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在第二次人体实验中做了什么?

2017年11月至2018年3月的那次严重的儿童病毒疫情过后,那份由中共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2018年1月10日制定并公布的2018年第一版流行性感冒诊疗方案,在中共官网上全部被清除掉了。2018年3月新组建的中共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在2018年11月19日公布了2018年的流行性感冒诊疗方案修订版。

2018年1月10日的诊疗方案跟2018年11月19日的诊疗方案有什么重大区别?为什么2018年1月版被从中共官网清除掉了?仅仅是机构重组的结果吗?当然不是。笔者有幸找到了一份网络漏删的2018年1月第一版流行性感冒诊疗方案,并把这份诊疗方案跟2018年11月19日发布的修订版进行了细致的比对,发现了一个重大的差异。

2018年11月19日发布的流行性感冒诊疗方案修订版中的第三大项“发病机制及病理”条目下的第一个小项“发病机制”的最后一句是:“儿童可发生急性坏死性脑病”;第二个小项“病理改变”对这个“儿童急性坏死性脑病”做出了进一步解释:“儿童急性坏死性脑病表现为丘脑为主的对称性坏死性病变,局部无明显炎症反应。”这一段关于儿童丘脑病变的奇特描述,在之前2018年1月10日公布的第一版诊疗方案中是没有的。

这句关于儿童丘脑病变的描述,说明在2018年1月10日至2018年11月19日之间的某个时间点,中共在实验室中已经完成了在CCP病毒中插入HIV插片的工作,并且从2018年12月开始将对此次实验室成果再次进行人体实验。除此之外,根据对中共网络透漏出来的信息进行的分析,中共在人体实验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对于当时的、尚未达到他们满意程度的CCP病毒还进行过一次调整,使病毒的杀伤对象从儿童转移到了成年人的身上。

根据中共网络审查下个别漏网放出来的信息来分析,这次人体实验之前,中共做了充分的准备和部署。中共对如何应对可能出现的疫情爆发,在如何发现疫情和如何报告、在爆发场合、时间、病例个数、上报单位等各个方面,都进行了非常具体和细致的安排。所有省市都设有中共的国家级流感样病例监测哨点医院和流感监测网络实验室。所有体温高于38℃、伴咳嗽或咽痛之一症状的所有流感样病例都被要求进行了监测和取样。所有监测哨点医院都被通知,按照要求全年开展监测和取样。

来自泰州市两所哨点医院2019年1月31日的病例报告引起了笔者的注意。报告称,流感样疫情呈上升趋势,前期报告发病的主要人群为15岁以下儿童,而近期发病人群的主要变化为15岁以上人群发病增多。这说明CCP病毒的感染对象从2019年1月开始逐渐从感染儿童转向了感染成年人。疫情发展到2月份以后,成年人的感染病例成为了主流。据香港卫生防护中心的统计数字,2019年2月19日香港新增12例成人严重流感个案,再有9人因流感而死亡。据香港卫生署的统计,截至2019年2月20日,共记录了416宗严重流感个案,其中226人因流感死亡。死亡个案中约75%是长者。

CCP病毒的这一明显变化,与2017年11月至2018年3月期间儿童为主要被感染对象的情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说明在2019年1月中下旬的某个时间点,CCP对2018年12月以后收集上来的被感染的人体数据进行了分析,并对CCP病毒进行了实时的实验调整,很可能将病毒的受体从AP-N变成了ACE2。该变化可能是通过对CCP病毒骨架的更换来实现的:把使用的中共军方独家拥有的舟山蝙蝠病毒骨架中的、从属于α类冠状病毒的ZC45变成了从属于β类冠状病毒的ZXC21。从而使被感染的主体从儿童转向了成年人。

参考的消息来源:
http://news.sina.com.cn/o/2018-01-10/doc-ifyqptqv7019318.shtml
http://www.gov.cn/fuwu/2018-11/27/content_5343680.htm
http://zwgk.taizhou.gov.cn/art/2019/1/31/art_46344_1994581.html
http://www.gansu.gov.cn/art/2019/2/14/art_35_418740.html
https://news.sina.com.cn/c/2019-02-21/doc-ihrfqzka7907866.shtml

作者:铜豌豆, 慕尼黑感恩农场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 不代表农场)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