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郭先生提到的二战最大受益国瑞士和圣哥达隧道

二战时期,随着纳粹德国的铁甲洪流在欧洲大地肆虐,许多国家都被卷入了战争之中,只有少数几个国家侥幸躲过了这场灾难,瑞士这就是其中之一。尽管只是一个人口只有500多万的小国,但瑞士所处地理位置使它在西北欧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它位于欧洲中西部,与它接壤的东面是奥地利,南面是意大利,西面是法国,北面是德国,也就是说,二战时期的三个轴心国其中就有两个是它的邻居,紧挨着两个侵略成性的好战分子,瑞士的处境可谓险象丛生。

在这两个轴心国中,瑞士对意大利比较放心,因为两国的关系总体来说还算不错,瑞士对墨索里尼没有恶意,墨索里尼也没有动过占领瑞士的念头。而对待墨索里尼的态度相比,大多数瑞士人对待希特勒的态度是又恨又怕,对纳粹也没有什么好感,而纳粹也曾经针对瑞士舆论对德国的不友好威胁过瑞士,甚至有过打算要把它并入第三帝国。

既然德国有过侵略瑞士的想法,为什么没有实施?瑞士是如何逃过这一劫难?

(原因很多,此篇文章会尽力而为解释清楚)

瑞士是真正的中立国

这个真正的意思是,瑞士的中立是得到承认、保证的,不像一些国家号称中立国,但只是单方面的宣布中立,并没有得到国际认可。瑞士早在1674年就宣告自己是一个中立国,此后也一直严守中立政策,最终在1815年的维也纳会议上得到了各大国的承认,通过欧洲公法正式保证它的中立和领土的不可侵犯性,此后它的中立地位就一直是欧洲公法的组成部分,从未有过间断,并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的《凡尔赛和约》(见注释)上再次获得了肯定。国联成立后,瑞士决定放弃它的传统的绝对中立国加入国联,但希望保留有条件的中立,国联理事会经讨论后通过决议承认了它的有条件中立地位,即免去它作为成员国必须参加的军事活动(或行动),只承担对破坏盟约的国家采取非军事行动的制裁义务(也为二战时期提供了某些优势)。

从1935年开始,眼看着意大利侵略阿比西尼亚,德国武装进入莱茵兰、吞并奥地利,国联对此无力制止,集体安全已经全面崩溃,欧洲完全笼罩在战争阴云之下,而瑞士在德国并吞奥地利之后,更是三面与轴心国相接,危险系数大幅增加,因此瑞士政府认为,要想躲避卷入战争的危险,除了恢复以前的绝对中立政策,别无他法。

1938年5月14日,国联行政院通过了瑞士的请求,统一它回复以往的绝对中立政策,今后不再参与对其他国家的任何制裁行动。尽管争得了国联的统一,但是瑞士政府很清楚,只有在得到各轴心国国家的正式承认之后,躲过战争灾难、获得了平安才有了保证。

由于瑞士人对纳粹印象不佳,使德国认为瑞士舆论有反德倾向,所以对瑞士恢复绝对中立一事迟迟不肯表态。瑞士政府就两国关系问题与德国进行了商谈,并做了一定的让步之后,希特勒才在1938年6月9日对瑞士新任驻柏林公使佛勒里歇尔说,德国决定尊重瑞士的中立。两个星期后,德国发表了尊重瑞士中立的正式证明。

1939年8月,苏德条约签订后,德国入侵波兰的企图已昭然若揭,欧洲大战一触即发,瑞士政府一方面西方墨索里尼能够说服希特勒接受调停,放弃战争,一方面把自己的中立立场再次统治欧洲列强,尤其是德国,而德国再次申明尊重瑞士的中立。

瑞士谨慎不惹怒德国引来的战火

尽管大部分瑞士人是说德语的日耳曼人后裔,但这些人中有很多不但和其他瑞士人一样反对纳粹,更对把德国发展为极权国家的希特勒感到不满。1937年11月,德国驻瑞士公使发往德国的备忘录这样写道:“大部分的瑞士人反对我们的对外政策和德国国内的事态发展。”

