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务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的活动事实

新闻来源:《美国国务院》; 作者:发言人办公室; 发布时间:2021年1月15日

翻译/简评:helloworld;校对:Beicy-数学老师;审核:TCC;Page:Daoiii

简评:

这是一份官方文件非常严谨地列出了已被美国政府了解的有关武汉病毒研究所与新冠肺炎大流行相关的细节。中共国武汉病毒研究所在2019年有内部人员生病记录,中共国竭尽全力阻止人员调查和采访,其研究涉及病毒功能增强型实验,实验内容不透明不一致,并在大流行后抹除了记录。同时,实验室对外声称是民用机构,但却秘密地与军方合作进行着研究。对于有着专业能力的病毒所来说,技术上可以将病毒外泄和自然接触产生做到无法区分,所以可信源头调查必须涉及对病毒所的详尽调查。

这份报告有很多的细节值得注意(根据2021年1月15日和16日路德社节目整理):

一、病毒秋季即已被放出,暗示中共使用活人进行病毒实验;

二、2003年非典爆发后,武汉病毒研究所一直在进行着类似病毒的相关研究,但直到1月19日确定相似后才将RaTG13毒株序列公布,让人不得不怀疑其背后的行动;

三、武汉病毒研究所具有“功能增强”型研究的能力,并且以前曾进行过类似研究,这类型研究可能产生类似中共病毒的结果,因此病毒溯源必须对其进行调查;

四、功能增强将提高病毒的传播性和致死性,与疫苗降低传播和致死性相左;

五、类似病毒的研究记录包括RaTG13毒株不透明且不一致,说明RaTG13身份存疑,并且武汉病毒研究所还存在仍被隐瞒的其他类似病毒(如ZC45、ZXC21),这些病毒已被美国得知;

六、武汉病毒研究所为何要更改和删除RaTG13及其他病毒的在线记录(让人怀疑真实性),其他病毒是什么,与这次大流行有什么关系;

七、WHO作为病毒研究所的监管机构,其应当具备爆发前的研究记录,这些记录若全面完整,应很容易证明武汉病毒研究所的清白,为何现在并未公布;

八、北京当局没有明确否认生物武器相关工作,违反了公约义务;

九、美国已确定武汉病毒研究所秘密项目上与军方的合作,以及动物实验,说明美国已掌握了武汉病毒研究所和军方的秘密项目的合作事项以及细节。闫丽梦博士提供的信息,以及其他消息源所得到的信息,可以互相印证;

十、若(由党控制的)军队参与功能增强研究,则应定性为生物武器;

十一、怀疑其使用了美国的技术及资金进行这些项目;

爆料革命路德社2020年1月19日病毒爆料极其重要,改变了历史的轨迹。若没有1月19日的爆料,也许自然来源就已成为了“事实”。

美国国务院报告指出了世界卫生组织的失责,狙击世界卫生组织与中共国进一步勾兑、糊弄病毒来源调查的行为。这份报告的发表表明了美国政府的灭共决心。这份报告出台之后,美国国务院再次发表有关病毒溯源的声明,梳理了本文的关键点。

🔗参考链接:美国国务院确保可信、全面病毒溯源的声明

原文翻译:


事实清单:武汉病毒研究所的活动

一年多以来,中国共产党有计划地阻止了对新冠肺炎(COVID-19)大流行病起源的透明、彻底的调查,反而选择了投入大量资源进行欺骗和虚假宣传。目前,已有近200万人死于这场大流行病,他们的家人应当知道真相。只有通过信息透明,我们才能了解这次大流行病的原因,以及如何预防下一次大流行。

美国政府并不完全了解新冠肺炎(COVID-19)病毒(名称为SARS-CoV-2即中共病毒)最初是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或如何传播给人类的。我们尚未确定疫情的爆发始于接触感染的动物,还是在中共国武汉实验室的意外导致。

