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要闻】法官要求3名戴黄色口罩离开法庭 黄色口罩或成绝响

搜集:Po

编撰:西西

审稿:卡西欧

上传:文粤

图片:众新闻 法官练锦鸿要求3名戴黄色口罩的人,分别是一名辩方律师及两名旁听者离开法庭,黄色口罩或成绝响。

据(左媒)【明报专讯】报道,指2019年9月14日有市民在牛头角淘大广场内挥舞国旗及唱国歌,与政见不同的人发生冲突,3名男女被「私了」 ,其中一名女子事后失去3颗牙齿,案件昨日在区域法院审讯,4名男子承认伤人及非法集结共5罪,押后至明天求情。在聆讯中,法官练锦鸿要求3名戴黄色口罩的人,包括一名辩方律师离开法庭,律师其后换上白色外科口罩返回法庭,而两名旁听者没有返回。另外,练官在观看呈堂影片时,指片中在场拍摄的记者挡阻案中事主离开,「已构成暴动的一部分」。

律师换白色口罩返回 两旁听者离开

本案昨早在区域法院聆讯时,练官指示书记邀请戴黄色口罩的辩方律师王学今,以及一男一女旁听者离庭,并要求他们更换其他颜色的口罩,否则不得在庭旁听,最终只有王换了白色的外科口罩后返回庭内,另两人没有返回。

控方其后播放数段案发影片,当播到其中两名事主被包围袭击时,不少身穿黄背心、手持摄影器材的记者站在两事主旁边。练官看到后叫停播片,称片中穿黄背心、持镜头的人阻挡受害者离开,「他们站在那里都构成暴动的一部分,并且阻碍了别人离开」。片中不少在场巿民举机拍摄,练官称他们「冷眼旁观」,看着其他人受苦。

影片见医院黄伞 追问哪间及为何有

此外,当影片播到有群众手持黄色雨伞阻挡记者拍摄时,练官询问雨伞上的字。控方回答是属医院财物的字句,练官随即追问是哪间医院、为何会有黄伞;控方随后将影片定格,画面中看到该伞属联合医院。当片段显示群众唱《愿荣光归香港》歌曲,练官又问:「那是什么歌?有没有人听过?」在场没有人出声回应,一名辩方大律师则摇头。

如果黄色口罩与政治无关的话,那么是否今天的官老爷,以个人的衣着品味来要求别人换口罩颜色?

战友点评;

对于法官练锦鸿这翻偏激的言辞,新任终院首席法官张举能不批评也不包庇,他称不评案件,自由社会戴颜色口罩没问题,他强调法官在审讯程序中有很大酌情权,目的是维护公平公正的审讯,法官可能有很多理由去考虑,他不能代表法官作答,不过香港是自由社会,市民穿着什么颜色的衣服、戴什么颜色的口罩,他认为完全没有问题。

司法机构回覆记者查询时表示主审的法官或司法人员在审理案件时有权就各方面(包括影响执行司法工作的事宜)作出指示;进入法院时,须衣着合宜,以避免影响法院运作和秩序。

自媒体人志豪质疑,法官有什么理由可证明戴黄色口罩会影响到法院的运作?为什么黄色口罩不能出现在法庭?如果它们的防疫功能相同,那么黄色口罩和红色、白色、蓝色还是黑色口罩到底有什么不同,如果黄色口罩与政治无关的话,那么是否今天的官老爷,以个人的衣着品味来要求别人换口罩颜色?

社会期待的法官是讲事实、讲证据、讲逻辑,判案才能服众。敢问练锦鸿法官,黄色口罩在今天的香港是不是成违纪品?黄色是否代表触犯【港版国安法】?要不然为什么不能在法庭上戴黄色口罩?在【港版国安法】还披着神秘的面纱下,市民对于国安法的红线还是非常模糊,看来练锦鸿法官有必要站出来解话。

以上观点仅代表笔者本人

资料来源:明报 自媒体『志森与志豪』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