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北京有关的机构试图通过记者旅行,高管晚宴动摇美国媒体

翻译: 康州盘古农场 – Antsee-GTV

校对: 康州盘古农场 – YY

审核:康州盘古-Truemanman

自2009年以来,与北京有关的一个机构已组织了来自近50家美国媒体的120多名记者到访中共国,这是中国共产党深化在美国的影响力的广泛行动的一部分。

这个被称为中美交流基金会(CUSEF)的非营利机构,总部位于香港,由亿万富翁董建华领导。董建华是为中共国政权效力的官员,曾任香港行政长官(最高政府领导人),现任中共政治咨询机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副主席。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已根据《外国代理人注册法》(FARA)注册为“外国代理人”。

FARA的文件揭示了该组织如何影响媒体报道并在美国形成舆论。

除了为记者提供旅行外,该机构还组织现任和前任议员的旅行,通过私人晚宴取悦主流出版商的媒体主管们,目的是在美国培养一批“第三方支持者” 在西方媒体上发出有关中共国的正面观点的文章。

这些活动可以窥见中共在西方民主国家为了影响公众感知和动摇精英意见,以及说服各国政府采取与北京的议程相符的政策而付出的巨大努力。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在去年10月的一次讲话中说,这项被称为“统一战线”的运作的目标是“使美国人接受北京的威权主义形式”。

华盛顿智囊团安全政策中心高级研究员格兰特·纽瑟姆(Grant Newsham)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该政权希望通过针对外国新闻媒体,限制媒体对北京的负面报道,同时增加有利的报道。

正面报道包括例如“上海和深圳有多少座闪耀的摩天大楼,中华人民共和国如何成功地与COVID-19 新冠病毒对抗,以及中共国经济如何恢复良好”,塑造美国的“公众和‘官方’共同认知,并最终形成对华的官方(以及商业和金融)政策。”纽瑟姆说。

媒体参与

FARA文件显示,从2011年开始中美交流基金会聘请的公共关系公司BLJ Global设计了一个多管齐下的计划,以“中共国是美国不可或缺的合作伙伴” 为核心思想,形成对美中关系正面的公众论述的框架。

该公司将其为中美交流基金会工作的目标列出为:“建立并培养志同道合的美中关系专家群体”,“与有影响力的媒体人物建立关系,使之能为美中关系的讨论发出积极声音,”并且“在美中交往中构建积极而有凝聚力的信息,并努力通过[董]主席……第三方支持者和组织以及媒体传播这一信息。”

FARA文件揭示,该公司2010年的目标是每周平均在各出版物上刊登三篇文章,其中包含支持中共国的声明。2009年,该公司“协助或直接影响”了26篇观点文章的发表和103篇文章中的引述。

中美交流基金会的“第三方支持者”:一群专家,前政客和有影响力的人物会撰写一些正面观点文章,BLJ寻求扩大该群体成员人数,因为他们负有关键任务:“有效地向媒体,关键影响者和意见领袖以及广大公众传播正面信息。”

记者旅行

根据FARA文件的评述,自2009年以来,BLJ已组织来自48个美国媒体的128名记者的旅行,包括《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洛杉矶时报》,《沃克斯传媒》(Vox),《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和《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

该公司在2011年提交的文件中称这些访问为“熟悉之旅”,旨在招募“被挑选出的,可用或可能对中共国做出有利报道的顶尖新闻记者,前往中共国旅行。”

文件说:“访问应被设计成提供一个对中共国所取得的成就崭新而积极看法的机会,并强化美国直接与中共国的接触有多么重要(的观念)。”

2009年,来自七个出版媒体的记者参加了两次访问,撰写了28篇文章。

纽瑟姆说,中共国之行类似于中共国政权与许多国家的政府官员和商人合作得非常好的长期手段即“访问外交”和款待。

他补充说,“这种方法对与中共国经验有限的人非常有效。”

纽瑟姆说,记者们或许认为中共政权试图影响他们的努力不会得逞。 “但这很难令人相信。”

观念转变

中共国政权称中美交流基金会资助的这类外国记者之行是重要项目,通过这些项目记者们可以了解“真正的中共国”。

中国人民外交协会是一家由国家控制的机构,经常为外国官员出差提供资金,并主持由中美交流基金会赞助的记者活动。

时任协会会长杨文昌在2009年的一次内部会议上称美国媒体访问是“非常好的实验”,并指出需要长期进行这样的努力,并着重于打造“独特品牌”。 ”

2020年,协会王超所长在其内部出版物中写道,该机构一直在加大力度邀请外国媒体集团来华,以便他们“亲身体验中共国的进步,并利用这些媒体作为窗口,让更多外国人看到真正的中共国。”

由中国共产党全控的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自2010年以来一直在开展新闻工作者交流计划。2016年的官方媒体文章吹嘘该协会组织的外国媒体访问对扩大中共国的国际“朋友圈”起到了关键作用。

这样的旅行使“从未到过中共国,并受到美国对中共国报道的偏见深深影响的记者”,“与中共国官员,专家和媒体同行就中共国的发展进行了深入对话,这有助于消除大部分误解或担忧,”该文章说。

文章进一步引用了《赫芬顿邮报》(Huffington Post)资深编辑的推荐信,该编辑说,协会安排的访问使他“意识到美国新闻界对中国的了解是多么的无知。”

