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友心声】爆料革命就是我辈的“鬼灭之刃”

作者:纽约香草山写作组   文锤

如果你没看过《鬼灭之刃》,那你一定不是动漫爱好者;而如果你没有听过爆料革命,那你一定不是觉醒的先行者。倘若二者你都听过看过,你必然会为他们所描述之世界的暴虐荒诞所震惊,为他们顽强抗争和舍生取义的信念所震撼,所感动!

图源网络

在日本平安时代(公元1000年左右),一户中产家庭诞下一个婴儿。这个婴儿出生时几乎没有心跳和脉搏,家人认为这是一胎死婴,要将其火葬。正要点火的时候婴儿发出了微弱的啼鸣,这才得以活命。由于先天身体机能的残疾,这个幼小的生命十分脆弱,在一位医生常年悉心照料下,他才勉强长到将近20岁。随着他的病情不断恶化,眼看生命将要走到终点,医生不得已尝试给他用了一记未曾完善的猛药。用药之后,强烈的副作用使他觉得自己几乎快要死掉,导致他认为医生想加害于他,便杀死了医生。但没想到的是,医生死后,他的天生顽疾竟然痊愈了。不但如此,他的身体还变得异常强大——任何伤口都能在极短时间内愈合。而这代价就是他开始惧怕阳光:因为阳光会将他灼烧成灰烬。并且他开始渴望吸食人的血肉:人肉能给他带来大量的营养,塑造更快更强的身体。于是他吃掉了家人,逃入了暗无天日的山林,这就是最初的鬼王——鬼舞辻无惨。

图源网络

后来的岁月中,无惨通过不断吃人来增强身体的能力。他可以变换多种的形象:美艳少妇,帅气的酷似麦克杰克逊的青年和乖巧的小孩。这都是他的躯壳,且这副躯体可以不老不死。他还利用自己的血,感染出千万个吃人的鬼。当中挑选了怨念极深,性格扭曲和身世悲惨但能力强大人类,将他们强行变成跟他一样不老不死的鬼,成为他的禁卫军——十二鬼月。

图源网络

1848年,共产党发布了他凄厉的宣言,仿佛是那个无法见光的“无惨”飘荡在欧洲的上空。面对已经结盟的欧洲旧势力对其的围剿,共产党人发出了刺耳的独白:“你们责备我们暴力,那我们共产党就是要用暴力夺取政权。我们要煽动没有财产的大多数穷人,所谓的无产阶级,去抢你们有产阶级的财产。如果你们反抗,就把你们干掉,所谓消灭私有制。我们要把所有财富集中到我们掌权的国家的手里。你们责备我们要消灭国家民族,我们就是要建立一个地球一个国家一个声音一个命运体。你们责备我们用社会教育对青少年洗脑,破坏了家庭教育和父母子女的亲密关系,难道你们资产阶级不也是用资本主义的价值观给青少年洗脑吗? ……”

图源网络

共产党的这副无赖嘴脸,就是最初的邪恶内核。不讲法制,不讲人权,不讲民主,不讲秩序;没有信仰,只有斗争夺权。他们的目标是消灭资产阶级,将抢来的财富掌握在他们极少数人的手里,其他大多数人都是不能有财产的无产阶级。共产主义者简单粗暴的将社会上产生的一切问题归咎于私有制。他们将暴力斗争作为解决问题的唯一手段,植入每个人的心中。在之后的岁月中,共产党将这个内核包裹在一个个道貌岸然的躯壳中,开始专门做杀人吃人,好话说尽,坏事做绝的勾当。

从平安到战国时代,数百年间,无惨渐渐成长为无人能够遏制的强大存在。虽然作恶无数,却没有人可以审判他。由产屋敷家族建立的人类杀鬼队能力太弱,根本伤不到他。而被他血液感染后变成的鬼,也被他在血液里下了蛊:任何鬼说出他的名字,或者违反他的规矩,都会被身体里无惨的血液攻击,全身血管爆裂或者脑子里的血管瘤破裂而亡。这使得无惨放心大胆、源源不断的制造出大量的鬼卒——毕竟无需担心被其他鬼类反噬。在此期间,无惨游历四方,寻找一种叫蓝色彼岸花的植物,用来制做能够使他不用再惧怕阳光的药物。从而使他克服自身唯一的弱点,成为完美强大的生物。

