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国无方、驭民有术——共产党对中国人所犯滔天罪行之计划生育

喜马拉雅-国内新闻组 作者/素材:一碗兰州(文远)校对:加文gavin

当下中国面临的诸多严峻社会问题,包括男女比例严重失衡、人口老龄化、养老问题、失独老人等,根源是从1980年到2015年施行了35年之久的“一胎政策”,其恶果几十年难以消除,而中共至今仍未全面放开“三胎”进行补救。为何一个政党在自己的国家实施如此长时间的极端政策?真的是为了防止几十年后可能出现的粮食短缺问题?如果全球真的面临人口爆炸危机,为何只有中共如此积极地提早开展自我消减工作?为何非要“一胎”而不是更合理的“两胎”?中共计划生育一胎政策背后的成因究竟是什么?

让我们先回顾一下中共建政以来的人口政策。

1949年中共国建政之初,受战争经验以及苏联观念影响,中共高层认为人口是国家发展建设的重要资源,同时国家也需要大量人口应对可能发生的战争,当时毛泽东认为:“中国人口多是一件极大的好事”。中共甚至效仿苏联,称生五个孩子以上的是“光荣妈妈”、生十个孩子以上的是“英雄妈妈”。

1950年4月20日,中共国中央人民政府卫生部和中央军委卫生部联合制定《机关部队妇女干部打胎限制的办法》,规定禁止非法打胎;对打胎者要求极为苛刻,需要丈夫同意、医生证明、机关首长批准;未获批准擅自打胎者将严厉处罚。

1952年12月31日,卫生部制定《限制节育及人工流产暂行办法》,规定除医学上的需要以外,已婚妇女年逾35岁,有亲生子女6个以上,其中至少一个年逾10岁,如再生产将严重影响其健康以致危害其生命者方可施行绝育手术。

1953年1月12日,卫生部通知海关“避孕药和用具与国家政策不符,应禁止进口”。

可以看出,从1949年至1953年期间,中共官方是支持人们无节制生育的,风向从1953年开始转变。时任北大校长的马寅初先生提议开展全国人口普查,结果显示中国总人口达六亿,较1949年增加5000万,人口自然增长率超过20%。马寅初随即带队进行调查研究,并多次向中共中央提出进行“计划生育”、“控制人口”,得到了刘少奇、周恩来等人的认可。

1953年8月,邓小平对卫生部采取反对节育的政策提出质疑,对卫生部通知海关查禁避孕药具进口表示反对,并敦促抓紧下发《避孕及人工流产办法》。

1953年9月29日,周恩来在人口普查3个月后的一次报告中表示了对人口过多的担忧。

1953年12月,刘少奇主持召开节育工作座谈会并明确宣布“党是赞成节育的”。

1955年2月,卫生部转向提倡节育,在给中央的一份报告中检讨了过去草率反对节育的态度。

1956年1月26日,《人民日报》发表《1956年至1967年全国农业发展纲要草案》,规定:“除少数民族地区以外,在一切人口稠密的地方,宣传和推广节制生育,提倡有计划地生育子女”。 这是官方首次提出“计划生育”说法。同年9月,周恩来在“二五计划”报告中重申“提倡节制生育”的方针。

1956年,毛泽东在不同场合称“要有计划的节育”。

1957年2月,马寅初在最高国务会议上提出自己的计划生育政策提案,获得多数支持。同年6月的全国人大一届四次会议上,马寅初正式提出计划生育提案,他的《新人口论》于7月5日发表在《人民日报》。

从1953年第一次人口普查结果公布后,一直到1957年,这期间提倡节育的声音逐渐成为主流。

需要注意的是,马寅初提出的计划生育政策与之后1980年实施的“一胎政策”有着巨大的不同。马寅初认为工业社会里粮食产量不再是制约人口的主要问题,而人们的生育意愿也会随着经济的发展而下降。他提倡避孕节育,反对人工流产,认为堕胎是杀生行为,剥夺了胎儿的生命权,而应采用宣传、经济等手段,破除封建思想,实行晚婚晚育,对生一、两个孩子的进行奖励,对生三个孩子以上的征税。这与后来中共施行的屠杀式计划生育运动有着天壤之别。

1957年起的“反右运动”使得马寅初逐渐遭到批判,于1960年被迫辞去北大校长职务,后遭软禁。

第二个五年计划期间,大跃进、人民公社运动如火如荼地进行,生产的极速扩张需要大量的劳动力。“大跃进”开始后毛泽东改变了对计划生育的态度。

1958年1月28日,最高国务会议上,毛泽东认为“人多好”、“现在还是人少”。同年4月15日,毛泽东在《介绍一个合作社》中提出“人多力量大”的观点。由于毛泽东态度的转变,中共官僚体制内也失去了对计划生育政策支持的声音。

