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P. 专栏] 武汉!武汉!第二章 − 吹哨者们

作者:Jared Peacock

上一期:

2019年底,当中共国疾病控制中心公布武汉出现“原因不明“的肺炎病例时,华南海鲜市场已被锁定为病发地。从11月中旬到12月中旬出现的病例,以及未接触过华南海鲜市场的患者,没有得到详实记录。疫情突袭,前线医务人员没有防备,仅凭职业素养和人性本能奋力对抗,全然不知他们即将被卷入疫情中心,将面对个人安危和政治正确的双重危险。

2019年12月16日,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接诊一名高烧不退的病人,后送到呼吸科做纤维支气管镜取肺泡灌洗液,检测结果是冠状病毒1。 其他医院也纷纷传出“肺部CT磨玻璃样”等患者检测结果。12月25日,武汉市第五医院消化内科吕小红主任听说武汉两家医院有医护人员疑似感染“原因不明”病毒性肺炎并被隔离,包括呼吸科的医护人员。吕小红主任感觉肺炎有人传人的危险,及时向附近学校发出警报2。次日,广州微远基因科技有限公司在武汉市中心医院所送检的样本中检测出未知病毒,与蝙蝠冠状病毒相似度为87%,与SARS相似度为81%3

临近年底,求诊的人数日益增加,跨医院合作已频繁出现。很多医生怀疑这不是一般的肺炎,但没有渠道汇总信息,无法比对病例。在中共国医疗体制内,SARS不仅是病毒名,更是敏感的政治话题。政府尽力抹掉社会对2002-2003年SARS期间政府向国际社会隐瞒疫情造成的疫情扩散,更无意揭秘真实的病毒来源和死亡人数。政府要让人们记住的只有两个方面:第一,病毒来自果子狸;第二,政府救疫功德无量。除此之外,凡提起SARS,就有触及政治红线的嫌疑。武汉前线医生,即便怀疑“原因不明”肺炎类似SARS,也要承担政治风险。体制中的医务人员都知道这个话题潜在的风险,尽管如此,医务前沿还是四处响起的“吹哨声”。

2019年12月27日,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任医师张继先告知中共卫生部门,这种疾病是由一种病毒引起的4。同期武汉市江汉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已接诊过一家三口患者。医疗人员想到集聚性感染,但由于没有全面信息,无法分辨传染性病原体。多家医院紧急调度跨科室会诊。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召集呼吸科、院感办、心血管、ICU、放射、药学、临床检验、感染、医务部的10名专家,对病例逐一讨论,决定直接向省、市卫健委疾控处报告4

多方“吹哨声”响起数日,官方没有对疫情表态,任凭2019年底的武汉医疗行业出现 “后方紧吃”和“前方吃紧”的怪象。后方的医疗公司,在酒楼拉开2019-2020辞旧迎新联欢会,员工表彰、领导致辞、文艺汇演、游戏、抽奖,高潮迭起5。而前线医院分秒必争救护病患,金银潭传染病医院最先接到通知,要接收成批病人,医护人员采用最高级别防护,救护车每接送完病人要彻底消毒6

12月30日,武汉卫健委发布两份文件,要求各医疗机构未经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对外发布救治信息,当日下午四点前清查统计近一周接诊过的“原因不明”肺炎病人。所有科室都要求参加,培训材料严格保密,通知上写了拍照外传造成严重后果的要追责。同日武汉市中心医院收到北京博奥医学检验所反馈该院所收治的患者检测报告标注有“SARS冠状病毒”字样。急诊部的艾芬医生立即向医院公共卫生科和院感部门“吹哨”7。当晚,武汉医学院2004级班级微信群中,眼科医生李文亮发布这份检测报告的截图,提醒群内医护及家人注意防范。“协和红会神内”和“肿瘤中心”等微信群内的刘文、谢琳卡医生亦有传播相关消息。李文亮医生并非直接从艾芬医生获得这份信息,如他称,是通过“同事之间互相交流知道的”,他当晚也看到了武汉市卫健委员会发布的红头文件。次日凌晨一点半,李文亮医生接到电话,去武汉卫健委开会,12月31日当天又被叫去医院监察科,写了一份《不实消息外传的反思与自我批评》,并要接受院内处分8

