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破左派封锁:乔什-霍利新书《大科技暴政》终将出版

加拿大多伦多枫叶农场 Kent
校对 文锦
发稿 云起时

图片来源:reason.com

据《联邦党人》(the Federalist)1月18日报道,尽管鼠辈从中作梗, 乔什-霍利仍在努力尝试出版关于Facebook、Twitter、 Google、Apple、Amazon 等科技巨头大规模扼杀言论自由的书 ——《大科技暴政》。在西蒙和舒斯特公司取消发布该书后,勇敢的雷格纳里出版商迅速买下了该书版权。

当霍利在2020年12月底宣布将在参议院质疑拜登选票时,他说这将帮人们更深入了解 “Facebook和Twitter等科技巨头如何殚精竭虑地支持乔-拜登并干预这次选举”。这些社交媒体公司禁止发布有关拜登家族与中共密谋的铁证。研究表明,他们审查制度非常有效,这为拜登窃取大选保驾护航。

霍利毕业于斯坦福大学和耶鲁大学法学院,曾在最高法院为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担任助理。自2018年当选为美国参议员以来,霍利就大科技公司日益增长的权力对法律和宪法的影响发出了预警。他此前曾担任密苏里州检察长,调查了谷歌使用公民私人信息的情况。《大科技暴政 》将展示Facebook、Amazon、Google、Twitter和其他科技巨头如何滥用其巨大的市场力量和政治影响力,以及如何打破他们对公民自由的控制。

今年1月7日,西蒙和舒斯特(Simon and Schuster)出版社因屈服于左派分子组织的施压,取消出版该书,使得霍利这位密苏里州共和党人成为取消文化最大的受害者之一。西蒙和舒斯特公司此前并没有向霍利表示,他们会因为霍利反对一些州没有 “遵守自己的选举法 “而取消他的书。当各种民主党人包括参议员芭芭拉-博克瑟(Barbara Boxer)在2004年和2016年反对之前的选举团投票时,他们并没有成为“抹杀文化”暴徒的受害者。事实上,他们受到了媒体和民主党领导人的赞扬。这家出版社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冤枉霍利是前一天国会大厦入侵的同谋,因为他在2020年大选关于选举公正问题的辩论中发挥了领导作用。

霍利立即谴责了这次攻击,“西蒙和舒斯特正在取消我的合同,因为我代表选民,在参议院大厅领导了一场关于选民诚信的辩论,他们现在将其定义为叛乱煽动”霍利回应说。

此后有报道称,这起事件是有组织策划的结果,而非媒体和左派活动人士最初所说的即兴煽动。国会大厦遇袭后的第二天,西蒙和舒斯特公司宣布放弃霍利的书,该书原定于6月出版。在袭击事件发生的前一天,霍利的妻子和孩子在家中受到了左派暴徒的威胁,试图再次以暴力威胁阻止他为正义发声。

之后总部位于华盛顿的雷格纳里(Regnery)出版公司的总裁和出版商托马斯-斯彭斯(Thomas Spence)迅速买下了该书版权,并计划于今春发布。

斯彭斯对纽约一些出版社的懦弱表示担忧。”看到他们在’猖狂的暴徒’面前畏缩不前,就像霍利参议员所说的一样,令人气馁。雷格纳里很自豪能和他一起站在一线。而他书中关于审查制度的警告显然是再迫切不过了。”斯彭斯说。

近日,美国众议院国土安全委员会民主党主席表示,由于1月6日美国国会大厦遭到川普支持者袭击时 “他们参与的行动”,他希望将霍利和德克萨斯州参议员特德-克鲁兹列入联邦 “禁飞 “名单(克鲁兹和霍利没有参与袭击,两人强烈谴责)。乔-拜登曾污蔑这两位参议员为纳粹分子。

评:
科技公司早在十来年前对人们生活的“全面接管”就初现端倪,如2004年威尔史-密斯主演的科幻电影《我,机器人》中的“人机冲突”那样,一开始家家户户人手一位机器人“管家”,无微不至照顾人们的生活,帮人们搬抬重物,做各种家务,甚至规划生活; 后来机器人发现人类反复地做“错误”决定, 终于有一天,机器人决定出手“拯救”人类,用暴力剥夺人类的自由,完全接管了人类所有的决定。

今天电影中的机器人已然遍布大家小巷家家户户,只是他们存在于无形,在人们的手表里、手机里以及电脑里,人们对科技不加任何约束的依赖,甚至像吸毒一样成瘾,终于在这2020年美国大选,看似美艳的花朵里结出了苦果, 很多人可能没有意识到失去言论自由意味着什么,失去言论自由意味着人们终将失去独立思考的能力,失去辨别是非的能力,对披荆斩棘的勇者加以恶言,却为独裁暴政者歌功颂德; 我们不希望推倒中共防火墙,却进入另一个更大的防火墙。灭共,没你不行!


原文链接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