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月6日郭先生GTV直播精要(第二部分)-英喜庄园出品

2021年1月6日郭先生GTV直播精要(第二部分)

听写:奇怪生物,Cathy校对:Cathy;封面图:GTV;Page:赞赞

👉完整版GTV回看

民主在利益和角对上,今天看到的沼泽地的力量和DeepState的力量,民主是它的玩物,法律都是它的玩物

⑴文贵先生:我觉得路德先生说得非常好,但是现在从目前来看,从川普总统出来演讲到演讲完,和中间彭斯副总统发生的事情,包括他对下面唱票的认证,他有两次机会,他念完直接就可以扳回去了,他完全可以,这是他最重要的机会,他没有做这个事情,包括他自己的发言和声明。他现在把这个球踢给了下面反对的,让大家去讨论去吧。接下来他还有一个机会,他还可以再来一把,但目前看来并不看好。今天南希佩罗西出场,恰恰说明了一点,南希佩罗西有把握赢。在她出来之前,她知道彭斯不会上来就给灭了,就给打回去,这是一个。第二个,我觉得现在此时此刻有大量的人已经失控了,冲进了国会山去了,包括从国会山的侧门后门前门,大概分四五个方面都进去了。这些说明什么呢,川普总统在今天早上的7点,到10点间,他跟沼泽地的谈判也好,还有跟大咖的谈判也好,没谈明白。最起码这些人没有说百分之百支持他。他下面的支持者心里已经得到了直接的,或暗示的民意了,那就是发挥民权了。这是川普总统很可怜的事情。他要走到这一步,他要发动这些人这些支持者们到国会山去要这个权力,这个正义和尊严,今天说实在话这是挺可悲的。你发现这个问题了么。就是一个美国总统到这时候,一次又一次的被人家玩被人家耍。就在几小时以前,据听说他睡得比较晚,三点到六点是睡觉时间,但他三点到七点都没睡觉,看他脸色不好,铁黑铁黑的。说明没谈明白啊,完全没谈明白。而且看到参众两院,南希佩罗西的出面就印证了她不耍赖我能把你搞定。还有一个昨天晚上七点钟,乔治亚把最关键的两个人,比总统还关键的席子选举给停下来,然后今天早上八点拖到你快开始会前,南希佩罗西第一个宣布民主党赢了。跟选总统一样,直接尿天高,直接曲线就上去了,又增加几万票上去。我还敢作弊,还敢弄。这就是绝对的自信啊,他首先认为他的疯狂作假票能赢吗。到现在为止啊,滑稽的程度还会超出我们想象。还有一个最关键的,你看今天,川普总统身边没人,他喊了半天,就喊Rudy,身边没人了,就剩朱利安尼还有身边的几个人了。你看连乔治区的最近都不敢出面,都已经都走了。皮特纳瓦罗是官方的,扯着嗓子喊。没人了。战友们可以有情绪化,感性化,但你必须面对现实。目前DeepState这股势力,职业化的政客们和背后的沼泽地的力量,包括宗教领域,包括美元背后的势力。这个力量是非常非常大的。这点你要看出来,当我们要革命的时候,要灭共的时候,你必须要有绝对的实力和更高的站位,你才能把握事实。所以今天来看,川普总统过去一两个月,给了他将近八九十天作总统的时间,他没有一件事情是做对的。而他有一万上一次的机会来改变。不管他说什么,他今天将这个事情,非专业非政客你想玩这么大的游戏还真不是开玩笑的。包括未来新中国联邦实现民主和自由,美国是民主和自由最高级的创始人,这种情况下民主是很苍白的。民主在利益和角对,今天看到的沼泽地的力量和DeepState的力量,民主是它的玩物,法律都是它的玩物。就那几个人了,麦康纳尔、南希佩罗西、川普总统、彭斯,背后你用手指头数不过十股力量。这就是全世界最大的民主法治的国家自由的国家。其他国家都是乱扯,不存在民主法治。今天让大家更注意到,咱们未来追求什么。现在很有可能,我认为华盛顿会失控。而且我认为川普总统现在的危机前所未有。我看着他最担心的是他的身体和他被暗杀的可能。

文贵先生:亚利桑那开始现在有两个风险。现在如果回到各州的投票退回去以后,大概是30几票对20几票,川普总统赢。但这里面有两个变数。包括你刚才说的FISA法庭,FISA法庭执行的前提条件有一个,就是参众两院的情报委员会和政治委员会最有发言权的,这不是开玩笑的。这里面最不确定的是麦康纳尔。麦康纳尔是绝对控制参众两院内部的都有影响力的国会的这两个情报委员会,这是非常重要的。所以FISA法案的核心,你除了总统,他是最有影响的。现在麦康纳尔是最不确定因素,另外亚利桑那这块开始的,亚利桑那几次要摆回来的,听说是麦康纳尔施加压力,把它改变了的。最后川普总统竞选委员会副主席到那去的时候,当天染上了冠状病毒,现在就退出去了。亚利桑那里边,有朋友也有强大的敌人的势力。这是很夸张。彭斯想看看接下来,说白了他想压多还是压少,但是从今天目前看,我觉得还是川普一定会赢的。就是赢的代价是多大。赢是最险的招还是最好的招。而且同时能看到共产党在美国的渗透力量,你们没感受我能看出来这些细节,这些步骤都是共产党的戏,共产党的力量。

⑵郝海东:是什么原因让美国大选走到今天这种样子,从未有过。而且在这中间我们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起到什么样关键的作用?美国大选是全世界所有人关心的,最最关心之一了。在今天这种,郭先生看来滑稽至极的这种印象,是什么原因走到今天,而且我们新中国联邦,爆料革命起到什么关键的作用。而且我听到了川普总统今天的讲话里特意提到了彭斯。这都意味着什么,最终可能今天出一些结果,如果没有,会不会走到1月20号真正的有非常大的可能性,有这股力量是什么样的力量,今天全世界看到的美国大选滑稽到如此的地步。

