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重置第二部分:新型封建主义—–“企业社会主义”

加拿大草原三省战友之家    重生之鹰、云起时

校对、发稿 文锦

图片来源:Bitchute.com

《零对冲》(Zerohedge)于2021年1月3日发表了系列对中共携手世界暗黑共同为世界打造的“大重置”计划的详细解读。文中指出如果其设计者按他们的方式进行大重置,那么大重置将涉及人们生活几乎所有方面的变革。本篇为第二部分,仅对世界经济论坛所倡导的 “大复位 “的经济效益,以及推动这些计划的最新发展进行分析和讨论。

作者指出,哈耶克(F.A.Hayek)在《集体主义经济计划》的绪论中提出,社会主义可以分为两个方面:目的和手段。社会主义手段是集体主义计划经济,而目的,则是在无产阶级社会主义下的生产资料的集体所有制和最终产品的 “平等 “或 “公平 “分配。哈耶克同时指出,集体主义计划经济也可以用来为其它目的服务。“例如,一个贵族独裁政权,可能会使用同样的方法来促进某些种族或其他精英的利益,或者为其他一些明显的反平等主义目的服务。”

大重置的社会主义手段

集体主义计划经济的计算问题取决于是否保留生产要素市场。如果保留了生产要素市场,那么计算问题就不会严格适用。

大重置的集体主义计划经济并不取消生产要素市场。策划者利用“利益相关者资本主义”来代替当前的自由资本主义,即把最重要的生产要素的所有权和控制权给予那些加入相关利益的人。同时,上述利益相关者的生产活动将在一个政府联盟的指令指导下,在统一的使命和同一套政策下进行,尤其是世界经济论坛所阐述的政策。

虽然这些公司利益相关者本身不一定是垄断企业,但世界经济论坛的目标是将生产和销售的控制权尽可能多地交给这些公司利益相关者,其目的是消除那些被认为产品或工艺不必要或不符合全球主义者“更公平、更绿色的未来”的愿望的生产者。而这种对生产和消费的限制,将通过扩大政府的作用,用”大政府“来执行这种限制。

施瓦布和世界经济论坛提倡利益相关者资本主义,反对所谓蔓延的“新自由主义”。施瓦布把新自由主义简单地定义为“偏重竞争而非团结,偏重创造性破坏而非政府干预,偏重经济增长而非社会福利的思想和政策”,左派谴责新自由主义为经济困境的根源,政府通过“反自由主义”来保护行业和行业内参与者(或公司控制政府),并取代正常的竞争。而大重置将扩大公司控制政府的影响。

大重置的新型封建主义—–“企业社会主义

与人们熟知的社会主义计划经济不同的地方是,世界经济论坛的目的并不是要规划生产的每一个方面,从而指导所有的个人活动。相反,目标是限制个人活动的可能性,包括消费者的活动,通过将产业和产业内的生产者从经济中排除出去。“从美国到中国,每个国家都必须参与,从石油、天然气到高科技,每个行业都必须转型。”

正如哈耶克所指出的那样,“当中世纪的行会制度达到顶峰,对商业的限制最为广泛的时候,它们并没有被用来作为实际指导个人活动的手段。”同样,大重置的目的不是对经济进行严格的集体主义规划,而是建议和要求进行新型封建主义的限制,而这种限制将比社会主义制度本身进行的限制更进一步。

作者把这种新型封建主义称为 “企业社会主义”–不仅因为其争取信徒的言论来自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如:”公平”、”经济平等”、”集体利益”、”共同命运 “等等),而且还因为所追求的现实是通过消灭不顺从的生产者来实现对生产的事实上的垄断控制–即社会主义所特有的对生产的垄断。这些干预不仅会使目前已经存在的“干预主义混乱”雪上加霜,而且会进一步扭曲市场,达到社会主义集中计划经济本身之外前所未有的程度。精英们可以试图通过将生产限制在可接受的商品和服务上,先验性地决定消费者的需要和需求。他们也会把生产限制在政府和生产者可以接受的范围内。新增的法规将迫使中型和小型生产者破产或进入黑市,以至于黑市将可能在数字货币和更大的中央银行下存在。

因此,这些限制和规定将趋向于一种静态的种姓制度,上面是企业寡头,下面是绝大多数人的“实际存在的社会主义”。只有极少数人能增加财富,用“经济平等”的旗号让全民平均收入减少,并给其余人提供全民基本收入。

中共病毒封锁、暴动和企业社会主义

中共病毒封锁,小范围的左派骚乱,一直在推动着美国走向企业社会主义。州长和市长们采取的严厉的封锁措施,以及暴乱者造成的破坏,恰好是在做像世界经济论坛这样的企业社会主义者想要做的工作。除了破坏民族国家的稳定之外,这些政策和政治还在帮助摧毁小企业,从而淘汰竞争对手。

正如经济教育基金会(FEE)报告中所指出的,封锁和骚乱结合在一起,形成了一箭双雕的局面,在全美范围内击垮了数以百万计的小企业,而它们正是“美国经济的支柱”。在报告中说道:

