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聊农村】大桥保卫战(一)

五月花写作组 | 作者:跟随战神 | 编辑:文合 | 美工、发稿:灭共小宇宙

村子的西面是一条河,村民们都称之为云河,听老人说原来的河水可清可清了。河水缓缓的流动就像天上的云卷云舒,野鸭在水中轻松地漫步,鱼儿们在水草中自由地穿梭。美的就像天河,所以老辈人都叫它云河。

河的西面是一条主干路,通常称之为国道。国道的一头通往省城,另一头通往另一个省城,通往省城的路也是去往县城的必经之路。国道旁有个公交车站,所以这条路成了村里男女老少们通往外面世界的桥梁,不管是上学、上班,还是走亲访友,就是谁家有个红事白事去采购烟、酒、肉、菜也要踏上这条路。 

云河上有一座桥,是连接国道和村庄的必由之路,桥头的不远处就是国道。桥是七十年代建成的,据说建桥的时候还摔死了一个人。桥虽然很长,但河里的水已经不多了,裸露的河床静静地躺在那里,在酷烈的阳光下裂开了一道道宽宽的口子,向过往的人们展示着它的不幸与痛苦。鱼儿、野鸭早已经不见了踪影,浑浊的河水散发出阵阵令人作呕的气味。“国破山河在”变成了“国在山河破”,短短的几十年被中共演绎的淋漓尽致。

一天,原本宁静的村庄忽然来了几个人,抗着仪器,带着标尺,从村口到桥头不停地测量。测量的仪器有一米多高,三个支腿,上面是个镜头一样的东西,可以上下左右转动,一个小伙子把头凑到镜头前观看,另一个人时不时在小本本上记着什么,镜头的远处是一个拿着标尺的人,听着测量小伙的口令,并偶尔在地上钉个木楔子。这些人的举动开始并没有引起村民的注意,老宋的女儿是在省城的大学读建筑的,听了老宋的描述后说:可能是要修路或搞什么建设了,这是前期的实地测量。

修路、建设本无可厚非,在正常国家是方便公民、发展经济的必要手段。但在中共国,“铁公基”已经成了支柱产业,所谓的发展经济就靠房地产,就是靠铁路、公路、基础设施建设,完全到了疯狂的地步。中共口中的“民生”,在他们的不懈努力下变成了民不聊生。这一次中共依然践行着他们的“民生”,把魔爪再次伸向了这个宁静的村庄。 

这天,老宋从县城回家,老远就看到两个挖掘机在桥头攒动,走到桥头大吃一惊,原来好好的板油路已经被剖开,一条一米多宽、一米多深的沟壑横贯在他面前。“你们在干啥?为啥破坏道路?”老宋质问道。一个带着红色安全帽貌似小头目的人搭腔了:“奉上级指示,断路。”“为啥要断路,你们凭啥断路?”红帽子从鼻腔里发出声音:“哼,准备拆桥,不断路怎么行!”“啊,拆桥?!那我们怎么回家?”老宋气愤地质问。“咋走我就不管喽,前面绕呗。”红帽子一副事不关己的屌样,不禁让人想起中共国抗战影片里面的汉奸形象:歪着头、叼着烟、撇着嘴、楞着眼,一副狂傲又可怜的样子。

红帽子说的不错,前面是有一座桥,也可以到达村庄,但是就这么一绕弯,七八公里的路程就出去了。七八公里不算远,但是对主要靠公交车、自行车出行的村民意味什么?意味着将要付出几倍的时间、十几倍的金钱,意味着他们要被这个世界抛弃!

老宋一路狂奔到了武军家,气喘吁吁地说:“不、不、不好了,要、要拆桥了!”武军是位六十几岁的老汉,年轻时当过兵,也是村里仅有的几个党员之一。他在短短的时间内就弄明白了事情的原委,二话没说,拉着老宋,纠集了街坊四邻和几个本家的人,迅速赶到了桥头。 

这时,红帽子还在指挥着挖掘机,武军大喝一声:“住手!” 红帽子激灵一下打了个冷战,但很快镇定下来,从裤兜里摸出一根香烟,衔在嘴里,点着后猛吸一口,鼓起两腮吐了个大大的烟圈,抬起眼,瞟了一下武军,对司机挥了挥手,示意继续干。武军见状没有说话,一个箭步窜到了挖掘机的前面,挡住了去路,这时十几个村民纷纷跟了上来,将两辆车团团围住。挖掘机被迫停了下来,红帽子立刻傻了眼,满脸赔笑地走到武军的面前,低声下气地说:“大爷,有事好说,有事好说”,边说边递上一根烟。“有啥好说的,哼?你们是哪儿的?谁让你们干的?”武军抬起手弹开了递上的香烟说道。“没办法,我们也是按照上级指示”,红帽子显得很无耐的样子。“你的上级是哪儿?是谁?”“是、是、是领导,反正是我们领导通知的”,小头目支支吾吾地说。“什么狗屁的领导,你让他来!”,红帽子还不死心,继续着他的软磨硬泡,试图说服武军。武军不再和他废话,坚定的目光扫向了围在挖掘机旁的村民们,向他们传送着信心和决心。 

就这样,几个小时很快过去了,天渐渐黑了。红帽子其实一直没闲着,在不停地打电话、接电话,一会儿唯唯诺诺,一会儿支支吾吾,一会儿笑逐颜开,一会儿愁眉苦脸……在打完最后一个电话后,红帽子向挖掘机招了招手,带着两个司机跳上了一个吉普车,一溜烟的溜走了。随着红帽子的离开,武军长长呼了口气。几个小时的对峙终于告一段落,紧绷的神经也随之缓和下来,肚子里发出咕咕的叫声提醒他该吃晚饭了。 武军望着并肩作战的村民,鼻子一酸差点掉下眼泪。

这些村民穿着五颜六色的衣服,白发苍苍的头发,布满皱纹的面孔。六十多岁的武军已经是最年轻的战士,其中最大的已经满八十岁,大部分都是七十好几的老人。在正常情况下,这是一群颐养天年的老人,可是还要一起保卫家园。他们当中近一半的老人是女人,是做了奶奶、姥姥的女人!年轻的后生们不是上学就是打工,村里留守的不是老人就是儿童。这就是中共国农村的现状,不是个案而是普遍。

这种状况是谁造成的?想必大家心知肚明。中共国最底层的阶层就是农民,种地却不拥有土地,粮食的价格低的惊人。以现在为例,种一亩地的纯收入400元至600元,一个正常家庭的开支一年3万元(这在北方的农村已经是很低了),那么你要种50至70亩地才能勉强度日。不要说一家人根本没有能力种这么多,就是有能力也没有这么多地可种。因为中共国的农业还停留在个体作业的小农经济时代,几十年来几乎没有发展,这就是中共吹嘘的农业“成就”。

每年年初的所谓“中央经济会议”排在一号位置的就是三农(农村、农业、农民)。一号的假、一号的骗、一号的丑、一号的恶,满嘴的仁义道德、满腹的男盗女娼,言尧舜之事、行桀纣之实!

武军带领这样一群“老兵”(不是姥姥就是姥爷,要么就是老奶奶、老爷爷),初战告捷,增添了他的信心。

但真的能如愿吗?大桥能够保住吗?一切都是刚刚开始!

(未完待续)


更多文章欢迎浏览波士顿五月花GNEWS官方号

更多直播欢迎关注波士顿五月花GTV官方号

欢迎加入波士顿五月花农场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