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友寄语】卢思位任全牛律师被吊销律师执照在预料之中

搜集:岁月如歌

撰文:岁月如歌

审稿:卡西欧

上传:文粤

图片:自由亚洲电台

看到这个消息一点也不惊讶,如果两位律师不被吊销执照我反而惊讶了。这是中共一贯打压维权方面问题的手法。跟中共从来不会解决人们提出的问题,而是解决提出问题的人一样。做婊子又立牌坊。回看中国大陆的维权律师,几乎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不管你再有能力,有正义,最后都是被中共以某种名义某种方式把你灭了。因为中共就怕有能力的人,就怕有正义感的人。

中共对其认为有威胁的人不管你有没有犯罪,只要你接触了一丁点有关的事情,他就会找机会找借口来打压或者消灭你。李方平律师是中国反歧视领域著名的律师,长期关注乙肝携带者,艾滋病毒感染者,残障人士和妇女权益。他代理公益诉讼,通常是代理弱势群体弱势单位,因此触犯了强势群体和既得利益者,受到打击报复是家常便饭。

蔡瑛律师湖南长沙人,,2015年因作为709被捕律师李和平辩护人而遭解雇,2015年8月17日,蔡律师欲坐飞机到台北参加学术研讨会,被边控。理由是可能危害国家安全。其实是因为她担任709被捕律师李和平辩护人遭报复。

斯伟江律师2014年接手浦志强案,2015年8月17日因709律师大抓捕案在上海浦东机场被北京公安边控。还有许许多多的律师都差不多因为接手敏感案件而遭毒手。

卢思位(左)与任全牛(右)两位律师此前被当局通知将被吊销执照。 (图片来源:希望之声合成)

截至2015年8月21日709律师大抓捕案,至少241名律师/律所人员/人权工作者,被拘留/带走/失联/约谈/传唤/短期限制人身自由。 8月28日,人数为243人。 9月4日止,总人数为248人。 9月11日止,总人数为251人。这些人都有个共同点,维权。

任全牛律师是个屡挫屡勇的维权律师,他曾因接手赵威案件而被当局抓捕。 2016年赵威女士因“颠覆国家政权罪”入狱,任全牛律师成了她的辩护律师,任律师因在网络向赵威求证她被拘禁时遭性侵一事,被当局以造谣散布谣言,影响巨大为由拘捕,并被吊销执照。常伯阳律师在任律师被捕后担任他的辩护律师,在手里过程中,遭到当局绑架威胁,最后被迫退出此案。可见中共对待受理案件的律师都是采取卑鄙的手段阻止律师为犯人辩护维权。

卢思位律师办理过成都纪念“八九六四”酒案,是成都“四君子”之一张隽勇的辩护人,还办理过广西律师陈家鸿“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因此遭受四川司法当局和律师协会打压和处分。 2020年6月,余文生律师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成,被徐州市中级法院判处徒刑4年,卢思位律师作为二审辩护人参与辩护工作。对卢思位律师违法指控的证据竟然是他在推特平台上发布和转推几篇推文,文章内容被认为危害国家安全罪。这些软弱无力的证据和大部分被抓律师如出一辙。余文生律师曾代理多起法轮功学员辩护案件、代理「709大抓捕」多位被捕维权律师等案。 2018年1月被当局注销律师证,并因倡议修宪改革而被当局抓捕,4月19日被当局控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卢思位律师任全牛律师他们是曾经为敏感案子敏感人做过辩护的人,连坐是中共打击所谓罪犯一贯手法。在当局眼里是已经有“案底”的人,他们就差找机会打击报复,现在两位律师又接手香港12港人偷渡案,这么敏感的案件,又是中共想利用这起案件大肆宣扬我党威风的机会,卢任两律师无疑是送货上门,不趁机把他们打击下去就不是我党的一贯作风。 709时隔几年,中共一直没有停止对律师界的打击,这次也算是709大抓捕的延续吧。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参考链接:维基百科希望之声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