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情报专家:病毒很可能是“非自然的”

新闻来源:《华盛顿时报》; 作者:比尔·格茨; 发布时间:January 6, 2021 /2021年1月6日

翻译/简评:helloworld;校对:SilverSpurs7;审核:万人往;Page:Daoiii

简评:

比尔·格茨先生援引一位以色列生化专家的观点,对错综复杂的证据分析可知,病毒具备着中共国蝙蝠病毒的骨架,而且在0号病人前就有人传人的适应能力。而中共国通过各种欺骗和混淆视听,有意遮掩病毒起源,更加加重了它的嫌疑。多国情报机构可能都有类似观点,但迫于中共的影响,不愿将观点公之于众。文章还介绍了中共超限战的武器之一——大规模监控,以及对海外华人的操纵。中共很有可能用这种手段在此次超限战中推波助澜。

中共掩盖科学证据、抹杀证人,同时操纵海外华人,以合作利益要挟海外专家,影响科学界对病毒来源这一专业问题的判断。同时又以科学问题为由,让各国情报部门不敢发声,完全控制舆论,利用超限战颠倒黑白、将脏水泼向外国人等目标。幸亏有爆料革命以及美国的正义力量,有闫博士等坚持正义的英雄能够勇于站出来揭露真相,打破了中共的计划。在战友和全世界正义人士的共同努力推动下,让真相能够在学界与媒体层层阻隔之下得以曝光。如此一来,中共的邪恶行径也能被梳理出来,即将大白于天下。

虽然目前尚未公开中共主动投毒的切实证据,但中共阻碍调查、销毁证据等行为均暗示了其邪恶动机。中共故意隐瞒、拖延之罪,已经对世界造成了不可磨灭的恶劣影响,将来被追责已不可避免。若未来结合文贵先生适时放出的有关病毒投放的铁证,随着全世界对中共的声讨,以及中国人民脱离中共魔爪的决心愈发强烈,自由、光明的时日已不再遥远。

原文翻译:

以色列情报专家:病毒很可能是“非自然的”

一位以色列专家认为,引起冠状病毒的SARS-CoV-2病毒,具有中共国蝙蝠病毒基因组起源。在感染零号病人前,该病毒已经历了对人类基因的广泛适应。(图:美联社)

一些人认为,武汉冠状病毒爆发与中共国军事研究有关。以色列退役上校丹尼·肖汉姆(Dany Shoham)就是最早提出此观点的人士之一。他现在认为,病毒很可能源于实验室逃逸。

肖汉姆上校在上月发表的一篇文章中表示,最初提出的、引发中共病毒大流行的病毒源于自然的理论,遭到了科学家和情报分析专家的强烈怀疑。

肖汉姆上校是以色列国防军和国防部前高级情报专家。他是一位微生物学家,也是化学和生物战方面的专家。他对此事有着深入的研究。

根据肖汉姆上校的说法,该冠状病毒源于人为干预的可能性,比天然自发进化适应的可能性更高。不过,中共国在病毒来源问题上缄默、欺骗和混淆视听,使情报人员和科学家无法得知病毒爆发的真正起源。

肖汉姆上校现任职于以色列智囊团之一的“贝京-萨达特战略研究中心”(Begin-Sadat Center for Strategic Studies)。他在一篇期刊文章中写道,“索引病毒(感染0号病人的病毒)基因组起源,已被确认为一种早已经历对人类的广泛预适应、具备持续人传人能力的中共国蝙蝠病毒。”

他表示:“现在悬而未决的问题是,这种特殊的基因组预适应发生于何时何地?是如何发生的?”

关于病毒起源的争论,一经曝光,都可能成为轰动的新闻。但肖汉姆上校表示,迄今为止,全世界情报部门基本对此保持沉默。

他说:“早在2020年1月,部分西方国家,以及俄罗斯、印度、日本和澳大利亚已完成了情报评估,但它们并未将自己的结论过多声张。情报机构的长期缄默,意味着它们已经评判,最初的蔓延是不自然的。如果情报的结论是自然起源,那这些结论应该早已被公之于众。”

美国中情局并未透露其关于病毒起源的发现。但表示,他们正在努力评估。

这位前以色列情报分析师的上述言论,是于白宫国家安全副顾问马修·波廷格(Matt Pottinger,另称博明)作出类似讲话后发表的。博明先生在最近与英国国会议员的线上会议中说,现在的主流理论是,该病毒来源于中共实验室的泄露。

位于湖北省中部的武汉病毒学研究所园区

作为一位中共国问题专家,博明也是于去年一月最早警告大流行危险的美国官员之一,他说,最新情报表明,病毒从武汉病毒研究所扩散而出,并非来源于中共国官员最初归咎的、附近售卖野生动物的“华南海鲜市场”。