1959年中苏关系破裂,中共在全国开展“批修运动”并开始备战,人口成了重要战略资源,从1958年到1961年计划生育政策几乎停滞。

1
[08:42]
“大跃进”后,国家对计划生育的态度再次发生改变,“计划生育”由“提倡”转变为一项国家政策,从此开始持续推进。

1962年和1963年中国的人口自然增长率分别为27%和33%,1964年的全国第二次人口普查显示中国大陆人口达到六亿九千万,同年国务院成立了计划生育委员会,各省、市级计划生育机构也开始组建。

1968年计划生育组织机构被撤销,有关计划生育工作由卫生部军管会业务组管理。

1971年7月,“计划生育”被确定为国家人口政策。

1973年12月,“晚稀少”政策正式提出,“晚”指男25周岁、女23周岁才结婚;“稀”指拉长生育间隔,两胎要间隔4年左右;“少”指只生两个孩子。

1976年毛泽东去世,中国人口数量达到9.3亿。

1978年底,邓小平成为中共最高领导人,马寅初被平反。

1978年,全国五届人大一次会议通过新《宪法》,明确把“国家提出和推行计划生育”写入宪法。同年中央下发69号文件,提出“提倡一对夫妇生育子女数最好一个,最多两个,生育间隔三年以上。”

1980年,在邓小平、陈云、华国锋、李先念等人推动下,独生子女政策出台。

1981年,第五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成立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作为国务院常设机构,负责全国的计划生育工作。

1991年,全国开始实施“计划生育一票否决制”。同年,山东省聊城市的冠县、莘县开展惨无人道的“百日无孩”运动,妇女无论第几胎、胎儿无论大小,统统杀掉。短短100天内有数万婴儿被杀,尸体填满深井,成群野狗叼食婴儿尸体,仿佛人间炼狱。

1994年9月20日,中共王牌部队北京卫戍区警卫三师副连长田明建妻子怀二胎七月,被地方政府强制引产导致母子双亡,田明建遂持枪击杀告发者团政委及其他数名军队干部,后挟持一辆汽车打算前往天安门大开杀戒,总计造成75人死伤,酿成震惊中外的“9.20建国门事件”。

到这里,关于计划生育政策发展历程的公开资料展示告一段落。可以看出,1980年制定的一胎政策及之后的强制执行和连带处罚引发了巨大的社会矛盾和冲突,尤其1990年前后一胎政策执行最严格时期,邪恶的体制将每个关联人变成恶魔,毫无人性的政策执行给无数家庭带来沉重灾难。

在这种人间惨剧发生三十余年后的今天,人口结构问题、男女比例失衡、老龄化问题、养老问题、失独家庭问题等等后遗症开始显现。

施行计划生育的初衷,是对人口增长过快、未来大量人口导致资源匮乏的担忧,就像是自然界某一物种过度繁殖最终耗尽资源一样。但仔细想想,这种情况人类历史上似乎从来没有发生过。用现在的生产力和生育情况推测几十年后可能出现的危机,本身就很不科学,科技和生产力在不断进步,人们的生育意愿也在发生变化。就算有所担忧,也完全可以循序渐进的引导,大不必立即强制执行,扮演杞人忧天的上帝角色。

退一步讲,即使真要控制人口增长,除了晚婚晚育外,起码应该允许生两胎而不是一胎,算上分娩失败和成长过程中意外死亡的情况,每对夫妇平均生育2到3个孩子,才能保证未来人口的平稳以及性别平衡,这是很浅显的道理。

再者,一胎政策强制实施,国家应该给予独生子女家庭补偿,负责独生子女的父母养老。对所谓“超生”家庭,大家都是凭自己劳动养家糊口,除了没拿国家一分钱还纳税促进经济发展,为社会提供劳动力,凭什么被罚款呢?

有观点称西方发达国家生育率需要达到2.1才能够保持人口不增不减,考虑到中国的医疗保障水平等因素,中国如果要控制人口数量保持稳定,生育率应达到2.3。

而统计显示,中国自1989年后的几十年时间里实际生育率都低于1.65,2011年更是低至1.04。


(中国数据来源:人口普查和抽查;世界数据来源:《世界人口前景:2017年订正本》)

那么,为什么邓小平、陈云只允许老百姓生一个孩子呢?对国家或者共产党而言有什么好处呢?

家庭是中国社会最基本、最重要的组成单元,与西方以个人为中心的观念不同,中国人的家庭观念极重,家族、宗亲对个体和社会的意义重大。中国传统社会属于“家国同构”模式,皇权向来以“家天下”思维统治天下,治“家”与治“国”在理念上相似,国家层面上注重宗法礼教,如同以孝道对待宗族至亲一样以忠孝理论治理国家。

地方势力多以家族兄弟、宗亲为基础建立,所谓“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重男轻女思想在传统中国的实际意义就是家族力量的强大,男子多的家族在当地就没人敢欺负,既是农业生产上的强壮劳动力,也是传统社会中家庭安全的保障力量。

古代战争时国家征兵也是从每户抽调男丁,这才有了《木兰诗》中的“阿爷无大二,木兰无长兄,愿为市鞍马,从此替爷征”,可见男丁对家庭、国家的重要作用。

这里不是说男孩比女孩重要,而是基于客观存在的事实,说明男性和女性各有其独特的社会、家庭价值,互相不可替代。没有女性哪来男性呢,很多工作女性天生比男性出色。而男性作为农业社会中的主要劳动力和战斗力,对于一个国家的稳固至关重要,尤其是在政权动荡更迭时期。

