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专题】 「赤色政治」重创香港司法独立(三)煤矿中的金丝雀,法律界游行示警

搜集:天灭中共

编撰:天灭中共

覆核:卡西欧

上传:文粤

「金丝雀示警」

矿坑有毒气,金丝雀对有害气体的敏感度远超人类,所以矿工们会带金丝雀进矿洞。如果金丝雀奄奄一息,就代表有危险。法律界身处司法制度的前缘,当司法独立垂危,当法治濒临崩溃,自觉应挺身而出,以身示警。

如果有一天金丝雀已气若游丝,那么说明矿坑已一遍血染赤色。

这次由法律界发起的黑衣静默游行是自1997年特区回归后的第五次(图片来自:端传媒)

「法律界首次黑衣静默大游行」

1997年之后,香港的司法独立有了致命的缺陷,法治精神能不能彰显取决于人大干不干预,这亦是《基本法》脆弱的根本。

1999年,因港人在内地所生子女是否享有居港权的争拗触发人大首次释法,中共让香港明白了一个无法接受的现实,1997年之后,香港的司法独立有了致命的缺陷,法治精神能不能彰显取决于人大干不干预,这亦是《基本法》脆弱的根本。

1999年6月30日,资深大律师张建利发起了香港法律界的第一次大游行,600多位法律界人士倾巢出动,抗议人大释法,捍卫司法独立。

(摄:ROBYN BECK / AFP,1999年6月30日,香港法律界首次黑衣静默大游行,抗议人大释法)

此举震惊全球,动摇了国际社会对香港法治的信心,迫于压力,中共极力向外界暗示释法是「绝少机会会发生」的。

然而,承诺从来都只是共产党的糖衣炮弹,等来的永远是伤痛。

时隔不过六年,2004年4月6日,中共中央主动就「行政长官及立法会产生办法和法案议案表决程序」的规定进行释法,指行政长官应向人大常委会提出报告,并由人大常委会根据香港特区的实际情况及循序渐进的原则确定选举办法,令政改由原本的「三部曲」增至「五部曲」。

中共的第二次释法,把明确清晰的法律条文变成了揣测圣意的文字游戏,让港人再次被迫接受,《基本法》中承诺的特首普选拜倒在「循序渐进」的脚下,变得遥遥无期。

「法律界再因人大释法发起游行」

司法机关能否独立和公正地运作,往往是衡量法律制度是否完善以及人民对这个制度是否有信心的重要指标,如果司法机关连审判权都能被肆意篡夺,又如何保障司法独立,实现以法达义、以法限权的司法职能,那么法律制度何在?

2005年3月12日,时任行政长官董健华因病辞职,其余下任期应如何处理,触发特首继任人的任期:到底是「2年」还是「5年」的争议。

2005年4月27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就《基本法》第53条有关行政长官的任期,作出解释:全体委员一致通过补选的行政长官任期为前任余下的任期。

时任律政司司长,拥共爱党的梁爱诗事后承认:「释法确实是政治决定,勉强说些冠冕堂皇的理由没意义」。

当时担任立法会议员的资深大律师梁家杰批评,「若有任何法律上的疑难,应该交由法院作最后裁决,而不是按掌权者的意愿而扭曲」。

香港法律界认为此举是篡夺司法裁判职能。须知司法机关能否独立和公正地运作,往往是衡量法律制度是否完善以及人民对这个制度是否有信心的重要指标,如果司法机关连审判权都能被肆意篡夺,又如何保障司法独立实现以法达义、以法限权的司法职能,那么法律制度何在?

公民党前身「45条关注组」为此发起了第二次黑衣静默大游行,当时有900多位法律界人士参与,规模空前。

「法官要爱党」比释法更荒唐

中国是以党治国,一党独大的地方,强制法官爱国,实际上是强迫法官爱党,向当权者效忠,为政党利益效劳。但在所有拥护司法独立的国家及地区,法官只会宣誓向法律效忠,无惧无私地依法作公正、独立的判决,维护法治精神,让正义得以伸张,让公义得到彰显。

2014年6月10日,中共国务院发表《「一国两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践》白皮书提出,香港法官及司法人员必须爱国,并承担维护国家主权及安全职责。当时,高等法院原讼庭法官王式英发表的声明指出「司法爱国」的错误:命令法官必须爱国,有悖于普通法制度下法官应保持中立,公正裁决,保障司法独立的原则。

中国是以党治国,一党独大的地方,强制法官爱国,实际上是强迫法官爱党,向当权者效忠,为政党利益效劳,但在所有拥护司法独立的国家及地区,法官只会宣誓向法律效忠,无惧无私地依法作公正独立的判决,维护法治精神,让正义得以伸张,让公义得到彰显。

这次游行是香港回归以后,法律界第五次的「黑衣游行」。 (图片来自郭荣铿facebook)

6月27日,时任法律界立法会议员郭荣铿代表法律界,为抗议白皮书损害香港司法独立而发起第三次黑衣静​​默游行,比过往反对人大释法的规模更宏大。当天,1600多名律师,包括李柱铭、梁家杰、戴启思、余若薇等在内的至少八位前大律师公会主席均参与游行,他们从高等法院游行至终审法院,过程中没有口号,不举标语,以维持法律界庄严肃穆的传统。

郭荣铿强调今次的白皮书事件对香港法治的冲击远高于释法对法治的影响,因白皮书是政权在赤裸裸的破坏香港的司法独立,挑战香港的司法制度。若这次法律界人士再不站出来,坚守香港的法治精神,到白皮书真正落地一日,恐为时已晚矣。

从白天到黑夜,抗议中共赤化香港法治,法律界挺身而出五度游行,从年少到白头,律师们放弃平步青云,以身涉险,捍卫司法独立。

2019年6月6日,法律界举行黑衣游行抗议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由终审法院游行至金钟政府总部,有近三千人参与是次黑衣游行,为回归以来最多的一次(图片来源:独立媒体)

矿工们会带金丝雀进矿洞,是因为矿坑有毒气,而金丝雀对毒气非常敏感。如果金丝雀奄奄一息,就代表有危险。法律界身处司法制度的前缘,当司法独立垂危,当法治濒临崩溃,自觉应挺身而出,以身示警,提醒世人独裁的真面目。

如果有一天金丝雀已气若游丝,那么说明矿坑已一遍血染赤色。

【香港专题】 「赤色政治」重創香港司法獨立

【香港专题】「赤色政治」重创香港司法独立(一)50年太久,只争朝夕

【香港专题】「赤色政治」重创香港司法独立(二)建立,从坚持开始;破坏,从释法开始

以上观点仅代表笔者

信息来源:

1、维基百科:香港特区白皮书

2、维基百科:人大释法

待续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