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O早知冠状病毒是人工改造,而且无抗体无疫苗!

翻译:Runaway

(图片来源网络)

据台湾新闻报道,视频显示在武汉宣布第一批COVID-19病例数周前,—个世卫组织(WHO)的检查员谈到了正在武汉病毒研究所(WIV)进行的冠状病毒改造对人体细胞和人源化小鼠的试验。

在这份拍摄于2019年12月9日的视频中,病毒学家Vincent Racaniello采访了英国动物学家和生态健康联盟主席Peter Daszak,就非营利组织如何保护世界免遭新疾病的攻击并预测大流行进行了讨论。自2014年以来,Daszak的组织已从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获得数百万美元的资金,并将其转交给WIV进行蝙蝠冠状病毒的研究。

在2014年至2019年的第一阶段研究中,Daszak与WIV的蝙蝠女石正丽共同对整个中国的蝙蝠冠状病毒进行了调查和分类。据NPR报道,生态健康联盟从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获得了370万美元的资金用于这项研究,其中10%用于WIV。

在2019年开始的第二个阶段,涉及了更为危险的冠状病毒与人源化小鼠的功能增强(GoF)研究。参与这项研究的是北卡罗来纳大学Ralph S.Baric实验室。在大流行期间,NIH在特朗普政府领导下于4月27日撤回了该计划的资金。

在视频采访的28:10处,Daszak说,研究人员发现SARS可能起源于蝙蝠,然后着手寻找更多与SARS相关的冠状病毒,最终发现了100多种。他发现,其中一些冠状病毒可以通过试验进入人体细胞,还有一些可以在人性化的小鼠模型中引起SARS疾病。

他有些不安地警告说,这种冠状病毒“不能用抗体来治疗,亦不能通过疫苗实现免疫”。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他声称,他的团队的目标是找到下一次可能导致大流行的“溢出事件”,而就在几周后武汉开始报道出现COVID-19病例。

当Racaniello询问在没有疫苗或治疗药物的情况下该如何应对冠状病毒时,达沙克(Daszak)似乎表明GoF实验的目的,就是为了开发一种全能冠状病毒疫苗为多种不同类型的冠状病毒提供免疫。

根据他的反应,很明显,在冠状病毒大流行开始之前,WIV(武汉病毒所)正在实验室进行冠状病毒的改造。 “您可以在实验室中轻松地操作它们”。后来他所提及的都成为SARS-CoV-2的显著特征,重点是突刺蛋白:“突刺蛋白让冠状病毒变得异同寻常,人畜无一幸免。”

Daszak提到了WIV与Baric的合作:“我们与北卡罗莱纳大学UNC的Ralph Baric进行了合作。”正如支持者所建议的那样,SARS-CoV-2是实验室制造的一种嵌合体,他谈到将刺突蛋白“插入另一种病毒的骨架”,然后进行“实验室中的某些工作”。

他提供了疫苗产生嵌合体的证据,他说:“常规疫苗的开发是,如果您要开发SARS疫苗,你就要利用大流行性SARS。但我们尝试插入其他相关疾病并获得更好的疫苗。”

根据Daszak的说法,似乎在大流行开始之前,WIV正在对嵌合体使用GoF实验,以尝试制造疫苗。这些实验似乎包括通过感染经过基因改造的小鼠,来模拟人体ACE2蛋白的反应。

在2015年大流行前四年发表的题为“评估冠状病毒威胁”的演讲中,Daszak指出,涉及人源化小鼠的实验风险最高。为了展示他与WIV的紧密联系,他还在演讲结束时将实验室列为合作者。

有争议的是,达萨克已被包括在世界卫生组织的专家小组中,该小组终于在一年后被北京允许调查COVID-19爆发的起源。 《每日新闻》报道,新泽西州罗格斯大学分子生物学家理查德·埃布赖特(Richard Ebright)等科学家谴责达沙克的参与调查,“由于利益冲突他不具备参加Covid-19大流行病起源调查的资格”。

(本文观点仅代表原作)

编辑:文远Bruce

欢迎加入【澳喜农场】
【澳喜文章】

报道来源:

https://www.taiwannews.com.tw/en/news/4104828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Himalaya Australia

One Team One Family 共同的梦想把我们团结 在一起,澳喜一家人。 1月 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