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已按下“大重启”按钮,留给人类的时间还有多少?

喜马拉雅-国内新闻组:人民公敌  素材:α-Vega不取不舍/西林/ddm  
封面图:麦田76号  校对:文迹~见证神迹

近日,一张手机拍摄的《新型冠状病毒灭活疫苗接种知情同意书》(以下简称《知情同意书》)在网络流传。时值中共大张旗鼓推动民众接种新冠病毒灭活疫苗之际,《知情同意书》的流出表明中共推行的该疫苗实际上正处于临床人体试验阶段。

(图片来自网络)

就在不久前,中共国内曾掀起了一阵接种新冠病毒灭活疫苗的浪潮,当然,站在台前吆喝的是中共政府相关职能部门和各大媒体,尤以央视和环球为甚。央视对国内相当数量的民众具有一定的“权威性”,环球是众所周知的大外宣。

疫情当前,如果真有一款疫苗能够预防新冠病毒的感染且接种后对自身健康有益而无害,恐怕民众早已争先恐后地自动接种了,还需要政府如此费力地宣传甚至强制接种吗?

事出反常,必有妖孽!网传的《知情同意书》证实了这其中隐藏的“妖孽”。

  《知情同意书》坐实中共新冠病毒灭活疫苗正处于人体临床期试验阶段

先来看环球网1月2日转载的央视新闻客户端的消息[1],下面以该消息中的图片与《知情同意书》条款进行对比。

(图片来自网络)

此图内容以不容商量与异议的口吻强制9类人群接种,接种对象年龄限制来自《知情同意书》里的【接种禁忌】第1条“年龄<18岁或≥60岁”。

被强制接种的9类人群分别是:冷链物品检验检疫人员、口岸装卸运输人员、交通运输人员、出国工作学习人员、边境口岸工作人员、医疗卫生人员、社区工作者。

(图片来自网络)

此图内容来自《知情同意书》里的【获益】。

(图片来自网络)

此图内容来自《知情同意书》里的【不良反应】。

(图片来自网络)

此图内容来自《知情同意书》里的【安全性观察】。

(图片来自网络)

此图内容对应《知情同意书》里的【接种禁忌】各条和【暂缓接种】第2条。

从中共媒体报道的内容来看,目前中共政府正在国内强推的新冠病毒灭活疫苗接种注意事项与上图中的《知情同意书》内容是一致的。

按照常理来说,人们接种达到常规标准上市的疫苗是不需要签字《知情同意书》的,而任何的人体医学研究试验在做试验前,都需要让被试验者知晓试验的部分情况,同意参与试验,并签署知情同意书,这是世界医学大会赫尔辛基宣言人体医学研究的伦理原则(以下简称“人体医学研究的伦理原则”)[2]。

从接种者需要签字的《知情同意书》和中共媒体对接种新冠病毒疫苗的宣传来看,目前中共政府正在强推9类人群接种的新冠病毒灭活疫苗仍然处于人体临床Ⅲ期试验阶段,参与试验的接种者有权知晓“人体医学研究的伦理原则”中规定的受试者需要知情的部分。

那么,一份接种时需要签字的《知情同意书》和中共媒体宣传的接种注意事项是否表明该疫苗的研究者已经完全遵守了“人体医学研究的伦理原则”呢?

  受中共操控的人体医学研究的伦理原则

“人体医学研究的伦理原则”第9条指出,“研究者必须知道所在国关于人体研究方面的伦理、法律和法规的要求,并且要符合国际的要求。任何国家的伦理、法律和法规都不允许减少或取消本宣言中对受试者所规定的保护。”

因此,中共正在强推的新冠病毒灭活疫苗的人体临床试验所应遵循的伦理原则尽在本文讨论范畴内。

为何说该款疫苗的“人体医学研究的伦理原则”是受中共操控呢?

