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奇博士推动美国NIV资助与武汉实验室有关的病毒研究, 包括增强功能实验

编撰:文金 ; 审核:BLGM

美国国务院1月15日发表的关于确保彻查COVID19来源和武汉病毒学研究所(WIV)的两份报告,是第一次由美国官方剑指WIV是隐藏COVID19来源真相的地点。而报告内容中焦点—WIV里病毒功能增强的研究竟然是“大名鼎鼎”的安东尼-福奇(Anthony Fauci)博士推动美国NIH通过的资助项目。

安东尼·福奇(Anthony Fauci)博士在解释有争议的研究时说,生物医学研究最终保护了公众健康

据《新闻周刊》2020年4月28日的报道,Fauci博士领导的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IAID)推动下,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拿出总额共计740万美元资助给与中国武汉实验室有关的研究项目。新闻周刊后更正为,武汉的实验室收到了分配给病毒研究的数百万美元中的一部分。

该研究项目两部分组成。第一部分是始于2014,计划为期5年,收集和研究蝙蝠冠状病毒的项目,涉及蝙蝠冠状病毒的监测,预算为370万美元。该项目资助武汉实验室的病毒学家石正丽和其他研究人员对野生蝙蝠冠状病毒进行调查和编目。该部分项目已于2019年完成。

该项目的第二阶段于2019年开始,承诺在6年内投入370万美元用于研究,其中功能增强研究和额外的监测工作。目的是了解蝙蝠冠状病毒如何变异攻击人类。该项目由非营利性研究团体 “生态健康联盟”(EcoHealth Alliance)负责,由疾病生态学专家彼得-达斯扎克(Peter Daszak)主席指导。

福奇博士没有回应《新闻周刊》的评论请求。美国NIV发表声明回应称,部分内容如下。”大多数新出现的人类病毒来自野生动物,这些病毒对美国和全球的公共卫生和生物安全构成了重大威胁,2002-03年的SARS疫情和目前的COVID-19大流行….,科学研究表明,没有证据表明该病毒是在实验室中产生的。”

据Politico报道,川普政府在2020年4月24日取消了NIH该项目的资金。报道称,该项目与中国武汉的实验室有关,研究项目包括冠状病毒如何从蝙蝠传播到人。

Daszak没有立即回应《新闻周刊》的置评请求。这位彼得-达斯扎克(Peter Daszak),是闫丽梦博士揭露其通过邮件联络27位国际顶尖的科学家,讨论如何“驳斥病毒来自实验室”,并在2020年2月18日的柳叶刀杂志上发表了为中共站台的联合声明,也是WHO已抵达武汉的本次调查病毒来源的专家组成员之一。

《新闻周刊》指出,该项目建议书中写道,”我们将利用S蛋白序列数据、感染性克隆技术、体外和体内感染实验以及受体结合分析,来检验S蛋白序列中差异阈值%预测溢出潜力的假设。”通俗地说,”溢出潜能 “指的是病毒从动物转到人类的能力,这就要求病毒能够附着在人类细胞的受体上。例如SARS-CoV-2就善于与人类肺部和其他器官的ACE2受体结合。换言之,这个项目建议使用重组病毒序列和增强功能的技术,从动物实验扩展到人体实验来检测病毒的功能

许多科学家批评功能增强研究,即在实验室中操纵病毒,以探索它们感染人类的潜力,因为它带来了通过从实验室意外泄露而制造大流行的风险。

据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的传染病专家理查德-埃布莱特(Richard Ebright)介绍,该项目描述指的是利用基因工程技术增强蝙蝠冠状病毒感染人体细胞和实验动物的能力的实验。在疫情发生后,这是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

Fauci博士因其在1990年代对艾滋病毒/艾滋病危机的研究而闻名。他出生于布鲁克林,1966年以全班第一名的成绩从康奈尔大学医学院毕业。自1984年起,他作为NIAID的负责人,自罗纳德-里根以来,他一直担任着每一位美国总统的顾问。

