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况说明:武汉病毒学研究所从事的活动

翻译: 康州盘古农场 – Antsee-GTV

校对: 康州盘古农场 – 烟波浩淼

编辑: 康州盘古农场 – Rose

A blue screen with white text

Description automatically generated with medium confidence

翻译自:美国国务院网站

发言人办公室 /  2021年1月15日

一年多以来,中共(CCP)系统性地阻止了对COVID-19大流行病起源的透明和彻底的调查,相反,选择了投入大量资源进行欺骗和虚假宣传。已有近200万人死亡。他们的家人应该知道真相。只有透明,我们才能了解造成这一大流行病的原因以及如何预防下一次大流行。

美国政府不知道最初COVID-19病毒(称为SARS-CoV-2)传播给人类的确切时间,地点或方式。我们尚未确定疫情是通过接触被感染的动物而开始,还是在中共国武汉的实验室里因意外(泄漏)而导致。

该病毒可能是人类与受感染动物的接触而自然产生的,并以与自然流行病相一致的方式传播。另一种可能,如果一个实验室事故最初只感染包括少数几个人,并且感染表现为无症状,则(后续)可能导致类似自然爆发的情况。中国的科学家一直研究动物源性冠状病毒,这种环境会增加意外和潜在不知情的暴露风险。

中共对保密和管控的顽固,以牺牲中共国和全世界的公共健康为代价。本情况说明中涵盖了以往未披露的信息,整合了开源报告,重点提出了有关COVID-19起源的三个要素,值得进一步审查:

1. 武汉病毒学研究所(WIV)的内部病例:

♦美国政府有理由相信WIV内部的几名研究人员于2019年秋季染病,这是在首次确定暴发病例之前,其症状与COVID-19和常见季节性疾病一致。 这引起了人们对WIV高级研究员石正丽公开声明称WIV的工作人员和实习生中SARS-CoV-2或SARS相关病毒为“零感染” 的可信度的质疑。

♦实验室中的意外感染已导致之前在中共国和其它地区多次病毒爆发,包括2004年北京爆发的SARS感染了9人,造成1人死亡。

♦CCP阻止了独立记者,调查人员和全球卫生专家采访WIV的研究人员,包括那些在2019年秋季患病的人。对病毒起源的任何可靠调查都必须包括对这些研究人员的采访和包括他们以前未报告的疾病的完整说明。

2. 武汉病毒学研究所(WIV)的研究:

♦至少从2016年开始-并且在COVID-19爆发之前没有停止的迹象-WIV研究人员进行了涉及包括RaTG13在内的冠状病毒实验,RaTG13是WIV在2020年1月鉴定为最接近SARS-CoV-2的蝙蝠冠状病毒(96.2 %相似)。在2003年SARS爆发后,WIV成为国际冠状病毒研究的焦点,此后一直在研究包括小鼠,蝙蝠和穿山甲在内的动物。

♦WIV有一直在进行“功能增强”研究的公开记录,即以工程化嵌合病毒。但WIV在研究与COVID-19病毒最相似的病毒(包括“ RaTG13”)的研究方面并没有保持透明或连续公开记录,RaTG13病毒是2013年在几名矿工死于类SARS疾病后从云南省一个山洞中取样的。

♦世卫组织的调查人员必须获得在COVID-19爆发之前WIV对蝙蝠和其他冠状病毒方面的工作记录。作为彻底调查的一部分,他们必须全面了解WIV为何更改,然后删除了有关RaTG13和其它病毒的在线记录。

3. 武汉病毒学研究所(WIV)的秘密军事活动:

♦保密和不披露是北京的标准做法。 多年来,美国一直公开(表达)对中国过往从事生物武器工作的担忧,尽管北京负有《生物武器公约》明确规定的义务,但北京既没有文件,也没有证明已消毁这类武器。

♦尽管WIV自我呈现是民间机构,但美国确定WIV与中共国军方在出版物和秘密项目上进行了合作。 自2017年以来,WIV一直代表中共国军方进行机密研究,包括实验室动物实验。

♦美国和其他捐助者给予WIV资助或合作开展民用研究的,有权利和义务确定我们的任何研究经费是否被转用于WIV的秘密中共国军事项目。

今天的揭示只是揭开了仍在被隐藏的COVID-19起源于中共国的面纱。 任何对COVID-19的来源进行的可靠调查,都需要完整,透明地访问武汉的研究实验室,包括其设备,样品,人员和记录。

随着世界继续与这一大流行作斗争,以及世卫组织调查人员在拖延了一年多之后才开始工作,这种病毒的来源仍然不确定。 美国将继续竭尽全力支持可信和彻底的调查,包括继续要求中共国当局保持透明度。

原文链接: https://www.state.gov/fact-sheet-activity-at-the-wuhan-institute-of-virology/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