从一项研究开展的程序来说,研究者在完成试验的设计和实施方案后,需要将此方案提交给伦理审批委员会审核、评论、指导,一定情况下还需委员会审核批准,委员会同意实施后,试验才可正式实施。即研究者按照既定的试验方案开展试验。

“人体医学研究的伦理原则”第13条规定,研究人员还应向委员会提交包括有关资金在内的其他资料以备审批。而对于此次试验开展的资金来源问题,中共政府则表现出“随机应变”的不确定性。

2020年12月31日,中共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相关负责人郑忠伟和国家卫健委副主任曾益兴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宣称,疫苗在以成本作为定价依据的基础上,在“老百姓可接受的范围内”免费提供,即受种者需要在缴纳疫苗成本费用的前提下享受“免费”接种[3]。

当然,此番“免费”言论在民众中引起了一片哗然。鉴于此,2021年1月9日,曾益兴再次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上称,所谓“免费”包括疫苗费用和接种费用;国家医保局副局长李滔则称,疫苗费用及接种服务费用等将由医保基金滚存结余和财政资金共同承担,个人将不负担此费用[4]。

由此可以看出,中共政府在两次新闻发布会上表现出的对于此次试验开展的资金来源的“随机应变”的反应,表明研究者既定的试验方案里的伦理原则是受中共随意操控的。

  中共操控的新冠病毒灭活疫苗人体临床期试验伦理原则已丧失殆尽

“人体医学研究的伦理原则”首要原则是受试者的知情同意,其第22条规定:“在任何人体研究中都应向每位受试候选者充分地告知研究的目的、方法、资金来源、可能的利益冲突、研究者所在的研究附属机构、研究的预期的受益和潜在的风险以及可能出现的不适。

应告知受试者有权拒绝参加试验或在任何时间退出试验并且不会受到任何报复·······医生应获得受试者自愿给出的知情同意书,以书面形式为宜。如果不能得到书面的同意书,则必须正规记录非书面同意的获得过程并要有见证。”

上图中的《知情同意书》全文并未明确告知受试者正在参与一项人体临床试验,而是以“疫苗上市”、“接种”、“预防疾病”等概念代替“人体临床试验”的概念,误导缺乏相关常识的受试者,使其认为自己接种的是正规达标上市的疫苗而同意签字。

此外,中共媒体配合卫健委等部门的“广而告之”也并未提及人体临床试验,而是以中共独裁统治的“威权”强制9类人群成为受试候选者。

“人体医学研究的伦理原则”第20条规定:“受试者必须是自愿参加并且对研究项目有充分的了解。”

从《知情同意书》的偷换概念和中共媒体的“广而告之”来看,此次临床试验的受试者是否自愿参加试验这一点并不明确,有单位甚至以员工的“饭碗”相要挟,逼迫员工参与试验。

(图片来自网络)

至于受试者必须知晓的研究目的、资金来源、研究者所在的研究附属机构等信息,毫无告知。因此,中共政府目前正在强推的新冠病毒灭活疫苗接种完全是以精心设计的骗局和独裁统治的“威权”强迫人们参与疫苗的人体临床试验。

更为重要的是,《知情同意书》里的【不良反应】已明确指出:“此外,既往在其他冠状病毒疫苗的动物实验研究中发现,接种灭活疫苗后再次感染同种冠状病毒时,该病毒所致疾病出现加重现象。

虽然本疫苗已完成的大动物实验及人体临床试验中尚未观察到以上现象,但本疫苗是否存在上述安全性问题还要在疫苗上市后的实际应用中进一步观察。”

这段“不良反应”的描述恰好验证了闫丽梦博士于去年疫情爆发之初对人们提出的警告:新冠病毒疫苗具有ADE效应,不要寄希望于疫苗。

ADE即antibody-dependent enhancement的缩写,中文意思“抗体依赖的增强作用”,即“抗体不能中和病毒,反而当了‘特洛伊木马’,让病毒感染免疫细胞的能力更强,产生更多的子代病毒,造成更加严重的症状”[5]。

从以上【不良反应】的表述可以看出,该疫苗研究者在动物实验研究中发现此疫苗具有ADE效应时,不但没有停止试验,反而在更加大型的动物和人体临床中进行再次试验,这明显违反了“人体医学研究的伦理原则”。

“人体医学研究的伦理原则”第17条规定,如果研究者发现风险超过可能的收益或已经得出阳性的结论和有利的结果时应停止研究。

可见,中共强推的新冠病毒灭活疫苗的研发之路从一开始就完全摒弃了任何动物实验和人体实验所必须遵循的伦理原则。

  只手遮天的中共为何要设计瞒天过海的骗局驱使民众参与试验接种疫苗?