文贵先生:谢谢。海东兄弟,钊颖妹妹是新中国联邦爆料革命新的开始。爆料革命最早路德啊,还有Sara,还有咱们卡丽熙啊,木兰啊一系列老战友开始的。新中国联邦是海东兄弟,钊颖妹妹,科学家开始的。对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起到了一个新的高度,新的开始,同时也引起了国际上的关注。今天到美国大选的时候,我们能看到用简单的话说,如果没有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美国人被偷走的钱,还有美国人被踢得无数次无影脚,打得稀里哗啦的无影拳,不知道是谁,我们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告诉了美国人,你的钱怎么丢的,无影脚无影拳哪来的,都是中国共产党。然后同时告诉他,接下来还有很多共产党踢过来的无影脚、无影拳。他们逐渐在朦胧中,由于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在时间上是很短的。在一个国家,历史上,三年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最快的时间,最高的效率让美国逐渐觉醒。这次美国大选就证明了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我们过去所说的一切,包括知道共产党的以黑治国,以假治国,以骗治国等等一切。同时我们新中国联邦成立有新中国联邦宣言,有海东弟、钊颖妹妹还有班农先生和所有的战友一起建立的新中国联邦,给了西方新的希望,就是中国人绝不等于共产党,共产党绝不等同于中国和中国人民。这让他们的认识和海外华人受到保护起到了绝对作用。那么今天看到这个滑稽结果是咱们一家可以准确预测美国大选会发生什么,这几乎是人类上从来没有的。不是我们预测和判断,是我们基于情报和对共产党的了解。各种内部情报战友告诉我,他们这次是终极之战,习和共产党认为这次和美国是终极之战,不是我们说出来的。今天这事一点都不意外。发生这些事情更加让我们知道什么叫政治,什么叫情怀,审美叫信仰。川普总统在这些人面前缺了两个字,他一直是输家,恰恰在今天和战友们连线每个人都忽视掉。在政治面前最重要的,他缺的就是敢承担,就是责任。川普总统10月3号当天晚上就可以宣布戒严令,当天晚上就可以把他们所有都封了。当天晚上就可以成立特别检察官,他可以成立一百个特别检察官。他没有这个责任,他没有这个胆,他没有这个承担。这就是到今天说实在话挺活该的。路波切当川普去,当天晚上就把这个戒严令给下了。这不是邪恶的,是必须这个样子的。这就是他不想承担,或他没有这个判断力。美国这个国家它有时是天真,有时是责任问题。这是第一个,第二个,他缺的,就是没有一个政治家是好东西,好东西当不了政治家,你必须得有选择,政治家没有一次选择是百分之百正确的。他只能选择有利于他的,或保全尽可能多数人的。这个时候川普总统想要每个人都满意,他想当总统还让别人承担责任。你还想得名,还想得利,这是不可能的。中国一个科长的政治智慧都比他高,这是我发自内心地说。另外他缺的最大的问题,他对共产党的了解还是不够啊。他要对共产党了解够,他会非常清楚,这里面能做的行动多了去了。但是今天彭斯说的不是没道理的。据我了解彭斯问他为啥你不行动,你为啥让我看。但是我觉得今天答辩之后形势会大转,但是这一系列的事情都是我们要学习的,你看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也好,你没有敢承担,你没有勇气,没有智慧,没有能力,你咋呼不等于承担,不等于勇气。综其而言,世界到了灭共的关键点。每时每刻都让世界认识到,灭共的需要。灭共最关键的就是认清共产党。

⑶郝海东:赖晓明的死刑,这也是中共这么时间以来,对金融,对一个这么大的高管,根深在国内的这么一个人的死刑,从未有过,这个是不是也触动了,真正的共产党内部的核心的机密,机要,金融的根本。他们怎么会判处赖晓明的死刑,那么对中共最后的解体,最后内部的纷争,对美国这种潜伏,勾兑的金融的力量,黑暗的势力,有什么打击?郭先生你是不是能解读一下。特别大一个触动,共产党确实到了一个穷途末路的时候。

文贵先生:谢谢,东弟颖妹妹,这个问题啊,咱们在北京啊,你我结识当官的多了都知道。他的权力谁给的,共产党给的。说共产党给的太大了。他的权力在胡时代、江时代没有,习王时代也没权力,就过去的八九年,严格讲习到北京以后,从2006年到现在,最多这么说。他介绍肖建华认识习的姐姐乔乔的,然后介绍农行,相俊波当时行长,在东二环那个主楼里面,习姐夫的50多亿地产全买了,包括南二环那个餐厅,在公安局经侦旁边的,所有都买了打包。就是习家退出地产圈吗。都是他干的。然后他这个信达的不良资产,啥叫不良资产,不就是抢钱么。那这个权力谁给的?就是王岐山还有习给他的权力。然后介绍了肖建华,肖建华弄了多少钱,上万亿。还有他有一个好朋友,孙正才,跟他关系好的不得了。孙正才当时跟习家的几个姐姐家人当时好得一塌糊涂。包括远平,你知道老白家。他明着五百多亿,他经手多少钱啊,将近三万亿。这里面六个零头都几千亿到了中南坑去了。所以他最大的问题,一习王培植的洗钱的家族,所谓家族,脱离经商关系的,改变人类的十八大的,整个权力变集中的一个必须利用品。包括王岐山家的多少钱都通过这转到海外去,包括海航。再一个他就知道这一届活着的老杂毛们,中南坑人,最多的包括习王,包括现在几个活着的常委,最多的。同时他又掌握孙正才肖建华等跟现在的几个大领导家庭秘密关系的,这不就危险了吗。你有钱,知道的情报又有威胁性,然后你经历的事又都是大脏活,那还能让你活么。你去想想,他挣那点钱跟过去的反腐,任何一个都比他钱多,犯的罪都比他大,养得女人都比他多。为什么共产党没枪毙就把他枪毙了呀。你活着太不让我们安全。不让我们安全的人就不让你活着。现在肖建华的骨灰都烂多少年了,叶简明都喂鱼了鱼都吃了,王建都过多长时间了。知情者必死,有威胁者必死。中国有多少国营的金融机构不明白,接下来在倒闭前,想当年国民党一样,一定把所有的腐败、金融、崩塌、银行出问题,杀一批又一批,用人头来祭奠他们最后的盛宴,最后的盛宴是最疯狂的。赖晓明开一个头,下面杀国有企业,金融机构和私营企业老板,马云和他开启了这个先河。