对瑞士人的反德情绪,纳粹予以了反击,一方面大肆攻击瑞士的民主政体,另一方面宣传和怂恿在瑞士的德国侨民搞阴谋活动,试图颠覆瑞士的组织结构。

搞颠覆活动的主要是在瑞士的德国国社党组织,也有收到纳粹思想影响的本国组织,成员主要来自德国的侨民。瑞士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来防范这些人的阴谋活动,检查、没收流入国内的具有潜伏性宣传的报纸和刊物,命令所有外国人把武器上缴警察局,并把一些“不受欢迎”的外国人驱逐出境。

在二战爆发前,这样的颠覆组织还不多,参加的人也很少,一些德国侨民还是因为受到来自纳粹的压力才被迫加入的。可是二战爆发后,特别是德国在西欧取得了一连串胜利后,加入这些组织特别是国社党的人数迅速增加,而且一直到1942年都是有增无减。这些参加者有的是因为德国的胜利增加了他们的民族自豪感,有的是因为担心德国会占领瑞士,为了自身的安全和前途才与纳粹进行合作。

对于这些迅速扩大的第五纵队,以及它们的规模越来越大,次数越来越多的带有煽动性的集会,瑞士政府无法禁止,因为他们的背后有德国的支持,瑞士担心禁止会招来德国的报复,尤其担心会招来战争,只能尽量对他们进行一定的管理。好在由于政治和文化的原因,很多瑞士人接受不了纳粹的思想,甚至对他们的活动感到非常愤怒,所以这些第五纵队并没有造成什么灾难性的后果。

由于担心国内的反德言论会惹怒德国,尽管瑞士是民主国家,也一直实行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但是在目前这种危险的处境下,瑞士政府还是力所能及的要求新闻媒体不要发表对德国不利的评论,并且希望愤怒的民众能过够理解政府的苦衷。

总之,二战期间,瑞士都是小心翼翼的与德国打交道,尽可能在保持中立的基础上满足了德国的要求,以避免激怒它导致战火烧到自己身上。

瑞士做好了抵抗侵略的准备

尽管瑞士政府一再强调自己的永久中立政策,但是他们也清楚,不能把国家安全完全放在别人遵守的承诺上,发展武装力量是中立必不可少的后盾。

从1933年希特勒上台到1939年9月德军入侵波兰为止,瑞士政府在国民支持下,采取了一些列措施来加强国家的防务,应对将来可能发生战争做准备。

1933年,瑞士联邦议会表决通过了一个拨款计划,用来增加军用物资,以加强军队的武装,总司令鲁道夫·明格还亲自到全国各地进行演讲,让国民认识到重整军备、防止侵略的重要性。

1936年,瑞士政府通过了一项整编军队的法令,然后进行了第一批国家防卫公债,用筹措到的这笔资金在东北和北部边境以及阿尔卑斯上的一些战略要地修建了信的防御工事,维修加固了旧的军事设施。直到1939年4月30日为止,瑞士用于国防的经费已经达到了10亿法郎。

在1939年的慕尼黑危机期间,瑞士一方面密切关注事态的发展,另一方面对边境实行长期戒备,并把边境上的道路、桥梁和隧道全部埋设了地雷。

到了1939年初,瑞士联邦议会又通过了一项决议,将义务服役年龄从48岁提高到60岁,并授权政府在紧急情况下不必等待议会批准即可征召军队。3月16日,德国占领捷克斯洛伐克,之后又企图吞并列支敦士登(中立国),法国一家通讯社在瑞士的分析报道说德国在拉尔贝格集结了70万的兵力,意图进攻中立国过。瑞士联邦委员会在3月24日批准了政府征召军队的紧急提案,并加紧进行莱茵河边防工事的巩固。德国对此大为不满,认为瑞士受到法国的煽动而对德国采取了敌对态度,瑞士对此自然予以否认,并说自己已经把边防设施撤除了一部分。

8月23日,德国与苏联签订了《苏德互不侵犯条约》(见注释),欧洲大战已经迫在眉睫,瑞士于29日宣布全国处于服役状态,接着选出了来自瓦得州法语区的亨利·基桑将军为瑞士武装部队总司令。9月1日,德军入侵波兰,第二天瑞士政府就命令军队进行总动员,并规定16-65岁的男子和16-60岁的女子有参加强制劳动的义务。

