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 Room 645 总结

  • 编辑:Ranting
  • 作者:Jenny Ball

目前,我们正处于美国历史上非常危险的时期。在处理眼前发生的事情时,我们需要非常谨慎和细致,我们经历的是对自由的重大镇压。

班农先生:关于播客,我想说的是,精彩的内容将吸引观众。没有人可以关闭精彩的内容。追求这些内容的人们终会找到其来源。我们每天的责任是提供丰富的内容,我们要做的事:如果观众您喜欢它,就成为其中的力量,加倍传播发挥作用。

米奇:推特禁令的规定真是太离谱了。我鼓励人们都去看它们的内容,但是对我来说,最疯狂的部分是,他们实际上说:“使用美国爱国者这个词来形容他的支持者,也被解释为支持在国会大厦实施暴力行为的人。”

杰克·麦克西(Jack Maxey:令人震惊的是,他们正在把我们的美德说成是恶习,好的说成是坏的,坏的说成是好的,把和平说成是暴力,把爱说成是恨,完全颠覆认知。

班农先生:我们知道他们的剧本,这就是我们要改变的。这是正义,愤慨和决心的考验。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将于周一提出弹劾法案。为什么?因为如果弹劾审判中被判有罪,以后就不能再竞选总统。

朱利安尼市长:她这就是政变,我们将证明所有其他人,本质上同样具有法律意义的犯罪。我一直认为,应该起诉他们五年的阴谋来加害无罪的人,2016年11月9日凌晨川普赢得胜利的那一刻起,他们就开始了废除他总统职位的阴谋。如果我主持审判,我将使用Rico对他们进行起诉,并对其进行大规模调查,实际上是对其中的20来个人提出起诉。

这很容易理解,看他的支持率之高,如果他不受欢迎,他们才不会如此全力以赴。美国人民选举他为美国总统兼总司令,他的工作是:让经济蓬勃发展,维护我们的和平,而且我们要与中共对抗。我一生都是律师,我会用诉讼黑手党,纳粹分子的方式,起诉华尔街。结果比我们想象的还要糟糕。

政治理论家和企业家达伦·比蒂(Darren Beattie):我要说的是,就其所具有的负面作用而言,它实际展示了我们国家权力结构的性质。一个有趣的对比,您是著名的中共批评家,而且我相信,您已经深度讨论过马云(Jack Ma)的问题。马云是中国大型企业家,他在批评中共后就神秘地消失了。

在美国的情况恰恰与此相反,在中国,政府完全有能力镇压一家批评政府的大型公司,而在这里,一些公司,主要是那些能够审查和删除平台的大型高科技公司,能够镇压美国总统。

在中国,国家掌控媒体。在美国,媒体操控着国家。它们实际上都是最高级别的,区别仅是技术和形式上的不同。我们实际是大型企业部门之间的完全协作,包括大型科技公司和美国的安全机构。

这种令人不安的趋势是,美国国家安全机构正广泛地在重新调整方向,并在国内重新部署,以消灭任何与川普有关的力量。这就是您所说的,甚至在国会大厦事件发生后的几天,看到的就是他们正在努力推出《国内恐怖法案》。美国政府近乎将7000万爱国主义的川普支持者标记为潜在的国内恐怖分子。这是非常危险的未来趋势。

这些难题的核心是两个怪物:我们自己创造的国家安全机构和大公司机构。右翼人士或爱国者,不得不重新评估传统的意识形态对大企业的认知,把它们仅仅看成私营企业与政府的竞争。

我们已经看到,所有这些名义上属于私人公司的庞然大物,这些庞然大物实际上已在最高层整合到政府结构中,美国安全机构与私营部门之间已经没有区别,但我们的意识形态却固守旧的认知。

我认为Twitter审查川普使用“爱国者”一词是非常有趣和恰当的例子,所以,我认为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对它们审视,当美国安全机构的每个部门都被启动来镇压爱国者,实际上意味着他们实际是反对美国人民,或者至少是反对投票支持川普的7000万美国人民。

这是一个非常困难的情况,但是我们必须了解它的本质。我们不是社会主义,不是左派,所有那些极端分子用来政治化描述反对派的流行语,都是腐败的美国全球主义政权的权力结构,而腐败的美国全球政权即将对七千万美国爱国者施加打击,最终将他们标记为国内恐怖分子,这是非常危险的情况。

这一切都始于奥巴马政府,当时的国务院部门和国家安全委员会官员改组为科技公司,并实际上构成了科技公司中的影子政府。因此,您会发现,借助诸如俄罗斯误导信息之类的审查词,情报界的信息术语,都是国家安全机构全力处理。像詹姆斯·克拉珀(James Clapper),迈克尔·海登(Michael Hayden),莱昂·潘妮塔(Leon Panetta),约翰·布伦南(John Brennan),约翰·麦克劳林(John Mclaughlin),迈克尔·莫雷尔(Michael Morell),迈克·维克斯(Mike Vickers),这些都是操控我们国家安全机构的大人物。

他们的指控是荒谬的,因为没有任何互动,更不用说总统煽动闹事了。这是媒体用来证明他们阴谋完全错误的虚假叙述。当然,他们早已经在酝酿,只需要借口和媒体,因为媒体是腐败的全球主义政权的宣传部门,他们颠倒黑白扩大叙事,为主子的利益服务。

2020年川普竞选活动的约翰·伊士曼(John Eastman)检察官:显然他们试图阻止任何其他声音,试图阻止让选举的真相大白。真的太荒谬!

迈克·彭斯(Mike Pence)在周三早上的信中,对总统对他的要求极度不诚实,没有要求他单方面宣布总统连任,仅仅要求他,允许立法机构继续进行选举舞弊调查工作,以确定各州的选举认证是否违反了每个州法律和宪法。

国会大厦事件,取消了12个小时至24个小时的证据辩论,那将是人们第一次看到这种选举欺诈的压倒性证据。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