文贵先生:一个人从生到死三万多天,你买个大房子,你穿件好衣服,你化了妆,或者你吃了一样好东西,除了物理上身体需要以外,你所有追求的,包括晴天阴天带来的,就是一种感觉。这种感觉就是那种美好。就是让你舒服么。大房子小房子也是一种感觉,买得好的坏的也是一种感觉,旁边睡的男人和女人带给你的就是一种感觉。就是叫满足了,感觉了愉悦了。人一辈子就是感觉。有了感觉还有希望,明天有什么后天有什么,有个盼性。人类再高级,什么知识分子,天才地才都无非是如此。那么共产党给我们带来什么,你绝对是没有希望的。你但凡有脑子在中国活你有什么希望。吃饱吃胖,所谓的旁边邻居羡慕羡慕你,你没有任何希望。另外一个郝海东都没有希望,中国第一猛男都没有希望,你有啥希望。我就没有见过一个官员活得高兴过,从来没有过。在中国谁敢说感觉好?让一个人活着感觉好还有希望只有你的信仰,还有一个生存环境的安全性和稳定性。女人要求男人最多的绝对不是多高多帅,也不是像郝海东一样踢那么好的球,她绝对是安全感。然后再说到感觉,然后再说到希望。男人和女人在一起,就是女人的温柔和善良。然后一同照顾家,有老人,有孩子,有希望。和周围的环境的协调性。在中国男人有几个有希望的,天天怀疑这个怀疑那个。女人有几个对自己的男人放心的。因为他没信仰,没有信任感,她怎么有感觉,怎么有希望。所以中国单亲妈妈越来越多。很不容易。这就是我们中国人要面对什么?正道主义,要有信仰。我一生经历最多的是背叛,这种背叛多了去了,8964我被抓去以后,所有人都觉得我肯定是被枪毙的。村里边人见了你七嫂子都是躲得远远的。我们都是草根出来的,很可怜。但中国的农民是非常非常没有正义感,被洗脑洗得没有任何人性思考,都远离你。连我娘过年没面,借一盆面都没人借给你。觉得这家就完了。后来我回来了。大家看到我这厉害,哐哐裕达,到了北京一听说盘古被收了。到了老家又是了,全都远离你。盘古没了,肯定完了,又不搭理你了。盘古回来以后,那王岐山一上来,呦一堆人又离弃了又远离了然后朋友又没了。我见过的国家民族没有一个像我们一样,那么容易背叛别人,那么容易抛弃别人。因为我们没有信仰。所以新中国联邦决不是灭共那么简单。我们能不能活得快乐,能不能有希望,能不能活得让大家觉得很舒服,那不是那么简单的。这个过程就是美好的。谁能留下来,谁能走下去不是任何人能决定,也不是新中国联邦决定的,它取决于每一个战友。这是我发自内心的。

国家乱的时候现在的行政为大

⑷路德:刚才参众两院辩论没进行多久就休会,彭斯随特情局警察从秘密通道走了,撤了。因为国会山外面有大量的川普总统的支持者越过警戒线来到国会大厦门口。有一部分不知道是不是川普总统的支持者,有一些骚乱,今天休会估计回不来了。然后请文贵先生点评。

文贵先生:你先说说是好事还是坏事?

路德:第一,国会今天肯定认证不了了,20号以前能认证吗都不一定?

文贵先生:那我问问你,如果不认证,川普总统也不认输,法律上,谁有权力来说把权力过渡给拜登。

路德:那没有办法。

文贵先生:把核武器盒子拿回来,把他撵出去啊,拉下马,有没有可能啊?

路德: 没可能。

文贵先生:总统要移交权力,哪几个最关键?

路德:第一个是核武器盒子,第二个是情报系统密码,档案,还有一个应该是财务。还有就是军队的调动部署的授权,自动化系统的初始控制权档案。

文贵先生:叫路波切不是坏事,共产党那是假的,千万别激动啊,不是谁都能叫波切的,那是有修行的。美国总统交接有一个最重要的,别的国家没有的,60多项的叫做生理识别系统,什么指纹,语音,眼球,各种生理特征。这个跟美国的金融系统挂钩,所有的签署的文件原件挂钩,军事命令挂钩,只要本人不配合,你是拿不走的。就怕把你给抓了,如果通过决定川普不是总统了,这个东西就给你停了。不是拜登,但肯定也不是你了,这就叫灰色地带,那谁来干,那就是佩罗西来当了。如果继续下去,人家宣布完,就是这个结局了,认不认都是她了。然后就有一个临时的生理认证系统,包括核武器,由她,国防部长,作战部总指挥和核工作室这过渡的几个人联合认证才能指挥这套系统。另外有个核心的,刚才咱们说的秘密战线,情报随时都在执行任务,咱们在这吃冰棍,人家全世界管暗杀的暗杀,反恐的反恐怖,反洗钱的反毒的都在工作,这个是第二个核心的。第三个才是咱们今天看到的正常的运行中的系统,每天大量的文件在向外签发,他要不认证就瘫了。这三个系统,钱,武器就是国防,国内的整个运行这三块,既不是佩罗西,也不是麦康纳尔,绝对不是拜登,现在落在川普手里了。美国历史上,有无数个这样的经验了,1776年,1778年,特别是到胡佛总统,史密斯的时候多次种事情就走向了边缘。120已经被打破了,美国总统认证制度被打破,和平过渡被打破,意义在这里,川普总统有了一个飘在空中的总统权。这个时候,他想干啥就干啥。这个时候就不是反叛法,戒严法,平乱法还有一个特别国家安全行政令,就是川普签的,当美国发生特殊安全情况的时候,比反叛法戒严法,FISA法现在已经不管用了。从三权治国到了国家乱的时候现在的行政为大,除非川普总统糊涂了,不干了。现在川普把权力全部集中到他那里去了,他想干啥干啥。路波切继续说。

⑸路德:国会休会就相当与国会瘫痪,这是第一。如果示威人群把参众院堵住,就没法组织会议了,国会权就废了。1月6号是deadline不出来,那1月20号就要拖。谁认证这个总统是个问题,1月20号出不来,按照法律那就是佩罗西担任临时总统。文贵先生你怎么看?