图源网络

1919年, 基于全世界范围内夺取政权的需要,列宁成立了共产国际,作为全世界共产党的孵化器。共产国际大力传播马克思列宁主义、传播斗争经验,通过资金支持在各个国家建立的共产党势力。当时,德国、 荷兰、 波兰、 奥地利、 匈牙利等国家的共产党组织先后成立,成为共产国际重要的骨干组织。在共产国际成立之初,只有欧洲少数几个共产党, 党员人数还不足40万。但在1943年共产国际解散时,全世界已形成了68个共产党组织,总党员人数超过了400万。在波罗的海三国(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共产国际扶植的共产党在苏联的干涉下,逐步掌握了政权,然后宣布整个国家并入苏联。中国共产党更是共产国际一手培养起来的巨婴:从资金支持,到组织建设,理论指导。共产国际将这个魔头培养起来,并通过抗日战争和国共内战,将CCP一举推上窃取中国政权的代理人之位。

图源网络

纵使长夜漫漫,仍有破晓之时。鬼王无惨在无敌状态下做恶几百年,已然将自己视为“天灾”的一部分。这种超越人类的傲慢,早已将别人生命视为草芥。然而很快,死亡之翼再次掠过他的生命:天才剑士继国缘一走入历史舞台。继国缘一从小具有一种特殊的能力——透视眼。这使得他眼中可以看到别人的肌肉运动,骨骼结构,内脏协调和呼吸方法。尤其,对于剑术格斗中人体发力和呼吸所运用的原理,缘一无师自通。他在儿童时期仅凭旁观剑士的比武就懂得了如何使用刀剑等武器。第一次跟成年人比武就轻松将对手打到在地。时逢恶鬼当道,继国缘一因为身手不凡,在机缘巧合下加入了杀鬼队。继国缘一第一次遇到鬼王无惨时,已是而立之年。他一眼就看穿鬼王无惨已经进化出5个大脑、7个心脏。无论斩断任何身体的部分,他都能够快速复原。当然,无惨也根本没把继国缘一放在眼里。在表达了对杀鬼队的不屑一顾之后,无惨突然出手要取对方性命。继国缘一运用自创的日之呼吸法挥舞着赫刀,在一招之内将无惨砍为五段,并且每一刀都切中要害。从未遇到对手的无惨没想到,这位如太阳烈焰般的男人,一招就废了他百年的修行。他惊恐到了极点——就在几秒钟以前他还将对方视为蝼蚁。傲慢膨胀到无边无际的无惨在一瞬间被压制到无地自容。面对强大到摧枯拉朽的力量,无惨极强的求生欲选择自爆。他的肉身被自爆成一千多个肉块快速逃跑——只要有一块肉没有被再次斩杀他就能躲过此劫。继国缘一奋力斩杀,但最终还是让无惨逃掉了……

图源网络

1991年12月25日,苏联解体,苏共最后一任总书记戈尔巴乔夫签署了苏联解体的文件。这个曾经不可一世又傲慢残忍的体制崩溃了,犹如自爆的鬼王“无惨”。

共产体制,根本在于“党在国上,人在党上”。依靠暴力斗争和欺骗夺取的政权,必须建立在高度集中的权利体系上才能维持稳定。而高度集中的权力体系下,就不可避免的要搞个人崇拜和独裁。搞个人崇拜和独裁就免不了要进行内部清洗、杀人如麻。这种残暴能延伸到何种地步?

列宁拥有了苏共政权中至高无上的地位后,逐步被斯大林控制了党的要害组织:任何人想见列宁都要被斯大林监控,甚至列宁的夫人见列宁都要被搜身。如此荒唐的事情其实借口很简单——要保证列宁同志的安全。斯大林最终通过篡改列宁的遗嘱当上了党的领导人。后续为了树立威望,消灭异己,进行了一系列恐怖血腥的肃反运动:斯大林首先杀掉了昔日的战友,并且让他们死前统统电视认罪。忍受不了皮肉的折磨,这些曾经的开国创党的骨干精英全都选择痛快认罪——不管什么样的罪名都是抢着认,只为死的舒服一点。列宁时代的政治局委员有11个,被斯大林枪毙了9个。列宁时代最后一次党代表大会出席人数是1162个,被斯大林处决了1095个。列宁时代的州一级书记95%被杀害。军队里3个元帅,15个国防部官员大将,57个军长,87个师长,121个旅长,全部被处决。苏联红军上校以上军官被枪毙了80%,在肃反运动中被杀害的人在500万左右。这致使二战早期德军在跟苏军的战斗中,苏联红军一溃千里。

