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述评:中共对孩子的三重围猎

喜马拉雅-国内新闻组:Y.M.O 素材:HK小蚂蚁  校对:文迹~见证神迹

日前,安徽省安庆市河镇初中的一名女生,因为考试取得好成绩,成为全年级第1名,其中一科更考获100分,但被班主任质疑事前买考卷作弊,约谈后要求补考。考100分的该科,在补考后虽然也考了98分的好成绩,但该女生受此事刺激,在QQ发文“考试正常发挥,考得好怪我喽?”,隔天溺毙身亡,陈尸池塘。

对此,该校的校长坚持没有质疑学生作弊,也否认要求补考。目前家属已和潜山教育局达成协议,一共补偿60万元,但该班主任并未道歉,正常授课。

其实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好几天,之所以到现在才写这篇文章,一是在墙内这样的事例数量太多,并且过程大致相似,对这位女生的死亡笔者除了难过,内心还有一种无力感。二是这样的死亡也凸显出一个不争的事实,就是中国的孩子普遍不被当人看待,不仅是在学校里,在家庭中甚至整个社会上,都是这样。

中共的极权统治,最害怕的一件事就是民众的开智,而民众当中最有可能开智的就是孩子们,他们就是单纯、善良、未来这些名词的代言人。所以中共对孩子们设下了三重防线,决心要把他们圈在猎场之中,变成了几个“法外之地”的交集受害者。

首先,中国孩子在家里就不算人。

中共把几千年以来的家长制拿到手中,并往一个个家庭灌输这样的思路:在家里,风可进,雨可进,法律不可进。在很多判例里,虐待、打伤甚至打死自己孩子所受到的惩罚,比虐待、打伤或者打死陌生人低多了。孩子本身就是家庭暴力的主要受害者,亲父母虐待孩子,不残暴到一定地步,根本就不算犯法。甚至有些就算故意弄死了,都直接按意外算,不追查法律责任。这样的判例只会让更多的孩子继续遭受摧残。

其次,中共把教师这个职业过分神化,孩子是直接受害者。

在中共国,教师不被认为是一个普通职业,而是被树立成一个道德楷模,拥有天然的道德优势。孩子不是人,教师却是神。很多家长甚至会用撒谎、隐瞒的方法,来帮助孩子树立“老师都是大好人”的错误观念,以保证教师的绝对权威。实际上教师队伍里什么人都有,这个行业的道德水准并不高于其他行业。

但是因为教师被中共给予了超然地位,其对孩子的很多侮辱性、低素质行为,都可以隐藏在“为你好”“严师出高徒”的包装下,变得合理化,甚至崇高化。很多家长在孩子和老师之间,会首先选择相信老师。其实绝大部分的羞辱行为并没有什么高明的教育目的,只不过是教师个人情绪的发泄,是教育无能的表现,以及无需承担后果的任性行为。

在学校里,教师对于孩子有巨大的权力优势。教师可以直接决定一个孩子在班上的处境,而孩子又是未成年人。教师本来就不应该是一个肆无忌惮的职业,甚至应该受到远高于普通职业的行为约束。但是中共刻意淡化教师对孩子的天然巨大权力优势,而且用极个别的例子把孩子渲染成无法无天的强势群体。

第三,在整个社会范围内,孩子不被当做一个人来看待。

在中共的洗脑宣传之下,眼里只剩中国梦的社会当然不拿孩子当回事。孩子更多情况下是被当成宠物,父母私属品。除了打骂之类的问题外,在墙内社会,当面对孩子评头论足是家常便饭,家长不需要对孩子守信用,骗小孩子不算骗人,逗弄孩子是很多大人表示友善的方式。同样的糟糕行为他们是不敢对其他大人做的,因为这些全是本质上特别糟糕的行为,这不就是中共只能自上而下的统治思维的一种体现么?

同时,允许孩子撒泼、不守规矩,也是不把孩子当人的一种表现。孩子在公共场合不守规矩由来已久,这是另一种的不被尊重的表现。很多人不肯正视问题根源,只往周围肆意发难。这也是中共治国的一种方法:让民众永远处于应激反应状态,在大家互相防御的时候,中共自然坐收渔翁之利。

写得和答案差不多就是抄,在你们眼里,我不会一鸣惊人,超出你们想象的成绩不会是我自己的,我受够了!我真的很煎熬,我一直都想过自杀,但没有一件事迫使我去,现在我真的扛不住了。 2021年的第一天,也算好,别说我对不起任何人。

就是因为这种不把孩子当人的风气,普通民众终于被中共改造成功,不认为孩子应该讲理,推崇傻孩子为美,认为孩子不应该思考,这样才天真可爱。而这种风气,也导致家长普遍不信任自己的孩子。

在英文里说一个孩子“成熟”是绝对的褒义,而中文里却另有一个微妙的词汇,用来形容表现出一定思想的孩子:早熟。认为孩子拥有自己的想法是不纯洁的表现,毕竟中共是容不得任何异端人士存在的,特别是孩子。


与其说中国人讨厌有思想的小孩,不如说中共设下家庭、学校、社会这三重包围圈,层层扼杀,防止有思想的小孩出现,以最大限度地阻止民众开智、觉醒,动摇其得以奴役十四亿人民的根基。

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

+4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国内新闻组

坚定信念,坚守信仰,誓死灭共! 知非即捨,信此信彼,信仰自由! 1月 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