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认为武汉病毒研究所自2017年起就与军方合作

图片来自:bbc.com

据《华盛顿观察家》(Washington Examiner)1月16日报道,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表示,美国官员“有理由相信”,中国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在CCP新型冠状病毒发展为大流行的几个月前就发现了这种病毒。

蓬佩奥在周五晚上的声明中说:“美国政府有理由相信,武汉病毒所有几名研究人员在2019年秋天,也就是在第一例确诊病例爆发之前就生病了,其症状与CCP COVID-19和常见季节性疾病都一致。” “这引发了人们对武汉病毒所高级研究员石正丽公开宣称的武汉病毒所的员工和学生中‘零感染’SARS-CoV-2相关病毒的可信度产生疑问。”

蓬佩奥补充说:“尽管武汉病毒所将自己标榜为一个民间机构,但武汉病毒所已经与中共军方在出版物和秘密项目上进行了合作。” “至少从2017年起,武汉病毒所就代表中共军方从事机密研究,包括实验室动物实验。”

蓬佩奥宣称,去年5月,美国官员就掌握了“大量证据”,表明疫情起源于中国的一个实验室,尽管他本周承认,“我们不确定”它到底做了什么”。中国官员在疫情爆发的最初几个月暗示,病毒来自一个出售野生动物的“水产市场”,但北京的外交官们也发起了造谣行动,将责任归咎于美国军方,或暗示疫情始于其他国家。

在过去的一年里,对疫情的指责引发了重大的国际争议——中共国和美国外交官之间的口水战,北京还使用经济限制来惩罚澳大利亚要求调查的呼吁。疫情引发了华盛顿和北京之间的意识形态对决,蓬佩奥指出,中国共产党对早期警告进行审查,以削弱该政权的影响力,而中共官员则以他们对疫情的处理为例,吹嘘他们的治理体系。

蓬佩奥去年指责中共国未能提供研究人员所看重的原始 “病毒样本”。中共官员5月承认 “销毁样本”,此举的理由为这是”暂时管理病原体”的一种方式。国务院官员特意强调,他们认为这次大流行可能是 “实验室的意外 “造成的,而不是任何故意的恶意行为造成的。 “这种病毒可能是通过人类接触受感染动物而自然出现的,其传播模式与自然流行病一致,” 与国务院与蓬佩奥的声明一起发布的一份简报指出。“另一种情况是,如果最初接触的仅少数人,并伴有无症状感染,实验室事故可能类似于自然爆发。中共国的科学家已经在增加意外和潜在的不知不觉暴露风险的条件下研究了动物源性冠状病毒。”

国务院指出,中共国研究人员一直在研究一种蝙蝠冠状病毒,这种病毒与导致COVID-19的病毒 “相似度高达96.2%”。 蓬佩奥说:”自疫情爆发以来,武汉病毒所对RaTG13或其他类似病毒的研究工作既不透明也不一致,包括可能进行的‘功能增强’实验,以提高传染性或致命性。”

世界卫生组织的调查人员已于周四抵达中共国,试图进入中共国并开始期待已久的调查,但他们仍处于隔离状态。”我认为我们不应该在这里指手画脚,”世卫组织派出的团队成员玛丽昂-库普曼斯(Marion Koopmans)教授近日对中国官方媒体说。蓬佩奥对这个调查没有信心,曾预测会是一场“完全粉饰性的调查”,他对刚刚抵达的调查人员施加了压力。他说: “美国重申,必须不受限制地获取病毒样本、实验室记录和人员、目击者和举报人,以确保世卫组织最终报告的可信度。”“除非中国共产党对武汉发生的事情作出全面、彻底的交代,否则中国再次发生疫情,给中国人民、给世界带来灾难,只是时间问题。”

评论:

今天美国政府发表的对武汉病毒研究所的活动的简报,从三个方面阐明了观点。 1.武汉病毒研究所内部员工在有记录的CCP冠状病毒患者在武汉出现之前,就有人得了相同的病。 2. 武汉病毒研究所曾发表过一份“功能增强”研究,以制造嵌合病毒的记录。这句话是否暗示这个病毒有人工改造的可能性?3. 美国已经确定,武汉病毒研究所自2017年以来一直代表中国军方从事机密研究,包括实验室动物实验。这句话跟生化武器搭上了关系?

由于缺少实地调查和第一手资料,很多问题不会有确切答案,这个报告只是揭开了CCP COVID-19中共国起源之谜的冰山一角。但是简报最后认为,病毒的起源仍不确定。美国还需要尽一切可能对武汉病毒所进行彻底的调查,并对中国当局施压。看来美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以了解CCP COVID-19 到底是怎么回事。

原文链接

翻译报道: Alton

+5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bGPoyFx3XQt2mkmY8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1月 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