文贵先生:川普总统一定会签署一个命令,反叛法戒严令,或者美国特别治安的命令,然后就把所有接管了,这种情况下就没有国会了。所谓的选举啊,国会两院就被废了,一切权力都回归到行政权和军队。佩罗西会召集她那一派的所有人要在特别的地方开会,这个时候有人不参加,不认了,参众两院就开始打乱架了,各州会宣布各自执行不同的法,这时候总统要有本事,你想干啥干啥,绝对轮不到南希佩罗西1月20号,接下来两边就跟南北战争一样,要不你把他们都抓了,要不就坐下来谈数,干嘛?重新验票。川普就想要验票。早上10点时候,川普问朱利安尼,我们最想要什么,他告诉川普总统,你一定要验票。川普问这话啥意思,知道吗,路德先生?你想问我一样,文贵先生咱想要啥,”咱想要灭共,咱想发财“。朱利安尼的意思是,今天的演讲一定要验票,只要验票啥都有,不验票啥都没有。朱利安尼是高人,只要发现票是假,想干啥就干啥。现在川普总统你获得这个权力可以一直赖下去,民主党要跟川普耍流氓,他们玩不过川普总统。川普是做房地产出来的,黑白两道啥没过,比你专业得多,老子跟你玩呗。现在还到不了那个份,他就要验票,一定要验票。据说,听人瞎说的,昨天乔治亚州,昨天的选举,有三个选择,一个是共和党派黑客进去最后一分钟,把选举记录改了,两个共和党全赢了,你要验票那好啊,你本身就是假的,把你给验出来了。你吃哑巴亏,那共和党就赢了。最后这招没有使用,这个过程给记录下来了,这回是真的听说。整个这个过程按照美国法律,监控完全是按照FISA法院的路子来的。川普手里有更多的武器了。接下来大家要坐下来谈判,是让华盛顿乱下去,还是验票,还是成立一个十天的特别的议会,这是汤姆科鲁兹要的,答应他。无论怎么做,川普总统都会赢,滑稽的结果就在这。所有的美国的招都完了,高大上,黑的白的流氓的小瘪三的全都上来。但是你要看到在中国,就不是这样了,那现场骂声一片,乱砸乱抢,不知道乱成啥样。中国的伟大和美国的伟大有啥不同,中国的伟大是老百姓能屈能伸忍受度极强。美国的伟大真的是文明有法可依。路德你预测一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情况。

路德:我觉得会有骚乱,到傍晚的时候,可能会持续个几天。不能到会,组织国会,事实就是无效的。国会失去功能的时候,不知道总统有没有解散国会的权力,君主立宪的国家,君主可以随时解散国会,共和党的议员可以要求川普总统来维护秩序,出动国民警卫队,川普总统行政命令就管用了。

文贵先生:路德先生,你觉得现场有人组织吗?

路德:肯定有了。

文贵先生:谁组织的,你觉得?

路德:沼泽地的力量?

文贵先生:这是你最喜欢的人组织的,事实上从这一刻起,美国已经有法律上第三大党叫MAGA。路德你记住我们正在见证着伟大的历史。

路德:就是我这几天一直说的大主教?

文贵先生:聪明,今天在现场,要记住,是美国宗教信仰的力量。走在最前面,侧面旁边的喊的,呼应的是谁,都是美国宗教上,在youtube上讲话的那些人,而且是MAGA组织的那些人,这就是川普今天玩的。美国的历史真的就要改变了。昨天他说要搞这个事情的时候,我觉得这招很险,但是,也是个好招。川普总统他遇到的背叛和挑战,CCP的这一套东西,他没有心理准备,不像咱们知道CCP,他真不知道,他有感觉,但没那么清晰。这一刻,你看到MAGA党已经成立。你看他们绝对有人组织。一定会有人开枪的,兄弟,一定会有的。据昨天有人估计,带枪进华盛顿的最起码有几万人,而且还拿着炸药进去的,那农夫车里能放多少子弹啊。

文贵先生:我跟海东先生有一个共同的朋友,钊颖妹妹也认识的,他说,6月初刚发生的时候,他

说,你看,共产党对谁不好,对郝海东叶钊颖还是好的嘛,培养了他给了他机会。他俩财富加一起那还不顶好几个省部级干部啊。他是一个将军,我对他说,现在咱们还是兄弟,我视你为哥们,但要澄清,你爱不爱你儿子,爱不爱你爹,你能把他们培养成亚洲足球先生呗?他说,你怎么这么说话,兄弟?我说你爱不爱你娘,你把你娘培养成网球世界冠军?你爱你娘多爱你爹多,还是爱共产党多?还有你那个大领导,那个王八蛋把他儿子送以色列学习,回去在威视干,又到了美国,雅虎,最后到了微软。大领导天天一跟他吃饭就说要爱国呀,要爱党呀,奉献给党,他咋不让他儿子变成郝海东啊钊颖啊,所以共产党所谓党国培养你这个说法是放狗屁的,你共产党有这本事把你家孩子培养成世界冠军就得了么,当兵嘛就让你家孩子去呗,共产党爱国爱党这个谎言实在太大了。最大的一个判断能力,共产党你要我干的事情,你干给我看看?共产党你不让我干的,为啥你老干?就这么个简单的判断标准,我们十四亿人就不能问这句话吗。就像现在美国,老说美国乱,你共产党有本事也让我们有权力到人民大会堂乱一把试试?早就把你给突突了,坦克碾压你都是便宜你了。所以这个起码的判断力都没有,这是很可悲的。就是新中国联邦明天在这了,如果中国有这样的乱法,中国人就赢了。

⑹路德:他这个抗议体现了美国三权分立加媒体,再加上人民的持枪权,现在是人民站出来拨乱反正了。彭斯这次政治生涯估计结束了。郭先生怎么看彭斯?

文贵先生:彭斯这次彻底完了,不要以为总统副总统就比我们高一头了,希望战友们能像我一样有这样的经历:最有名最有钱最有权当官的,跟他们打交道之后,最后一分钟,就觉得这帮孙子就是管人类的几个老大?包括沼泽地里的,包ElonMask你跟他坐在一起,跟你保证三次以后你再也不想见他,你会发现你更爱你自己。真能像我们爆料革命伟大的人一样不多。你看彭斯他这个判断力多可怕。美国人民的有发声权(当然给毙了啊),还有行动的权力站在这里抗议,咱们也有惩贼啊,我可以动用我的法律这么做,还有持枪权主张我的权利,今天在现场的,不论发生什么,任何行为不能用普通刑法来对待了,这是美国赋予的权力。今天有多少人能判断出来第三党的诞生,和最后的险棋,今天的做法,这是很有意思的。

