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先生0106: 川普曾经有无数次机会改变局面他会赢但有代价

撰稿:巴黎七星农场;审核:喜马拉雅的馍夹肉;校对:Maarago

篇首说明:郭文贵先生在2021年1月6日,文贵直播:美国大选决战时刻(二)中继续从各个角度分析正在进行的美国大选及背后的终极之战的本质,本系列按战友连续顺序上传郭先生及各位大咖战友们对美国大选的解读及相关问答,本文为一部分:川普曾经有无数次机会改变局面他会赢但有代价——

2021年1月6日,文贵直播:美国大选决战时刻(二)19:10时间点——

郭先生:兄弟姐妹们,咱们把画面切一下啊,保留着这个画面,咱把咱们其他的连线战友的画面切过来好不好?啊,路德先生啊,卡丽熙,咱们现在。那边现在正在讲着话呢,咱们现在咱们先聊着,咱先跟咱路波切兄弟先聊着,什么感受啊?

路德:刚才联席会议众议院参议院联会第一个环节,因为亚利桑那是A字母,第一个就是亚利桑那州,然后彭斯副总统作为参议院唯一在这个事情上有发言权的,因为他是参院议长、副总统兼议长,在这个发言权里头他就直接对亚利桑那州市两家递交一个是州长、州务卿递交的一家,还有一个就是立法机构递交了一家,他是实际上就是不承认这个立法机构的承认这个州,就是承认乔.拜登的,但是当时这个共和党议员克鲁兹等十几个议员就站出来,包括众议员啊,因为法律、宪法规定,只要有任何一个参议员、一个众议员站出来的话,就要进入两小时的辩论阶段,现在正好进入辩论,大家看到共和党的拿了大量的一箱一箱的证据进去辩论,所以现在调整座位,一边二十五个、一边二十五个,因为这个辩论他属于参议院的参议员辩论,众议院是没资格参加的,是吧?所以呢是参议院的参议员两边分别辩论,但是宪法没有规定辩论完以后到底认证谁的,所以在这个时候彭斯副总统最终应该还有一个授予他的一个权力,到底结果认证谁的,所以说最有可能就亚利桑那州两边都不认,辩论大家都不承认对方的,是不是?这边拿了大量证据,因为毕竟参议院的共和党它是占多数的,但是麦康纳尔他实际上共和党里的建制派,这个建制派迈克耐尔说了他不支持那个,但是在这个情况下,因为在辩论的投票上,麦康纳尔也只有一票,但是麦康纳尔而且现在所有的参议员都没有真正看到过证据。就是川普总统这所有的证据、媒体呀,这只是在说,但是没有任何人看到过,这个应该是包括最高法它都把这所有驳回了,最高法也没有看到证据,证据真正没有打开,所以现在这个证据一箱一箱的来展示出来,这是关键,所以说这个一个周两个小时可能还会延长,那七个州,摇摆州总共七个至少十四个小时,十四个小时辩论最终如果说辩论赢的话,那可能川普总统赢,辩论输的话可能就是两边都不选,不选的话,那就是众议院来选举总统,但今天有个最好的就是佩罗西出席了,之前最担心的就是佩罗西不出来,佩罗西如果不出来的话,等于说今天这个总统就死活出不来,那得到20号她都可以一直拖,拖到20号,她说我我就是不出来,耍赖嘛,郭先生。