尽管波兰沦陷处在了“静坐战”时期,没有迹象表明瑞士受到了战争的威胁,但瑞士政府丝毫不敢放松,仍然命令军队一方面进行紧张的训练,另一方面加强防御工事,瑞士领导人心里清楚:必须有一支常备不懈的军队做依靠,才会有更大的可能持续保持中立。

除了加紧训练军队、巩固防御工事,瑞士军方还更具国家的地形制定了防御计划:由军队防守边境和第二道防线,民兵则扼守第二道防线后,险要的山隘,这样的防守计划适合瑞士的地形,因为山地不利于德军庞大的机械化部队同行。除此之外,瑞士还计划如果德军入侵瑞士,就把境内两个非常重要的隧道——圣哥达和辛普朗炸毁。

对于瑞士的军备力量,希特勒是不屑一顾的,但是它考虑的是瑞士的防御计划。瑞士是山地国家,山高林密,岩洞众多,非常适合游击战,德军要想完全征服瑞士,付出的代价肯定非常大。而且圣哥达和辛普朗隧道一旦被炸毁,连接德国和意大利的铁路势必终端,在这种地形上重建隧道费时费力,如果游击队再不断进行破坏,完工的时间更不知道要延长到什么时候,那就更得不偿失了。

瑞士对德国的暧昧

虽然瑞士是中立国,也被国际认可。但在二战期间,瑞士对德国的态度也是暧昧的。在经济上,德国一直是瑞士最大的贸易伙伴。大战爆发不久,瑞士向德国提供了1.5亿瑞士法郎贷款。瑞士还向德国卖电,让德国工厂保持生产,直至1945年3月德国败局已定时才停止。瑞士各大表厂还向德国供应精密零件。苏黎世的军工厂提供的40毫米口径高射炮,是德国应付盟军空袭的重要防卫武器。另外,当时的瑞士拒绝帮助受到迫害的犹太人,瑞士当局明确规定:“犹太人不应当被视为政治难民”。到正式开战时,瑞士已在边境拦截了10多万犹太人入境。瑞士有时甚至直接把这些人交到当时臭名昭著的党卫军受赏。瑞士银行倾吞犹太人财产,充当纳粹黄金保险箱。当时,纳粹德国的帝国银行90%的黄金交易就是通过瑞士银行进行的。纳粹通过战争掠夺来的巨额财富,也有相当一部分在瑞士银行。在瑞士银行的“帮助”下,希特勒得到了宝贵的外汇(财富储备),从而在世界市场上购买维持战争的重要物资。纳粹德国帝国银行副行长索性露骨地说:“瑞士允许自由的外汇交易具有重要的政治意义,这是我们至今仍让它保持独立的一个基本原则。”

在战后,德国《周报》指出,瑞士的“中立”只差没有同第三帝国正式合作而已。

瑞士联邦

瑞士是多个民族的国家,主要人口由德、法、意三个民族组成。仅仅这一点看,瑞士堪比“小欧洲”。瑞士的国情就是“洲情”的缩影。其次,瑞士联邦充分的体现了各民族权力平等、高度自治的原则,为“欧洲合众国”树立了良好的榜样。

瑞士联邦的特殊之处在于,再分配最高行政权力时,它引入各民族间的权力平衡机制:瑞士联邦法律规定,联邦委员会的七位委员必须来自不同的地区,代表不同的民族地区。联邦委员会主席由各位委员轮值担当,期限一年。这就意味着,每个民族都有执政权,都有行使政府主席权力的机会。上述规定巧妙的回避了多数民族长期垄断权力的风险,最大限度地体现了各民族权利平等的原则。

另外,瑞士联邦的税收制度也独具特色,瑞士的直接税都流入各民族省份的税务部门,归省内自己掌握,联邦政府只收取共同的海关税和间接税。这样做可以让各民族省份享有较大的财政权力,充分满足了各民族高度自治的愿望。

