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德社》精选主题专栏:剑指中共网络攻击,文贵先生打赢律师事务所

《路德社》精选主题专栏组出品

擅长替人打渎职官司的华盛顿克拉克.希尔律师事务所, 2021年1月12日在爆料革命发起人郭文贵先生提起的渎职诉讼中,被华盛顿特区法院裁定必须向郭文贵先生提供2017年网络攻击取证报告以及与该网络攻击有关的其他文件。这家号称取得2021年联邦及地方最佳排名的律师事务所,被人告上法庭已经颜面尽失,还被勒令交出所有相关客户资料,那真是被釜底抽薪,雪上加霜。明星大状碰到郭文贵先生的真金不怕火炼团队,只能认怂,可谓强中更有强中手,一山还有一山高。

路透社1月13日的报道,华盛顿特区地方法官詹姆士·博阿斯伯格(James Boasberg)1月12日批准了郭文贵先生对克拉克·希尔(Clark Hill)的一项公开调查报告的诉讼,以强迫该律师事务所提供取证报告以及与该公司2017年网络攻击有关的其他文件,该文件来自该公司计算机服务器。克拉克希尔律师事务所曾坚持该调查报告是其咨询公司Duff&Phelps法律代理中使用的工作相关材料,受律师-客户特权的保护,但是这一论点被法官驳回。

这项公开调查报告的纠纷源自郭文贵先生提起的一项渎职诉讼,该诉讼是在克拉克·希尔(Clark Hill)律师事务所2017年被黑客入侵并在网上公开文贵先生个人信息后发起的。据布隆伯格法律网站2020年2月22日的报道,郭文贵先生2016年聘请了克拉克希尔律师事务所,着手进行政治庇护申请,文贵先生曾警告克拉克·希尔(Clark Hill)“他和他的同事们经历了持续不断的网络攻击,”并且他们“应该受到复杂的网络攻击”。该公司同意“采取特别预防措施,以防止不当披露原告的敏感机密信息。”

但是在2017年9月,该公司的计算机系统遭到黑客攻击后,有关文贵先生及其妻子的个人信息(包括持不同政见者的庇护申请的内容)都被发布在在网上。文贵先生称克拉克公司“作不实陈述”以确保他为客户,但未遵循“应予保证的程序来充分保护机密信息”。其信息处理不当和随后的网络攻击对文贵先生造成了损害。华盛顿特区地方法院2020年2月21日裁决,同意郭文贵先生针对克拉克·希尔 (Clark Hill) 律师事务所的渎职行为进行起诉,指控其办理郭政治庇护过程中“不当处理个人信息,以及在随后的网络攻击中泄露原告敏感机密信息”。

据路德社的信息,当时克拉克公司500台电脑遭黑,无法启动,克拉克公司之前为了不得罪中共,做出的调查报告里避开了罪魁祸首中共。因此文贵先生坚持让律师事务所公布所有被黑客的资料,出示其针对性网络公司的取证调查报告,强制要求被告对其事件的调查提供更完整的答案。

文贵先生是中共目前倾举国之力打击的对象,黑客入侵提供了中共政治迫害的证据。就在律师所被黑客,被迫退出文贵先生代理后不久,2017年10月4日,原定在华盛顿哈德逊研究所举行的文贵先生记者会,也因为哈德逊网站遭到来自上海的黑客攻击,而临时取消。同一天,中国公安部长郭声琨在华盛顿与美国司法部长塞申斯以及代理国土安全部长杜克(Elaine Duke)会晤,讨论议题是”逃犯遣返、打击毒枭、网络犯罪”等领域的合作。在美国的土地上,中共执法高层与美国高层共商打击网络犯罪的同时,却从上海发动对美国网站的攻击,这样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讽刺大戏,真是用尽世间所有恶毒的语言都不能形容中共的下流和无耻。

因此公开500台律所被黑电脑里,涉及袭击所有的相关客户信息;以及涉及黑客袭击原因的调查报告,都将矛头直指中共。今次法庭定案,认同了文贵先生有权力知道网络攻击相关的客户信息。因为“这些信息“显然是相关的,适当的修改可以减轻任何特权或隐私方面的顾虑。”路德社评论,这将迫使克拉克律所将中共黑客的实情上报美国政府,从而为美国定性中共流氓恐怖政权,反击中共侵犯美国主权再添实证。

克拉克希尔律师事务所作为全美数一数二的大律师事务所,与白宫和国会大厦,同处一条宾夕法尼亚大道上。在美国最高权力中心眼皮底下受到的中共网络如此攻击和威胁,可想而知其他的美国公司受到的中共威胁只会有过之,而无不及,加之中共干预美国大选,造成的全美上下同仇敌忾的气势,鼓励美国人民站起来,勇敢指证中共的侵犯和各种霸凌将成为潮流,最终这股潮流会凝聚成复仇的熊熊烈焰,将中共烧成灰烬。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援引原文
援引原文2

本文作者:sherryok水云间
审核校对:玫瑰天空
上传排版:糖果儿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路德社精选

路德社精选栏目-喜马拉雅新西兰奥克兰伊甸农场新闻组 有意加入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的战友们,请使用官方discord 链接 https://discord.gg/nyPUqYj 并附上您的挺郭经历及法治基金捐款凭证。谢谢大家🥰 1月 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