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专题】 「查册」知多少? (一) 汽车「查册」 2020年《铿锵集》「721谁主真相」

搜集:会说话的石头

编撰:会说话的石头

审稿:荔枝

上传:文粤

本专题报告与你重温过去十多年,记者透过「查册」所揭发的重要新闻,为社会带来什么影响。若没有「查册」,以下事情你都可能无从知晓。

汽车「查册」是香港媒体常用的一种调查报道方法,记者透过汽车「查册」,挖掘出于事件相关的细节,继而找到一条条的线索。

港台节目《铿锵集》7.21事件调查报道的编导蔡玉玲涉查车牌时被控「虚假陈述」。

港台《铿锵集》编导蔡玉玲去年 11 月因查车牌,事发仅两个月,运输署再度收紧车牌查册程序。

「721 事件」由最初白衣人袭击市民,演变成白衣人于黑衣人的暴力冲突,甚至有指事件是黑衣人主动挑起。 《铿锵集》对比西铁站网上及闭路电视片段,发现有不少在元朗站施袭的白衣人,事发前在凤攸北街一带聚集。蔡玉玲采用汽车「查册」,根据车牌登记地址,逐一接触车主。为「721 事件」找到了有力的证据,并找出事件的真相。

当日在凤攸北街出现过不少接载白衣人的车俩,《铿锵集》透过车牌查册,发现其中几辆车的持有人都是村代表。记者找到同一个停车场,地点就是厦村乡锡降围外,村长邓锦辉亦是乡委会旗下的厦溪会主席,他否认厦溪会与白衣人有关系,表示自己无法控制人家穿什么衣服。致于当日为何有大批白衣人在停车场聚集,邓村长说他不在村内,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而停车场没有闸门,不收费,可以自由出入,不由他管。

这辆车当晚十一时许到场,登记车主是屏山乡辋井围村代表邓辉泰,他大概30分钟后离开。记者找到邓,他表示当日刚巧路过,拒绝接受采访。

至于这俩车当晚八时多出现,停泊在聚集的白衣人旁边,两个下车的白衣人之后走过对面马路,大约十一时离开。登记车主时新田乡竹园村村长代表黄广宁。记者两次上他家,都看到该俩车停泊在花园。他的家人说他患病,不方便接受访问,又说片段里的人不是他。

这辆中港车当晚大约八时半到场,大概两小时后,一班白衣人在车尾箱拿出竹枝分派。该车由公司持有,登记地址所在市另一间公司,职员指没听过这辆车的公司名字,之后一个男士致电记者,说跟朋友买了这辆车做中港贸易生意,只是没有更改登记名字。

闭路电视是有力的证据,721 晚上的整个过程都一览无遗。 James是其中一个提供闭路电视给《铿锵集》节目栏的凤攸北街商户,即使家人担心店铺被牵连,力劝他不要多事,但他不想后悔一生。正如James 所言,「他们做这么离谱的事,到处打人。如果我们掌握了这些证据也不交出来,我觉得香港真的完蛋了」。香港因为有着许多如James 般有良知、有正义感的市民站出来,才有希望找到「721事件」的真相。

「查册」搭通天底线《铿锵集》编导蔡玉玲透过「查册」,锲而不舍地追查车主身份。从而理出一条条的线索。

港共政府于去年「反修例」后,多个部门以行政手段收紧了多项查册,除了车牌外,还有结婚证书、出世纸查册,传媒作查册等调查报道的空间渐被缩少。

香港运输处表示从2021年1月2日起,以自己名义登记的车主,可免费订阅「发出车辆登记细节证明书」电邮通知服务,当有人查到自己的车牌资料时,车主将会收到电邮通知查册申请详情。署方以「因应已登记车主要求加强保护个人资料」,让车主知道自己的车辆被查,提前预防;但被查者无权要求部门不提供讯息。如果车主怀疑有人滥用搜查的讯息,可以联系个人资料隐私专员公署或报警。

香港记者协会认为,如果媒体进行查册,应免于披露记者身份,否则等于设立「通风报信」机制;促请政府在查核车牌资料的申报选项中加入「传媒报导」的用途,并豁免此类车辆查册的通知车主安排。

以上观点仅代表笔者本人

资料来源:维基新闻 【香港01】《铿锵集》「721谁主真相」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