图源网络

反观中国共产党:苏共这种反人类斗争的残忍精神内核,在此得到了很好的传承和发扬。毛泽东自1949年窃国到1976年死亡,期间,数千万中国人被他一个接一个的斗争运动折磨致死,数亿中国人活在他的淫威之下,活在恐惧之中。“三反五反”、“反右”、“大跃进”、“四清”、“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文化大革命”、“反资产阶级自由化”,各种运动不一而足。这些运动遍及经济、工业、农业、文化、政治和军事等各个领域,无所不在。“土改运动”中,大批“地主”人头落地,人数在200万到1000万人之间。在同时期开展的“镇压反革命运动”中,几百万人被杀。“反右运动”将大批人打成“右派”,成为“阶级敌人”,人数在55万到300万人之间,当中有4000多人非正常死亡。“四清运动”仅仅覆盖了中国三分之一的城乡地区,却在短短的两、三年里就有500多万人挨整,7万7千多人被迫害致死。十年“文革”期间,受迫害的人更是不计其数,全中国五分之一的人都受到某种程度的株连。更不要说在三年大饥荒中活活饿死的3000万到6000万人。中共治下,中国人就是用血肉在滋养着这些独裁的魔鬼,让他们杀人取乐,作威作福。

图源网络

继国缘一活着的60年里,鬼王无惨再也不敢出现。虽然那残缺的肉块又生长出一个完整的鬼王,但在他的细胞里已经深深留下了对继国缘一恐惧的烙印。鬼王恢复后的身体,也留下了无法清除的刀疤。

继国缘一死后,无惨开始逐步有计划的杀掉继承了继国缘一呼吸法和剑术的剑士。他小心的伪装成各种各样的人型,韬光养晦的生活在都市当中。直到一次偶然遇到了平凡善良的灶门一家。无惨毫无怜悯地杀死了一家人——只有灶门家的长子炭治郎下山去卖炭,躲过一劫。等炭治郎第二天回到家中时,发现深爱的一家人都已经惨死,唯独他的妹妹弥豆子还未断气。炭治郎抱着家人的尸体嚎啕不止、悲痛欲绝。他发誓要救回妹妹的生命,便背起妹妹向山下狂奔。然而,让他万没想到的是,弥豆子感染了鬼王的血液也变成了鬼。在路上跌了一跤后,弥豆子醒来立刻要吃掉炭治郎。妹妹身体瞬间变得异常强壮,将炭治郎一把扑倒在地,张开獠牙就要咬他的脖子。命悬一线之际,一位灭鬼刀客正好路过。刀客抽刀上前要斩首此鬼。炭治郎用尽全身所有的力气将妹妹推开了。刀客虽然没有砍到弥豆子,却也瞬间将她抓在手中。炭治郎跪倒在地,祈求刀客不要伤害他妹妹。刀客甚为不解的说,“此鬼刚才要吃掉你,你怎可替她求情?”炭治郎坦言,一家人刚被鬼残害,唯一的妹妹还有生命的迹象,虽然他不知道为何会变成这样,但仍然希望能救她妹妹的命。刀客蔑视炭治郎的愚昧,对他说,“一旦人变成了鬼就再不可能变回人类。鬼只能靠吃人为生,你不杀她,她一定会杀死更多的人。不能因为你的愚昧再伤无辜的性命。”言毕,便准备一刀了结了变成鬼的弥豆子。炭治郎此时不再理论,突然抓起一块石块扔向刀客,并趁机绕过一颗树的后面,从另一个角度扑向刀客。刀客只消一刀柄就将冲过来的炭治郎击倒在地。但一抬头,一只斧子从高空旋转着砍过来。刀客轻轻一侧头,斧子砍在了后面的树上。原来刚才炭治郎绕过树的时候将斧子抛向空中,用身体冲过来做掩护,试图用声东击西的办法打败对方。刀客觉得这少年在一瞬间有如此缜密的进攻思路,也是不可思议。正一愣神的功夫,弥豆子挣脱了他的控制,一脚将他踢开,用手护在了已经晕倒的炭治郎的身前。这让刀客更加震惊:变成鬼的人类早已迷失了本性。她没有吃掉炭治郎已经实属不易,更不要说开始保护他。也许这对兄妹确实与众不同。正当此时,弥豆子飞身冲过来再次攻击刀客,刀客一掌将其击晕,却未伤其性命。刀客留下一封信件离开了。不多时,炭治郎醒过来,发现妹妹还活着,且身边留有一封信件。打开一看,是刀客留下的。信上说道,“你要去找一位鳞龙师傅,他也许可以教你一些本事,让你有机会为死去的家人报仇。你妹妹已经变成了鬼,你要为她的一切行为负责。如果她伤及无辜者的性命,你要立刻砍下她的头,然后再切腹自尽。”炭治郎看毕,悲喜交加。埋葬了死去的家人后,炭治郎将她的妹妹装入一个可以遮蔽阳光的竹笼里,背着妹妹开始了拜师、复仇、拯救之旅……

