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专题】 6 点钟的恐惧 -《港版国安法》滥捕(一) 以法之名,铲除异己

搜集:天灭中共

编撰:天灭中共

覆核:卡西欧

图片合成:文粤

上传:文粤

2020年6月30日深夜11点,港版国安法揭开画皮,宣布即时生效,并同步公开条文。令全球哗然的是,这部「国安法」犹如圣上钦赐的尚方宝剑,权力无远弗届,内容包罗万象。为追求民主定下四宗罪,还特设三大机构,可以国安之名,不受监管、不被限制、不必公开的任意抓捕,侵犯基本人权。无论何时、无论何地,无论种族、无论男女,无论是行为、言论、还是意识,只要忤逆中共,即属犯罪。

【喜马拉雅大使馆-粤语组】合成

反共四宗罪

一、分裂国家罪

国安法第二十条:任何人组织、策划、实施或者参与实施以下旨在分裂国家、破坏国家统一行为之一的,不论是否使用武力或者以武力相威胁,即属犯罪。

(一)将香港特别行政区或者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任何部分从中华人民共和国分离出去;

(二)非法改变香港特别行政区或者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任何部分的法律地位;

(三)将香港特别行政区或者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任何部分转归外国统治。

第二十一条:任何人煽动、协助、教唆、以金钱或者其他财物资助他人实施本法第二十条规定的犯罪的,即属犯罪。

也就是说,无论一个人的行为是否实质上危害到了中共的领土完整,只要这个人组织、策划、实施、参与其中,又或者煽动、协助、教唆、资助他人参与其中,都属犯罪。

那么如果判定一个人的行为是「旨在分裂国家、破坏国家统一」的行为?

二、颠覆国家政权罪

国安法第二十二条:任何人组织、策划、实施或者参与实施以下以武力、威胁使用武力或者其他非法手段旨在颠覆国家政权行为之一的,即属犯罪:

(一)推翻、破坏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所确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根本制度;

(二)推翻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政权机关或者香港特别行政区政权机关;

(三)严重干扰、阻挠、破坏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政权机关或者香港特别行政区政权机关依法履行职能;

(四)攻击、破坏香港特别行政区政权机关履职场所及其设施,致使其无法正常履行职能。

第二十三条:任何人煽动、协助、教唆、以金钱或者其他财物资助他人实施本法第二十二条规定的犯罪的,即属犯罪。

与上一条分裂国家罪所不同的是,「其他非法手段」亦可能构成犯罪,那么「其他」到底具体指哪些?

三、恐怖活动罪

国安法第二十四条:为胁迫中央人民政府、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或者国际组织或者威吓公众以图实现政治主张,组织、策划、实施、参与实施或者威胁实施以下造成或者意图造成严重社会危害的恐怖活动之一的,即属犯罪:

(一)针对人的严重暴力;

(二)爆炸、纵火或者投放毒害性、放射性、传染病病原体等物质;

(三)破坏交通工具、交通设施、电力设备、燃气设备或者其他易燃易爆设备;

(四)严重干扰、破坏水、电、燃气、交通、通讯、网络等公共服务和管理的电子控制系统;

(五)以其他危险方法严重危害公众健康或者安全。

第二十五条:组织、领导恐怖活动组织的,即属犯罪。

第二十六条:为恐怖活动组织、恐怖活动人员、恐怖活动实施提供培训、武器、信息、资金、物资、劳务、运输、技术或者场所等支持、协助、便利,或者制造、非法管有爆炸性、毒害性、放射性、传染病病原体等物质以及以其他形式准备实施恐怖活动的,即属犯罪。

第二十七条:宣扬恐怖主义、煽动实施恐怖活动的,即属犯罪。

这条罪行是四宗罪中最包罗万象的一条,尤其第二十六条,囊括所有商业领域,波及日常活动,还以「其他形式」兜底,以免漏网之鱼。最为突出的是,上两条罪行针对的是「行为」,恐怖活动罪恐怖到连言论、意识都可以因涉嫌「准备实施」而犯罪。

唯一没有包括的,就是说明哪些活动不包括其中,否则,如果日后出现与政治主张无关,因劳资纠纷发起的罢工活动,岂非无法寻求豁免权?

四、勾结外国或者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罪

国安法第二十九条:为外国或者境外机构、组织、人员窃取、刺探、收买、非法提供涉及国家安全的国家秘密或者情报的;请求外国或者境外机构、组织、人员实施,与外国或者境外机构、组织、人员串谋实施,或者直接或者间接接受外国或者境外机构、组织、人员的指使、控制、资助或者其他形式的支援实施以下行为之一的,均属犯罪:

(一)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发动战争,或者以武力或者武力相威胁,对中华人民共和国主权、统一和领土完整造成严重危害;

(二)对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或者中央人民政府制定和执行法律、政策进行严重阻挠并可能造成严重后果;

(三)对香港特别行政区选举进行操控、破坏并可能造成严重后果;

(四)对香港特别行政区或者中华人民共和国进行制裁、封锁或者采取其他敌对行动;

(五)通过各种非法方式引发香港特别行政区居民对中央人民政府或者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的憎恨并可能造成严重后果。

究竟什么样的信息算是「国家机密」?模糊的定义可以让条文的应用范围不断延展。

一部可以实行的法律应当公开、普遍、稳定、明确、可预期、无矛盾、不溯及。

而法律条文应当明确且可预期,是法庭定罪的渊源,亦是民众可以守法的基础,倘若民众连何种行为违法都不知晓,守法更是无从谈起。

三大特权部门

中共按照国安法在香港设立「驻港国安署」、「国安委员会」,以及香港警察「国安处」。当中,以驻港国安署的地位最超然,只要声称是「依法办理」国安法,不论用任何方式,港府或者港警均无权干涉。

不仅如此,国安委员会对其调查内容不必向公众交代,也不受司法覆核挑战。

至于港警新设的国安处,只要执行国安案件时,警权就得到进一步扩大,可任意搜查涉案人的处所和监听电子设备,不受法庭监管,只受国安委员会的监督。

除了国安处,其余两特权部门的官员由中共直接指派。

中共用国安法褫夺了香港的行政权和司法权,把「驻港国安署」变成香港最高权力机关,而「国安委员会」成为了香港最高执法机关。只要拿出国安法,权力无远弗届。

当法律有许多灰色地带,模凌两可,含糊不清,当权者就有足够空间任意释法,为政治检控正名。只要拿出尚方宝剑便有无上特权,严刑逼供是依法行事、先斩后奏是依法施政、侵犯人权亦有法可依。中共恶法,以法之名,铲除异己。

以上观点仅代表笔者

信息来源:『中共国安恶法』全文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