄这类「小事」,再也无法惊动监警会对此进行调查。

以上观点仅代表本人

资料来源:立场新闻 自媒体 【林卓廷 Table TV】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