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来源真相正在逐步被揭示

俄罗斯莫斯科喀秋莎农场 红珊瑚

编辑上传 星河

progorodnsk

据《每日邮报》报道,川普政府将提供“重大新证据”,证明导致COVID-19的病毒从武汉一家实验室泄漏出来,并补充说即将卸任的国务卿迈克·庞培将发表一个“重磅炸弹”宣布SARS-CoV -2并非自然通过中间物种从蝙蝠传播人类-而是由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科学家进行培养的。多年来,中外专家都警告过生物病毒的不安全性。

同时,英国政府(《每日邮报》(Daily Mail)及其他公司)最先反驳了这一声明,称“所有可靠的科学证据并没有表明实验室有泄漏”。

这显然是错误的,因为几位著名的微生物学家-包括在武汉实验室工作的一位微生物学家-说它很可能是实验室制造的,并且有可能泄漏。两周前,美国国家安全顾问马修·波廷格(Matthew Pottinger)表示,“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该实验室可能是最可信的病毒来源”,而法国情报部门警告称,该实验室可能会发生“灾难性泄漏” 因为在疫情爆发的前几年,生物安全措施一直很差。

该实验室的最高安全级别“ P4”是在法国的帮助下,由英国退欧谈判代表Michel Barnier签署协议建立的。但在2015年开放后,由于法国特遣队需要驻扎儿当地被中共军方赶出。

同时,中共对武汉病毒研究所进行的300多项研究,整理了“数百页信息”,其中一些研究讨论了从动物到人类的疾病传播。我们确信,这是完全正常的研究。

蓬佩奥还援引该研究所与中共之间的紧密联系。

他指出,其最高安全部门始终具有军事和民用目的的“双重用途”。

他还将指控世界卫生组织拒绝探究该实验室的其他用途,从而协助中共进行掩盖病毒来源真相。

由十人负责调查大流行起源的调查小组,将于1月14日抵达武汉,但武汉病毒实验室官方并未公布该消息。

 “我们不知道这种病毒是自然的还是人为制造的,如果它是来自实验室的,这是偶然的还是故意的。 任何形式的掩盖行为都是不道德和愚蠢的,”前英国退欧秘书戴维·戴维斯(David Davis)补充说,世卫组织团队进行调查是“至关重要的”。

他补充说:“如果发现病毒确实来自实验室,中共国将成为世界的公敌。”

一直在调查流行病起源的麻省理工学院/哈佛大学的医生阿丽娜·陈(Alina Chan)认为,世卫组织不适合进行任何调查。

Chan说:“我们必须采取必要的措施进行调查,根据现有的信息,我认为世卫组织无法完成任务。”斯坦福大学微生物学教授戴维·雷尔曼(David Relman)同时表达了武汉病毒实验室正在对天然病毒进行基因工程改造以使其更易于传播的担忧,曾在11月写道:“如果SARS-CoV-2从实验室泄漏造成流行疾病,了解事件过程并防止这种情况再次发生,这将变得至关重要。”

亨利·杰克逊学会智囊团的中国专家萨姆·阿姆特隆格说:“全球公众有权确切地知道这种致命流行病毒发生之前的事情。这个问题不能回避。”

正如爱德华·卢卡斯(Edward Lucas)在邮件中写道:“所有证据都掩盖了……(但真相永远无法隐藏),机密、谎言和暴行是中共政权的标志。在这毁灭性的武汉病毒之谜中,将这三种标志结合在一起。证明犯罪最有力的证据就是掩盖。中共当局已经证实了这一点。为防止对病毒的起源进行国际调查,他们做了大量的斗争。他们一再阻碍世界卫生组织的实况调查,甚至激怒了人们进行抗议。即使到了现在,世卫组织的调查人员也被阻止进入武汉至关重要的实验室,而这可能是美国指控的核心。

一年来,专家一直质疑中共当局对事件的表述。现在看来,国务卿蓬佩奥将直接提出指控。

难道这种病毒真的有这种可能,就是它专门设有一个研究实验室,专门研究世界上最危险的病毒,并且仅仅在中国的一座城市感染了人类?

这与英国最机密的生物防御研究机构在威尔特郡的波顿唐(Porton Down)周围出现的新疾病一样奇怪。

迄今为止,科学家一直未能找到确实发生这种突变的动物来支持病毒是武汉“海鲜市场”中出现突变的理论,这个说法并不让人信服。

官方解释是,该新病毒与在中共国南部云南省发现的蝙蝠病毒RaTG13具有96%的同一性。

但是正如中共国教授萧博涛在2月份一篇论文中指出的那样,武汉海鲜市场上没有出售这种蝙蝠。他们居住的洞穴距离哪里有数百英里。

那篇论文从互联网上消失了。萧先生—也许被中共封杀了。

许多科学家认为通过实验室故障释放的人造病毒,至少看起来像经过一系列天然基因突变的病毒一样。

毕竟,绰号“蝙蝠女侠”的中共国科学家石正丽是这些洞穴的常客。当病毒开始爆发时,她最初担心自己研究所泄漏是罪魁祸首。

仅凭这种想法,就应该引发全面的搜索性调查。取而代之的是,中共教育部发出了一份命令:“任何追踪病毒起源的论文都必须受到严格和严格的管理。”

但是,即使中共也无法永远阻止真相。在过去的十二个月中,独立研究,官方泄密和新闻报道加强了实验室泄漏的假设。

2月,台湾教授方志泰强调了该病毒遗传密码的一个奇怪特征,它将使其更有效地攻击目标细胞。他认为,这不可能是自然突变的结果。

许多科学研究都涉及修改病毒以了解其功能。许多年来,许多观察者一直担心,这种实验的风险没有得到适当控制。

实验室安全程序中充斥着潜在的漏洞和缺陷:破损,被动物咬伤,设备故障或简单的错误标签都可能导致致命的病原体到达其第一位人类受害者。如果是这样的话,这种粗心大意现在已经使数千万人丧生。

但是我们应该清楚。 中共当局是残忍的。但即使他们也不会发动全球性的灾难。

只有在阴谋理论家的狂热想象中,北京才刻意发动西方的生物战。

矛盾的是,由川普总统的前顾问 史蒂夫·班农等人推动的这种假设,可能会使实验室释放理论披上种族主义和政治的标签,从而阻碍了对真相的追寻。

今年2月,科学家在英国政治正确的医学杂志《柳叶刀》上发表了一封公开信,谴责“阴谋论和谣言”,敦促与中共国同事团结。

然而,正是那些同事们,在中共疯狂地试图掩盖疫情的真相上发挥了首当其冲的作用。

中共最优先考虑的是维护其政权,其次才是真理和中国人民以及世界人民的健康。目前,世界聚焦中共病毒就是来自中共军方实验室,中共向全世界发动了生物武器超限战,真相正在一步步的被揭示。

参考链接:https://www.zerohedge.com/covid-19/final-act-trump-admin-present-bombshell-findings-blaming-wuhan-lab-covid-19-who-cover

+2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123456l
1 月 之前

共匪向全球释放病毒,这得有多坏啊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