图源网络

而1989年注定是暴虐复始的一年。文贵先生的八弟还不满18岁,正是风华正茂的年纪。两个喝醉了酒的恶警,因为所谓的商业纠纷要将当年也只有20岁的文贵先生抓捕。八弟要求恶警出示证件,恶警却掏出了手枪:第一枪射向文贵先生抱着女儿的妻子庆芝女士。万幸庆芝女士躲开,子弹没有射中。恶警竟然开了第二枪,八弟挺身而出挡住了子弹,接着恶警又开了第三枪将八弟打倒在地。八弟被送到医院后的26个小时里,恶警不许医院救治,不许输血抢救,直到八弟失血过多而死。什么样残忍的人能首先向妇女儿童开枪?什么样冷血的人能不让医院救治濒临死亡的少年?只有鬼!只有被恶鬼附体后的行尸走肉才能这般视生命如草芥,狂妄且暴虐。恶警变成鬼其实很容易:只要他们披着共产红魔发给他们的这身警皮,他们就可以立刻残忍狂妄起来。当一个时代开始疯狂,一个国家开始残暴,这些苦难都只是亿万人在共产运动洪流中奔涌哀嚎的一滴水。随后文贵先生家中财物、汽车、摩托等全被搜走,并把文贵先生关进了河南清风看守所。八九·六四的大悲剧像映射在了一块被摔碎的镜子里面:每一块碎片里都是鲜血、泪水、殴打和杀戮。苦难在中国大地上蔓延。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苦难的尽头就是死亡;对于有些人来说,受难者也会变成施暴者。但更有一些人变成了觉醒者,变成了大彻大悟的拯救者!

图源网络

炭治郎在鳞龙师傅的教导下锻炼自己的身体,磨练自己的意志,精进学到的剑术,提升自己的悟性。他利用自己嗅觉很好的优势,将对气味敏感变化的感知能力,融入到格斗和战斗当中。从水之呼吸到火之呼吸,使用不同的呼吸法,衍生出不同的剑式。在经历了3年的磨练,经历了千百次失败的锤炼后,最终通过了鳞龙师傅的考核,也通过了杀鬼队的选拔考核,成为了正式的队员。然而这些努力和付出对于完成他的使命来说,只是刚刚开始。

文贵先生进了清风看守所。期间经历的痛苦,是一般人几辈子都遇不到的。这让那时候的文贵先生看清了共产党的本质,看清了人生的无常,从而成就了今天的文贵先生。

20公斤的死刑犯手铐脚镣锁在文贵先生身上,后来又换成了30公斤的。路都走不动,还要进行日常的活动。手腕脚踝长期被钢筋磨的皮肤骨头全是伤,时常还要被拉出去打骂。六四关进来的人很多:一个号子里关六十多个人。拥挤到一次只能十个人睡觉,其他人就都得站着。监狱里关着牧师、教师、佛教徒、哲学家、广播主持人,甚至警察的孩子。隔一段时间就拉出去枪毙几个:一个从未碰过女人的少年,随便安个强奸幼女的罪名就毙了——凡是六四上街抗议过的,给个随意的罪名就处决了。文贵先生22个月的监禁中,同监的人几乎都毙了。看守所毙人的墙角下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苍蝇,全都训练有素,人一死马上就扑到尸体上去,多的让人恶心。尸体上盖个草帘,就等着车过来拉走……

