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曲的人性

五月花写作组 | 生物医药部:老枪6 | 编辑:文合 | 美工、发稿:灭共小宇宙

在中共国生活过而又上了一定年龄的人,尤其是经历过中共历次重大政治运动的人,只要你还心存一点点善念,就不会忘记文化大革命那荒唐、残忍、痛苦的蹉跎岁月。

2019年9月,这是我回国的时间,每年差不多都是这时候回一趟中国,主要目的是看望我年迈的母亲,顺便见见同学、朋友、过去一块儿工作过的同事。

但这次回国最让我觉得意外的是,我的同学告我,他们终于找到了几十年完全沒有音讯的老校长,并且约好了大家见见面。当我得知这位老校长还活着、还健在的消息后,实在让我无法抑制住自己内心的激动,瞬间让我脑海里浮现出了文革时期,我们许多同学与老校长“斗争”的画面,那是一个多么“特殊”、让人难忘的年代啊!

1966年,我刚上小学三年级,还没上几天课,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便轰轰烈烈开始了。对于一个乳臭未干根本不懂世事的小屁孩来说,停课闹革命,张贴大字报,到处都可以看到打倒牛鬼蛇神的漫画,简直就像进入了另一个奇妙的世界。

所有的孩子就像被关在笼子里的鸭子,当笼门打开那一刹那,拼了命的往外冲,撒着欢无拘无束自由地乱蹦乱跳,我们小小的年纪也可以参加革资产阶级的命了,这是件多么神圣和光荣的事儿啊!那时候就觉得很好玩,特别是不用上课了,可以任意把教室里的桌椅堆成一个个阵地。

同学们头戴绿军帽,身穿绿军装,左胸口佩戴着毛主席像章,右手臂上套着印有“红小兵”三个字的红袖套,你守一个碉堡,我守一个城池,在教室里这个特殊的战场上用自制的弹弓枪打得不亦乐乎,谁都说自己才是革命的阵地,寸土必争。就这样,我们在教室里的战斗很快就延伸到了教室外面,继而扩展到了整个学校。

终于我和同学们在个别老师的带领下,响应党的号召,揪出了我们学校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反动学术权威——老校长。一场大批斗运动在每一个年级轮番开始了。

记得轮到我们这个班时,我和几个要好的同学,用书桌搭了个批斗台,我们几个小屁孩身着闹革命标志性的绿军装,雄赳赳气昂昂地坐在桌子的一边,另一边是一根接一根抽着烟准备接受批判气得脸发白的老校长。

现在想起来,那时候无论我们的言词是多么的幼稚、无知、天真、不符合逻辑,但是完全代表着一种神圣的不可侵犯的“政治正确”。老校长只有心不甘、情不愿老老实实坐在那一动不动地听着我们的质问:“你是不是走资本主义的当权派?你是不是反动权威?你是不是在用资本主义的思想毒害我们下一代?”

校长不回答,低着头继续一根接一根地抽着烟,烟雾从他鼻孔里喷出来缭绕着他的面颊飘向空中,不一会儿,整个教室里就布满了烟雾,而我们却被那青色的烟雾笼罩着。

“你承认不承认!你不说就是在与革命小将作对,就是死不回改的当权派。打倒校长!打倒校长!”我们几个同学猛地站了起来,高举着拳头冲着老校长大声地吼叫。

后来游斗开始了,老校长被带到学校每一个班级进行批斗,任凭几乎疯狂的学生们对他侮辱漫骂,朝他身上泼墨水,吐口水……于是乎,这个“可耻”的走资本主义的当权派被彻底打倒了。

聚会时,老校长真的来了。有同学在被应邀的来宾中认出了曾经在文革中九死一生的老校长,但我却一下子沒反应过来。他老了,已有八十好几,满头稀疏的白发,背有点弓,步履蹒跚,脸上刻着深深的皱纹,那可是沧桑岁月的痕迹。由于我出国时间太长,加上与校长最后一次见面到现在差不多有四十几年没再见过,实在是变化太大了。如果真的在马路上碰到了,说不定也无法认出来。

想想校长能够躲过那个年代的浩劫,心里真的为校长能平平安安的活着而庆幸,同时又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愧疚感。所以在见到老校长的那一刻,我心里想说的话实在太多了,但我却一句也说不出来,鼻子一酸不由自主地流下了眼泪,并与同学们一起给老校长深深地鞠了一躬!

文化大革命那个年代,我们亲眼目睹了共产党那种最虚伪、最残暴的狰狞面目。为了整治一个人,可以任意编造谎言,罗列罪名,把人瞬间能打入十八层地狱。而且人整人一丁点儿都不会手软,那时的人们就像中了邪一样,六亲不认,只要意见不合,观点不一致,支持的人不同,就能大打出手,武斗天天都在发生,打死一个人就像捏死一只鸡一样。

同事、朋友之间、师生之间相互出卖,往往把你害得最惨的就是离你最近的人。当你被关进了牛棚和监狱时才恍然大悟!当共产党把你送上了断头台,才知道是谁背叛了你而让你后悔莫及!更有甚者,由于政治观点不同,儿女可以毫不留情地向党组织揭发自己的亲生父母,为了所谓的革命理想,可以与父母断绝亲情关系,夫妻之间可能因为政治观点不同反目成仇,婚姻破碎!

共产党最擅长的就是挑拨离间,煽动群众斗群众,造成人与人之间失去了最基本的信任和人性,甚至对生命的亵渎,这就是共产党对人性的泯灭。而这些残酷的现实,就在我们这块有着五千年文明史的土地上发生过!多么的悲哀!

文革的记忆对我来说是刻骨铭心的,而那一幕幕不堪回首的画面不停地浮现在我的脑海里。其实,文革这场共产党发动的自我斗争,不仅给社会造成了破坏,同样给人民的心理也造成了严重的影响和伤害,直到现在都还沒有得到完全愈合!我们认真想想,一场十年浩劫,让这个社会人与人之间那种最基本的诚信、彼此尊重和法治观念,损毁得还剩下多少呢?

由于我很少回国的缘故,被同学们安排坐在了校长的旁边……现在我们都老了,不同程度都带着那个时代的烙印。但是,我们没有忘记过去,我们是历史的见证人!通过这么多年的不断反思,让我们更加看清了共产党给这个国家、社会和人民带来了多么沉重的人道灾难!

虽然文革已经过去了几十年,历史渐渐被人们淡忘,但是文革那些反人类的做法还没有消失,还在继续重复着,影响着人类。

图片来源:苹果日报

我们看到如今的美国,刚刚上演了一出人性扭曲的事件:一个叫海伦娜·杜克的18岁女学生在网上红了,原因是她披露了她的亲生母亲在1月6日DC挺川大游行时,被警察打的满脸流血的视频。她非旦沒有同情自己的妈妈,反而在网上发文谴责母亲支持川普总统的行为。据悉海伦娜·杜克坚决支持黑命贵,与母亲的政见完全相反,最后她作出了与母亲断绝母女关系的决定。她的这一举动立即得到了412万次点赞。几天后,在她的募捐网上就收到了一万多美元的赞助。

这就是如今美国出现的怪现象,人性正在扭曲,多么类似文革时期红卫兵冷酷无情的行为。共产党社会主义那一套邪恶的东西正在挑战着美国的价值观,不过我坚信,正义一定会战胜邪恶!光明一定会驱散黑暗!


更多文章欢迎浏览波士顿五月花GNEWS官方号

更多直播欢迎关注波士顿五月花GTV官方号

欢迎加入波士顿五月花农场,订阅我们的官方推特账号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