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记者:每一个人都应该对国家自由的未来深感恐惧

加拿大多伦多枫叶农场 文𤦍(Manpui)
校对 发稿 云起时

图片来源:Youtube

Humans Are Free 专栏作者彼得·希钦斯(Peter Hitchens)在2021年1月11日发表评论文章说:“有生以来第一次,我对自己国家的自由的未来深感恐惧。你们每一个人也应该如此。”

希钦斯在开篇语中问道:如果圣诞节过后,白昼不会变长怎么办?嗯,是的,当然应该会变长,不是吗?但我感觉到一种黑暗的、压抑的预感,使春天看起来非常遥远。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呢?

作者在文中道出了自己的担忧:

我感觉到,我和其他一些人现在已经成为令人担忧的怨恨、审查和不容忍浪潮的目标。像1950年代美国麦卡锡派的狂热,在声称攻击共产主义的过程中,席卷了各种无辜的人。

现代的左派喜欢声称他们反对这种事情。 但是只有当他们自己不这样做时。 他们有三种重要的不同种类。

一种就是那些怒駡著并指责我,要求将我驱逐的人; 二是那些参加为暴民的人; 三是那些害怕得不敢反对它的人。 我可以看到它们都在形成。

我认为他们都应该为自己感到羞耻。

在这里举一些例子:

一个医生声称我和我的盟友们手上沾满了鲜血,因为我们认为封锁是个错误;一个社交媒体上的人认为他有权说我在煽动对NHS工作人员的仇恨,这是一个毫无根据的谎言,还有很多人在我站出来的时候为他鼓掌和辩护。

一位据称是反建制杂志的漫画家,上週将反对强制口罩的人描绘成与相当于足球暴徒。

英国广播公司(BBC)前资深记者保罗·梅森(Paul Mason)发推文说,我是一群’法西斯扶持’的公众人物之一,与’全面否定科学的人是同一个谱系’。

新的红卫兵喜欢谴责持不同政见者对中共新冠病毒的“否定”。 这似乎很可笑。 新冠病毒是存在的,我不会否认。

但这句话是狗尾续貂,目的是让听众认为怀疑论者就像否认大屠杀者一样,是直接的谎言和抹黑。

梅森先生欣喜地看到美国科技巨头YouTube抹去了TalkRadio的录音,该电台与英国广播公司不同,为反对派的观点提供了慷慨的平台。

他说:“我很高兴看到YouTube暂时取消了TalkRadio。 我甚至很高兴看到英国通讯管理局 (Ofcom)审查该电台的广播许可,并且Twitter和Facebook在适当的地方将专栏作家的说法标记为可疑或虚假。 但最重要的是,我希望看到政客和公众人物积极主动地强烈反对新冠病毒的否认主义。”

他再次将异议者等同于法西斯分子。和全面的法西斯主义一样,忽视它并不能使它消失。他的意思是“让这些人闭嘴。现在只允许一种意见”。

顺便说一下,当YouTube上周删除了我每周一与TalkRadio主持人迈克-格雷厄姆(Mike Graham)的一段对话录音时(他们公然这样做),不是暂时性删除,而是永久性的。

1月4日,梅森先生在推特上写道:

“我不希望约翰逊只是说:’待在家裡,挽救生命’ 等等。我希望他在自己的政党中对反抗带口罩者,对封锁成效质疑者和否定主义者大声疾呼,并命令社交 媒体平台来抑制/标记新冠病毒虚假信息。 那才是领导力。”

这显然是对审查制度的呼吁。 这样的人用“虚假信息”来标示“我不同意的事物”。 当我挑战他们时,他们根本提不出任何不真实的例子。

我之所以提到梅森先生,是因为他对自己的真实目的异常坦诚。与许多建制派的左翼分子不同,他对自己的革命观点一直是公开的。但他直截了当地说出了许多左翼精英们私下里的感受。

这就解释了他们对约翰逊(Johnson)封闭该国的积极态度。 我不否认他们对新冠病毒的患者深表同情。但同时他们也感到兴奋,比1997年布莱尔(Blair)的胜利让文化大革命执掌权力以来的任何时候都要兴奋。

这场革命现在已经完成了大约90%。但也有一些障碍:一个有真正反对派的议会,一个独立的公务员制度,一个独立的、保守的新闻界,站在国家立场上的法院,一个至少允许在电波上发表一些不同意见的英国广播公司,一个至少试图以同意为前提的警察部队,独立的大学。

此次的大封锁以惊人的速度表明,所有这些看似强大的防御都是纸老虎。

我们现在有(除了极小的例外)一个没有生命力的橡皮图章议会、毫无用处的法官、庞大的国家广播、口径一致的媒体,以及一个专横跋扈、服从政府而非法律的国家民兵。

这些东西我都见过。早在1991年(苏联倒台时),我曾傻乎乎地以为它们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在许多读者的支持下,自三月以来我一直尝试指出政府的政策是错误的。我引用了许多专家的观点,详细解释了我的疑惑,在社交媒体上,以及在可能的情况下,在广播中公开接受质疑。

我认为这是我作为一个自由社会成员的责任。

我从我的经历中受益良多:旧式的学校教育,教会我如何思考,而不是思考什么;在舰队街大学((University of Fleet Street))工作的四十年,在我们这个时代的许多重大事件中都佔据著前排的位置–并对政治家和官员的工作方式有一些详细的了解。

我见过人死去,听过子弹飞驰,看过伟大的国家化为灰烬,在50多个国家报道过。

我曾出版过关于英国在我一生中发生的巨大变化的书籍。我已经非常幸运了。

所以我认为我有特殊的责任去反对一些我认为是错误的东西。

虽然不受欢迎,但那又怎样?言论自由就是这样的。我以前也做过同样的事情,在较小的问题上。但这次不一样。

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对我自己国家的自由的未来深感恐惧。你也应该如此。

评:当今世界被共产主义腐蚀的伪自由是令人畏惧的,令人民产生被抛弃绝望感和孤独感。基本上全世界的媒体包括美国都存在像中共国一样的口径一致的宣传洗脑问题,警察和国民兵只服从政府而不是宪法,民主和自由危在旦夕。

万幸还有像希钦斯这样的人们正在聚集起来努力倡导各国必须始终尊重全人类与生俱来的尊严及其宗教或信仰自由和法制社会。

人们必须正视中共病毒带给世界的伤害,那些想利用病毒来干坏事的人和邪恶政权的阴谋是不可能得逞的。

原文链接

+4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