“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该实验室很可能是最合理的病毒来源。”《每日邮报》援引博明会议发言说。

他认为,病毒很可能因泄露或事故而逃逸。“甚至北京当局的官方数字也公开否认了海鲜市场的假说。”

肖汉姆上校在他的分析中发现,武汉病毒研究所作为中共国唯一能够进行安全病毒研究的实验室,与武汉的其他机构以及中共国其他地区的机构一样,在这次疫情发生之前的十多年间,存在“重大的不匹配和错误”。

他描述所发现的问题包括:包含不一致的数据或结论的科学论文、无法解释的差距和矛盾、扭曲的时间顺序、非法的保密性、数据和记录的消除和串改,以及对已存在病毒的遮掩和可能的销毁。

肖汉姆上校说,中共国当局还对科学家和官员施压,并使关键人物从公众视野消失。他们还将军用和国防部门与民用机构身份互换(即军民融合)。

肖汉姆上校说:“所有这些表面的不当行为都围绕着一个核心原则有意实施:阻碍索引病毒溯源。这些有意实施的迷惑性行为,共同形成了支持非自然传染概念的有力证据。”

正在进行病毒来源调查的世界卫生组织最近抱怨称,中共国正在阻碍他们的调查人员。

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赛·阿丹诺姆·盖布雷亚索斯本周表示,几名早前被承诺允许进入中共国的联合国科学家被告知,他们尚未获得进入中共国的政府许可。

中共国外交部女发言人华春莹周三表示,中共国政府和世卫组织仍在就科学家的来访事宜进行磋商。

华春莹告诉记者:“在冠状病毒溯源问题上,中国一直保持开放、透明和负责的态度,并在病毒溯源问题上引领了与世卫组织的科学合作,同时也促进了病毒溯源的国际研究。”

一位美国高级官员曾说,在疫情初期,情报组织缺乏病毒溯源的专业知识。结果导致这些机构不得不依赖美国科学家。而其中很多人受中共国同僚影响,听信了中共政府的说辞。

许多美国科学家害怕激怒和破坏与中共国科研机构的关系,不愿考虑病毒由实验室逃逸的理论。而亲中科学家之所以选择在中共国进行研究,是因为相比美国机构,那里有着更少的安全和道德约束,从而能给予科学研究更多回旋余地。

中共国全球大规模监控

一份九月泄露的中共国数据库提供了北京当局大规模数据采集的新线索,这是其全球监控计划的一部分。

根据美国国务院牵头的“海外安全咨询委员会”的最新报告,泄漏的数据库是由中共国的数据采集公司“振华数据”收集的,并被中共国情报部门利用于行动之中。

一家澳大利亚公司曝光了这一数据库。该数据库包含240万人(内有5.2万名美国人)的个人身份信息。

报告说:“这只是中国共产党扩展和输出内部控制和监视体系的最新系列证据之一。”

报告称,振华收集的数据主要是公开信息。尽管很多都是从暗网渠道获得。其余数据来自对私人公司的黑客入侵。

报告表示:“数据库覆盖了多种人群,包括总理、州和联邦政要、军官、外交官、学者、企业高管、记者和律师。”

“振华的行政总裁在他的个人微信上谈到,其数据可用于发动基于宣传和心理战的‘混合战争’(超限战)。”报告指出,“中共国长期以来,一直将监控系统用作国内外控制和信息收集工作的有力工具。”

这一数据集合是中共国庞大的国内监视网络的产出之一,也是针对平民的间谍机构:中共国安局的关键情报获取手段。

报告警告说,“尽管国安局像其他国际情报部门一样,雇佣着传统的办案人员,它还让遍布全球的华人社区网络为它所用。”

“依靠海外华人专业人士的忠诚(有时通过施压其在中共国的家人实现),中国共产党完成了大量技术信息的收集。”

从1980年代开始,中共国在美国启动了类似的情报项目,以支撑其核计划。报告说:“十五年后,它拥有了自己创建的与美国的核计划相当的核计划所需的所有信息。”

“本质上讲,中共现在的拥核状态是通过海外华侨成功收集到的大量数据带来的成果。”

1990年代间,克林顿政府启动了与中共国的核科学家交流项目。根据美国中情局现在的公开结论,这导致了中共国通过间谍行动,获得了美国核武器库中每一颗已部署核弹头的秘密。

原文链接

点击阅读英国伦敦喜庄园在G-News 的更多精彩文章

点击观看英国伦敦喜庄园在G-TV的精彩视频

欢迎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Discord官方群

编辑:【英国伦敦喜庄园编辑部】- 点击spark adobe版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1月 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