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金融除了印钞之外已无其他任何可用的金融手段

作者:不言

昨天,中共央行公布了2020年金融数据和社会融资统计数据显示,全年人民币贷款增加19.63万亿元,同比多增2.82万亿元;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累计为34.86万亿元,比上年多9.19万亿元。

信贷社融的高速增长与广义货币(M2)增速全面高速增长,表明中共正在失去对市场的控制力,只剩下用印钞机这一个方法解决一切金融经济问题。截至12月末,M2同比增长10.1%,尽管增速比上月末低0.6个百分点,但仍比上年同期高1.4个百分点,M2增速连续10个月保持双位数增长。

信贷社融结构来看,去年全年几乎都是银行信贷、政府债券在支撑社融的高增长,而银行信贷中的企业部门中长期贷款增长更加疯狂,银行和企业以国有企业为主体。侧面反映出当前经济大萧条的背景之下,中小民营企业的融资能力正在急速减弱,如果中小企业只是不愿意贷款还则罢了,可怕的是这些企业大量倒闭导致的贷款减少才是最最恐怖的,因为这个问题直接关乎的是普通百姓的就业和收入。这个问题从去年12月信贷社融规模环比减少就可以反映出了:12月人民币贷款新增1.26万亿,环比少增1700亿;社融增量1.72万亿,环比少增约4200亿。

居民房贷为主体的居民中长期贷款在去年12月出现了7个月以来的首次同比少增,说明中共前期出台的“三条红线”等房地产金融监管措施正在产生效果。也就是说很有可能房地产崩溃正在悄然发生之中,同时百姓的收入也在持续减少之中。同时12月信托贷款降幅较大也反映出了房地产正在发生剧烈的变化。

自从去年4月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由4.05%下降至3.85%以来,该利率已连续8个月未发生变化。进入2021年,目前很多事情在向着压低LPR的方向发展。中共为了应对债务危机,必然会推动改革LPR来拉低贷款利率。自然银行也会降低存款利率,存款利率的降低也会为贷款利率的进一步下降打开空间。目前很多事情在向着压低LPR的方向发展。量变终会引起质变,一年期LPR的再次下降已成定局。推理这么多,实际核心只有一个,中共目的就是印钞没有别的。

近期的2021年中共央行工作会议上,首先就强调了“稳健的货币政策要灵活精准、合理适度。”要求:“完善货币供应调控机制,保持广义货币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同名义经济增速基本匹配。健全市场化利率形成和传导机制,深化贷款市场报价利率改革,带动存款利率市场化。深化人民币汇率市场化改革,加强宏观审慎管理,引导市场预期,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这段话中共的意思是:印钞机是不会减速的,只要是中共地方政府需要多少就会印多少;并且还要通过降低利率等方式,鼓励地方和企业把钱借出去继续大搞基建;关于人民币汇率一定要注意这几个词“审慎管理”、“引导市场预期”,这就说明共产党要把汇率这个“假擀面杖”管的更严了。

会议上更是把严密防控外部金融风险放在了显著的位置。并且强调:严密防控外部金融风险,稳步扩大金融双向开放。加强风险排查,做好风险应对。完善风险防范处置长效机制,压实金融机构和股东主体责任、地方政府属地责任、金融监管部门监管责任和最后贷款人责任。完善存款保险制度建设和机构设置。加强互联网平台公司金融活动的审慎监管。强化支付领域监管,个人征信业务必须持牌经营,严禁金融产品过度营销,诱导过度负债,严肃查处侵害金融消费者合法权益的违法违规行为。确保金融创新在审慎监管前提下发展,普惠金融服务质量和竞争力稳中有升。

这说明共产党已经意识到了金融危机即将到来,而共产党能够想到的依然是用印钞来解决危机。这种解决危机方式的“毒性”正在悄然发生之中,近期的物价已按耐不住开始全面爆发之中。美国如果继续加速和共产党脱钩、制裁中共国经济,那将会让中共一手制造的“毒药”随时让中共国经历一次苏联解体式的伤痛,也将彻底结束中共邪恶的一生。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6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