“美国有750万家小企业面临关门大吉的风险。最近的一项调查显示,即使有联邦贷款,也有近一半的小企业主说他们因为严重的经济损失而将不得不永远关门。仅在纽约,留守令就迫使10多万家小企业永久关闭。”

与此同时,正如经济教育基金会和其他机构所指出的那样,没有证据表明封锁对减缓病毒的传播有任何作用。同样,也没有证据表明”BLM” 对黑人的生活有任何帮助。相反地,“BLM”和“ANTIFA(安提法)” 的暴动者还对黑人企业和社区造成了巨大的破坏,从而也对黑人的生命造成了破坏。

企业巨头的空前繁荣

当小企业被严厉的封锁和骚乱的组合压垮时,亚马逊这样的企业巨头却空前繁荣。正如BBC所指出的,至少有三家科技巨头–亚马逊、苹果和Facebook–在封锁期间获取了巨大的收益,这些收益还在一定程度上扣除了骚乱导致的10-20亿美元的财产损失。在截至6月的三个月中,亚马逊“季度利润为52亿美元(40亿英镑),是该公司自1994年成立以来的最大利润。其中由于病毒的影响,亚马逊在防护装备和其他措施上花费了大量的资金”。在截至6月的三个月中,亚马逊的销售额增长了40%。

据TechCrunch报道,Facebook及其WhatsApp和Instagram平台的用户数增长了15%,这使得第一季度的收入总额达到了177.4亿美元。3月份,Facebook的总用户数攀升至30亿,占全球网民的三分之二,创下历史纪录。同期,苹果公司营收大涨,季度盈利同比增长11%,达到597亿美元。据《华盛顿邮报》报道,2020年第一季度“美国最大的杂货商沃尔玛表示,利润增长4%,达到39.9亿美元”。

由于中共病毒封锁和BLM/ANTIFA组织骚乱,小企业的数量几乎减少了一半,同时企业巨头巩固了他们对经济的控制,以及他们在互联网和其他地方对个人表达的权力。因此,看来中共病毒的封锁、停业、部分关闭以及暴动正是大重置领导人所命令的。或者说他们抓住了机会,从经济中剔除了中小企业的底层人员,以使遵纪守法变得更简单、更普遍。

最后,作者呼吁“大重置”目前还不是像世界经济论坛描述的那样是一个全球主义寡头可以随意按下的按钮。对抗他们的计划需要用更好的经济理念和协调一致的个人行动来应对,并引入和促进更多的竞争。小规模的生产者和销售者必须在为时已晚之前联合起来反抗国家法令,不惜一切代价地要求全面重新开放经济,并成立新的以挫败大重置为目标的商业协会。

评:

 “大重置”是世界经济论坛(WEF)在中共病毒大流行后提出的一项可持续重建经济的建议。2020年5月,英国查尔斯王子和世界经济论坛理事克劳斯·施瓦布共同宣布了这一计划。大重置的拥趸和积极推行者包括英国首相约翰逊、加拿大总理特鲁多、美国总统竞选人拜登、德国总理默克尔以及西方多国政要。“大重置”企图建立由所谓的权力精英所主导的所谓的新世界秩序。

世界经济论坛(WEF)由克劳斯.施瓦布(Klaus Schwab)于1971年创立。施瓦布早在1979年就访问中国,与中共关系密切。论坛每年一月底二月初在瑞士小镇达沃斯召开,也称“达沃斯冬季年会”。自2007年首次在中国大连举办夏季达沃斯年会后,施瓦布决定把夏季达沃斯年会的永久举办地选在中国。2018年12月18日,中共授予克劳斯.施瓦布中国改革友谊奖章。

 一年来,中共病毒大流行造成大量感染和死亡的同时,也给我们的生活和经济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变化。人们的日常生活包括生产、消费、工作、学习、旅行、聚会等等个人行为正越来越多的被强制,强制封城、强制检测、强制疫苗愈演愈烈。大量实体倒闭,开始越多地向互联网虚拟活动地巨大转变。封锁让我们开始思考未来会发生什么?

如果“大重置”计划得以实施,政府或所谓的“精英阶层”就会沉迷于“权力的游戏”。这些对企业和个人的干预和强制将最终倾向于一种静态的种姓制度,上面是权力阶层和与其利益相关的高科技垄断企业寡头组成的精英阶层,下面的绝大多数人实际上是只有最低基本收入的贫困阶层。这样,通过“大重置”,人类社会将变成由权力精英组成的奴隶主阶层和运用高科技操控的低收入奴隶阶层组成的高科技奴隶社会。这也许就是中共和全球精英利益阶层所希望和实施的,但却是我们不可能接受的!

原文链接

相关链接:

大重置第一部分:世界各个领域因中共病毒而将要发生的大洗牌– GNews

大重置第三部分:中共国特色资本主义– GNews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