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海今钩】一张选票引起的血案-人性与社会制度之关系浅谈(三)

作者:香草山写作组 Kathy(文艺)

美国民主政体下发生的选票舞弊之偷票,抢票,死人票,无人票等,演变到眼下的混乱局面,美国老百姓惊讶之余,应该仔细思考这是怎么发生的,为什么会出现8000万民意被“强奸”的现象。背后的原因纷繁芸扰,但有一点是来自于极权国家的人们容易理解的,那就是共产党惯用的用极权统治理念掌控老百姓的意愿,哪怕在所谓的“民选”形式之下。

中华几千年的法治其实是强意志理念,尤其法家的吏治就是对权势的体现。既无公民意识,亦无“法”精神的律治,只是对统治者意志的律令表现方式而已。封建皇帝时是家即国,朕即国。中共是几个家族即国,一党即国,性质没变,甚至更极致,国民被奴役被洗脑到称党为爹娘。

戴晴的书《在如来佛掌中-张东荪和他的时代》里,讲到五四时期新思想代表人物之一的张东荪怎样走上了与中共分分合合,貌合神离以至于家破人亡的过程。作为有名的政论家,哲学家,中国民盟中央常委的张东荪,在劝降傅作义将军和对北平的保护上立下了大功,但却源于一次不记名投票与中共党魁结下了梁子。戴书里写到,1949年身为政协主席团成员的张东荪,因心里不满中共政策,在第一届政协全体会选举国家主席投票时,投了当时选票中唯一一张毛的“反对票”。张东荪女儿回忆,刚刚解放,中央人民政府选毛当主席,结果576张里面有一张反对票,开始许多人以为是毛自己谦虚投了自己的反对票。统计选票时还建议把那一票反对票作废票。毛发现后也说:不管什么人,都有选和不选毛的权利。可见不是毛自己投的反对票。结果可想而知,张本人及全家在反右运动中的遭遇及被逼死的结局。

这种极权体制下的老百姓是无权利保障的,更谈不上投票权。当美国2020大选出现舞弊,国人还在欢呼雀跃美式民主的滑稽。别忘了,中华民族除了台湾香港等地享受到民主投票的滋味外,内地人还没几个人知道真正的选票长什么样儿呢。

美国前总统杰佛逊在撰写《独立宣言》时,强调把民众放到权利中心,让其学生麦迪逊加上《权利法案》,强调州政府在联邦政府面前享有神圣的自治权(state rights)。当19世纪的托克维尔写《论美国的民主》时,他可是在为法国大革命后的法国寻求民主的灯塔,思索人类民主的未来,而同一时期的中国还在大清朝的闭关锁国长辫子裹脚布笼罩之下。

人类的前景不论如何难定,但人性追求自由民主的基本要求是不会变的。民众的权利,相对应的,法制的保障就会被同时提出来,不光要写进宪法,更要切实落实到法律制度条文里,那将是中华文明新的篇章。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更多资讯,欢迎订阅美东香草山农场官方推特账号

更多文稿,欢迎浏览美东香草山GNEWS官方链接

更多香草山节目资讯,欢迎登陆G|TV — MOS Talk香草山访谈 & 香草山之声2台

圣经故事背景,哲学,生活,宗教,诗意,免费英语教学,美东时间周日至周四晚上9:00,美国志愿者在美东香草山农场Discord群Richard English版块和 chat-room与您相约!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