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丽梦博士最新报告:呼吁世卫组织小组调查穿山甲冠状病毒和RmYN02蝙蝠冠状病毒

翻译:康州盘古农场 – Feiyi / 校对:康州盘古农场 – Antsee-GTV
审核:康州盘古农场-Truemanman

========================================================

闫丽梦(医学博士,博士)*,康舒(博士)*,关杰(博士)*,胡善昌(博士)

*法治社会与社会&;法治基金会,纽约,美国

联络:[email protected]

日期: January 19, 2020

如果世卫组织团队真的正在调查SARS-CoV-2的起源,他们不能忽视的是穿山甲冠状病毒1-4和RmYN02蝙蝠冠状病毒。这是因为这些冠状病毒与SARS-CoV-2的起源紧密相关:

•穿山甲冠状病毒据报道含有与SARS-CoV-2高度一致的受体结合域(RBD);

•四家独立的中国实验室报告了这类穿山甲冠状病毒(四份手稿均在2020年2月份的12天内提交出版)1-4;

•与RaTG136所描述的不同,穿山甲冠状病毒和RmYN02蝙蝠冠状病毒的原始样本显然还没有耗尽,可以由这些实验室提供;

•在两项研究中1,3,活体穿山甲冠状病毒已成功分离,因此必须保存在这两个研究实验室;

•第二份严博士团队报告通过强有力的证据和分析表明,穿山甲冠状病毒和RmYN02蝙蝠冠状病毒是伪造的,并协同发表7。世卫组织小组应:

1. 从华南农业大学沈永义实验室和军事医学科学院(AMMS)曹务春实验室获得穿山甲冠状病毒分离毒株。

2. 获取中国实验室用于测序和/或分离穿山甲冠状病毒的组织样本(肺、肠、鳞片、皮肤拭子、血液)。

3.获取用于RmYN02蝙蝠冠状病毒测序的原始样本。

4. 获取所有与排序相关的原始文件。

5. 对采集的组织样本、活体病毒、测序文件等,由国外独立的研究实验室进行独立分析和调查。

6. 调查来自曹务春实验室(与管毅实验室合作)和杨瑞馥实验室(与沈永义实验室合作)的军事医学科学院的科学家们是如何参与研究的; 杨瑞馥的名字出现在最初的新闻发布会上,但在官方出版物7中被删去,他参与了这些研究。军事医学科学院在每项研究中提供了哪些助力?哪些具体的实验是由军事医学科学院的科学家们进行和完成的?

7. 调查为什么沈永义的团队篡改测序原始数据,故意隐瞒他们在研究中使用了已公布数据8的事实1。

Reference

1. Xiao, K. et al. 从马来西亚穿山甲中分离出SARS-CoV-2相似的冠状病毒. 《自然》, 10.1038/s41586-020-2313-x (2020).

2. Zhang, T., Wu, Q. & Zhang, Z. 与COVID-19爆发相关的可能起源:穿山甲 SARS-CoV-2. 《当代生物学》 30, 1578 (2020).

3. Lam, T.T. et al. 在马拉西亚穿山甲中发现SARS-CoV-2相关冠状病毒. 《自然》, 10.1038/s41586-020-2169-0 (2020).

4. Liu, P. et al. 穿山甲是否是2019新冠病毒的中间宿主 (SARS-CoV-2)? 《公共科学病原体》 16, e1008421 (2020).

5. Zhou, H. et al.与SARS-CoV-2密切相关的新型蝙蝠冠状病毒在S蛋白S1/S2切位点包含天然插入. 《当代生物学》 30, 2196-2203 e3 (2020).

6. Zhou, P. et al. 可能是蝙蝠起源的新型冠状病毒相关的肺炎爆发. 《自然》 579, 270–273 (2020).

7. Yan, L.-M., Kang, S., Guan, J. & Hu, S. SARS-CoV-2是一种超限生物武器:一个通过对大规模,有组织的科学欺诈揭露得出的真相. Zenodo.org (preprint), http://doi.org/10.5281/zenodo.4073131 (2020).

8. Liu, P., Chen, W. & Chen, J.P. 病毒基因组学揭示马来西亚穿山甲的仙台病毒和冠状病毒感染 (Manis javanica). 《病毒》 11, doi: 10.3390/v11110979 (2019)

============================================

原文报告源自闫丽梦博士推特:

+4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