十年前,在对禽流感病毒的增强功能研究的争论中,福奇博士在推动这项工作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他认为,这项研究是值得冒风险的,因为它能让科学家们做出准备,比如调查可能的抗病毒药物,如果发生大流行,这些药物就会有用。

这项功能增强研究,即把野生病毒通过活体动物,直到它们变异成一种可能构成大流行病威胁的形式。科学家们用它把一种在人类中传播性差的病毒,变成一种高度传播性的病毒–这是一种大流行病毒的标志。这项工作是通过感染一系列雪貂,让病毒发生变异,直到一只没有被刻意感染的雪貂感染上这种疾病。

这项工作所带来的风险甚至让经验丰富的研究人员感到担忧。200多名科学家呼吁停止这项工作。他们说,问题在于它增加了通过实验室事故发生大流行病的可能性。

福奇博士为这项工作辩护,他和两位合著者2011年12月30日在《华盛顿邮报》上写道,“确定这些病毒的分子致命弱点可以使科学家们确定新的抗病毒药物靶标,这些靶标可用于预防高危人群的感染或更好地治疗被感染的人群。” “几十年的经验告诉我们,将通过生物医学研究获得的信息传播给合法的科学家和卫生官员,为产生适当的应对措施,并最终保护公众健康提供了重要基础。”

尽管如此,2014年,在奥巴马政府的压力下,美国NIH对这项工作实施了暂停,暂停了21项研究。

不过2017年12月,美国NIH暂停了该计划,而开始了NIAID项目的第二阶段,其中包括功能增强研究。美国NIH建立了一个框架来决定研究如何进行:科学家们必须得到一个专家小组的批准,由他们来决定风险是否合理。通过项目的审查是秘密进行的,为此,NIH招致了批评。

2019年初,《科学》杂志的记者发现美国NIH批准了两个使用功能增强方法的流感研究项目后,反对这种研究的科学家在《华盛顿邮报》的一篇社论中对美国NIH进行了谴责。

“我们对是否应该进行这些实验产生了严重的怀疑,”约翰-霍普金斯大学(Hopkins University)的汤姆-英格尔斯比(Tom Inglesby)和哈佛大学(Harvard)马克-利普西奇(Marc Lipsitch)写道,”由于审查工作的秘密性,我们都没有机会了解政府是如何得出这些决定的,也没有机会判断这一审查过程的严谨性和完整性。”

在这场全球死亡人数超过2000多万的大疫情中,大多数主流媒体选择了缄默甚至抨击“COVID-19来源实验室”是阴谋论,大科技公司则疯狂封杀揭露疫情真相的账号和信息。15日国务院强有力的报告让武汉病毒学研究所成为COVID-19起源的焦点,随着病毒来源相关信息的发酵,将会浮出更多与中共同流合污的科学界、大科技公司的沼泽地。

不容小觑的是,国务院在WIV的情况说明书里提供了一个重要的线索,就是WIV高级研究员石正丽试图掩盖WIV内部人员在2019年秋季(疫情发生之前)就已疑似感染COVID-19或同类型疾病。结合该说明书里指出,WIV有公开记录已成功进行了重组病毒 及功能性增强 的研究,由此可以推断2019年秋季WIV员工的染病极有可能是使用人体实验出现了不可控的风险。

福奇博士等人如何推动美国NIV支持中共开展从动物到人体的增强功能实验,其所到之处必留下痕迹,这些痕迹与闫丽梦博士发现中共在整个实验中掩盖数据和真相的证据形成闭合链,中共掩盖病毒真相给全世界造成的损失一定会遭到全球各国的追责。

福奇博士就像“科学界的基辛格”,为了在所谓以大流行病,气候变化和大科技为中心的“新秩序“中占有一席之地,选择与魔鬼中共做交易。在人类陷入危机的时刻仍然为了维护自身的利益和权力,不惜将全世界拖入无尽的黑暗之中。

参考链接:

https://www.newsweek.com/dr-fauci-backed-controversial-wuhan-lab-millions-us-dollars-risky-coronavirus-research-1500741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