据加拿大多伦多大学网络研究组织“公民实验室”(Citizen Lab)2020年3月3日公布的一份调查报告指出,2019年12月,腾讯及欢聚时代等网络公司,已经收到“如何管理武汉不明肺炎内容”的官方指导文件。李文亮等八名吹哨人在社媒上警告中共肺炎病毒后,中国欢聚时代公司的影片网站“YY”立即于2019年12月31日,添加了45个审查关键词,包括“武汉不明肺炎”及“武汉海鲜市场”等。随后,如“病毒”、“李文亮”、“中央政府”及“流行病”词也陆续被封锁9

香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传染病研究中心世界卫生组织P3病毒实验室的研究员闫丽梦博士,是2019年12月底全球最早研究武汉疫情的科学家。中共官方通报武汉出现类似SARS肺炎后,拒绝让包括香港在内的海外专家赴内地调查。闫博士的上司、世界卫生组织顾问潘列文博士请她秘密调查武汉疫情。闫博士曾在内陆获得医学博士和行医执照,虽在香港大学做病毒研究,但在内陆医疗界关系甚广。闫博士发现医疗行业全线静音,转向中国疾控中心的科学家朋友帮忙获取更多资讯。通过分析中国不同医院医生内部对话群组信息,她了解到医生们已普遍认为这场肺炎和SARS病毒不无关联,但鉴于政治压力,很多医生回答 “我们不能讨论,但我们都需要戴口罩”。闫博士根据其他科学家的微信群组对话纪录得知,武汉当地已出现家庭群聚感染,相信病毒早已出现人传人现象,从临床医学和病毒学的双重角度分析疫情发展的严重性,必须及时向世卫组织预警。但当她向潘列文汇报时,潘列文告诫她不要再报告,当心不要触及“红线”,否则可能 “被消失”10

两岸三地华人,在2019年末最后一天全然不同的经历,将他们送上不同的命运之路。内陆同胞对武汉疫情全然不知,偶尔有人询问,会被当成造谣者讥笑。武汉市卫健委发布关于肺炎疫情的第一份公告,把病例数量控制在27例,并表示“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而多家医院截至当日接收的病例,已远超这个数字,却无处讲真话。千里之外的香港,抗争者们在年末之夜连成数公里长“武大诉求,缺一不可”人墙,在 “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呐喊中迎接2020年的到来。港警在旺角弥敦道用高压水、瓦斯和橡皮子弹驱除人群11。18个国家致公开信要求港首和平解决抗争者的诉求。海峡另一端,台湾防疫部门发邮件给世界卫生组织,特别提及中国武汉出现“非典型肺炎”、“病患已进行隔离治疗”的信息,台湾正式依据有“人传人”可能性的处理程序,启动边境检疫强化措施,并针对从武汉入境班机派员进行登机检疫12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

1. 发哨子的人, 人物杂志, Mar 14, 2020

2. 钟南山发话前,武汉这位医生向附近学校发出疫情警报, 中国青年报, Jan 28, 2020

3. Identification of a novel coronavirus causing severe pneumonia in human: a descriptive study, Chinese Medical Journal, Feb 11, 2020

4. 最早判断出疫情并上报的医生张继先:这次把一生的泪流光了, 长江日报, Feb 07, 2020

5. 阳逻稳健医疗举行年度总结表彰暨2020年迎新年会, 阳逻在线, Dec 31, 2019

6. “重组”金银潭:疫情暴风眼的秘密, 南方周末, Mar 5, 2020

7. 亲历者讲述:武汉市中心医院医护人员被感染始末, 中国新闻周刊, Feb 17, 2020

8. 新冠病毒基因测序溯源:警报是何时拉响的, 财经网, Feb 26, 2020

9. Censored Contagion How Information on the Coronavirus is Managed on Chinese Social Media, The Citizen Lab, Mar 3, 2020

10. 香港科学家闫丽梦在福克斯新闻爆料中国政府早期掩盖新冠疫情, Chinese Radio Seattle, Jul 10, 2020

11. Hong Kong kicks off 2020 with fresh protests, BBCNews, Jan 01, 2020 12. Taiwan releases December email to WHO showing unheeded warning about coronavirus, NEWEUROPE, Apr 15, 2020

英语版 (English Version):

法语版(Version Française):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