而且,瑞士联邦尊重境内各民族文化的独特性(请注意,这里指的是境内!)。

瑞士联邦字1848年成立以来,一直生活在和平当中。它不仅维护了国内的和平,避免了民族间的乱战。

综上所述,瑞士是“小欧洲”,欧洲就是大瑞士。

圣哥达基线隧道

聊圣哥达基线隧道之前,要先知道【圣哥达】。

如今我们所熟悉的圣哥达有很多名字,例如特雷穆洛山(Monte Tremulo)、乌尔萨里山(Mons Ursarie)、埃尔韦尼努斯山(Mons Elvelinus),以及圣古塔尔迪山(Monte Sancti Gutardi)等。而数世纪以来,围绕这座阿尔卑斯山体的故事、涵义与展望也非常之多。

圣哥达是个神话,作为1291年首批联邦州结盟之处,及对哈布斯堡万超反抗的诞生地,圣哥达享有独特的光环。无论马特洪峰还是任何其他瑞士山峰,都没有这座山体所具有的象征意义:联邦的摇篮、阿尔卑斯山脉的中心、交通的枢纽、欧洲大河的源头、瑞士各文化的十字路口,以及国家独立,凝聚力与认同感的象征。

圣哥达,是一座军事要塞。二战期间的1940年7月,正当整个欧洲都被纳粹德国的铁蹄蹂躏,中立的瑞士围绕着圣哥达开始闭关自守。基桑将军采纳了“国家堡垒”这一军事战略,将防御工事中心部署在阿尔卑斯山脉——尤其是圣哥达的天险一带。

人们在山体中挖掘了地下巷道、隧道、小碉堡和掩体,一战时便已开始修建的圣哥达要塞,摇身一变成了军事重地并保持至今。

【注释】:

《凡尔赛条约》《凡尔赛和约》:(法语:Traité de Versailles;英语:Treaty of Versailles),全称《协约国及参战各国对德和约》(法语:Traité de paix entre les Alliés et les Puissances associées et l ‘Allemagne,英语:Treaty of Peace between the Allied and Associated Powers and Germany),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战胜的协约国和战败的同盟国签订的和约。协约国和同盟国于1918年11月11日宣布停火,经过巴黎和会长达7个月的谈判后,于1919年6月28日在巴黎的凡尔赛宫签署条约,标志着第一次世界大战正式结束。得到国际联盟的承认后,《凡尔赛条约》于1920年1月10日正式生效。

在凡尔赛和约的众多条款中,最具争议性的一项莫过于第231条款。该条款迫使德国承认发动战争的全部责任。合约也限制德国的军事能力,使其割让领土,以及迫使他们支付巨额的赔款。在1921年时,德国所要负担的赔款高达1320亿德国马克(尔后减免至314亿德国马克)。当时许多经济学家,包含著名的约翰·凯恩斯,都认为凡尔赛条约太过苛刻,赔款金额过于高昂并且容易产生不良后果。但是也有人持反对意见。例如法国元帅费迪南·福煦就认为条约对德国非常宽容。

由于山东问题(第156条将德国在中国山东的权益转交予日本而非中国)和国内爆发五四运动等因素下,中国作为战胜国没有签署该条约,但与德国另签订中德协约。

谈判于1919年1月18日在凡尔赛宫镜厅开始。1871年,德国取得普法战争胜利并统一德国后普鲁士国王威廉在此举行加冕为德意志皇帝威廉一世。来自38个国家的70名代表参与了谈判。战败国德国、奥地利、匈牙利被排除在谈判之外。俄国因于1917年和德国单独媾和且布尔什维克取得国家政权,也被排除在谈判之外。

从1919年三月开始,谈判由五个战胜国(英国、法国、美国、义大利、日本)政府首脑和外长组成的「十人委员会」主导,该机构组成复杂,矛盾重重,难以做出有效决定。谈判过程中日本和其余各国外长先后退出十人委员会,实际上只剩「四巨头」,后义大利因对南斯拉夫的阜姆(现里耶卡)的领土要求被拒绝也退出时,最终的谈判由三大国(英国、法国、美国)的政府首脑,即英国首相乔治、法国总理克莱蒙梭、美国总统威尔逊把持,义大利首相维托里奥·奥兰多的作用微乎其微。德国甚至不准参与条约讨论。因为各国谈判目标不一致甚至存在冲突,每个决定都是经过「不愉快的妥协」后才能达成。亨利·基辛格称之为「美国式理想主义和欧洲式偏执狂之间的脆弱妥协」。