郭先生:我觉得路德先生说得非常好,但是现在啊,就是从目前来看啊,这个从刚才川普总统出来演讲,到他演讲完和中间彭斯发生的这些事情,包括它对整个的这个下面的票的这个唱票的认证,他有两次机会,他刚才一开始他就念完了直接就给他就给你发过去了,他是完全可以的,这是他最重要的机会,他没有做这个事情,包括他自己的发言、还有声明,他现在把这个球踢给了这个下面有人反对的,让大家去讨论去了,那么接下来他还有一个机会,他还可以再来一把,但是从目前看来并不看好啊,并不看好,今天带南西.佩罗西出场恰恰说明了一点,南西.佩罗西有把握赢啊,有把握在出来之前她知道彭斯不会上来就给灭了啊,就直接给打回去,这是一个;第二个,我觉得这个比较今天,刚才就现在此时此刻已经大量的人已经失控了,冲进了国会山去了啊,已经大量人已经进去了啊,包括现在是从这个国会山的侧门、后门、前门,大概分四五个方面已经都进去了,这些已经说明什么呢?川普总统在今天早上的7点到10点间,他跟这个沼泽地的谈判也好,还有跟这几个大咖也好没谈明白,最起码这些人没有彻底的说100%支持他,那么另外一个他就下面的支持者们已经心中已经得到了或者是直接的或者是暗示的,那就是民意了,现在要发挥民权了,最后就是川普总统很可怜的事情。说他能走到这一步,最后他要发动这些人,这些支持者们到国会山去要这个权利和正义和真相,今天说实在话这是挺可悲的路德先生,你发现这个问题了吗?就是一个美国总统到这个时候,一次又一次地被人家玩、被人家耍,就在几小时以前,最后据听说是今天早上他说他一般早上他就睡的比较晚,他大概在3:00~6:00都是睡觉时间,但是他3:00~7:00之间都没睡觉,所以七点你看他的脸并不好,特别挺黑挺黑的,那就说明没谈明白呀,完全没谈明白,而且今天现在看到这个参众两院南西.佩罗西的出面就印证了,就是他最后他要不耍赖的话,他就说我能赢,我今天就把你搞定,还有一个就是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就是说七点钟就是这乔治亚就把这两个最关键的两个人、比总统还关键这两个参议院的席子给选举给停下来,然后今天早上八点钟让人家拖拖拖,快拖到你这个开始会以前,最后人家是人家宣布,南西.佩罗西第一个宣布民主党赢了,而且又跟那个选总统一样啊,直接是尿天高啊,直接曲线上去,你就增加几万票出来,就这个我还做机器、我还敢弄啊,这也是绝对的自信啊,就自信也不是瞎自信,也不是说人家疯了啊,他首先认为他自己的这个疯狂或者作假证他能赢嘛,所以说路波切今天这个到现在为止啊,这个滑稽的程度可能还会超出我们的想象,啊,还有一个就是说,最关键的路波切你看了今天就川普总统就他身边没人,你看他今天喊了半天,当然他越喊他喊路德先生才好呢,他喊卡丽熙才好呢,他就喊RUDY,你发现了吗?就是身边没人了,就剩这朱利安尼还有他身边的几个人啊,你看连JODGE,最近都不敢说,都不出面了,都已经都走了,PETER纳瓦罗那是官方的在那说,就是他已经没人了,就是很多人咱们战友们你可以有情绪化、你可以有感性化,但是你必须面对现实,就是在目前就是说DEEP STATE的这个对股市里就是完全的、就是指职业化的政客们和背后的就是沼泽地的力量,包括宗教、宗教领域,包括整个美国的美元背后的这个势力,这力量是非常非常大的,这一点你也能看出来,当我们要革命的时候要灭共的时候,你必须要有绝对的实力和更高的站位,你才能把握时势,所以今天目前来看川普总统过去的一两个月给了他将近八九十天的这个做总统的一个时间,他没有一件事情他是做对的啊,而且他有一万次上亿次的机会能改变啊,无数次机会,不管他说什么呢,今天讲的事情就说明你非专业、非政客,你想玩这么大的游戏还真不是开玩笑的,包括今天我们要看到,就是未来新中国联邦和中国实行民主和自由,你永远记住美国是民主最高的创始人,在这种情况下民主很苍白的,民主在这个利益和校对和今天看到的这个沼泽地力量和DEEP STATE力量,那民主是它的玩物,今天你看法律都是他的玩物,剩下就那几个人了,麦康耐尔、南西.佩罗西、川普总统、彭斯,背后的所有的这几个就这几个,现在连数手指头都数不超过十五股力量,啊,这就是全人类最大的民主法治国家、自由的国家,其他国家就是纯扯了,你包括他都乱扯的那都是,不存在什么民主法治,啊,那么今天让我们大家更加要注意到咱们未来追求什么,接下来我觉得现在最大的很有可能我认为华盛顿会失控,啊,而且我认为川普总统现在的危机啊,前所未有。我刚才看到他我最担心的事真的是他的身体还有他被暗杀的可能,我是最担心是这个,你怎么看?路德先生。

