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遥领先的预言(六)

五月花写作组 | 作者:Charline | 编辑:文合 | 美工、发稿:灭共小宇宙

从出生到懂事、到能看报、到步入社会,一路走来,在中共国所看到、听到的,除了口号、假新闻,最多的就是造谣和辟谣。

我们有幸伴随、参与了爆料革命,知道了揭露真相是多么的重要。记得2017年,第一次在郭先生和路德的直播里留言,马上遭到辱骂和诅咒。可是现在形势变了,只用了三年多的时间,郭先生创导的爆料革命在全世界遍地开花。五毛们再见了,上市公司被制裁了,习独裁躲起来了,被共匪控制的媒体已经摇摇欲坠了,最让人兴奋的是共匪已经被爆料革命揭露得体无完肤了。

随着传播真相和揭露真相的深入发展,对共匪的辟谣有了进一步的理解,我发现每一次辟谣到被证实的过程,都是那样的雷同。共匪不仅掌握了老百姓的话语权,还让人闭嘴,这一闭,就闭了七十年。所以民间根本不存在造谣、传谣,而是共匪内部的相互残杀。

举个例子,当年刘铁男是个响当当的能源局长,国家发改委党组成员。敛财、贪财、包二奶谁不知、谁不晓。家人更是狗仗人势、趾高气扬。可是突然之间,刘铁男的一个二奶用越洋电话向财经杂志举报了刘铁男。举报人怎么会如此轻而易举地就能联系上这个媒体人罗昌平呢?  罗昌平又哪来的胆量敢去撼动刘铁男这棵大树呢? 在中国,良心媒体普遍遭受压制和迫害,而良心律师被监禁、被自杀的数量,可能是非正常死亡人数中占比很大的一部分。

当媒体人罗昌平以个人名义在2012年12月6日连发三条微博,实名举报刘铁男学历造假、经济方面等问题时,国家能源局发言人马上回应媒体说:“此举报信息纯属污蔑造谣,我们正在联系有关网络管理部门和公安部门,正在报案、报警,将采取正式的法律手段处理此事。”

但辟谣过后仅几个月的时间,在2013年8月8日,刘铁男就被开除党籍,并移送司法机关处理。《人民日报》官微对此进行了评论,称“从刘铁男被举报,到其单位官方出面否认严斥,再到证实被调查,刘铁男事件‘剧情’跌宕起伏。新闻发言人本是公职,怎会沦为家奴,为官员个人背书?”

人民日报官微的这措辞贫乏的解释,骗不了世人的眼睛。几十年来共匪用同样的伎俩,一边在他们内部相互残杀,一边继续地愚弄百姓。反反复复、重蹈覆辙地在共匪选出的接班人手中一代一代的传承下来。不用加工、不用改编、不用舞台、不用灯光。共匪用独裁控制了媒体,而互联网录下了他们的罪行。


更多文章欢迎浏览波士顿五月花GNEWS官方号

更多直播欢迎关注波士顿五月花GTV官方号

欢迎加入波士顿五月花农场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