1919年4月29日由德国外长乌尔里希·冯·布鲁克多夫-兰祖伯爵率领的德国代表团抵达凡尔赛宫。5月7日德国代表团接受战胜国提出的条件,内容包括将德国领土分割一部分给邻国,战胜国瓜分德国海外殖民地,限制德国再次发动战争的能力等。但因德国被排除在谈判之外,德国政府认为以上条件不公并提出抗议,随即退出和会。

6月20日以古斯塔夫·鲍尔为总理的德国新政府成立,在23日德国国会举行的投票中支持接受条约者以237票比138票胜出,28日德国新外长赫尔曼·穆勒在和约上签字。1920年1月10日国际联盟宣告成立。

《德苏互不侵犯条约》:是1939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前苏联与纳粹德国在莫斯科所签订之互不侵犯条约,目标是初步建立苏德在扩张之间的友谊与共识,并导致波兰被瓜分。条约也称为德苏条约、莫洛托夫-里宾特洛甫条约或希特勒-斯大林条约。

1939年4月至8月,英、法、苏三国在莫斯科举行军事、政治谈判。谈判中,苏联向英法提出了一些建议:

缔结英、法、苏之间有效期5至10年,包括军事援助在内的反侵略互助条约

三国保障中欧和东欧国家的安全

缔结三国间相互援助的方式和规模的具体协议。

然而,谈判毫无结果。英法同意了德国在东欧和中南欧自由行动,拒绝苏联提出保障中欧和东南欧国家安全。5月到8月间,希特勒一再通过外长里宾特罗普向苏联表示德国无意侵苏,希望改善彼此关系。因为希特勒已决定侵略波兰,他得知莫斯科正在举行英、法、苏三国谈判,深感忧虑。

5月,日本在远东地区挑起诺门罕战役,向苏联发动进攻,而德、日两个法西斯国家又在谈判结成军事同盟,苏联有腹背受敌的现实危险。

8月2日,希特勒放下身段直接电告斯大林,要求德苏会谈签约,必要时他可以亲自出席。苏联对西方国家的绥靖政策相当不满,遂答应了这一请求。同日,德国外长里宾特洛甫带着希特勒亲笔签字的全权证书,动身前往莫斯科。8月3日,里宾特洛甫向苏提出希望改善彼此关系,声称从波罗的海到黑海没有一个问题不能通过协商解决并使双方都感到满意。

8月17日,德驻苏大使舒伦堡再次会见莫洛托夫,表示愿与苏缔结一项互不侵犯条约。8月23日正午,两架「秃鹫」运输机载着德国代表团到达莫斯科。史达林、莫洛托夫和里宾特洛甫通过两次会谈,当晚,正式签订了《德苏互不侵犯条约》。9月1日清晨,德军正式对波兰发动入侵,第二次世界大战正式开始。

条约规定:

条约缔结双方保证不单独或联合其他国家彼此间施用武力、侵犯或攻击行为。

缔约一方如与第三国交战,另一缔约国不得给予第三国任何支持。

缔约双方绝不参加任何直接、间接反对另一缔约国的任何国家集团。

条约有效期为10年。

除互不侵犯条约外,德苏还签订了一份秘密附加协议书:

波罗的海地区如发生领土或政治变动时,立陶宛北部疆界将成为德苏权力界限,在这方面,双方将承认立陶宛在维尔诺地区的利益。

如波兰发生领土和政治变动,德苏将大致以纳雷夫河、维斯瓦河和桑河为势力分界。维持波兰独立是否符合双方利益,与及如何划界,只能在进一步的政治发展过程中才能确定。

在东南欧方面,苏联关心她在比萨拉比亚的利益,德国宣布她在该地区在政治上完全没有利害关系。

双方将视本协议书为绝密文件。

秘密附加协议书的内容当时并不为外人所知,内容一直到了二战结束之后的纽伦堡大审时,西方国家才从里宾特罗普的口供中得知,但当时苏方否认。

秘密附加协议书(见下图)

协议书所定的势力范围(见下图)

By 小东方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新加坡狮城农场 Himalaya Singapore

欢迎加入喜马拉雅新加坡狮城农场 ! 农场链接:https://discord.gg/he7cnPytW 1月 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