路德:我觉得川普总统,彭斯这里我们其实之前我们节目也设想过,如果他说一开始上来他就认证川普总统的这个选票的话,那接下来民主党的人100%会站出来,是吧?民主党100%会站出来,那站出来就是它是以进攻啊,就民主党是以攻,然后共和党是否,那民主党攻的话它就会用另一种方式,它说,欸,你不具备这个权利,什么权利?你因为它是攻啊,因为辩论大家知道一边是攻一边是守,民主党主攻的话,它说你凭什么认证立法机构的,然后那时候就进入这个法律讨论了,但如果说共和党主攻,共和党说你这样为什么,别人说你为什么要否掉拜登的,啪,里面有证据:作假、作假、作假,如果说他认证了,认证川普总统的,等于说这里准备的所有造假的东西用不出来,别人直接就给你说,民主党说,欸,你这个副总统没有这个权利,那就讨论副总统到底有没这个权力这个问题啊,那再揭示到历史上,弋尔2000年他也是副总统,他完全也可以说全力把它否掉,这个时候共和党实际上是落下风的,所以在这一点上至少到目前为止啊,我觉得彭斯的这个选择我觉得属于如果从战术角度讲啊,我觉得就从面上啊,沼泽地咱不知道、咱没参与过啊,不知道,我就从面上来讲,他这个选择我觉得是对的,但是现在核心就是辩论,这个辩论中就是看共和党的里头有多少建制派,如果说内部反水加到民主党那里去了,是吧,这个可能就,但是如果说这十几个参议员,拿到有重磅的信息、重磅的料在这个过程中,他说你,你比如说麦康耐尔你不能说话,为什么?因为这里头牵扯到你,你利益冲突,那麦克耐尔就傻眼,然后再说一个一个共和党的建制派,如罗姆尼,他是大佬,他要站出来说话的话,啪一下,他说你这里有你的东西,你这里利益冲突,欸,那剩下的啊,比如说包括民主党内部哪些人,就参议院参议员,如果在这种情况下,我告诉你这个,他的辩论应该是可以赢的,但是别人肯定会打,反过来打出你的东西有问题,你这东西凭什么证明你的东西最终是有法律效应的,这就看川普总统这一段时间准备的足不足够, 因为我们之前做节目专门有个FISA法案,FISA法案是专门有个FISA法庭,这个是秘密法庭,如果是在秘密法庭判决的所有东西,它本来是不公开的,但是可以放在相应的场合让大家来看,是吧?这些东西如果这些方面做好了认证的话,比如说所有的监控、通话的记录是FISA法庭认可让他们去做各种监控的话,那这个东西川普总统我觉得在这个辩论上一定要注意到,因为第一个州是最关键的,亚利桑那州的决定了后面的,因为亚利桑那州赢了那基本上就辩论到后边,基本上就是通吃,七个州就剩下就走过场了,同样的流程这走法是吧,但是至少可以做到一点,就是什么呢?川普总统在这个辩论上不会输,为什么呢?因为他至少不管对方一定是打你的证据,你提供的这个证据还需要核实、还需要调查,一定是打这个,最终那就是最终的结果就是两边都不认,两边都不认,那其实就走到众议院最后州选总统,郭先生,这是我的看法啊。

郭先生:我觉得路德先生你说的非常好,但是呢,亚利桑娜现在你要知道啊,欸,咱们主播室可以把公司那块那个秘翻组先拿下去,那块没有了就不要在那卡一个死的镜头在那,好吧,就是我刚才路德先生说的特别好,就是说亚利桑娜就开始呢,现在有两个风险,就是说现在如果回到各州的,就是投票退回去以后,然后呢,大概是三十几票对二十几票就是川普总统赢,但是这里面有两个变数,包括说的FISA法庭,FISA法庭的执行前提条件有一个就是参众两院的情报委员会还有政治委员会,它是有发言权的,它不是开玩笑的,这个里边最不确定的数是麦康耐尔,麦康耐尔他就参众两院他内部的就是参议院众议院多数党这里边他都有影响力的,就是国会的这个情报委员会,这个是非常非常重要的,这个是麦康耐尔绝对控制的,啊,所以说FISA法案的核心,你除了总统啊,你说这个人,但是他是有影响的,现在麦康耐尔是最不确定因素,另外亚利桑娜这块开始的,亚利桑娜现在当初最终是几次要摆回来的时候,听说是这是麦康耐尔施加压力把他改变了的,最后是那个谁、川普总统的竞选委员会的副主任,那个副主席到那去的时候,结果当天他就染上了冠状病毒,现在就退出去了啊,亚利桑娜这个里面呢,有朋友也有强大的敌人的势力,这是很夸张的,接下来。哟,我们东弟、颖妹上来了,一对一对的上这块儿,所以说刚才路德先生说的非常非常好,就是说接下来彭斯想看看接下来他到底有、说白了到底想押多押少,但是从今天目前看我觉得还是川普一定会赢的,就是赢的代价是多大,赢得到底是走的最险的招还是最好的招,而且同时能看到,就共产党和在美国的渗透力呢,刚才你们没感受,我能看出来这些戏、这些步骤,都是共产党的戏、都是共产党的力量,谢谢路波切兄弟啊,现在咱们接着接着继续聊。

+4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NewFOC

1月 0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