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要闻】香港急救员无犯罪证据 被法官推论有罪判囚4年

搜集:卡西欧

编撰:心听见

覆核:文粤

上传:文粤

2019年9月21日 周六屯门游行中,有身穿贴上红十字反光背心的急救员被捕。曾港琛摄

(据香港媒体报导)在香港「反送中」运动期间,前年8月31日,有300名港人在港岛区举行游行集会,最终演变成警民冲突,警方拘捕多人,当中有6男1女被控暴动罪,此案在去年12月底庭审,法官姚勋智裁定当中6人罪名不成立;但首被告陈佐豪,并无犯罪证据,被裁定暴动及无牌管有无线电通讯器具两项罪名成立。陈佐豪1月18日于区域法院被判入狱4年,另加罚款5,000元。

法官姚勋智周一(1月18日)在宣读判词时称,此案没有证据显示被告有暴力行为、鼓吹暴动或以带领角色犯案,也没有攻击性武器,事件中没有构成人命伤亡,但是法庭认为暴动不是个人行为,要考虑整个群体所做的事,而事发时暴动规模多达逾300人,多处有人纵火和向警方投掷汽油弹,以及用镭射笔照射警方等,事件持续30分钟。

法官姚勋智最后以4年为量刑起点,考虑到被告年轻且过去没有同类案底,认同被告孝顺和乐于助人,故酌情扣减刑期,判被告即时入狱4年。陈母和亲友在旁听席上,听到判决后不禁痛哭落泪,陈母更需在亲友撑扶下离开法庭。

本案在去年12月底的庭审当中,法官姚勋智指,被告自称案发时是义务急救员,虽然没有录像或其它证据显示被告参与了集会以及在案中有过任何暴力行为,但案发时他身穿黑衣、黑裤和护甲,有全套防卫装备,因此推断他当时逃离现场是畏罪行为,加上集会现场有人攻击警方等,推论他必然曾参与暴动,因此裁定他的暴动罪名成立。

控方在庭审中坦承没有任何片段拍到7名被告参与暴动,但要求法庭依据他们被捕时身处地点非常接近纵火暴动现场、他们的衣物及装备,以及逃避警方追捕此三点,推论各被告曾参与暴动。

2019年9月21日 周六屯门游行中,多名急救员在西铁站外桥底被截查搜身。苹果日报

《苹果日报》读者在相关报道的网页留言中,一面倒谴责法官姚勋智违背「无罪推定原则」,认为该案裁决不公。

战友点评:

港共极权暴政在香港无止境针对性的滥捕,滥告,这是中共极权赤裸裸的政治暴力报复,已经说明了邪共极权政权越来越心虚和脆弱,欲加之罪已经成为中共对待香港政治政见不同人士的手法,而且香港司法已经是倾向大陆化,是非黑白颠倒,法官为了向中共极权暴政表忠心,奴颜媚骨,埋没良知,在没有真实证据证明被告参与,就用所谓的推论来判罪,毫无底线歪曲事实,属实可恶。

而且法官自己在宣读判词时称,此案没有证据显示被告有暴力行为、鼓吹暴动或以带领角色犯案,也没有攻击性武器,事件中没有构成人命伤亡,没有录像或其它证据显示被告参与了集会以及在案中有过任何暴力行为,竟然没有任何证据显示被告参与其中,就用装备齐全来定罪,是否自相矛盾?什么叫装备齐全就是参与,在当时的环境中,面对恶警暴力横行,作为一个急救员首先保护好自己,才能帮助别人,这样装备齐全自我保护难道有错吗?而港共政府将衣服颜色,装备都可以成为打压借口,无耻之极。

正如苹果读者留言,事实上,港共法官是违反了无罪假定原则,因无罪推定原则,意指一个人在法院上应该先被假定为无罪,除非被证实及判决有罪。在许多国家的刑事诉讼中,无罪推定原则是所有被告都享有的法定权利,也是联合国国际公约确认和保护的基本人权。在这个原则下,提起公诉的检察官应负起举证责任,应负责收集足够的可靠证据,以证明被告在事实上的确有罪;而若法院要判被告有罪,则所使用的证据必须符合法律限制,而且不能超越合理怀疑。而法律本来是可以保护每一个公民的基本人权,但是事实令人失望,遗憾的是,曾经有法可依的香港,已经被极权暴政的恶法所取代,基本的人权被暴政所践踏,所以港共法官在没有举证,没有更多的证据证明被告有罪,无凭无据之下否决被告义务急救员身分,用推论过程来判决被告囚4年,根本就是无法无天,漠视人权,今时今日在中共极权暴政统治范围内,根本就没有司法公平公正可言!

以上观点仅代表笔者本人

新闻来源:大纪元时报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