共和党跟川普今天决裂,MAGA正式登场,现在川普再使用什么手段,都不是伤害

⑺路德:这个第三党的诞生你能不能再说下怎么回事,逻辑这块。

文贵先生:第三党啊,川普总统Make American Great Again叫MAGA,他成立了很多这样的组织,MAGA是成立了很多NGO资历的。有美国口号,营运口号Make American Great Again。你发现川普很多的言行举止,特别他的红帽子,包括MAGA,包括American First,所有这些东西都归他所有了。这个MAGA是跟川普,他跟的是人,跟不是共和党。他这个组织多少人呢?现在投川普的人,几乎90%以上的人都是MAGA组织。那在美国分分钟都是第三大党。碍于共和党这种身份和利益,还是一个化事方他也得利用。但是共和党对川普很不满的,大家都不是傻子。大家都知道川普你玩啥呢。所以麦康纳尔说共和党时候就是你看路德要成立新爆料革命(拿路德和爆料革命的关系举例说川普和共和党的关系)挑战咱,我想对啊,你相信我了就不相信路德,反正得相信一个。这个蛊惑力很大的。悲哀在哪里,我说了你都相信川普真这么想的。我告诉你,一周以前,川普都没想过第三大党,他想这届赢了,我再干两年回家。决不想干四年,这是他发自内心的,私下最近一再说的。他说什么MAGA,我可不干,那这时谁想接MAGA?你旁边帮你忙的那些人啊,那些小兄弟啊,路德你不干你能不能让我干啊。比如说班农,朱利安尼,他的女婿也想干。这个时候,MAGA就成了大家都想干的事了。这一刻真的让川普没有了选择,他已经事实上MAGA是美国第三政党。他决定7400万或8000万也好,他们跟的是川普,绝对不是所谓共和党。共和党也跟川普今天决裂了。副总统彭斯完了,麦康纳尔完了,共和党里一共站出几个人啊。这些人会选择跟MAGA成组织。美国的政治大戏从今天,就在刚刚我们说话中间,你再看就了不得了。

路德:郭先生的意思我总算明白了,因为彭斯是建制派,川普选彭斯当副总统也是一种妥协。彭斯不给他站台,那行,川普总统跟建制派完了,我彻底自己单干了,就这个意思。

文贵先生:对啊,就这个意思。而且很好玩在哪,川普总统无意间成就了2024年,谁将在美国成为2024年总统,在今天已经明白了。现在爆料革命好在哪呢?美国有一百个党对咱才好呢。咱有更多的选择,你不跟我玩我跟它玩,这就是爆料革命。这种结局对美国是不幸的,对我们是最安定的,对美国的长远一定是好的,对美国老百姓也有了第三个选择,挺好。

⑻路德:你说谁会成为2024?

文贵先生:现在目前看是蓬佩奥、班农。原来有汤姆克顿,现在汤姆克顿肯定出局了。霍利不可能。

路德:克鲁兹呢?

文贵先生:汤姆克鲁兹也有可能。但最有可能的是班农和蓬佩奥两人。这回他俩人是最大的受益者。这回MAGA正式登场,直接干掉了国会山。这回MAGA干掉了国会山,创造了历史,美国估计会有1.5亿人到1.8亿人会跟着MAGA。

路德:这怎么算出来的?

文贵先生:有两个事,共和党里失去三块,它永远没有了。墨西哥人,你别看他们说,包括西班牙裔人,对共和党的看法那是大了去了,不是一般的大。非洲裔更不用提了。永远最多是1/3或1/4,超过40%没有过。你看班农上来好像对这些人会最不好。但班农上来他就是要打这个牌,说我被挂上一个种族歧视,班农一定上来,给中国人移民两千万,墨西哥移民两千万,然后给非洲裔,我在乔治亚州出生长大,我在非洲裔区长大的,给非洲裔什么什么权力,然后美国给非洲裔划出什么级别。然后印第安纳特区给你划出什么级别。班农这个人,你了解他这种极端的个性,他一定出的冷招,一定把这个少数族裔给弄起来。为了MAGA我不是种族歧视,我最大的精力都花在少数民族上去。咱们华人肯定是最大受益者,因为班农嘛。蓬佩奥是啥感觉,蓬佩奥说我是灭共产主义的。我是白人我也得争取少数族裔。一样对少数族裔倾斜。而且个人生活中,你跟蓬佩奥打交道,蓬佩奥有一种强大的政治智慧,他认为美国最大的问题都是族裔的问题。然后在宗教上,他会大量的改革,他和班农两个人都是绝对的天主教徒,然后他会在全球宗教改革,全球宗教改革对我们是最有利的。这两个人是百分之百灭共的,接下来,所有的大城市,芝加哥,纽约,华盛顿,洛杉矶,所谓的极左派,我告诉你这些大城市会基本解体,所谓的解体就是整个族裔的呆着解体,这两人可真有这本事。他一系列的命令会通过税收,通过你未来的生孩子,和宗教信仰,他能把这个城市像当年朱利安尼一样,通过灭五个家族把你纽约直接上升百倍的地产,这是毋庸置疑的,这两个人太有这智慧条件了。如果朱利安尼身体还允许的话,朱利安尼一定跟他俩是站在一起的。一定会把大城市种族优化,税务优化。然后美国的大城市一定要变成纯美国的城市,不是现在国际化城市。这个变化太大了。另外他们绝对支持虚拟货币的,数字货币,数字经济的。这是前途无量啊。目前看MAGA的一出现,你想MAGA的人几乎百分之百跟咱们好啊,MAGA都知道路德、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咱们肯定是最大的受益者。

⑼文贵先生:路德纠正一下,刚才你说林肯创立的共和党是不对的。林肯是共济会,先共济会后共和党。你喜欢神秘学的兄弟,你好好研究一下,这我从来没说过啊,还有跟另外两个组织,一个What’sup,这是一个白人至上的组织,你查查开始。当时共济会这个转身,共济会已经快完了,是林肯把它撑下来了,共济会多少次都是要灭绝的,然后共和党很多都是共济会的纲领给弄过来。现在共济会完了,现在共和党完全是共产主义的。民主党成了共济会的继承人了,你发没发现,有点。它玩共产主义去了,它是为富人说话,共和党是为穷人说话,颠倒过来了。那么这次MAGA,它是真真正正的这个世界要有秩序说话,是秩序主义者又回来了。共济会就是秩序主义者,咱都这么说。现在民主党完全变成无秩序主义,但就是维护秩序者的利益。它不可能常存下去。(川普发推:We are the Party of Law and Order.)咱们在这块说着说着,这文明的历史就诞生了。

