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明反思:2050极致黑暗的年代

作者:阳之战

若干年之后,新一代的年轻人,生长了起来,若干年之后,…时间来到了2050年。闫明心情不好想写些东西,他看了下手表 2050年7月26日,闫明此时讨厌用键盘打字,他拿起笔写了下面的这段文字。

“当我们回头看2020年的时候,那时世界很多地方还充满着希望,那时科技还没有这么发达,那时人还不是现代这个样子,现代的人真假不分,善恶不分,卑劣中夹杂着变态,沉浸在虚拟现实之中,忙不完的工作,脑子像机器一样,没有一丝人本有的灵性,整个世界像个钢铁的工场一样,但 能怪他们吗?想想这30年来人类经历什么?想想2020年的推特还能看到许多真相的声音,而现在每个人的信息都被精确的大数据所控制,万物互联的大机器,万物互联的大平台,人与机器结合在了一起,一切都变成了机器,世界变成了一个大机器,每个人都成了这机器的一个零件,越来越多的人植入了相应功能的生物计算机芯片,做着相应的工作,这是多么的恐怖,做的梦都可以在显示器上显示,其实早就开始了,人们的心理活动都在被大数据分析着计算着,同时也可以被干扰,每个人都太廉价了,把自己的身心能出卖的东西都出卖掉才能得到工作,基因改造的士兵,透支着生命,他们都活不了多久,这30年一波一波的反抗浪潮在悄声无息中被熄灭,这一波一波悄声无息的浪潮也导致现在的每个人都在被大数据精确控制着,

万物互联的大机器,万物互联的大平台,每个人都是机器的零件,牺牲自己换取虚拟币。没有人性的不知变通平稳运行的机器磨损撕裂着人性,垃圾场有多少被封杀了ID断了网而死去的死尸?想活下去只能迎合这高速运转的机器,没有人性的虚拟现实,不了解人性的虚拟却成了人们的现实,它把人的天然性给剥离了出来,不在有充满灵性的画笔画出的那种过去才会有的自然的艺术,那种充满着灵性的油画,30年前我们能看到爱和欢乐,而现在看到却是这么多的卑劣变态和奴性,终其原因,是每个人都被这机器给不公平的对待着,折磨着,机器不讲人性,但我们离不开它,每个人都有很大的怨气和愤恨,而他们不能向他所赖以生存的机器的大平台发泄,只能向其同类发泄,人们的卑劣终其原因,还是现代的人们太卑微了,太渺小了,过去有那么多的个性化 多元化 多样性的事物,过去的商业市场和现代是不一样的,现代都要靠不知变通无比霸道独裁的虚拟平台,每个人,每个个体户,不在是个人,不在是个体户,实际上都成为了为虚拟大平台工作的打工者,数据决定了一切,不在是你产品的好坏优劣,而是数据决定你的产品会卖给谁,能卖多少,每个人都如此的卑微 渺小 卑劣,这个世界还有未来吗?还有希望吗?希望在哪里?未来在哪里?

科技不是造福人类的吗?为什么成了这个样子?如果2020年的时候川普总统把230法案废除了还会是现代这个样子吗?科技巨头媒体巨头和政府配合在一起造成了现在的科技独裁精确的控制着一切,统治一切,如果当时废除230法案,哪本应该是一个好的开始,它会决定人们在平台上生存不应该由平台控制者决定平台上的一切,每个个体的人权 话语权不应该被平台所控制垄断,如果可以回到2020一定要让虚拟配合现实世界,服务于现实世界,而不是虚拟替代了现实,终其原因是科技巨头联合主流媒体和政府对人们的欺骗决定了现代的科技独裁。

                             极致黑暗的年代2050年7月26日”。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