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共有我】实业救国的爷爷和中共对他的残害

作者:文纸鹤
编辑:翼族

图片来源:大纪元

中共建政后的七十年里,其思维的定式自始至终就是斗争。以主观臆断来划分阶级成份,用斗争地主和资本家(有产者)的手段来强行掠夺并佔有一切有形资产的资源,完成了所谓的资本主义改造,建立了其自称的社会主义公有制。从此,中共治下广大的民众就成为无产者。中共自诩为无产阶级先锋队,并对失去土地和工商企业的地主资本家实行无产阶级专政,通过杀、关、管的铁腕政策,达到其永远占有的目的。

从儿时记事起,我总是仰望爷爷高大的身躯,喜欢拽着他的长衫像尾巴一样跟着出门,心里惦记着跟着走能蹭到些好吃的。爷爷总是和气待人,有一种不同常人的君子风度,比如:见人打招呼时微微恭身,点头示意。家里来了客人,亲自送杯热茶,就坐时总是请客人先落座,然后自己正襟而坐,双手撩起长衫下摆,盖住双腿以示庄重。送客人出门时,歉身示别。爷爷的君子风度,至今影响着我。

爷爷是清朝晚年与民国年间的那一代人,膝下五子一女,个个都进新式学堂接受良好的民国教育,在军队、政府公务和文化教育行业,为国尽职。爷爷年轻的时候,勤奋创业,诚信地经营中西医药以及食盐等民众日用货品。他不但以殷实家庭供子女求学,还牵头各实业商贾投资兴建了当地的水利工程,开石膏矿支持前方抗日将士。同时爷爷支持父亲在乡间义务创办新式学堂,持续了十多年。到一九四八年,爷爷被选为当地的参议员,也就是当时的国大代表。

由于国共内战导致当地兵慌马乱,有一次”跑反”在乡下时,爷爷看到几个伤兵衣服褴褛,一副饥饿的样子,就吩咐给他们弄吃的,吃饱之后还给他们装些红薯带着路上吃。这些伤兵非常感激爷爷救了他们几个。走后,姑姑对爷爷说,不像国军。爷爷从与他们的交谈中得知,他们是共产党中原部队,受伤后走散了,又不敢走大路,在山里迷了路许多天没吃东西了。

记得有一天早晨爷爷出门,我拽着他的长衫跟了出去,以为有早点吃,谁知他进了衙门。爷爷让我在门房玩,然后就听见他在和人高声说话,走出来时还大声说:“你不敢管,我来管”。原来是被当局枪毙的人暴尸教场坡,爷爷抗议尸体放在妇女下河洗衣和学生上学的路口,几天已经足够,应该尽快收尸,但是县长推拖不管。后来爷爷自己去找人做了匣子,将其掩埋。到了秋天,教场坡的人送了好多红薯来感谢爷爷。但是到了土改的时侯,爷爷被斗,反而被冤枉他活埋了新四军。简直是血口喷人,有口难辩。

辛亥革命推倒千年帝制王朝,实行共和的中华民国,给中国带来了新的希望。爷爷那一辈人有着特别的感受,他们对中华的热爱发自于内心,身体力行地做着利国利民的事。所以,爷爷勤奋诚信地兴办实业,培养子孙接受良好的新学教育,服务于国家和民众。在一个正常的社会里,像我爷爷这样的前辈,本应该给于尊重,对他的业绩给于认可,并受法律保护。但是中共进城夺得权力后,却实行土改和镇反,对他们进行迫害甚至杀害。

土改的某一天,爷爷被他们用枪押走。那天傍晚天上下着大雨,大妈赶到门外街上给爷爷戴上雨帽,我像平时那样跟在爷爷后面,看到他愤怒地将雨帽打落在雨地里。我看着爷爷的背影,头也不回地消失在灰濛濛的雨中。第二天上午放学回家,全家人都在流泪,爷爷惨死在关押他的地方。我和姑姑一起去看爷爷,他的遗体上有伤,脸上有泪痕,我失声痛哭,因为再也见不到我亲爱的爷爷了。

原湖南报界某记者曾在海外著书,描写了当年他亲历土改镇反,消灭地主与连带亲属的实况。相信我爷爷那天晚上所遭遇的折磨,就和他书中的描述一样。中共以小人聚众,祸害中华,引中华于灾难,毁人类之文明,其罪责难逃,终有清算之日!

(文章内容为作者根据其长辈的回忆而著,仅代表作者观点)

+6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是新中国联邦在澳洲的驻地之一, 期待战友们的加入, 来共同建设我们的雅典娜家园: https://discord.gg/aaqJrdY 🌹欢迎大家订阅GTV频道: https://gtv.org/user/5f72f8f60cd82c6bb6a248a6 1月 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