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报总监拉特克利夫(Ratcliffe)给国会的信(全文)

俄罗斯莫斯科喀秋莎农场   仰望七星

编辑上传    银河

politico.com

国家情报总监

华盛顿特区

主题:情报综合机构(IC)选举安全分析

参考资料:情报综合机构(IC)评估:外国对2020年美国大选的威胁

依据我个人的观点,作为一个阅览了美国政府关于中共国最敏感情报的人,我认为,情报综合机构(IC)分析人士所表达的多数观点,并不能完全准确地反映中共国政府对2020年美国联邦选举(施加)影响(作出)努力的能力。

情报综合机构(IC)的分析监察专员发表了一份报告,我将在下面多次提及,其中包括有关中共国对选举影响报告政治化的披露,以及对根据情报提出不同观点的分析人士施加不适当压力的披露。监察专员的报告与本次情报综合机构评估(ICA)同时提交给国会,该报告还深入探讨了更广泛的选举安全情报问题,我将不在这里重点讨论这些问题。然而,下文概述的有关中共国报告的具体问题说明了受到更广泛的关切。对于所有的情报综合机构(IC)领导人来说,在机构内培养一种文化是很重要的,这种文化鼓励不同意见,并得到情报部门的支持。因此,我认为,作为国家情报总监,我有责任以身作则,提供我的分析评估,以及大多数人和少数人的观点。这封信是在与监察员协商后编写的,以确保我准确地阐述他的调查结果,并在适当的背景下提出这些结论。

情报综合机构评估(ICA)涉及中共国影响选举的行为所表达的多数意见,由于若干具体原因没有达到共识。

分析标准B要求情报综合机构(IC)保持“政治因素的独立性”,正如监察专员所写,在国家处于“超党派状态”时,这一点尤为重要。然而,监察专员发现:

“中(共)国(问题)分析人士对于将中共国的行为评估为过多影响或干涉,(表示出了)犹豫不决。这些分析人士似乎不愿意提出他们对中共国的分析,因为他们往往不同意政府的政策,实际上,我不希望我们的情报被用来支持这些政策,这种行为将违反分析标准B:政治因素的独立性(IRTPA第1019节)。”

此外,关于中共国(对)选举影响力的另种观点也没有得到适当的容许,更没有得到鼓励。事实上,监察员发现:

“在8月份的国家情报委员会外国选举影响评估和相关情报综合机构(IC)的报告中,曾强烈地压制了另种分析(AOA),这违反了谍报技术标准4和IRTPA第1017节。国家情报委员会(NIC)官员报告说,中央情报局(CIA)官员拒绝NIC的协调意见,并试图在起草国家情报委员会评估报告(NICA)的过程中用他们自己的报告贬低另种(观点的)分析。

此外,监察专员还发现,中情局管理层采取行动,“向分析师施压,(要求)他们放弃支持‘有关中共国(干扰了大选)的另种观点’,以此来试图施压,这被国家情报官(NIO)视为政治化。“ 我同意,例如,中央情报局(ICA)给人的错误印象是,国家情报官(NIO)计算机网络员是唯一对中(共)国(问题)持少数观点的分析师。(其实)他不是,这是监察员在研究和与参与者面谈时发现的一个事实,将国家情报官(NIO)计算机网络员的名字单独附在了少数观点(之列),使人们感觉他是一个孤证。这一方面证明了他的勇气,另一方面也证明了机构施压(要求人们)与他保持一致的有效性。

《情报改革和预防恐怖主义法》(IRTPA)分析标准D要求协调的分析报告必须“基于所有可用的情报来源”,然而,由于某些相关情报的高度条块分割性,多数意见中反映的一些分析员的判断并不是基于充分的证据报告主体。因此,大多数人的观点不符合IRTPA分析标准D。

谍报技术标准1要求分析界在应用于某些术语的定义上保持一致,并确保这些定义得到正确解释。在不同的分析群组中使用了选举影响力情报之后,我很清楚,关注来自不同国家的选举威胁的不同分析群组正在使用不同的术语来传达相同的恶意行为。具体地说,中俄(问题)分析群组对“影响”和“干涉”的定义使用是不同的,分析监察员发现:

“在整个分析界,这些术语的使用前后不一……鉴于俄罗斯和中(共)国(问题)分析人士对目标的分析方式存在差异,中(共)国(问题)分析人士似乎不愿将中(共)国的行为评估为过度影响或干涉。”

因此,对俄中两国的类似行动进行不同的评估,并以不同的方式传达给决策者,有可能导致一种错误的印象,即俄罗斯试图影响选举,但中共国没有,这与谍报技术标准1是不一致。

在监察专员的报告中,他准确地承认了我信奉的职责,“为分析师提供了一个独立的渠道,进行公正的分析。”我在这里的做法并非没有先例,1962年,一份国家情报评估报告指出,苏联不太可能在古巴部署导弹,当时的中情局局长约翰·麦科内(John McCone)坚决不同意分析人士的观点,随后下令进行U-2侦察飞行,发现事实上已经部署了导弹。

本着同样的精神,我再次表示,支持基于所有可用情报来源的,与定义一致的,不受政治因素影响的,(遭受了)没必要压力的少数(派)观点—那就是,中共国试图影响2020年美国联邦选举,要提高情报综合机构解决上述报告中共国潜在问题的必要性。

原文链接: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