报道称,一位曾获普利策奖的《洛杉矶时报》金融专栏作家访问中国9天后,说他发现美国媒体对中国的了解“永远也跟不上中国的发展速度”。

路透社的一位被称为“帕特里克”的记者,他说对中国的访问改变了他对中国媒体作用的看法。

他说:“访问中国之前,我以为中国媒体为阶级斗争的目标而服务,但是来到这里后,我发现这个想法仍然停留在文化大革命时期,这有点可笑。” 据这篇文章报道,他称媒体交流“非常有价值”。

中共政权还在危机时期利用了这些媒体记者的旅行,寻求将外媒的情绪转嫁给它方。根据国家官办媒体《新华社》在2011年的一篇文章,在西藏和新疆的少数民族分别于2008年和2009年发生两次针对中共的抗议活动(中共将其称为骚乱)之后,该协会“谴责西方媒体简直就是捏造新闻”。文章说,该机构“迅速安排外国媒体进行现场采访,以建立有利于处理事件的公众舆论”。

路透社拒绝置评。 《赫芬顿邮报》和《洛杉矶时报》没有立即回应置评请求。

私人晚宴

从2009年到2017年,中美交流基金会与35个媒体机构的代表举行了一系列晚宴和会议,包括《时代》杂志,《华尔街日报》,《福布斯》,《纽约时报》,美联社和路透社。

私人晚宴由董建华做东,美国顶级出版物的高管和编辑通常在华盛顿和纽约一同参加,这被BLJ在2011年FARA档案中描述为“这对于他们尝试获得新闻界领导人支持的努力非常重要。”

BLJ继续说道:“尽管无法量化,但董建华对高层舆论制造者的影响已经动摇了主要媒体的新闻报道并影响了精英人士。”

董建华是中共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的副主席,主持该政权的统一战线网络中的一个重要部门。该咨询机构自称为“促进社会主义民主”的“爱国统一战线”组织。

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人将统一战线描述为“魔术般的武器”,涉及中共国境内外成千上万的团体的努力,这些团体开展政治影响力行动,镇压持不同政见者,收集情报并促进技术向中共国的转移。

香港商人董建华出生于上海,他是香港于1997年从英国统治下移交给中共国后的首位首席行政长官。他在结束第二任期前,于2005年辞职。在任期间,他负责起草有争议的反颠覆法案第23条,该法案引发了当时香港规模最大的抗议活动,直到2019年的更大规模民主抗议为止。

他一直对中共国政权表达忠诚,最近一次是在12月,他表示支持北京去年对香港实施的国家安全法。他还声称,北京没有违反“一国两制”的承诺,即香港会保留大陆没有的自治和自由,也没有“在过去的22年介入香港事务”。

在2017年与中共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会晤时,习近平赞扬董建华“无私地将自己的时间,精力,智慧和资源奉献给国家”,并“为后来者树立了榜样”。

中美交流基金和BLJ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中美交流基金在2017年《对外政策》的声明中否认与中共国政权有任何关联。当时一位发言人说:“我们的目标不是促进或支持任何一个政府的政策。”

中共国金钱的诱惑

纽瑟姆指出,中共除了通过人际关系培育影响力外,还通过控制西方媒体在中共国的运营能力和与中共国公民的接触,对西方媒体产生更直接的影响。

纽瑟姆说:“如果你写的东西太过批评中共……你可能会被赶出国门。” “因此,这导致了一定程度的自我审查-不可避免地会’削弱’关于[中共国]的报道,因而它所呈现的东西不够准确。”

在中国的外国记者指责(中共)政权将签证制度“武器化”,以迫使外国媒体改变其报道。去年二月,该政权在《华尔街日报》拒绝道歉后取消了该报三名记者的签证,理由是该报发表了一篇题为“中国是亚洲的真正病夫”的观点文章。

去年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报道,由于担心北京的报复,彭博社停止了对当时中共国首富王建林与中共最高领导人之间关系的调查报告。彭博社当时的总编辑马修·温克勒(Matthew Winkler)在2013年10月的电话会议上说:“可以肯定的是,(此举等同于)邀请共产党彻底将我们关停,然后把我们踢出中共国。” 根据全国公共广播电台获得的会议记录,“他们可能会将我们关闭。”

成功的运作

纽瑟姆说,北京改变美国新闻报道的努力“相当成功”。

他说:“若考虑到中共政权对于新疆的种族灭绝事件,或对从中共国受害者身上,通常是法轮功受害者那里摘取器官进行的任何像样的新闻报道,所需花费的时间,或哪怕是一点有关的报道”他说,“在中共看来,是成功的。” 法轮功是自1999年以来在中共国受到严厉迫害的一个信仰团体。

除了少报北京对人权的侵犯,美国媒体也常常疏于报道中共国政权在加剧国内危机方面的影响。

例如,在报道CCP病毒大流行时,“主流媒体甚至拒绝接受病毒可能是从中共实验室所泄漏的可能性。他们攻击这样的说法为‘假新闻’”,纽瑟姆说。

他指出,这一理论直到最近才在媒体报道中获得更多的接受。 “但是媒体至少浪费了一年时间允许中共掩盖此事。”

纽瑟姆指出,媒体报道的每年导致成千上万美国人丧生的芬太尼危机也没有提及该合成毒品源自中共国。同时,有关中共国经济的报道“极少”提到官方的经济和金融统计数据不可靠,或者中共国没有法治。

纽瑟姆表示媒体涉及与中共国政权的问题“最终归结为原则”。

“这些记者和媒体管理层是否会与南非“种族隔离时代”的政府做类似的事?或许不会”。

原文链接: https://www.theepochtimes.com/beijing-linked-group-tries-to-sway-us-media-with-reporter-trips-dinners-with-execs_3653448.html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