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度“自治”的强国

【身边的故事】高度“自治”的强国

喜马拉雅-国内新闻组:伍哥 封面:麦田67号 编校:老顽童2017

强国在疫情爆发之时,也是墙国高度”自治”之时。

今天下午刚参加完社区大数据核酸检测的排查,结果也不知道什么时间才能出来,虽然心里有底儿,但还是略微的有点儿忐忑不安,急切想知道自己到底是阴还是阳,毕竟是第一次做。

晚上睡不着,刷手机,一遍一遍的看健康宝,也不确定结果会是怎样,朦朦胧胧的睡着了,突然急促的敲门声把我惊醒了,心砰砰直跳,各种画面极速闪现。我努力让自己冷静再冷静,看看熟睡的妻子和孩子,最担心的就是她们被惊吓到。

毕竟我也算是见过风雨的人,很平静地先问清楚是“哪个部门的”,通过猫眼查看,见是全副武装的社区工作人员才把门打开,被告知不得出门,问为什么说他们也不清楚,也是突然得到上面的通知,我们整个单元的人被居家隔离了。可是我并没听见敲别人家的门,趴窗户侦查一下吧,发现他们是拿着估计写着名单的纸,针对性极准地找着人。这我心里怎么能踏实下来,再一遍一遍刷健康宝,直到凌晨快天亮了看到自己是阴的结果后更睡不下了,担心是不是妻子的核酸结果有问题。我也不敢去叫醒妻子,既害怕又想第一时间知道核酸结果,就这样,在矛盾纠结中好不容易捱到天亮,妻子醒了,查看了结果,阴性!

真有点儿想国骂的冲动,转念一想寒冷冬天大半夜的,敲门的人也不容易,他们也只是执行那些在屋里或许还在床上的人发出的指令。就这样稀里糊涂地被隔离了,并且给家门贴上主动申请居家隔离的封条。

您可能很好奇这样就被限制人身自由了?标准是什么?隔离多长时间?哪的规定?……告诉您一句:好奇会害死猫的!

墙内信息极不透明,整个疫情防控乱成了一锅粥,根本没有什么统一的标准,各地可以充分发挥自己权力的自由,省市县乡镇村屯都有自己的特色规定,封路焊门等等所有您想不到的方法都能看到听到。以前还可以看到一些网红的红头文件,现在根本不给您一丁点儿的机会,来了让您蒙头转向地签字按印,走的时候一片云彩都不给您留,就这样把您隔离了。

记得地理老师讲过气候是水平十里不同天,海拔是十米不同天,现如今墙国内变得更“先进科学”了,隔一条路或者一堵墙或者一条河就会出现完全不同的规定。圈内一朋友疫情期间错过晚高峰,从城里的家打车去郊区村里的自己的别墅(可以想象其人的人脉关系),结果到了村里别墅区门口就是不让进,说破了天,回自己有房照的家也不行,打了无数个电话,报警、打市长热线投诉维权都没有用。发朋友圈想借助自媒体也没戏,折腾到了后半夜还算挺好,保安帮她把院内的车开出来了,可以坐在车里开着空调等着了,不然大冬天在外边不得冻死。最后,就是这样执着地捱到天亮,到上午九十点钟,还是不让进,灰溜溜地开车回城了。

北京和燕郊相隔一条河,高峰时过桥检查的人太多了,于是有大胆的人从河上的冰面走过来进京,可就是这样如屡薄冰之路很快就被北京这边沿河拦住了,行不通了。

突然发现墙国现在是高度“自治”了,各种雷人的口号标语涌现,渣土堆垃圾成了断路利器,警戒带成了畅销货,用什么招数怎么做都不过分,再不用担心被打成村匪路霸,相反说不定还有可能因此戴上共和国勋章呢。

我的地盘我做主,真正地当了一回家做了一回主,而且做的还人模狗样的。墙内现在的高度“自治”其实就是在疫情面前权力已经完全失去了监督和制约,如此高度“自治”的根源来自于那些头顶乌纱帽的人内心深处的恐惧,因为稍有不慎就会被革职查办,所以才会将自己的权力用到了极致,他们不会去想如何为人民服务,想的是一旦出事儿怎么样才能推脱责任,怎么样找个替罪羊把锅甩出去,怎么样还能顺便发点儿国难财,绞尽脑汁地去想办法,不过想来想去想出来也无外乎都是一些土匪的办法,因为他们根子就是土匪!
(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

+4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国内新闻组

坚定信念,坚守信仰,誓死灭共! 知非即捨,信此信彼,信仰自由! 1月 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