文贵先生最终从看守所里活着出来了。如同从地狱里爬出来,是上天的眷顾,也是上天的历练。文贵先生对着八弟的骨灰发誓:要灭掉共产党这个魔鬼!灭掉共产党既要了解共产党,也要有实力。从前的文贵先生已经死了。活着出来的,是一个从地狱中复活的发誓要复仇的战神!是一个背负灭共使命的神选之子!

大正时代1912到1926年,产屋敷家族的新一代主公产屋敷耀哉感觉到了变革的新风徐徐吹来。他冥冥中预感到灭鬼大业将在他这一代终成正果。事实上,产屋敷家族由于与鬼舞辻无惨有着血缘关系,在千年之前无惨成为鬼之后,整个家族就受到了诅咒:生下的孩子(特别是男性)全都体弱多病,活不多久就会夭折。为了不让血脉断绝,产屋敷一族听从了神主的建议,代代都与神官一族的女孩结为联理。虽然以这样的方式延续了后代的性命,但仍然没有人能成功活到30岁。就连产屋敷耀哉自己,也是脸部以上严重毁容,双目失明。年轻时的耀哉面容俊朗,但随着病情加重,他逐渐毁容。同时,因为疾病导致其天生身体羸弱,甚至连挥剑十次都做不到。但耀哉心胸宽广,重视人才,说话沉稳温和,待人很有礼貌。他的声音、动作节奏能够让其他人心情愉快,给予别人坚定的信心和十足的勇气。他能够化解众人的分歧,并使得大家心服口服,具有天生的领袖气质。他带领的灭鬼队人才济济,很多能人都愿意跟随他完成灭鬼的使命。岩柱·悲鸣屿行冥,音柱·宇髄天元,风柱·不死川实弥,花柱·蝴蝶香奈惠,霞柱·时透无一郎,恋柱·甘露寺蜜璃——所谓“柱”,就是灭鬼队里实力最强的核心层成员。他们是抗衡鬼王十二鬼月的中流砥柱。不同的柱就是不同呼吸法所衍生出来的各种进攻方式。炭治郎就是在前任水柱·鳞龙师傅的教导下成为了水之呼吸的传承者。

图源网络

产屋敷耀哉敏锐的感受到,炭治郎偶遇鬼王无惨,炭治郎的妹妹弥豆子虽然变成鬼,却可以控制住鬼的本性,不吃人、不嗜血,最后竟然能不怕阳光,这样的体质是鬼王都梦寐以求的。鬼杀队中以炭治郎为代表的后备年轻人迅速成长起来,使得鬼杀队力量生机勃勃、逐渐壮大。在与12鬼月的几次战斗中重创了下弦鬼月。这一切微妙的变化都是前所未有的。产屋敷耀哉预感到未来的终极之战已经从迷雾中展露出端倪,并且渐行渐近……

图源网络

2016年6月23日,英国脱欧公投成功通过,诡异的是,此前所有的主流媒体都在嘲笑英国不可能脱欧。2016年11月8日,川普击败希拉里当选美国总统,而先前的各种民调,几乎一边倒的预测希拉里会当选。2017年4月19日,石破天惊的VOA断播,横空出世一个爆料者郭文贵,让大脑还处于粉红偏粉的吃瓜群众被晴空霹雳劈的外焦里嫩。

变革的号角已经吹响,越来越多的人正在觉醒,真相如天雷滚滚般为做恶的体制敲响丧钟。郭文贵先生引领的爆料革命已经接近第四个年头。在这四年中多少颗响雷在空中炸裂:王健之死,海航覆灭,中美贸易战,香港运动,中共病毒大流行,中共操纵美国大选,大重启。每一个大事件后面都有一万个小事件在不停的运作,每一个小事件后面又有千万个战友在每天的努力:传播真相,翻译文章,策划节目,制作海报,制作视频,分享经验,互相鼓励,撰写文章,上街游行。战友的每一个点赞,每一个转发,每次一打字,每一封举报,每一首灭共歌曲,都是射向中共红魔的子弹,砍向共产幽灵的利刃。