⑽文贵先生:你记得拜占庭二世的时候,你记得他说过什么?他的孩子说我要怎么接皇帝啊什么,还有一帮的闺女公主,他说了一句话,永远都不要忘了在离你并不遥远的地方有些人正在阳光下豪华的沐浴,穿着极为高贵的衣裳,他们有强健的体魄,不可征服的意志,但这都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事情,他们背后有一个,梵蒂冈,那时梵蒂冈有另外一个名字,他讲述的时候,他的孩子闺女都说为什么呀,因为这都是杀完王子公主才选出来王子王妃,最优秀的种,他说因为他们有一种神秘的力量。他可以和太阳对话,可以和月亮做爱,可以统治宇宙中的星星,然后他们说爸爸为啥你没有啊,他说因为我们太年轻了。那个组织很多年了。那时候就知道,代表上帝的Agent,这帮代表上帝的,我们说Agent,就让他们吓到那个程度。那是多牛的人啊。连成吉思汗,当年就说过,最可怕的不是他们的体魄征服他们的女人,征服他们女人没用,是征服他们背后的那股力量。这股力量就是你昨天说的钱哪、秘密呀、丑闻啊、家族资产全被他给弄着呢。那个多大啊,现在MAGA,现在知道老子老想跟你当共和党,川普总统老想穿上共和党的衣裳,共和党就没人看他顺眼。我见过的共和党就一说川普那种不屑,就像那些北京的地产商看郭文贵一样。郭文贵他爹是谁啊,什么干部,哪个系统的,四方面军,也不是胡家的人,也不是邓家的人,一模一样,看不上你郭文贵。然后你说民主党,民主党说你什么玩艺,富豪,也不给我们捐,滚一边去。他哪边都不是。他现在找到地方了,MAGA,所以咱们见证历史就在这了。

文贵先生:路德你讲的特别好在哪呢,除了资产的延续,和情报信息秘密的延续,这个世界上,你讲的特别好,没有比掌握别人的秘密权再大的了。你掌握总统的秘密,你就控制了总统。你掌握了一个国家的秘密你就控制了国家,你掌握了一个教廷的秘密你就控制了教廷。控制了全球一大半的信徒。那世界上合法掌握人秘密的只有梵蒂冈,它是全球化的,不分种族,不分地方的。只要是阳光能照射到的地方,地球上的地方,甚至是地球之外另外的地方,都有可能,都有他们力量的存在,这就是为什么它的东西是不可能征服的。你征服任何一个人,也不可能把这个组织和延续两千多年的文明和它的秘密和它的权利财富分开是不可能的。还有一个更重要,我们看到所谓今天克隆人啊,还有干细胞啊,整个生命医疗,所有人类最好的东西,最好的科技,所有的受用者都是这些人。这时你永远也不知道的。包括永远也不可能流行的让人健康,让人长寿的东西。你有没有想到,梵蒂冈人都长寿,和共产党的常委一样,这个人的长寿都能平均律高的时候,它一定是不正常的,它一定有一种自然之外的东西。这个东西是很多人不知道,我也不可能在这块说太多,我是知道一些秘密的。另外一个财富,黄金在人类多少年了,钻石多少年了,我曾经跟着一个梵蒂冈里面不算多牛,专门负责教皇出去到各国访问提前出去安排的,负责警卫的人,也是跟我们一起喝酒在日本东京,我们喝的醉哈哈的了,旁边有一个犹太人,说我们家控制世界多少多少钻石,多少品牌都是我的,我一句话钻石可以涨多少倍,可以降下来多少,然后这哥们很谦虚的说了一句话,我只要说一句话,我可以让你家的钻石变成比石头还不值钱。那个人就吓得不敢吱声了。我说这小子别吹牛了吧,我问旁边的几个人,日本三菱家族里的人说,这是真的。为什么,世界上所有的最昂贵的东西,最稀有的价格,如果这些人想给你干掉的时候,分分钟。他只要发一个命令,大家千万别存钻石了啊,只要存钻石到上帝那去,上帝就会啥也不给你,你也去不了上帝那去,你只能去别的地方了。这个信字太值钱了,所以这帮人说啥人家信哪。这个共产党说话都有14亿人信,你想我有两千年的信用背书,谁不信哪,况且我背后有上帝只跟我对话不跟你对话,还有天主,这神那神的。甚至阿波罗都可以来,丘比特都拿回来专往你身上射金箭。这多吓人呢,你的东西算个毛啊。你看共和党美国大佬这些有钱人,谁只要有钱了,第一个想去的地方。没有人想去华盛顿,也没有人想去什么北京,那都是玩钱玩权的地方,或者去夏威夷,晒屁股的地方,所有的人最牛的人,我到过全世界最有钱的家里面,家里面一定有一个和教宗的照片,不管啥时候的。我已经是所有的罪都没了。教宗把我的罪都没了,我肯定是上天堂的人。你们这帮人就不确定了。所有的人包括大明星英国的,美国的,只要啃一下教皇的腿,教皇拍他一下子,行了,一切释然了,再吸多少毒,再吃多少咸黄瓜都不是事了。这就是他的力量,你没办法的。在美国的政治当中,谁的力量最大,要是今天大主教在美国喊说我支持这些人上国会去,你看啥感觉,比你十个川普讲都管用。你切入的主题是很关键的,很有意义的。这是一场人类的生死之战,还有一个人类的未来选择,走向何方之战。大主教这次出来跟班农这种极端所谓右翼的人物采访能说来这话,直接怼共产党,很多战友不懂,这个意义太大了。三年前,你拿一百亿美元他也不会给你说这个话。现在一分钱没拿他就说了。路德哪天高兴,我就让他接受你采访,你信不信,你还不高兴,可以飞过去上他客厅接受你采访,再不高兴,上你路德家旁边看着鹿,在院里采访,你看我能不能做到。

