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毒株测序结果:病毒或已潜在传播了相当长时间?

编辑:喜马拉雅农场联盟新西兰奥克兰伊甸农场

编者:Stephen(文文)

中共国疾控中心1月6日发布了河北两株病毒的测序结果(一例石家庄,一例邢台)。这两例毒株的同源性很高(7个相同的SNP位点,及14个相同的核苷酸变异),且两人均到过河北省儿童医院,所以石家庄、邢台两地疫情来源应一致。

诡异的是河北这两例毒株的基因组特征很独特,不同于世界各地近期流行的毒株。从基因组比较的结果来看,亲缘关系最近的是俄罗斯在7月测序的毒株。虽然这是亲缘关系最近的,但也仅有10个相同的变异位点,应该说还不是很亲。

在这10个相同的变异位点中,有3个是独特的,也就说只有河北、俄罗斯毒株特有的,其他地方毒株没有。而从这一点来看,河北、俄罗斯毒株同源的可能性很大。

总结以上两点,我们能得到的大概率结论是:河北毒株从俄罗斯进化而来,但是进化的时间已经很长,所以累积了很多突变位点。 但无论如何,河北病毒的独特基因组特征暗示其来源并不简单,以下是对其来源的三种可能性的猜测:

1. 河北病毒数月前已由俄罗斯传入,经多长时间的本地传播,从而积累了很多自己独特的突变类型。这意味着河北当地的传播规模是相当大的,数月传播绝对会造成大量人群的感染。

2. 河北病毒近期由俄罗斯传入,这一可能性不高。如果病毒由7月俄罗斯毒株进化而来,那么7月以来在俄罗斯的毒株应与河北毒株有更近的亲缘关系,但这并未在数据库中发现。

3. 河北毒株为人为投放,前期经过对俄罗斯或其他地区毒株的收集,然后进行实验室传代获得,所以与世界其他地区毒株亲缘关系较远,这也能解释其基因组特征上的特异性。 结合习总加速师于近期做血管瘤手术,各方势力蠢蠢欲动,为给总加速师制造一个严格管控的休养环境,人为造出一场病毒疫情也是中共干得出来的。所以可能性3虽然邪恶,但也不能完全排除。

【文章仅限作者个人观点】

参考数据:

1. Two Reemergent Cases of COVID-19 — Hebei Province, China, January 2, 2021

2. 河北两地病例在此处轨迹重迭,中疾控最新溯源研究有重大发现

+6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

欢迎大家订阅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 有意加入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的战友们,请使用官方discord 链接 https://discord.gg/nyPUqYj 并附上您的挺郭经历及法治基金捐款凭证。谢谢大家🥰 1月 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