众所周知,中共这个独裁统治政权在国内只手遮天、为所欲为。只要中共一声令下,即使老百姓即将被驱赶进“屠宰场”,也没人敢吭一声,因为手无寸铁的老百姓与手握国家机器的中共政权实力太为悬殊。

既然中共在国内有如此通天权力,为何不直接下令强制民众参与试验接种疫苗,而是处心积虑地设计以上骗局和媒体打“组合拳”,在骗局和独裁统治的“威权”双重驱力下诱骗民众参与试验呢?这与中共的疫苗战略计划有关。

2014年1月3日,时任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药化监管司司长李国庆在回答记者问时提到,中共多年来“把疫苗产业作为一个战略产业”,有其疫苗发展规划,并计划通过世卫组织让国产疫苗流通到国际市场[6]。

中共的国产疫苗多年来一直问题不断,却企图让国产疫苗流通到国际市场,其难度可想而知。那么,中共的疫苗战略如何实现呢?

丧心病狂的中共为了在疫苗产业领域独步江湖,竟然投放新冠病毒这种生化武器使全球陷于疫情爆发之困境,再利用自己掌握的病毒原始毒株研发疫苗以挟“天下”。

尽管已有研究表明疫苗具有ADE效应,所谓的“疫苗”并不能解决疫情的蔓延,但无知且狂妄至极的中共早已决定一条道走到底。

那么,中共的国产疫苗要进入国际市场,就要依据现有的国际准则行事。即使世卫组织早已被中共的蓝金黄渗透,但遮人耳目的程序还是需要一步步走完。

“人体医学研究的伦理原则”第27条:作者和出版商都要承担伦理责任。在发表研究结果时,研究者有责任保证结果的准确性。此条中的细则明确说明:“与本宣言中公布的原则不符的研究报告不能被接受与发表。”

世界医学大会赫尔辛基宣言是国际医学界对每个进入国际视野的医学研究者的准入门槛,因此,中共想要推销其生产的疫苗进入国际市场,就得遵守世界医学大会赫尔辛基宣言人体医学研究的伦理原则。

鉴于“人体医学研究的伦理原则”对研究者和出版商有明确的追责约束,即便中共可以在国内明目张胆地弄虚作假,但发表论文的国际平台也没胆量发表如此明显作假的论文。

所以,中共政府裹胁媒体,合力唱了一出看似对受试候选者“广而告之”的“知情了解”,实则对受试者采用了隐瞒、欺骗、胁迫等手段使其参与试验的“大戏”。

如此一来,即便国际发表平台知道该研究违反了伦理原则,但也可以假装不知规避责任。

中共已按下世界大重启按钮,留给人类的时间还有多少?

根据爆料革命路德社透露的消息,世界黑暗势力欲在掌握全球气候变暖、全球大流行病、AI大数据这三方面的话语权时,全面启动世界“大重启”计划,利用被其收买的各专业领域大佬“权威”混淆视听,从而阻断真相传播,误导民众,以达到非可视化奴役全人类的目的。[7]

中共裹胁媒体、利用独裁权力操纵疫苗研究的伦理,以“广而告之”的“障眼法”瞒天过海,蒙骗、胁迫民众为其开展新冠病毒疫苗的人体临床试验做“小白鼠”,并企图占得毫无应用价值的“疫苗”先机,以此要挟深受其病毒之害的世界各国。

这表明,中共已经在国内按下了世界“大重启”的按钮,全球距离“启动”完毕还有多少时间可以反转?

参考链接:
[1]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87772889899474822&wfr=spider&for=pc
[2]https://xycme.csu.edu.cn/info/1076/1594.htm
[3]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87566347173372715&wfr=spider&for=pc
[4]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88457402421007634&wfr=spider&for=pc
[5]https://gwiki.net/wiki/ADE%E6%95%88%E5%BA%94
[6]http://www.nhc.gov.cn/jkj/s3582/201312/399f93b86a3041e2b4791231f61ab6b0.shtml
[7]https://youtu.be/gIbwSbLkxUE

+6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国内新闻组

坚定信念,坚守信仰,誓死灭共! 知非即捨,信此信彼,信仰自由! 1月 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