文贵先生:很多人说教宗没有免去人罪的,你理解是错的。大家想当然,拿着你的认知来看待这个事情。人类上被豁免罪的,不是你那个法律,共产党现场豁免你罪了那个管用,人类上最大的问题是你自己的心。所有在教廷面前或者在牧师面前,你心里面真的说你没罪啦。你的罪我给你免了。比如说我跟某某牧师谈的时候,有人跟他亲姐姐发生性关系他一直纠结不了,然后就跟牧师说,我跟亲姐姐发生性关系,而且很多年从小,牧师说过来,照他的脸啪啪两下子,照他的眼睛一按,说再说一遍,说你的罪就没了,我全给你拿走了,从现在起你不能再提了,忘掉了,因为你是被什么魔给侵了。这事过去啦。你姐姐也是被侵了魔,你们会幸福的。这哥们就不一样了,这人就变了。最大的赎罪免罪是在这呢。所以这个认知有多重要,人心中的自己都有秘密或者说都有自己的原罪。你怎么把它拿掉,就像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文贵先生过去有太多太多原罪了。就是说对战友好,灭共,然后改变我自己的缺点,灭掉我身上的缺漏,多做利他,减少贪嗔痴谩疑。我在减我自己的罪啊。很多人在听爆料,你是在听热闹还是听爆料。你听明白了这叫爆料,你听热闹这叫胡闹,浪费生命。

⑾文贵先生:这里面还有两个观点我们很少注意到,还是跟经济,因为资本主义社会。就是川普总统走的这个,他已经没有回头路了。他很清楚他要么进监狱,要么进地狱,要么就成为美国的再次华盛顿。没有任何他选择了。美国要强大还是资本的问题,非常关键。美国要资本强大,病毒这样下去完全不可确定,然后美国这种内乱下去,这怎么能行呢。大家可能都没有注意到,美国共和党里很多人,事实上已经是民主党。你很多行为和背景,曾经就是民主党后来又到了共和党来的,这都是共产党在背后出的招。民主党你派一些人,你脱了马甲到共和党。你看现在已经发现这个问题了吧,另外一个你会发现共和党很多人被拿下是因为跟着钱。就是川普总统也好,共和党也好,你不控制好莱坞,你不控制华尔街,你也不控制所谓的社交媒体,科技大咖,这些全是支持民主党的呀。川普总统未来要想赢,你有民心民意了,你没有大咖和经济跟着你,在资本主义社会你是没有主义的。你很快烟消云散,或被共和党或民主党吞掉。他要想把自己长期下去,把川普主义成为了川普党或者成为一个真正的共和党,然美国真的飞跃升华的话,他可能会做的第一条,把经济强大下去,经济强大下去,有些人给他出主意和共产党好,共产党给你跪下来了,继续让你经济强大,这是一个说法,你可不要小看。川普过去四年被共产党玩到这个程度,你以为他对共产党还很高尚么?不是的。川普总统在这方面最大的败笔,在过去四年被共产党玩成这个样子,包括病毒玩成这个样子。另外一个,他就跟美国这些真正的有钱的,跟人家妥协,说你看哥们咱们一起玩,我这个党和你合作,科技大佬啊,230法咱改个名字,或者不取消,华尔街、好莱坞我支持你,所有的政治最后都是妥协。但是你看到这个经济重组或者川普主义,川普政党诞生是整个人类政治经济大洗牌的开始。他不管达成哪个协议,都是大洗牌。这个大洗牌我们新中国联邦才有机会。都是那帮老杂毛,哪有咱们小屁孩来了谁理你呀。他们洗牌才有咱们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的机会。现在川普总统和这些人勾兑妥协的时候,谁都无法忽视让他们,大家一定看布雷森系统,当年二战的时候,中国人共产党还有国民党根本说不上话没人理你,丘吉尔和美国总统说了算轮的着你么,俄罗斯斯大林都得呆一边去。我们绝对是下一个布雷森系统建立,我们绝对是其中的主角。你想动爆料革命,不管你川普还是拜登,你要动路德、郭文贵,所有你的敌人都得来攻你,咱现在最不喜欢的民主党就拿来攻他弄他,也有可能民主党就攻他去。咱们已经是国际大棋中的一子。汪东兴就跟我说,当年参加国际组织的时候都去了不想回来了。当年毛泽东还有那些老革命都想派谁去呀,梁启超啊,乔冠华啊,都想着不回来咋办。共产党都没有信心,去了就不回来了,能参加国际组织都不知道咋应对。咱爆料革命不用担心谁,因为我们是全球化的,咱站位就很高。新中国联邦是最佳时机出现,跟前两年爆料革命的积累的信用或咱的唯真不破,包括咱的宣言,包括共产党香港、台湾、新疆、西藏、擀面杖经济、失业企业家全被抓、王建事件、然后对美国大选影响、这个病毒。就像电脑给你设置的一样,一步又一步都是给你升华的。你想往下出溜都不行,你出溜再给你托上去,老天爷真的在帮我们。看今天的MAGA。这些人都回去了,你抓不抓他们,定不定罪。这些人谁来保护他,谁来给他说话,结果怎么收场,只有两个,一个把这帮人都弄监狱去,包括朱利安尼、川普总统,第二个这些人把这帮坏蛋给撵下去,送监狱去。不可能有中间的。谁都想团结咱哪。

文贵先生:另外一个川普总统在今天之前,采用反叛法啊,戒严法啊,都对美国是伤害的,严重伤害。但现在他再使用什么手段,他都不是伤害了,都是帮助。这都是解药,这是本质的不同。就在咱们坐在这块,屁股还没离开椅子之前,世界已经完全不同了。人类上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第二次世界大战加一起它也没有这个大,它影响了整个金融市场,你看今天到明天到后天金融市场就热闹了,大宗商品。然后世界地缘经济,巨大。另外一个绝对是我说共济会是秩序主义者,和共产主义的无秩序主义者说白了完全独裁,不是以人为本,也不是家天下,也不是党天下,完全是流氓恶棍天下,这种情况你看今天的时刻变化的时候,川普总统随时他自己最不想做的事他可能做了。就从刚才一个小时前到现在,我们所设定好的计划,他们真得按照我们这个走,不按我们这个走还真不行。你知道今天会发生什么此时此刻,习近平可能在病床上,这会就必须得起来,俄罗斯普京必须在国家安全体系办公室了,日本不用想了,北约立马进入战备状态。所有的世界就这三四百号人管着75亿人口,这些人现在全都起来了,不管你是干啥的都得出来了。所有人都得看我们爆料革命说的,这美国一模一样出来个第三党。美国要乱下去咋办,不乱下去咋办。