产屋敷耀哉的身体越来越虚弱,缠绕在家族血脉中的诅咒让他无法活过三十岁。他的面部已经完全腐烂,身体无法站立。但他终于等来了那一天:他故意放出自己所在的位置,让无惨得到消息。无惨当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上门来解决掉这个千年的宿敌。等他吃掉弥豆子这个不惧怕阳光的身体,让弥豆子的细胞结合自己的细胞,最终使他演变成完美的生物。只要跨过这条门槛,鬼舞辻无惨将成为不老不死无所畏惧的超人。

一切看上去是那么的平静,时间如潺潺的溪水静静的流淌,此时此刻正如彼时彼刻,离1月20日还有72个小时。

无惨见到了耀哉,开口说道:“已经一千年了,这样的争斗有什么意义?我的生命是永恒的,而你的生命如此短暂。我越来越强大,而你越来越脆弱。不如让我把你也变成鬼,这样你就可以不再惧怕死亡。”耀哉淡淡的回答到:“你所认为的永恒,不过是连阳光也不敢触碰的腐朽躯壳。在里面包裹的无非是贪、嗔、痴、慢、疑。你也许不知道,真正的永恒是人的信念!是唯真不破的信念!是邪不压正的信念!我将这种信念传递给周围的人,就像把一把种子撒向田野。此后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无论多少年,我的信念都会生生不息。而你,只要一死,你的鬼族都会销声匿迹。最终,你的一切都将化为尘土和灰烬。” 无惨被这一席话刺痛到恼羞成怒,却无法反驳。他一个箭步上前,准备结束掉这个虚弱的生命。然而他却看到耀哉露出了狡洁的笑容,耀哉喃喃说到:“你听过荆棘鸟的故事吗?在我之后,再无黑暗。” 随即引爆了埋在身下炸药。

在巨大的爆炸中,无惨的身体被前所未有损毁,他褪去了所有的伪装变回了本体的样子——一个丑陋的巨婴。

图源网络

散布在其他地方的鬼杀队成员听到巨响后纷纷快速奔向耀哉的府邸。在众人的合力攻击下,无惨仓皇逃进了无限城中(一个由城市幻象拼凑的迷宫),企图拖延时间恢复身体。但这次的他没能再次躲过嗅觉灵敏的炭治郎。实力飞速成长的炭治郎和身体受到重创的无惨扭打在一起僵持不下,谁也无法动弹。随后黎明的曙光终于到来,阳光灼烧无惨的身体,无惨顿时开始最后的挣扎:他发狂般的一口吞下炭治郎。无惨用尽身体所有的细胞去侵入炭治郎的身体,他要跟炭治郎融为一体。这样即便世界上没有了无惨,炭治郎也将会变成下一个鬼王。然而,炭治郎内心没有贪、嗔、痴、慢、疑,他心里满满装着对父母的眷恋,对弟弟妹妹的关爱,对弥豆子的保护,对鳞龙师傅的感恩,对产屋敷耀哉的敬重,和那嫉恶如、邪不压正的信念。炭治郎意识开始迷离,但所有在战斗中死去的师友都在用灵魂托住他的身体,让他不坠入到黑暗的深渊。无惨的意识在不断的祈求炭治郎不要抛弃他,但他也许领悟不了,假、丑、恶,永远永远都不可能走入灭共者的心。

图源网络

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灭共跟我走!160年前,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上空游荡;2021年,我们将在全球人民面前砍下他们的头颅,将其暴晒在真相的阳光之下。爆料革命就是我辈的“鬼灭之刃”!

编辑/校对/发稿:Irene木木

更多资讯,欢迎订阅美东香草山农场官方推特账号

更多文稿,欢迎浏览美东香草山GNEWS官方链接

圣经故事背景,哲学,生活,宗教,诗意,免费英语教学,美东时间周日至周四晚上9:00,美国志愿者在美东山农场Discord群Richard English版块和 chat-room与您相约!

+4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此生灭共
1 月 之前

滅共就是滅鬼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