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寒之后,一定立春!—中国底层劳动人民的新年寄语

HTC-02C-202101-023

作者:贻人小筑(喜马拉雅东京樱花团)

所谓大国崛起,仅仅是一场对底层劳动人民令人发指的无情压榨的虚幻盛筵…

2020年的冬天,如同过去每一年的冬天一样,注定让很多家庭感觉无比寒冷。12月21日,43岁的“饿了么”骑手韩某伟在送外卖的途中 “走完”了他的辛苦而短暂的一生。而“饿了么”立刻宣布,韩某伟和其没有任何关系,仅愿意向家属提供人民币2000元的人道主义援助。

当日上午9时,外卖骑手韩某伟如往常一般骑着标有饿了么商标尾箱的电动车,打开手机蜂鸟众包APP开始接单配送。在此之前,他还为自己在太平洋保险投保了一份1.06元的旅行人身意外伤害险。9时13分,韩某伟接到第一个配送订单,不久便迎来午餐时的配送高峰期。据其家属提供的平台配送记录显示,当天韩某伟累计接到33单,仅11时至12时内就有12个订单。他是下午2时到3时之间吃饭休息,并在吃完午饭后开始接单配送,却在下午5点多送餐途中出了意外。韩某伟在当日17时23分接到配送订单,于17时40分赶到北京香江北路28号某餐饮店取餐,随后在送餐途中倒地死亡。另据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出具的死亡证明书和关于韩某伟死亡的调查结论显示,警方在接到报案后赶至现场,经过现场勘察和尸体检验,发现韩某伟死亡,并得出其死亡不属于刑事案件,系猝死的结论。

当我们打开韩某伟的生活盒子,一副似曾相似的和亿万中国底层劳动人民生活相仿的画面映入眼前:

韩某伟:山西洪洞人,2020年2月来到北京谋生。为了支撑家中有务农的双亲和2个正在上学的孩子的生活需要,他和妻子不得不选择耗体力的高工资职业,他们没做过全面的体检,但去年3月选择做外卖员时,韩某伟有专门去办理过健康证,各项指标均符合标准。像这样的骑手,“美团”和“饿了么”两大平台拥有400万名左右。对于平台而言,韩某伟的死几乎不会影响到其一丝一毫,甚至区区2000元也是以慰问金的形式发放,是平台的“关怀”和“爱心”,你要“感谢”公司。而对于韩某伟,那是一个家庭的崩塌,背后有两个没有父亲的孩子,一个没有丈夫的妻子以及头顶四个没有医保的身在农村的老人。

由于外卖平台和骑手之间的关系始终难以定性,既不是雇佣,也不是派遣,也不是居间,但又兼具这几者的共同特点,有人倾向于将两者的关系定性为合伙人,骑手作为个体合伙人直接参与到外卖平台的经营中,分享经营中的固定分润,但实际上,平台对于骑手权益的保护几乎为零,扣钱罚款的理由却是五花八门、花样百出。而这种情况,恰恰是中国底层劳动人民被无情压榨的一个缩影。政府、企业间,形成一种对人性近乎冷酷的默契,让农民工群体成为所谓中国成本的最后买单者。

中国已经于2014年正式宣布进入中等偏上收入国家行列。根据世界银行制定的标准,中等收入偏上国家的人口,每人月收入低于约1171元即为贫困人口。李克强总理于5月28日人大闭幕记者会上宣布,中国6亿人口月收入为1千元。所以,一个和全世界标准比较,拥有6亿贫困人口占比总人口42.8%的国家,是一个对全世界负责任的大国,还是当今世界最大最可怕的贫困现象?而这个贫困现象,就真实地发生在无数个韩某伟的家庭中。

中国,过去20年经历了人类历史上最大的造城运动和制造加工业发展。在历史发展的进程中,底层农民工用自己的汗水、青春甚至生命,扛起了一栋栋拔地而起的摩天大楼。而城市的发展,又在一道道冰冷的所谓的城市行政规划中,在这个地球上几乎“硕果仅存”的户口制度下,无情地“淘汰”着他们。被一个自己亲手建设起来的时代淘汰,这不仅仅是几代中国农民工的悲哀,更是我们这个时代残酷治理的真实写照。

随着新年钟声的敲响,多灾多难的鼠年很快就要过去。有人说这是一年中最寒冷的季节,但是大寒之后,一定立春。而在中国底层劳动人民心中的春天,往往仅是来年一份可以按时付薪的工作,抑或让孩子有一个体面的学校读书,或者祈求上天不要让家中的老人生病……但即便这样的春天,对于中国几亿穷苦百姓而言,也显得那么虚无缥缈。

2021年,中国通过极限挤压国内劳动人口的劳动价值的经济治理模式,随着西方民主国家的觉醒、疫情的蔓延以及内部政治矛盾的不断升级,已经走到了头。这头生病的东方巨龙,正需要经历一场刮骨疗伤的痛楚迎接改头换面的明天。过程一定是痛苦的,但就像历经寒冬才能引来春天一样,为了让所有勤劳的中国人过上有尊严的生活,我们必须要让这个国家改变一些东西,从深受近百年残酷统治的黑暗中走出来。而所有的改变,正发生在这一刻、这一秒,这一个需要我们共同努力的时代。

大寒之后,一定立春!

+4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yuanqi
17 天 之前

越是喊着为人民服务,越是不辞辛苦的压榨本国百姓!新中国联邦,中国人的未来与希望!💪💪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