⑿文贵先生:你说得非常对,习非常明白的,这个乱对共产党绝对是百害而无一利的。不管哪个乱的结果最后责任都推他身上去。这是肯定的,而且不管最后结果如何,中美关系只能是越走越远。他心里也知道,对我们爆料革命肯定是好的。我们毕竟是跟他们文明是站在一起的。更重要的,说道二战时你要想到,一战之后那么快二战就开战了。就是因为当时的一些宗教势力、神秘势力、还有一些利益、财富,还有世界的生产力在二次工业革命之后的所有的军事平衡和财富平衡的结果。这次美国乱的结果就是军事和财富再大平衡。一战就因为大公国的一个事就干起来了,二战就这么点事不可能的。这里面所有都是财富、宗教、世界影响力和人类的新的文明导致的财富和世界板块的重新分配,这次是科技和文明诞生之后新的分配。路波切刚才说的非常对,共产党想控制世界真是愚蠢到了极点,不是逆水行舟啊,这真是想和月亮做爱去,胡扯的事。

今天是完美的爆料革命和新中国联邦上集已经结束了,就是总结篇,美国的资本宗教必须回到信仰

⒀战友(文柯):美国是世界上最先进的国家,代表了人类政治文明发展的最高阶段。我们中华民族政治化进程史中,从封建王朝几乎直接掉进了共产主义的陷阱至今,也就说我们这个民族在人类的现代文明的历史上是没有任何建树的,想请教郭先生,差距如此之大,在今后即将到来的人类文明重建过程中,中国人和美国人是如何实现经验分享,我们可以在哪些层面上可以共同推进人类政治文明?

文贵先生:爆料革命和路德访谈在过去三年说的事情在今天可以说最好的验证,今天是完美的爆料革命和新中国联邦上集下集。上集已经结束了,就是总结篇,天意让我们一起度过了真实的历史时刻。你说的中国掉进共产主义的陷阱,包括美国这个法律国家到这个程度,很简单,就是中国关键就是从过去好死不如赖活着,家庭作为DNA链接的社会主义形态DNA链接体,没有信仰,一会儿道教一会而佛教、太平教、什么教,只要对我有利我就信。中国人没有信仰得到的最大的惩罚就是过去的70年送的共产党过来。共产党在中国一定不是偶然的。什么样的人民选出什么样的政府。什么样的人民会容忍什么样的政府。我们每个人都有责任。所以说我们要灭掉共产党。另一个美国这种社会走到今天非常正常的,资本主义社会的局限性全爆发出来。资本主义社会有资本有主义,没资本没主义,它靠经济这种平衡分配,主要靠七到八年一个经济危机,然后把大家钱的泡沫挤掉,然后再来一把,每四年或八年换一个总统,把政治许愿和虚假泡沫挤掉,给你一个新的希望来维持社会政治的平衡,这是人类上所有人面临的问题。但是这两样所有的秩序,和所谓的信仰和法治,靠的是真正有宗教信仰。但今天的美国,资本主义已不是资本主义,叫资本宗教,硅谷、好莱坞还是华尔街这帮王八蛋已经有资本就吸毒,有资本就可以玩处女、玩孩子,甚至还有人玩动物。而且现在男的玩男的,女的玩女的。一个家族十几种性别选择。这还了得了。整个美国到了一个道德沦丧,资本作主义到了资本宗教,资本信仰,必然它要受到惩罚和调整。这个惩罚调整是很惨痛的,你看今天的都是小菜,未来美国将有大规模的事件,大规模的变化。最后美国一定升华,因为美国会强大,美国不会解体,美国会遇难呈祥。中国共产党绝对是中国人历史以来最大的人道、国家、民族灾难。现在咱遇到点啥坎都让它嗝屁了,但这个民族就没了,不是开玩笑。中国要乱的话,新疆人、西藏人、广东人、台湾人、福建人一定互相残杀的。会开启人类上无法回头的人道灾难。所以解决中国问题必须有信仰。美国解决问题也必须回到信仰,然后回到基本面,人要回到法治和信仰的社会上,决不能让资本主义变成资本宗教。也不能让共产主义代表爹娘、上天。这都是不可以的。人类到了这个时候了。

⒁路德:郭先生你怎么看主流媒体管他们叫暴民暴徒?

文贵先生:他们现在整个的主流媒体啊把他们定为暴徒,这是一定会发生的。这也是必须得严肃。川普总统只有一个,你想办法证明他们不是暴徒,或者是就被证明为暴徒。如果这些暴徒就代表7400万选民的话,那美国1/3的人,一半的有效选民已经是暴徒了。这个主流媒体严格讲就是宣战,如果主流媒体同情他,那这事坏了还真不好办了。这个说法你看出来,美国这个国家实际没有政治智慧,你看出来没有。政治刚性很强,政治的柔软度没有。彭斯走到今天,大家都已经心知肚明了。昨天前天都已经勾兑好了,答应再答应,最后啪又回去了。而且基本上到今天早上,川普总统到现场都不确定彭斯到底跟他还是不跟他。美国这个政治智慧不是大家想象,包括这个媒体,你要叫郭媒体,还是过去三年前的水平,现在GTV决不会愚蠢到这个程度。这个时候你跟7400万作对,你把他们定为暴徒,永远这7400万人跟你生死为敌啊,势不两立啊。这不是开玩笑的,你接着看着好戏会更多。

⒂战友(青青草原):大选的最后结果已经是尘埃落定,我们是知道的,尤其是结果比我们预想的还要好。我想问郭先生当川普总统连任以后,会有怎样的对欧盟的政策?

文贵先生:我觉得美国对欧盟啊,经济核心利益不是来自亚洲第一还是来自欧盟。欧盟这些国家都太小,经济体都很棒,但国家小,人口太好,土作物很丰富,人们要求的生活水平都很高,谁也不想打仗。这些国家是非常肥沃的待宰羔羊,而且是美国利益的核心地来源。那美国是不会放弃欧盟的。欧盟一定是美国说了算。不管川普谁,任何人。共产党想在欧盟加一些,想玩啥,肯定是没用的。因为最终欧盟还是一个非常现实的资本主义社会和法治社会有信仰的社会。它和共产党之间像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窈窕淑女和杀人犯满脸横肉的家伙上床,这是不可能的,只能是暂时之计吧。最终有机会还得给他灭了。美国欧洲人家是一伙的。同样的文化、同样的历史、同样的人种、同样的语言、同样的文明、同样的信仰。共产党和他们全都是相反的,最终啥也不会有。欧美之间必将源远流长。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点击spark adobe版

👉点击关注英喜庄园文宣电台

👉点击阅读英喜庄园在G-News 的更多精彩文章

👉点击观看英喜庄园在G-TV的精彩视频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1月 0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