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 Room 647 总结

  • 编辑:Ranting
  • 作者:Jenny Ball

民主在黑暗中死亡,我们拒绝让黑暗笼罩作战室

郭文贵先生说,中共知道除了经济和金融,他们拥有的最有力武器是社交媒体,他说,你们要为美国的社交媒体担忧了,因为你们有你们的防火墙。

班农先生:你知道吗,他又说对了。美国总统和三军总司令,自由世界最有权力的人的Twitter都可以被杰克·多尔西(Jack Dorsey)这样的小人给关了,这让苏联政治犯集中营(Gulag Archipelago)里的人们都会感到惊诧。

闫丽梦博士不仅是中国人民的英雄,还是美国人民的英雄,你所说的一切都被验证是正确的:

  • 武汉市出了问题,CCP病毒将蔓延到全世界,将对我们的经济,人民健康以及死亡率造成重创。

闫博士解释了中共是如何使你消失的:

  • 摧毁你,伪造你。也就是说,利用他们的宣传工具,首先从媒体上摧毁你,在媒体上删除你所有正面的东西,破坏你的声誉,破坏你和你关心的人之间的关系;
  • 然后伪造一个完全负面的你。
  • 第三,让以前认识你的人,喜欢你的人,甚至你的家人都责备你,并试图把你与家人分开,孤立你。这些是他们用来使人们从媒体中消失的典型方法。
  • 更糟的是,一旦让你消音,让你从媒体中消失,下一步就是让你物理消失。这是中共对待他们不喜欢的人,不顺从的人,说实话的人最典型,最彻底的方法。

如果西方人仍然对中共,世卫组织以及与他们合作掩盖并传播有关Covid-19信息的所有合作伙伴给予更多的信任,那么您将浪费您的时间,金钱和生命,因为,只要中共政权还存在,将永远无法真正地调查病毒,因为Covid-19是他们的生物武器计划结果,是为了消灭敌人而释放的,明确的说,美国一直是中共的敌人,我们中国人都知道这一宣传。

中共想让人们相信中共是世界上最好的政权,每个人都应该欣赏和爱他们,忠于他们。他们想要做的是,像几十年来控制我们的中国人民一样控制世界。如果你认为中共是您梦想中的朋友,我将强调,CCP不是您的朋友!如果他们这次成功了,他们将会用病毒对付他们不喜欢的任何人,拿走你所有钱和健康,迫使你顺从,让你消失,因为那时没有任何人可以帮助你了。

我认为最好放弃这个梦想。美国人民仍然拥有投票权,仍然比我们中国人民拥有更多的自由和勇气,所以我希望您能够了解正在发生的事情的真相,并做出正确的决定。

CKE餐厅的前首席执行官安迪·普兹纳(Andy Pudzner,Pepperdine公共政策学院的高级研究员:Twitter和Facebook已经开始像出版商一样了,他们的行为更像出版商,但他们具有豁免权,所以导致了那种真正卑鄙的行为。选举期间,我们已经看到他们审查我们国家最古老的报纸《纽约邮报》刊登的亨特·拜登硬盘,乔·拜登甚至都没有否认。如果他们没有这样做,那么选举可能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关于我们现在是否应该开始着手,对这些公司使用反托拉斯,它们的力量集中成为联盟,在最近几天,作为Twitter竞争对手,保守派的Parler成为苹果商店和苹果手机App下载的第一大户。现在,苹果和谷歌决定不再让人访问该客户,亚马逊取消了其在网站上的功能。这间接佐证他们串通一气。

推特(Twitter)涉嫌参与斯里兰卡和缅甸的政治动荡,赞同伊朗法官阿亚图拉大屠杀等同于对伊斯兰先知的侮辱。让中共在Twitter上发布与美国政策背道而驰的东西,不仅不准确,而且是虚假的,Twitter没有在下面标注提醒这是有争议的信息。

无论这些站点协作与否,我认为现在是时候考虑他们的问题,因为它们已经庞大到,足以能够真正消除竞争。我们有一位总统,他愿意为了美国人民,让美国成为伟大国家的价值观站出来。在他执政的剩余9天里,可以做很多事情,而且他还有人民支持他。

云中心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杰夫·布莱恩(Jeff Brain:显然是一场言论之战。当我在2018年开始创建云中心时,不知道自己会陷入一场言论之战。但是我们在这里。我们从来没有想设计成一个红色平台,我们要将双方团结在一起。现在我们的社会非常分裂,我认为现在是时候让人们聚在一起,我们为他们提供工具,人们需要找到共同点,并着手解决问题。

社交媒体的言论隐私存在很多问题,有害健康。我们是免费的语音平台,我们尊重人们表达自己的权利。我们聘请了中立科学顾问,旨在使其健康发展。我们不允许平台上有色情内容。

拉希姆·卡萨姆(Raheem Kassam:他们竟然凭空编造总统所说的话!

《华盛顿邮报》在周日深夜发表了一个有关即将离任的国会警察局长史蒂夫·桑德(Steve Sund)的故事,以及史蒂夫在那次采访中的讲话。他说他实际上已经打过六遍电话,与华盛顿特区警察,国民警卫队与参议院之间的士官。活动开始前几天他就说过,我们会遇到问题。

从史蒂夫的话中我们现在知道,实际上他去众议院时,参议院参议员告知他:我认为这不明智。因此,某人在某地做了情报摘要,知道国会大厦将要发生的情况。

尽管总统呼吁要和平抗议和欢呼,《华盛顿邮报》却拙略地试图将暴力归咎于川普总统。国会议员自己的一篇文章承认:“第一波抗议者于12.40 PM左右抵达首都。川普发表讲话结束后第一批人到达国会山,最早也到了下午1:56,显然,比麻烦制造者晚了整整一个小时十六分钟。

这是一举两得的毒招儿:既嫁祸美国总统,又让他的支持者成为国内恐怖分子。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