该病毒可能是人类与受感染动物接触自然产生,并以自然流行病相一致的方式传播。另一种情况是,若最初的病毒接触只包括少数几人,伴随无症状感染,那么一场实验室意外看上去也可能像是自然流行病。中共国的科学家曾在会增加意外和可能不知情下接触病毒风险的前提下,研究了冠状病毒动物起源性。

中共国对保密和控制的执迷不悟,导致中共国及全世界的公共卫生成了牺牲品。这份事实清单中包含的以往未公开信息,以及公开来源的报告,强调了新冠病毒起源值得进一步审查的三个要素:

1.武汉病毒研究所(Wuhan Institute of Virology, or WIV)的内部病患:

美国政府有理由相信,武汉病毒研究所内部的几名人员在2019年秋季生病。这些病患出现于大瘟疫的首个被确诊病例之前,并具有与新冠肺炎和常见季节性疾病一致的症状。这引起了对于武汉病毒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石正丽的公开评论之可信度存疑:“武汉病毒研究所员工和学生对SARS-CoV-2(中共病毒)和其他非典型肺炎(SARS)相关病毒是‘零感染’”。

实验室中的意外感染已导致过去中共国和其他地区多次病毒爆发,包括2004年北京爆发的非典型肺炎爆发,造成9人感染、1人死亡。

中共国阻止了独立记者、调查人员和全球卫生当局采访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包括那些在2019年秋季患病的人。任何对病毒起源的可靠调查都必须包括对这些研究人员的采访,以及以往未报告疾病的完整记录。

2.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研究:

至少自2016年开始(并且在新冠肺炎爆发前仍没有停止的迹象),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研究人员进行了涉及RaTG13毒株的实验。这是由武汉病毒研究所于2020年1月认定的,与SAR-CoV-2(中共病毒)最相似(96.2%相似度)的蝙蝠冠状病毒样本。2003年非典型肺炎爆发后,武汉病毒研究所成为国际冠状病毒研究的焦点,并在之后进行了包括小鼠、蝙蝠和穿山甲在内的动物研究。

武汉病毒研究所有着利用工程嵌合病毒进行“功能增强”研究的公开记录。但是,武汉病毒研究所一直以不透明以及不一致地记录著与新冠肺炎病毒最接近的病毒的研究,这包括“RaTG13”病毒株(2013年于云南省一个山洞,在多名矿工死于类似非典症状后采集)。

世界卫生组织的调查人员必须获得在新冠肺炎爆发以前,武汉病毒研究所在蝙蝠和其他冠状病毒方面的工作记录。作为全面调查的一部分,他们必须全面了解为何武汉病毒研究所更改和删除了其有关RaTG13毒株和其他病毒(研究)工作的在线记录。

3.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秘密军事活动:

保密和不公开是北京当局的标准做法。多年来,美国一直公开对中共国过去的生物武器工作表示关切。虽然根据《生物武器公约》北京当局有着明确义务,但北京对这些工作既没有记录,也没有明确消除(这些武器)。

尽管武汉病毒研究所对外展现为民用机构,但美国已确定,武汉病毒研究所与中共国军方在已发布和秘密项目上进行了合作。至少从2017年来,武汉病毒研究所代表中共国军方,参与了包括实验室动物研究在内的机密研究。

美国和其他参与资助武汉病毒研究所民用研究的资金资助助或合作者有权力和义务确定,是否有任何研究经费被转用于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中共国秘密军事项目。

国务卿彭佩奥:武汉病毒:#中共 #CCP 掩盖了它。中共让知道该病毒的医生消失。中共仍然拒绝让世界看到它所做的一切。中共对病毒的来源撒谎。

今天的揭露只是揭开了有关新冠肺炎中共国起源的、被隐藏的真相的冰山一角。任何对于新冠病毒来源的可信调查都需要完全、透明地进入武汉研究实验室,包括其设施、样品、人员和记录。

在世界与这场流行病的不断斗争之时,以及在一年多的延误后,世卫组织调查人员终于能够开展工作的当下,病毒的来源仍然未被确定。美国将继续竭尽全力支持可信和彻底的调查,包括继续要求中共国有关部门就此事保持透明度。

编辑:【G-News 特战队】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