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历史倒车:特鲁多政府计划立法限制言论自由

加拿大多伦多枫叶农场 Revelation119熙攘
校对 晨熹 发稿 云起时

图片来源:beincrypto.com

据《多伦多太阳报》(Toronto Sun)洛里·戈德斯坦(Lorrie Goldstein)1月15日报道,联邦遗产部部长史蒂芬·吉尔伯特(Steven Guilbeault)计划今年制定一个所谓的在加拿大人使用社交媒体时“在线保护加拿大人”的法规,此举让很多加拿大人感到恐慌。

联邦遗产部的一份简报指出,自由党政府将会在2021年初提交一项适用于各个社交媒体平台(Twitter,Facebook,Instagram等)的法规。这个法规将采用综合方法对社交媒体平台上的言论进行审查,以保障在线环境更安全、更具包容性。该简报所引述的理由是:社交媒体平台可以被用来威胁、恐吓、欺凌和骚扰人民,或被用来宣传针对不同社区的种族主义、反犹太主义、仇视穆斯林及厌恶女性和同性恋的观点,使人们处于危险之中,并破坏加拿大的社会凝聚力和民主制度。其他的政府文件以网络儿童色情为由,也表示支持该建议。

但正如《布莱克洛克》(Blacklock)的记者在对该问题报道中指出的那样,加拿大已经制定了反对仇恨言论、儿童色情、骚扰和口头威胁的刑事法律,以及针对诽谤的民事法律。

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Justin Trudeau)2019年5月曾明确表明,言论自由对作为民主国家的加拿大至关重要,针对社交媒体平台,问题的解决并不能依靠政府大力控制互联网这样的公共空间。他警告说,尽管民主政府可能认为此类立法对于保护公民并确保人们在社交媒体平台上做出负责任的言行有用处,但在没有这方面法律传统的国家,这类立法可能成为压迫公民、控制或攻击言论自由的工具。特鲁多当时还表示,这类立法只有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才应该被使用。

这就引出一个问题,为什么特鲁多的选举平台,在其做出上述言论仅四个月后的2019年9月就改变了说法。该平台宣称特鲁多政府将针对网上仇恨言论、剥削和骚扰采取更多措施以保护仇恨言论的受害者。特鲁多的选举平台还说,尽管社交媒体有积极的作用,但是它也可以被用来威胁、恐吓、欺凌和骚扰人民,或被用来宣传针对社区的种族主义、反犹太主义、仇视穆斯林及厌恶女性和同性恋的观点,使人们处于危险之中,还会破坏加拿大对多样化的长期承诺。它也提到了与恐怖主义相关的社交平台言论。特鲁多的选举平台借此宣称,自由党联邦政府将推动针对社交媒体平台的新规定,要求所有平台在24小时内删除包括仇恨言论在内的“非法”内容,否则将面临重大处罚。

鉴于加拿大已经拥有处理这些问题的刑法和民法,自由党政府真正想针对的是他们认为“破坏加拿大对多样化的长期承诺”的言论,也就是冒犯自由党理念的言论。可笑的是,这个要求社交媒体公司在24小时内删除所谓涉嫌破坏了自由党对“多样化”定义的“非法”帖子,否则就面临着“重大处罚”(如果不是刑事起诉的话)的潜在法规,居然没有提到如何处理发布“非法”帖子的人或该帖子的评论人士。

加拿大最高法院在2008年的一项决定中扩大了对公正评论的法律辩护,使其与《宪章》中的言论自由条款相一致。2013年,联邦保守党政府废除了《加拿大人权法》第13条,许多自由党人士都同意该条款因对仇恨言论的定义过于宽泛而十分危险。2015年,安大略省自由党政府通过了反对关于公众参与的战略诉讼(anti-SLAPP)的立法,以保护公众在公共利益问题上言论自由权,不被陷入实力强大的对手所发起的恐吓性法律诉讼中。

现在,在2021年,特鲁多政府却希望在言论自由方面开历史倒车。

评:与美国的“小政府”相比,加拿大自由党”大政府“及其衍生的社会运行模式(如:高税率、全民医保、少数大企业集团占主导的商业模式等)使得政府及其关联利益集团更多地控制着加拿大人和他们生活的方方面面。

在加拿大人感到很多方面已经被限制,不再那么自由的情况下,特鲁多政府还要从言论表达上更加严密的管控整个社会。可谓“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加拿大政府及社会各方面都与中共联系的过于紧密,以至于加拿大被称为“中共国加拿大省”,中共渗透之深,不言而喻。其接受中共的意识型态,向中共学习”驭民”经验,也似乎变得顺理成章。

趁目前加拿大人还拥有免于因遭受审查和迫害而恐惧,以及可以自由批评政府,表达个人意见的权力之机,希望加拿大人能够早日尽快觉醒,保护好“言论自由”这个弥足珍贵的天赋人权。

原文链接

+7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灭共52165 新中国联邦

特鲁多不是一只好鸟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