中共为了维持其威权统治,建立了遍及全国各个角落的基层党组织,打着“共产主义”的虚伪旗号行盗取国家人民财产之实,颠覆中国传统的家族宗亲观念与人伦道德,转而让人们相信假丑恶的共产主义,一切都听从共产党的领导和安排,共产党与人们的利益实际上是严重冲突的。这种情况下,地方家族势力对他们来说是一大威胁,而除去这一威胁的最好办法就是破坏每个“家庭”的稳定,弱化家庭的力量。

以国家名义高举“为了民族国家的未来”等高大口号,义正言辞地实施荒谬残酷的一胎政策,消灭大家族。只有一个孩子的家庭对共产党来说更“和谐”,社会最基本的单位——家庭力量被彻底摧毁,人民被“沙化”,失去了最后的保障——家庭的保护。

社会风气在共产党的引导下越来越冷淡,通过惩罚好人放纵坏人助长歪风邪气,把人们变成“自扫门前雪”、毫无公益心和正义感的一盘散沙,共产党的政权才会稳固,他们的贪腐和恶行才没有人敢揭露。

当人们遇到不公对待,利益被严重侵犯时,没有公正的司法系统去解决问题,得不到社会团体的帮助,也没有兄弟姐妹等亲人的支持,下场只能是任由共产党宰割。

短短七十余年,共产党在中华大地上犯下的滔天罪行罄竹难书,“计划生育一胎政策”或是影响范围最广、贻害时间最长的恶政之一,实施至今数十年,要不要向独生子女家庭兑现养老承诺?要不要对强制流产家庭进行赔偿?“多生”、“超生”的罚款要不要返还?共产党应该给老百姓一个说法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独裁专权就是在民众一次次受打压后的忍让中愈发变本加厉的,共产党对中国人犯下的罪行一定要他们偿还!

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

信息来源:
中国人口政策与人口数量的变迁 http://fdjpkc.fudan.edu.cn/zggk2015/2015/0407/c1567a1806/page.htm

毛泽东的“人口观”:只要有人 就有奇迹 https://history.sohu.com/20150312/n409707125.shtml

我生完了谁来养 RFA专题 https://www.rfa.org/mandarin/duomeiti/tebiejiemu/zy-09112018183116.html

1979年马寅初对胡耀邦说:你们不要再误事了 http://news.sohu.com/20140415/n398238381.shtml

马寅初与毛泽东人口问题的一场论争 http://cul.sina.com.cn/y/2005-04-27/1409124041.html

马寅初 https://zh.m.wikipedia.org/zh-hans/%E9%A9%AC%E5%AF%85%E5%88%9D

我国生育政策在实践中逐渐完善 http://www.gov.cn/jrzg/2013-12/28/content_2556489.htm

“一胎化”的政治学:理念、利益、制度 https://ww2.usc.cuhk.edu.hk/PaperCollection/Details.aspx?id=9508

邓小平、陈云、李先念在强制计生一胎化问题上的表态 http://womenjia.org/z/201505/169.html
中国人口政策与人口数量的变迁
中国人口政策及数量变迁(1949-2010)关键词时间轴相关历史事件人口4亿余人19491949年9月21日,毛泽东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上说:“我们的极好条件是有四万万七千五百万的人口和九百五十九万七千平方公里的国土。”禁止打胎19501950年4月20日,中央人民政府卫生部和中央军委卫生部联合制定《机关部队妇女干部打胎限制的办法》。规定,禁止非法打胎;对打胎者的要求极为苛刻,需丈夫同意,医生证明,机关首长批准;未获批准而擅自打胎者,将严厉处分。限制节育19521952年12月31日,卫生
毛泽东的“人口观”:只要有人 就有奇迹-搜狐
导语:1982年3月13日中共中央将计划生育定为一项基本国策。30年来,多数人的印象是开始于上世纪80年代初。其实,出于对
Radio Free Asia
我生完了谁来养?| 专题
计划生育的满地血腥还没收拾干净,“国家来养老”的画饼还没吃到嘴里,中国政府又开始催生二胎了。

1979年马寅初对胡耀邦说:你们不要再误事了-搜狐新闻
本文摘自《今参考》2007年第4期作者:杨勤民原题为:马寅初:你们不要再误事了2005年1月6日,中国人口达到13亿(不包括港澳台约3000万),占世界总人口6

+3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sunsky
1 月 之前

独生子女,当人们遇到不公对待,利益被严重侵犯时,没有公正的司法系统去解决问题,得不到社会团体的帮助,也没有兄弟姐妹等亲人的支持,下场只能是任由共产党宰割。
我听长辈说过这点,中共的计划生育有意弱化家庭的力量。

0

国内新闻组

坚定信念,坚守信仰,誓死灭共! 知非即捨,信此信彼,信仰自由! 1月 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