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兹议员一月六号在国会的发言

视频翻译制作:葡萄树,校对上传:迷叠香, 旧金山金喜准农场

今天当众议院召集的时候,我们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联合起来,向一位同事表达我们的恩典和善意,以及我们的关切,这位同事与他的家人经历了难以逾越的悲痛。
 我想让所有正在观看的美国同胞们知道,我们这样做是因为我们关心彼此,我们不希望这种坏事发生在彼此身上。
而我们的心也会因为坏事真的发生而难过。
我相信那边有很多人不喜欢我
 也有少数人我不太在意你们。
但如果今天有人受伤了,其实这有可能会成为一场比我们看到的更大的灾难。
 我认为对国家来说,这是一个重要的点。
 另一个重要点是,今天早上川普总统明确呼吁示威和抗议活动要和平。

他更加…你可以呻吟可以哼哼,但和今年夏天的黑命贵和左翼骚乱者相比,他对和平的呼吁更加明确得多。
 当时我们看到暴力横扫这个国家。
 现在,我们今天来到这里辩论,遵循常规秩序,提出反对意见, 遵循在我们的宪法中清楚预期的步骤。
因为这样做,我们被称为一群煽动性的叛徒
自1985年以来,共和党总统宣誓就职时,没有一个民主党人不努力向选举团提出反对。
但当我们这样做的时候,就是对所有规范的新的违反。
而当这些事情被提及时,人们就会愤怒。
 现在我知道有很多国家,政治暴力可能是必须的。
但美国不是这样的国家。议长女士
当人们破坏和毁损你的家时,这是错误的。
歹徒到霍利参议员家是不对的。
我不知道这些报道是否属实。
但《华盛顿时报》刚刚报道了一些非常有说服力的证据,来自一家面部识别公司的证据显示,今天闯入国会的一些人并不是川普的支持者。
他们伪装成川普的支持者。

而事实上是安提法的暴力恐怖组织成员。
 现在,我们应该寻求建立美国, 而不是拆毁她,摧毁她。
 我确实很高兴,至少有一天我没有听到我的民主党同事呼吁不再资助警察。
现在,我感激所有的演讲
现在,我很感激大家说要一起走。
但我们不要假装我们的左派同事没有反民主的冲动。
 只是因为我们签署了诉讼案情摘要,并要求法院解决争端,
有一些左派人士说,我们甚至不应该坐在这个机构里。
 那我们就应该被起诉甚至坐牢。
这些论调激怒了人们。
 但人们懂得基本的公平概念。
 如果参赛者遵守不同的规则,那么任何比赛或选举都不能被认为是公平的。
 棒球队作弊和偷标志应该被剥夺他们的冠军。
 俄罗斯奥运选手如果作弊和使用类固醇,应该被剥夺他们的奖牌。
不进行干净的选举的各州,也应该被剥夺他们的选举团。

这种欺诈是系统性的。
它被重复使用。
这是同一个系统,我敢说它是有效的。
我们看到的情况是,当民主党的工作人员无法在州议员身上得到他们想要的结果时。
 當他們在那裏無法完成工作時,他們就去施壓和打官司,用一些官員和一些州的憲法外行動篡奪憲法。
 他们欺诈性地清洗选票、选票数、选民登记表,然后他们限制审查。
 在2016年,民主党人发现他们无法在 “投票箱 “环节以真实出席的选民击败唐纳德-川普。
 所以他们转向了弹劾和证人箱。
 而当这一切失败时,他们跑到了邮箱,在这里,这次选举见证了前所未有的投票量,却无法用真实的身份证,用真实的签名匹配,用美国人民的真实信心,鉴定为真实(的选举)。
 我们的第三条款法院没有举行证据听证会来权衡证据,所以失败了。
我们不应该加入这种失败的行列。
我们应该维护各州的权利。
我们应该维护亚利桑那州为获取这些投票机而发出的传票。
 我们应该拒绝这些选举人。

+3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Summer
14 天 之前

盖兹议员有难得得勇气和坚定,他代表了美国得爱国者!

+1